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零一章 荷尔蒙

第一百零一章 荷尔蒙

    “不对,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鬼事情就生气!”白墨松开了手,一脸凝重地看着修女,他感觉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难道又是精神诱导?”

    修女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白墨,一幅被吓得不轻的样子,而旁边重新爬起来的白衣骑士也像丝毫没有察觉到双方的差距一样,继续硬气地想要赶走白墨。

    “快点离开克里斯丁修女,你这个……无礼的人!”骑士估计是想要在修女面前维持住高素质的形象,强行将一句脏话临时地换成了“无礼的人”,但看着白墨一身破烂的衣服,一脸厌弃的表情呼之欲出。

    “风!”随手将骑士又甩到了一边,白墨用念力在自己的周围卷起了一阵风。

    “他发现了?!”克里斯丁看见白墨在让周围的空气流动,心里暗道不好。

    看到对方突然变得慌张,心里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精神诱导加上大量的荷尔蒙,你很喜欢看别的男人为你争风吃醋?”白墨刚说完这句话,直接就一个闪身想要拿下克里斯丁。

    虽然她还没反应过来,但是手上的手镯却亮起了耀眼的白光。

    “果然是无情人,直接就下这么重的手。”手镯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女声。

    一句话过后,白光直接爆发开来,但白墨不退反进,依然打算冲进去白光核心抓住那只会说话的手镯,可惜扑了个空,手镯连带着克里斯丁似乎都已经消失在了白光之中。

    “可惜。”未能留下手镯的白墨只能目送着白光消失,而在失去了精神诱导的源头以后,旁边的白甲骑士再也没有硬气地走上前去阻拦对方。

    “控制荷尔蒙分泌的能力,配合上精神诱导,还有本身顶尖的容貌,真是会玩。”他笑了笑,然后走出了教堂,似乎没太在意刚才一击未能建功的事情。

    骑士在白墨走后看着他的背影,眼里燃起了不知道名为野心、斗志,还是欲望的火焰,克里斯丁对他的隐形影响似乎还在持续。

    五十千米外的一处荒野,一阵白光闪烁后,吓愣了的克里斯丁重新出现在地面上。

    “早就叫你不要玩火了,你偏不听。”手镯中有气无力的声音在严厉地批评着。

    “对不起,我就是想试试是不是对每个男人都奏效嘛。”克里斯丁梨花带雨地辩解着。

    “别对着我来那一套,老娘是女的!之前就跟你说了那个男人很危险,让你尽量不要跟他接触。你知道吗,他刚才的那一下攻击如果真要落实了你至少也是重伤!他根本就没有留手的打算!要不是我反应快用掉了宝贵的瞬移,你这小妮子估计就有大麻烦了。你不是也看到了他已经亲手杀过上千人了吗,怎么还会去打这种魔鬼的主意。”

    “有这么可怕吗?我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

    “别跟我解释这些,这次无谓的瞬移法术耗掉了我几乎所有的力量,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我恐怕都得陷入沉睡,有什么事情趁着现在赶紧问。”

    “您沉睡了的话,我怎么样应对本部那边测试!自从他们研究出不少的法术以后,内部的测试大多就变成了法术测试,连主的经典研究都排到了次席。没了您的指导我这个笨蛋的天才名声就不保了呀!”克里斯丁焦急地说着。

    “自己搞定,不要老想着依赖我,你这纯粹是自作自受,不行,我扛不住了,要睡了……”

    “雾枝!雾枝姐姐!雾枝姥姥!求您了……”克里斯丁对着手镯大喊,然而已经没有了回音。

    “哼!别让我查到你是谁,我可是很记仇的!”克里斯丁咬着牙说,然后孤零零的一个人开始走回市区。

    “白队长回来了?不用先换一套衣服?”坐在旁边的梁工看着白墨身上大战过后又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笑道。

    “嗯,麻烦递一下我的箱子。”

    “来,给。”

    十分钟后,满载而归的车队开始出发,通宵前往佛罗伦萨。

    “白队长来给大家讲讲对付那个老头的战斗吧。”跟白墨一个车的梁工开始拾掇着让他讲故事。

    “我只是当辅助,是陈博跟叶紫两人合作,用长时间高频率的冷热变换,使得构成敌人身体的液态金属变性脱落,才破掉了对方的不死之身。”白墨三言两语地就将战斗解释完毕,然后继续低着头思考着归国计划。

    “那白队长回去以后有什么计划吗?”

    “回去以后……事情很多,估计出现在龙组的时间就不多了,这次搜集到的实验材料应该能让我在研究所呆上很长一段时间。”

    “白队长你知道这次的奖励是以贡献点形式下发吗?”

    “喔?贡献点制度搞好了?”

    “嗯,这次行动我们每人能获得的贡献点是一千点,然后陈队长跟叶队长两人是三千,你作为信息提供者是五千的奖励。”

    “连钱都懒得印,上面真是越来越懒了,我提出来这么个体系又方便了他们大捞一笔。”

    “怎么了?”

    “你们想想,贡献点是怎么发行的?”

    白墨说到这里,车上的众人也已经反应了过来。

    “不过拿修炼知识跟资源当储备发行贡献点也总比拿黄金做储备发行货币要好一点,至少修炼知识跟资源在乱世依然非常有用,黄金在乱世就真的是一文不值了,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未雨绸缪。大概上面也有人看到了乱世的苗头,不用多久,第一波权力的交迭就要开始了。”

    白墨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自己也只能勉强听见。

    第二天早上七点,车队赶回了佛罗伦萨,跟刘委员的车队直接就在机场汇合。

    “小墨,恭喜完成任务。”刘委员第一个就亲切地“提醒”了一下白墨。

    “等等。”猜到刘委员言外之意的他,不慌不忙地从行李箱的材料区中拿出了一支试管,试管里面装着少许暗红色的液体。

    “这是样品,您可以先试试。”

    “效率很高。”刘委员先让手下将试管收好,然后搭了搭白墨的肩膀以示鼓励。

    “以您现在的状态,每次不要服用超过零点五毫升。”白墨顺带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