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九十一章 疯子的下限

第九十一章 疯子的下限

    慕斯走得很慢很慢,十米不到的距离她走了足有半分钟。

    第二个人在看见了之前的惨状后,拼命地求饶。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真的!真的!”

    “啊!”一阵惨叫后,又是一朵血肉之花绽开。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已经黑化的慕斯只是想用最疯狂的方法杀掉他们。

    “说到底也就是一群恶棍罢了。”白墨决定不去好奇刚刚发生的事情,反正一群这样的家伙绑着一个女的也就那么点事。

    “放心,你留最后,我亲自来,不会像她那样下手那么狠的,你坦白的话,现在就可以给你跟这些兄弟一个痛快。”白墨循例微笑着跟金链男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的魔鬼在这种场合还能笑得出来!”金链男依旧硬气,只是不免让人看着开始有点色厉内荏。

    “几乎每个人在我眼里都跟高清解剖模型一样,天天都看着,习惯了也就这样子,或许我的精神已经开始有点不正常,不过这又有什么所谓呢。”白墨少有地耐心跟金链男解释。

    一时无语。

    二十分钟后

    “怎么样,就剩三个人了。”

    又一阵惨叫停止后。

    “现在是两个了。”

    “慕斯,这个给我,下面该我了。”说罢,白墨用念力将其中一个精神已经开始有点失常的恶棍抓过来。

    “最后一次机会,真的不说吗?”

    “头掉下来碗大个疤,我一生杀人无数,也曾害过无数人家破人亡,有这么一个下场也是上帝减轻我罪孽的机会!”金链男面对死亡,眼神里突然透出虔诚的光芒,“我在地狱等你!”

    “我求的是永生不死,何谈身后事!”

    白墨集中起精神,开始将念力渗透入面前两人身体的每个角落。

    “我原本是打算操控你的身体,用你的手,一个个地杀掉你的家人的,但后来想了想,太花时间了,还要去慢慢找,所以,我决定换个耗时短的,如果你感觉还是想坦白的话,就连续眨右眼吧。”

    在白墨的操控下,两人开始了疯狂的互相吞食,**纵的嘴部肌肉控制着牙齿,不断地从对方身上撕下肉块。

    金链男此时才了解到这个魔鬼真正恐怖的地方,浓郁的血腥味让他很有想吐的感觉,但是肌肉完全失去了控制,只知道不停地吞咽,他大概是混黑道以来第一次流出了眼泪……

    仅仅三分钟后,他就狂眨右眼。白墨见状,放开了对他嘴巴的操控,满嘴是鲜血跟碎肉的他用最快的速度全吐了出来,然后给白墨讲了一个地名以后就获得了最终的解脱。

    “何必呢,何必挑战一个疯子的下限。”白墨感叹了一句。

    从黑化屠杀中回过神来的慕斯,看着一地的残骸,突然双脚一软地跪在了地上。

    “刚才杀得最欢的是你,现在腿软的也是你。”

    听到白墨这话后,慕斯用手支撑着身体,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抱头痛哭。

    “呜呜呜呜……”

    在她哭的时候,背后沾满鲜血的长发突然无风自动地飘了起来,周围的灵气向着慕斯涌来。

    研究者习性发作的白墨,立即将神念的感知精度放到最大,专心致志地留意着每一个细节的变化,这是他第一次完整地观察他人能力蜕变,出现生命场的过程,对他的研究有着很大的帮助。

    “总有一天,我会知晓我想要知道的一切!”白墨握紧了右手拳头,眼里闪烁着光芒。

    慕斯的蜕变即将完成的时候,他从左手捏住的类液态金属物质里弹了一滴到慕斯的嘴里。

    “你没能完成替我审问出结果的承诺,那就给我做一次实验作为弥补吧!”

    金属物质在进入慕斯嘴里以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发生,完全没有白墨想象中的各种实验现象,失望的他开始用神念详细扫描建筑的每一个角落,顺便搜刮他们放在总部的流动资产,毕竟杀人放火金腰带。

    完成生命场蜕变后,慕斯的头发一下子变成了雪白的颜色,一股哀莫大于心死的氛围萦绕着她。

    “对了,你那俩搭档呢?”

    “他们?丢下我跑了!”提起两人,慕斯又开始黑化了,飞舞延伸的头发一下子就将原本已经不成人形的尸骸再扎了个支离破碎。

    白墨将注意力再次放到慕斯身上时,突然发现她身上原来几乎无处不在的伤痕消散了不少。

    “我有个猜想。”

    “嗯?”

    “我手上的东西似乎是有迅速修复身体的作用,你要不要再吃点试试?”

    “可以说不么?”

    “倘若能打赢我的话可以。”

    “我选择吃。”

    “聪明的选择。”

    随手将白墨弹过来的液滴吃了进去,慕斯仔细感受自身情况后,发现身上许多细微的伤口都在加速恢复,速度甚至是肉眼可见的。

    “你的猜想是对的。”慕斯兴奋地说道。

    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后,白墨一口将手上所有的液态物质吞掉。过了大概半分钟,他就开始发现身体表面的伤口已经开始在合拢。

    “如果,我能吃掉所有的‘血族’,我会不会拥有真正的不死之身?”白墨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为什么不试着反抗我?没准药效是精神控制。”白墨笑着说。

    “在蜕变以后,我才开始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可笑我之前还想打你的主意,你其实一直就是在看我们演的闹剧吧。”

    “下面有个地下室,里面似乎藏着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白墨转移了话题。

    “我在之前也只是一个外围成员,从来没了解过这座建筑底下藏着多少黑暗。”

    “一,二,三……十八,下面还藏着十八个女孩,全是没穿衣服的。”白墨特意强调了一下衣服二字,慕斯才回过神来自己从被松绑到现在也是一直一丝不挂的状态。

    “算了,反正在你眼里我也不过是个人体模型,穿不穿衣服又有什么区别?”慕斯很是洒脱地继续走着。

    两人走到了地下室门口,原本守门的成员也早已成为了上面尸堆中的一员,慕斯手里拿着从上面搜出来的钥匙,打开了地下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