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九十章 都是疯子

第九十章 都是疯子

    “乔治!”玛丽凭着记忆飞到了乔治所在的地方,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掠而过,提着他重新回到了高空,似乎只有高空才能让她有足够的安全感。

    “怎么了?”一脸茫然被抓上天空的乔治问道。

    “那个疯子!他居然要吃掉我!”玛丽往两人的老巢尽力飞去。

    “吃掉?”

    “他吞掉了我接近一升燃血后生成的血精!”玛丽咬着牙说,“本来我是打算发动燃血后给他致命一击的,但没想到他的皮实在是太厚了,正面接住这样的一击居然只是轻伤!还利用我化血抵御撞击的瞬间吞掉我的血!要不是我选择将还能控制的少部分血液在他体内发动血爆的话,局势就被他逆转了。”

    “他现在追上来了吗?”

    “不清楚,他也伤得不轻,不一定会选择继续追击。但是我俩现在都是重伤之躯,还是先回去古堡疗养恢复上一段时间吧。”

    “嗯!”

    另一方面,留在原地的白墨也没有选择继续追击,燃血龙冲击对他的伤害倒还是其次,体内的血爆让他体内不少的器官都受到了损伤,他也需要休养一些时间。

    “还好用念力全力压制住了爆炸的威力,生命场对体内的保护力度远不如身体表面,这下总算是用惨痛的经历记住了这个事实。”

    “不作死去吃这玩意的话或许就只是皮外轻伤了。”白墨用念力包裹着体内血爆前就已经抹掉意志的吸血鬼残血,忍着剧痛缓缓地将剩下的血从破损的消化道里经喉咙掏了出来。

    “这不科学。”用念力裹住经胃部灵能消化液冲刷以及自身意志冲刷的血液时,他惊奇地发现原本鲜红的血液居然变成了暗红色液态金属状的流质!

    “难不成这群吸血鬼其实都是终结者?!难怪可以无限重生,原来身体的一部分已经液态金属化,当时知道这件事的话,就不该因为心情好留什么活口,直接拍死乔治就扛着尸体跑。”白墨现在有点后悔刚才为了套取一些吸血鬼的信息错过了宝贵的研究材料。

    “不过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我还有手上这一滩,虽然代价惨重了点。”白墨咳嗽了一下,开始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由于受了内伤,他也只能将自己的速度控制在每秒八十米左右,花了二十多分钟才再一次从山区回到了市区。

    全身破破烂烂的白墨走在街上,以周围行人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前进着,经过的人刚闻到一股血腥味,一个白影就已经越过了他们。

    再次经过乔治属下的大本营附近的时候,白墨慢了下来,他用神念扫了扫大本营里面,发现里面一角摆放了几具尸体,死因似乎都是被密集利器多处刺伤。

    “我不记得自己有在这里杀过人,难道是他们内讧了?”带着疑问,好奇的他继续扫描着大本营其它地方。

    “这个叛徒,居然还想反抗!插呀!你不是很能插么!”“啊!”一边狞笑的男人将一支支钢针扎进了中间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手指里,然后传来尖锐的一声惨叫。

    “你们有谁知道乔治的老巢在哪里?”白墨一个闪身出现在了传来惨叫的大堂。

    “哪来的疯子,还想打扰乔治老大?随便找个人打断他两条腿丢出去。”坐在副首戴着一条大金链的男人心情看上去很不好。

    “我是把乔治打趴了的人,现在是来抄家的。”

    “看来是想玩英雄救美的臭小子,编个蹩脚的理由闯进来,是想救那个叛徒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有几斤几两,理由也不会找,乔治老大可是有不死身的,怎么可能被打败。”

    “废话真多。”

    “砰!砰!砰!”

    整个屋子里几乎所有人都在一刹那里被爆掉了一只手,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回荡在大堂里,这群没有生命场保护的能力者在念力的攻击下毫无抵抗之力。

    “这下能好好听话了?”

    周围一片沉默,有人想要冲上前拼命,但是刚迈出第一步一条腿又自爆了,只能滚在地上抽搐。

    “之前就说了十秒钟能杀光你们所有人,无谓的反抗。”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众人才回想起一个多小时前的那个人,只是现在灰头土脸,满身伤痕的白墨跟之前英姿勃勃的那个人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你是这里最大的?”白墨指着原来是坐着,现在是瘫着的金链男问道。

    “我们讲的就是信义!就算是死也不会出卖乔治老大的!”金链男十分硬气地拒绝了白墨的提问。

    “你们呢?”白墨环顾了一圈,每个人都是义愤填膺,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仇恨都面目狰狞,恨不得生吃掉白墨的样子。

    “既然这样,我们先来换个审问人员吧。”

    “咔擦”一声,绑在慕斯身上的绳子就被念力撕开,原本固定住她头发的几个铁环也被撑破,满身伤痕的她落在了地上。

    “我放了你,作为交换,你要帮忙审问出那个吸血鬼的老巢,他们除了嘴巴以外基本都动不了,请便。”白墨做了个请的手势,“真好奇一个疯狂的女人能做到哪一步。”

    因为要审问情报,白墨没有封他们的口,只是用念力将他们全都压得死死的,然后拿了个小板凳围观现场直播。

    “尽量……不要全弄死,注意下。”

    慕斯点了点头,“不要全弄死”,她着重了一下“全”字。

    慕斯第一个就走到了刚才折磨她最厉害,拿针不断地扎她手指的男人身旁。

    各种难听的话从他口中冒出,可惜慕斯就像没听到一样,将头发从他手臂爆开的伤口处处申了进去。

    白墨从神念中看到,不少如细铁丝般的头发从暴露的血管中插入,沿着血管不断前进,就像要在每个角落生根一样。

    一开始男人还在叫骂,但很快就只剩下了惨叫,再到后面连惨叫都没有了,因为她的头发沿着血管扎穿了大脑,直接就死掉了。

    “你这是纯粹的折磨报复吧,说好的审问呢。”目睹了全过程的白墨不满地问道。

    “人渣,该死。”

    “我似乎放出了个疯子……刚才似乎发生了不少事。算了,你继续吧,中间金链男你别动,然后再留俩活口就好。”

    “怎么样,还不说的话就继续看现场电影吧。”白墨将金链男的头扭到正对着慕斯的方向,但对方依然一声不响。

    慕斯从第一个人身上抽出了半头沾满鲜血的头发,慢慢地走向了下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