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十七章 一面倒

第八十七章 一面倒

    “我讨厌重复无聊的事情。”白墨自言自语。

    白墨用力一蹬地面,一个闪现就出现在了乔治身前,反手轻轻的一个巴掌,让生命场将身体各处的一部分力量集中到了手背的这一下上,嘭的一声,乔治的头就像西瓜一样直接地爆开了。

    但是他并没有感觉自己是打在人头上,反而像是拍在了一滩水上面,他的一击只是单纯地将这滩水击飞。

    失去头部的身体也没有像正常情况一样地倒下,而是就像没受伤一样地迅速后退,原本漫天飞舞的血水就像违背了运动定律一样改变了飞溅的方向,重新在身体上面聚合成新的头部。

    乔治的手下几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头跟超乎想象的重组吓得愣住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发现老大居然有这样的能力,爆头了也能瞬间重组,而对手却居然能做到在老大反应过来前就将他爆头!

    “这就好玩了。”白墨舔了舔嘴唇,准备再来一次。

    不过有了准备以后,乔治就不会再让白墨轻易的得逞,刚才那一拳让他深刻体会到对手近战力量的恐怖,他决定利用吸血鬼在灵气激发下获得的恐怖速度避免近身,但他没想到的是,虽然自己的速度已经很恐怖,但是身体肌肉力量可以随生命场任意作用在体内各处的白墨比他还要快!

    “逃?留下来做我的实验品吧!”

    看着打算游击的乔治,白墨穷追不舍,两人都以超过每秒一百米的速度不断地移动着,其他人根本反应不过来,更别说拦截了。

    五秒后,白墨再一次追上了乔治,此时两人已经离最初交战的地方有好几百米的距离。

    “别看了,你的手下速度差太远了,就算是你,也还是不够快呀!”

    这时候,第一次跟速度比自己还快的敌人战斗的乔治才明白到每秒移动速度超过一百米以后,普通人所谓的包围根本就是个笑话。

    “你以为这就吃定我了吗!”

    “嗯,你也这么想吧。”白墨淡定地说着,同时再一次向乔治发起了攻势,可惜这一爪过去,只是抓到了一滩四散的血,乔治被攻击的左肩再次化血躲过了。

    “没用的,我们血族的化血能力天生就是克制你们这些不懂优雅的肌肉蛮子的。”乔治继续用言语打击着白墨。

    “打不到才好,对未知的探索才是最有趣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占据速度跟力量优势的白墨,开始在乔治的身上做着各种试验。

    爆头,挖心,腰斩白墨通通都试了好几遍,但是每次爆头以后乔治都瞬间重组,挖心在挖出来的瞬间心脏就变成了单纯的血液,腰斩也毫无效果,瞬间就又接了回来。

    “停战吧,你伤不了我,我也追不过你,剩下的只不过是无谓的战斗而已。我也已经通知了更上位的血族过来。”乔治虽然没有肉体上的伤害,但是一直被虐的感觉也是非常难受,他开始急于结束战斗。

    “这吸血鬼有着生命场的保护,念力也没办法直接作用到他的身上,而且物理攻击似乎真的免疫。”白墨思考着对策。

    “等我玩腻了再考虑考虑吧,至于你口中的上位血族,我就在这慢慢等。”

    白墨继续发泄似的追着乔治打,乔治的速度大概只有白墨的四分之三,每次逃个几秒就得吃上白墨一下。

    “欺人太甚!”乔治原本的贵族范已经在不断的追逃中被破坏殆尽,全身的衣服都被打爆了,虽然肉体可以重组,但是衣服却没办法复原,他也只能赤身裸_体地不断闪避着。

    “我相信,你的重组肯定有极限的,只要杀得足够多次。”

    “你这疯子!”

    两人一追一逃,不到十五分钟,就已经走了近三十公里,来到了郊外。在白墨的刻意针对下,乔治每次都是被爆头。

    “看来重组的关键不在部位上,接下来测试重组体积。”

    “我在想,似乎没一次将你整个人打成血沫过,每次都只是打爆头。要不试验一次,看看你还能不能重组整个身体?”白墨出言试探。

    乔治在听到白墨说出这句话后脸色狂变,扭过头去打算隐瞒自己的神情变化,但是这也逃不过白墨无死角的神念窥探。

    “我似乎猜对了?”白墨笑着说。

    “逃!他还是发现了这点!希望不要逼得我去用最后的手段。”乔治心里转过这个念头,干脆一言不发,只是压榨出自己的每一分力气去逃命。

    乔治的逃跑默认了白墨的猜想,而在找到答案以后,他反而没有全力追杀的欲望了,而是开始去思考别的东西。

    “别跑了,我不杀你。”

    “少来。”乔治艰难地在玩命逃跑间挤出两个字。

    虽然已经在竭尽全力地逃跑,乔治甚至感觉他此时的速度已经突破了身体的极限,但身后的那个人给他的威胁感一点都没有减少。

    “在死亡的威胁下,速度突破了原来的极限?”白墨感觉在前头的乔治速度似乎快了一点,“每次逃五秒跟每次逃六秒有什么差别吗?”

    “先试试半边身子吧,一下就玩坏那就不好了。”白墨微笑着将体内力量加持到右手,一下搭上了乔治的左肩,然后不停地往下拉到左脚跟。

    “嘭嘭嘭嘭嘭嘭嘭!”白墨右手的这一下让乔治整个左半身从肩膀一直爆到了左脚,血液如同焰火一样爆散开。

    “啊!”骤然失去半个身体的乔治失去了平衡,惨叫一声后倒在了地上,虽然之前喷涌而出的血液开始迅速回归身体,但是他已经无力再逃。

    “你动手吧。”乔治认命地躺在了地上,刚才最近的一次毁掉半身的攻击已经超过了他的承受上限,他现在处于重伤的虚弱状态,完全无力再逃。

    “跟你打了一架以后,浑身酸痛感更厉害了,有什么按摩的好地方推荐一下吗?”白墨问了一个让乔治完全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他原以为对手会直接给自己以致命一击。

    “你刚才说的不杀我是真的?”

    “倘若你接下来的时间能好好配合的话,那就是真的。”

    “您……不介意我刚才的冒犯?”乔治似乎看到了生的转机,语气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

    “对于毫无威胁的冒犯,我的处理方法一向是看心情,心情不好就随手拍死,但现在心情不错,因为你这个族群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活人能拿到的情报我一般不会在死人身上慢慢找,我一开始说的也只是让你当实验品罢了。”

    “第二个问题,给我讲讲有关吸血鬼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