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十六章 德古拉

第八十六章 德古拉

    虽然房间里是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但是诡异的是,房间里的摆设竟然几乎没有损坏,绝大多数的东西,在遭到三人破坏前,都被恰如其分地挪动了那么一点点,正好能躲开正面冲击,真正受到破坏的,也就是像地毯这种完全挪不动的东西。

    “从生硬到熟练,再到现在的流畅自如,慕斯是越来难对付了,躺在床上背后操纵她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圣骑边招架边对着黑龙问。

    “我怎么知道!我的鼻子对这个人的存在感知很低,原本还以为是因为他只是个普通人,结果是因为他藏得太深!”

    “不玩了,再玩的话酒店那边就会有意见,说我打扰到别的客人了。”

    刚听到白墨的这句话,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感觉周围的空气像是迅速地从气态变液态,再从液态凝成固态一样,将自己镶嵌在了原地,无论再怎么挣扎,都像是被困在了严合密封的透明棺材里。

    “三位该说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白墨将身体的控制权交回到了慕斯的手中,似乎完全不担心她的反戈一击。

    “事情……事情都是老大策划的,我们是个专门针对外地人尤其是外国游客的团伙,平时就有眼线专门留意到这里的游客,选好看起来好下手的目标以后就会想各种方法诱骗他们打开房门,然后进行勒索抢劫。老大今天就通过眼线的汇报说有游客去请两百欧一小时的专业按摩师,感觉肯定是肥羊,于是就设下了这么一个局……”慕斯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讲完了整件事情,她实在是被吓坏了,这种能看,能听,但没有了身体控制权的感觉太可怕。

    “慕斯!你就这样把老大卖了?!”一边只能说话不能动的圣骑喝道。

    “你不了解那种感觉有多可怕!刚才的我就像是个自己身体的局外人!”慕斯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先生,你还想怎么样,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坦白了。”慕斯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不过这可怜的样子是注定表演给了瞎子看,白墨连头都没抬起来。

    “带我去找你们老大吧。”

    “可以!”慕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既然都出卖了,那就出卖得干脆彻底一点。

    “你!”两人刚想叫骂,就发现自己的嘴巴被封住了。

    “真吵。”

    “您……您打算怎么样处理他们俩?”慕斯小声地问。

    “带着,这里毕竟是我的房间,死两个人清理起来还是挺麻烦的,要是你能帮我搞定清理工作的话就地解决掉也可以。”白墨漫不经心地说着有关两人生死的话,就好像是杀两只鸡而不是杀两个人一样。

    两人听到白墨的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那……还是带着吧。”虽然慕斯心有点黑,但是离视杀人于无物的地步还有点远。

    圣骑和黑龙听到慕斯的话都松了一口气。

    “带路。”白墨控制着圣骑跟黑龙的腿部肌肉,再固定住他们的上半身,让他们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跟着自己走,慕斯看到这一幕更是心有戚戚。

    “这个魔鬼!”她在心里想着。

    四人组合走出酒店后,慕斯开始在前面领路,白墨走在中间,后面的圣骑跟黑龙两人则像是在走着太空步一样,两腿在不停地摆动,但仔细看的话其实是被念力托离了地面,靠着念力的推动前进。

    白墨一边跟着慕斯穿梭在各种小巷,一边用神念扫描着周边大范围的情况,以确保不会被她骗进坑里。

    “劝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不然的话会有很多让你爽翻天的玩法。”白墨“善意”地提醒了一下走在前头的慕斯。

    慕斯脑补了一下对方如果再次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后可能发生的事情,马上就将自己的小心思给打消掉。

    穿过了十二三条小巷以后,慕斯领着白墨到了一栋灯火通明的建筑里。

    “先生,这里就是我们的‘窝’了。”

    “嗯,准备还挺齐全,看来是提前知道了我们的到来了。”白墨在上百米外就已经感知到了前面的建筑里集中了大概五十个能力者,说不是为了自己而集中起来的都没人相信。

    “先生,真的,真的不是我通知的!我们的老大没这么大的势力,应该是老大的老大布置的。”慕斯听到白墨这番话后,马上一脸惶恐地否认。

    “大概,不是你吧,没发现你这一路有什么小动作,不过如果发现真的是你的话,你就可以提前想象一下自己的身体被控制以后,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一刀捅进亲人身体的美好感受了。”白墨微笑着说,“肉体上的折磨,又怎么比得过精神上的折磨?似乎,我是越来越不把人当人看了。”

    慕斯听到前半句以后如释重负,但后半句话让她一下子又坠入深渊。

    “这个疯子!”她在心里疯狂咒骂着,但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刚才在酒店的经历她就很清楚对方既然能在一瞬间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肯定也可以在一瞬间里面杀死自己。

    “需要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吗?感觉自己就像走进了黑手党的大本营。”白墨向着坐在主位的男人说。

    “当然,能随意操控其他能力者身体的强敌,怎么隆重都不过分。”

    建筑里整整齐齐地坐了半圈能力者,正中央的是一个看上去就一脸贵族气息,脸色苍白的男人,在他的背后,还站着两列气息相对弱小的能力者,跟不少拿着手枪的普通人。

    “谢谢款待,请问先生怎么称呼?”白墨看到这样的阵势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依然就像是平日里遇到了一个新朋友一样问候着。

    “乔治,乔治·德古拉,不管怎么样,先生,还是请你留下一点东西作为赔礼吧,虽然你可以毫不费力地打败他们三人,但面对数十能力者配合热武器攻击,你依然毫无胜算。”

    “德古拉……原来真的有所谓的血族?还有我有点好奇是怎么暴露的。”白墨没有管乔治那礼貌的威胁,自顾自地问着问题。

    “血族永恒存在,至于暴露的原因,你不是一直都留意着吗?那个小叛徒戴着的耳机,它可是一直收集着周围发出的声音的。”乔治指着慕斯笑道。

    慕斯听到乔治的话以后,恶心地从右耳上拿下耳机扔到地上,用力地踩了几脚。

    “先生,还是请你留下赔礼吧,至于那个带路的叛徒,我们会给她永生难忘的教育的,让她明白规矩的重要性。”

    “有点好奇我该留下些什么‘赔礼’?”

    “不多,生命而已,所有人,开始进攻!”乔治迅速下令。

    “完成包围圈就不拖时间了?”白墨笑着说。

    “猜到了也太迟了!”

    “用不着猜呢,我一直就看着他们在封锁周围,没有围观群众这就更好了。”

    “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盲目自信?”

    “现场除了你以外的人,十秒,十秒内我就可以全部杀死,不过是一群连生命场都没有的人罢了,至于热武器,你确定那群笨蛋能瞄准我?区区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