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章 希留

    “小说里果然都是骗人的,什么主角强忍刻骨之痛打磨精神力杂质,这痛感太要命了,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忍的,说怎么我也不会再去试一次了。”白墨后悔地抱着剧痛的头。

    “海!”白墨改变攻击方法,改而学习使用另一种血族秘法,将精神意志化为一片海洋,调用体内大量的精神力去慢慢冲刷对方无坚不摧的精神之剑。

    “这也是我族的秘法,你为什么会学得那么快!”

    “大概,是天赋吧。你现在能体会到我刚才的感受了吗?自己无坚不摧,偏偏对方是无视物理攻击的流体。”

    “告诉我!为什么我的不灭之躯会突然失效!”欧高拉斯的剑在疯狂地劈砍着,但身为无源之水的残魂在面对白墨游而不击的消耗下毫无办法,尽管无论他杀到哪,对方的精神力就退避三舍,但不断的消耗还是使得剑上的光芒渐渐暗淡。

    “告诉我!”欧高拉斯在不断地叫喊。

    白墨没有理睬欧高拉斯,继续翻看着对方的记忆,他也清楚欧高拉斯同样可以翻看他的记忆,只是现在这段意志在疯掉了以后似乎没有了这个想法。

    远处的陈博跟叶紫走了过来,只看见一地的碎块跟抱着头的白墨。

    “怎么样了。”陈博问道。

    “基本将他杀掉,这玩意太难杀了。”白墨搓着头说,“高速冷热交替制造金属冷热疲劳,也亏你们能想得出来,等我一会儿,我将他彻底灭掉再走。”

    “永别了。”白墨向着欧高拉斯奄奄一息的残余意志道别,然后用潮水般的精神力将他的早已破损不堪的意志之剑彻底毁灭。

    “看来,我的力量发展方向应该向精神意志方面深挖,但是从他们数百年的研究在这方面成果依然不大来看,这条路似乎太过漫长了,虚无缥缈的精神意志让人无从下手研究。”

    “总算死透了。”白墨再次睁开眼对陈博跟叶紫说道。

    “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陈博讲了个冷笑话。

    就在欧高拉斯死亡的瞬间,西伯利亚的某处,一个地下基地中。

    “砰!”的一声,基地深处一张桌子上的木牌突然破裂。

    “有高级干部出现问题,南欧地区负责人欧高拉斯先生生命牌破裂!快通知大人。”基地里负责监控的人叫喊道。

    “欧高拉斯怎么出事了,对方能彻底杀掉欧高拉斯,绝非易于之辈,希留,你先去暗中调查,尽量不要暴露。那三位还在闭关,等他们出关之日,就是我们血族复兴之时!现在不要惹多余的麻烦。”基地中一个中年男子跟身后的黑衣人吩咐道。

    “嗯。”没有多余的话,黑衣人领命而去。

    白墨往周围扫了一圈,捡起欧高拉斯剩下的部分,跟上了走在前面的两人。

    “你是怎么想到制造冷热金属疲劳来使组成他身体的液态金属变性脱落的?”

    “因为刘委员昨天从暖气房出去户外吹了吹风然后感冒了,然后我就联想到了快速冷热交替的方法。”

    周围顿时冷场。

    “你有受伤吗?”陈博尝试着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轻伤,跟他近身战累积了一些伤害,但不严重。打了半头其实我们俩都基本没受伤,要不是你们的神来之笔,真不知道要打到猴年马月,物理伤害无效加上强大的力量跟速度太难打了。”

    “你们通知刘委员了吗?”白墨继续说道。

    “已经通知了。”

    “搜刮完城堡里面的东西就乘专机回国吧,他们背后还有一个大组织,真要倾巢而出的话就我们这点人挡不住。”白墨通过欧高拉斯的记忆得知了整个血族的规模,跟之前乔治所说的基本没有出入,跟他一个级别的二代吸血鬼确实是有十多个。

    三人回到城堡,其他人还在忙碌地搜索着有用的材料。

    “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一个小房间里面居然放着整整一浴缸的鲜血,真的是太恶心了,电视上演的那些人与吸血鬼之间的凄美爱情都是骗人的。”越雨想起自己以前看的吸血鬼电影,还疯狂地迷恋过吸血鬼主角一段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少看言情,多看课本吧小妹妹。”云劫一如既往地给幻想破灭的越雨说着风凉话。

    “我可是亲手干掉了两个吸血鬼,你呢?”

    “是高爆手雷干掉的,不是你。要不是大家将手雷都给了你,让你奢侈地拿十个手雷炸一只吸血鬼,你以为你能拿到人头?”

    “反正你就是没战绩。”

    “还好说,我快让对面失去战斗力的时候你突然瞬移过来抢怪,差点把我也给炸了!”

    “你们俩都别吵了,他们回来了。”梁工及时地和了一把稀泥。

    陈博跟叶紫走在前面,一场大战后衣服又是破破烂烂的白墨走在了后面。

    “没想到居然你们俩都被俘虏了。”白墨一个闪现出现在了李长峰看管着的三个球前方,轻轻地拍了拍其中两个。

    “是你这个疯子?!”其中一个球传出来的声音显然有些惊慌。

    “回去以后的实验,希望三位能好好配合。”白墨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但无论是球内的吸血鬼还是球外作为看管的李长峰都感受到了笑容背后深深的寒意。

    “这人绝非善类。”李长峰给白墨私下里贴上了这么一个标签。

    “根据欧高拉斯的记忆,高级吸血鬼们普遍都懂得一些粗浅的精神力应用法门,回去我可以将它们具体地整理出来,当然,最重要的收获还是血族核心功法《不灭体》,但按照他内心深处的想法,结合他多年的思考,这功法似乎有一个大坑,可惜他想到这点的时候已经入坑太深,无法自拔。”白墨开始思考着这一战的收获。

    “全体撤退!”陈博在众人搜刮完以后下达了他作为临时小队长的最后一条命令。然后白墨、年雄、李长峰三人每人提着一个大丝球开始往小镇的方向走去。

    走到镇上,为首的陈博跟早就接到上级指示的警察接上了头,警察向当地居民的解释是他们是军方请来捕捉危险生物的雇佣兵,当然这些事情一行人都不会去在意警方用什么说辞。

    “等我两分钟。”白墨将手上的大丝球交给一旁的容静雅,然后一个闪现到了小镇的教堂里。

    “今天是你在窥探我?我在战斗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小镇的方向有人用某种方式看到了我。”白墨用不善的语气向修女问道。

    “不得无礼!她可是……”一个身穿白色骑士盔甲的男人冲出来打算赶走白墨,但是话还没说完气管就被白墨一手捏住了,原本的下半句也只能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