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十九章 你打我,我吃你

第八十九章 你打我,我吃你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血刀,白墨一边闪躲,一边展开了试探。

    他不断地用念力挑起地上的碎石,泥土往玛丽身上砸,不过玛丽挥舞披着血甲的双手,通通将它们给冲开了。

    “部分覆盖她身体的鲜血流流动速度守成有余,进攻不足,我扔过去的石头杀伤力跟一般步枪子弹相当,绝大多数实际上都是被高速血流给偏转了方向,石头本身几乎无损耗,跟材料实验室里面真正的超高压水刀还差很远,那种水刀普通石头碰到就是一刀两断。但是也不排除她能进一步压缩成有真正攻击性水刀的可能性。”通过不断的试探,白墨大致试探出了对方双手的攻击现阶段对他来说没有威胁。

    得出安全结论后,白墨开始跟玛丽硬碰硬地战了起来,每一拳过去,都是雷鸣般的炸裂声响起,包含以吨为单位力量的拳头跟之前投石问路的试探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能够偏转子弹的血甲,在杀伤力堪比炮弹的拳头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只能不断地陷入四分五裂然后再重组的恶性循环中。

    “这个怪物!刚才跟我的战斗根本就没拿出几分力气。”站在一边无力参战的乔治说道。

    眼看近战完全不是对手,玛丽一个闪身退后收起血甲,从后背张开两扇血翼,一下飞到了空中。

    “血龙冲击!”玛丽咆哮着,全身化为了一条血龙,从高空中带着巨大的加速度向白墨撞来。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招数,也就她这种将化血用得得心应手的吸血鬼可以毫无节制的使用。”

    由于仍然做不到全身化血,玛丽每次在撞击的前一瞬间,都会先将自己没有化血的那部分身体像火箭分离一样主动离开,剩余部分再实施打击。

    “不愧是活了一百多年的老怪物,各种战斗技巧的磨砺远不是四代的乔治能媲美的,不知道在其上的二代跟一代血族在灵潮中强化到了什么地步,本身远胜人类的体质,让它们在灵河中获得的好处太大了,再加上本身数百年从未断绝的积累,如果不是数目实在太少,恐怕也是个大麻烦,但现在全世界有数以千万计的能力者,他们这一千不到的数量,应该还是翻不起大浪。”白墨心里暗暗想着。

    玛丽就是依仗着自己的类不死身,不停地搞着同归于尽的大招。面对她这种疯狂的冲击,白墨一时也只能暂避其锋。

    “怎么就只会躲了!你不是想拿秘籍吗!拿呀!拿呀!我冲过来送给你!怎么不接住!”玛丽将自己当成了无限弹药的人间大炮,把身体当成导弹不停地轰炸,方圆两三公里的地方都被炸得坑坑洼洼。

    久守必失,白墨虽然在不停地闪躲,加以念力控制周围的泥土碎石作缓冲,但是在玛丽玩命一样的打击下,依然是积累了不少伤势,他的生命场还没有到能完全挡住导弹级别的攻击的水平。

    “血龙冲击是玛丽的底牌,那个怪物似乎也没有很好的应对方法,只能不断地被动挨打,希望玛丽能坚持到磨死他。还好战场到了北部山脉,几乎都是无人区,不然善后就麻烦了。”乔治只能在一边为爱人担心。

    为了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白墨采取了一个疯狂的策略,他在玛丽每次爆炸化血的瞬间,都从她爆散出来的血中吞掉一点。

    刚开始,发狂攻击中的玛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血液被吞掉了一点,但四五次以后,她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哈哈哈,你这疯子,居然想消化掉我们血族的血?自寻死路!爆!”玛丽狂笑着,打算引爆白墨体内属于自己的血,“像你们这样的短生种就算皮再厚,体内一样是脆弱的!一个体内的血爆就足以重伤。”

    “爆!”

    “爆!”

    “嗯?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玛丽连喊了几次爆,但一点回音都没有。

    “你没发现吗?所谓的‘你的’跟‘我的’的区别,不过是谁的意志在掌控罢了,区区几滴血中蕴含的微弱意志,在我全身的意志冲刷下又能坚持几秒?”

    在之前的德布罗意以及未知生物意志的冲击下,白墨也摸索出了一些最为简单的技巧,如果用念力不断地全方位压迫体内的异物的话,就能够更快地冲刷掉原本的意志。

    “那么,接下来就看是我先吃掉你,还是你先磨死我了。”白墨舔了舔嘴唇,“你的血味道不错。”

    玛丽一下子被镇住了,但很快与生俱来的高傲就让她回过神来。

    “区区食物!也敢反噬?!”

    越发愤怒的她没有理睬白墨的话,而是变本加厉地组织起更疯狂的进攻。

    “燃血!”

    二字刚说出口,玛丽身上的血液就像沸腾了一样,咕咚咕咚地冒着热气泡,速度跟力量一下子再提升了一截。

    “我让你喝!”

    施展燃血以后,玛丽再次发动人间大炮攻击,这次的人间大炮速度至少比之前的攻击快了三成,一下子撞开了白墨用念力捏出来的重重石头屏障。

    “轰隆!”石破天惊的一击发出的巨响犹如雷鸣。

    激起的烟尘散去以后,衣服近乎全毁,浑身是伤的白墨依然屹立在地上,嘴角不停地滴着不知道属于谁的血;而另一边,刚使用过燃血的玛丽则喘着粗气,原本就显苍白的脸色现在看着更加吓人。

    “你还能燃几次?区区一百度的血,还没进嘴就被我冷却了。”

    白墨在刚才的冲击中第一次不闪不躲,硬生生地正面接下了玛丽加料的血龙冲击,换来了一个近距离吞噬血液的机会,一口吞下了玛丽接近一升的血。

    虽然生命场的吸能效果将血液瞬间重新冷却,但是无法瞬间将这么多血的意志通通抹掉的白墨,在体内承受了一次不小的血爆冲击,一下子产生了严重的内伤。

    “你也不好过吧,在体内吃了这么一次大爆炸。”玛丽强忍虚弱,再次张开血翼有气无力地飞了起来。

    但这一次她没有再选择使用血龙冲击,而是转身飞走,她害怕了,漫长的生命让她变得更加地害怕死亡,自己不应该跟这个疯子再拼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