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零五章 没有什么好害怕了

第一百零五章 没有什么好害怕了

    配合着神念的搜索,白墨很快就找到了最近的珠宝店的原址,然后随手将车停在一边走了下去。

    “老哥,咱们要跟下去么?”

    “跟!赌一把跟着他,说不定就发财了!”

    两人也迅速地下了车,像跟班一样站在了在废墟前思考着的白墨后面。

    白墨在神念中已经感知到了埋在废墟下的各种首饰,少部分装载着东西的玻璃柜碎裂,但大部分的防弹玻璃柜虽然被压在废墟中,却仍然顽强地坚守着使命,旁边还压着一具店员的尸体。

    虽然是正值冬春之际,天海的温度还是在零度左右徘徊,但尸体在废墟下经过了十天后,依然是开始了腐烂。

    “到处都是尸体,或许可以看看有没有倒霉的能力者。”

    他心念一动,瓦砾下的戒指,金项链就开始从废墟的缝隙中钻出来。

    “有袋子吗?”

    “有,老大!”已经看呆了的小安很麻利地递过了一个麻袋,张开口子后,不断地就有各种金器钻进口袋里。

    伴随着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更多的首饰从地下涌出,整个场景就像是打井突然打到了石油一样。

    “你们谁会开保险柜?”最后,白墨从地下弄出来一个保险箱,轻轻地丢给了两人。

    “我(我)!”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然后面面相觑地望着对方。

    “我不管你们谁会,也不会管你们会的原因,反正就交给你们弄了,现在出发去下一个点。”

    “是!老大!”

    一连扫荡了七八家首饰玉石店以后,望着满满的一麻袋戒指金项链,还有一麻袋的玉石宝石,白墨开始对这种机械重复的寻宝行为感到有些厌烦。当然车后面的两人就完全不是这么想了,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一麻袋的金银财宝,要不是摄于白墨的武力,老早就按捺不住动手了。

    “老哥,你猜大佬会分多少给我们?”小安用非常微弱地声音跟旁边的老张聊着。

    “我们俩怎么也会有个半袋子吧,开保险箱的技术活可都是我们干的。”

    “老哥你是怎么学到这手艺的。”

    “出来混,这种技能怎么能不会,而且在车上又不像电影里面开个保险箱都不能出声音,这里乒乒乓乓地硬来也没人管。”老张没有正面地回答。

    “你们有人会看风水吗?”白墨突然有了些想法。

    “我会那么一点。”老张再次自荐,“以前糊弄过一段时间。”

    “带我去天海里阴气最重的地方。”

    “这倒不是难事。只是大佬,您这是想……天海毕竟是一下子死了上千万人的地方,这阴气可不是一般的恐怖呀。”

    “不要跟我讲道理,带路,到了这麻袋就是你们的。”白墨指了指放在车后座的一袋子黄金。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好!我带路!”老张想着自己半辈子厮混也是烂命一条,决定横下心来一拼。

    “我跟着老哥!”小安也知道如果自己现在退缩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大概前面五百米往左拐,然后再右拐……”老张开始凭自己的感觉带着路,越往前走,他感觉自己的心理压力就越大,双手都紧握着拳头,手心开始冒汗。

    坐在前面跟着老张指示开车的白墨也开始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精神力异常强大的他似乎听到了无数人在对他低声耳语,而偏偏他又听不清任何一个人的话。

    “你们有听到有很多人在说话吗?”白墨幽幽地问。

    “别!别吓我呀,我什么都没听见!”没接触过这些灵异事件的小安双腿已经开始在发抖。

    “以前听我那便宜师傅说过,群鬼低语,这是要出鬼王的征兆!我们快离开!”

    “感觉你懂的奇奇怪怪的东西还真不少。”白墨还笑着说。

    “大佬求您不要笑了,上千万的怨灵聚集,它们中必然会出现一些特别强的成为鬼王候选人,群鬼低语就意味着怨灵已经完成了站队,在各自为已方的候选人呐喊,趁着它们还没有最后结果没空管我们前快离开天海吧,天海很快就会变成一片鬼地!”

    “你编故事的水平还真不错,可惜我是个科学家,一个对未知的探索有着强烈兴趣的人。继续进去吧。”白墨没有理会老张的劝告,自顾自地开车继续深入。

    “求您信我一次吧!”老张的语气已经开始变成哀求。

    “我有点好奇,历史上我们华国从没有过在一个城市大小的范围里死掉上千万人的记录,你是怎么知道还会有鬼王产生这种事情的。”

    “我是个孤儿,是我的便宜师傅给养大的,从我有记忆开始他就是个老道士模样。他藏着很多讲这些事情的书,小时候我就当成小说在看,他也没把我当传人什么的,道法也没教,就随便我在书架子上看,后来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改革开放的风刮到了我们那,我就跟着南下了。开始那几年还没感觉,但后来每年我回去探望他老人家的时候,发现他一直都是那个老当益壮的样子,才知道他是个真有些道行的老头,他书架上的书讲的其实也应该是真的……”老张试图通过自己的背景去说服白墨。

    白墨听完后停下了车,将两人跟一袋子黄金丢了下去。

    “你,留下你那便宜师傅的地址跟联系方式,别糊弄我,不然这袋子黄金就是你们俩的陪葬品,我要查到你们俩不难。”白墨指着老张说道,然后让笔记本跟笔飘到他身前。

    老张迅速地在本子上写了几行,然后扛起黄金就跑。

    “我第一次感觉其实一百斤是这么的好扛!”

    “老哥,等等我!”

    白墨没再管两人,他一个人开着车,继续向阴气最重的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去。

    “终于可以亲眼看看所谓的鬼到底是什么东西了。”白墨的好奇心越来越强,心情欢快的他完全没理会群鬼耳语,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操纵着方向盘,自觉足够强大的他根本就不像两人那样在意所谓的鬼。

    “人们对鬼的害怕原因不外乎就是两个,首先是对未知的恐惧,其次才是它可能带来的死亡威胁,而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