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十四章 各自演戏

第八十四章 各自演戏

    “很抱歉先生,我们酒店没有那种服务。”萝丝用机械的语调回答。

    她在听到白墨的话后,下意识地以为他是询问那种特殊服务的,于是用一脸不屑的眼神向他的方向盯了一下,就好像在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一样。

    虽然隔着浴室的墙,但白墨从神念中看到她的眼神以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应该是她想歪了。

    “就是纯粹的按摩,你想太多了。”白墨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

    “这种的话,专业的理疗师酒店可以联系上,请你稍等,我去联系酒店后台。”萝丝在听到白墨的解释后,心里有点想法被看穿的慌张,急急忙忙地应了一句。

    “她们可都是随身带着报警装置的,要是你有什么不轨举动……嘿嘿嘿。”萝丝边联系酒店服务部边想着。

    “先生你需要大概什么时间的服务?还有她们的服务费用比较高昂,大约是两百欧一小时,在房费押金上面扣除可以吗?”萝丝一边拿着内线对讲机一边向白墨询问。

    “可以,你清洁完浴室以后就让她上来吧。”白墨随便应和,然后就从行李箱里面拿出一本医学教材继续看着打发时间。

    “是的先生。”

    过了一会儿,感觉浴缸的“血水”温度下降到可以接受了以后以后,萝丝开始了清理工作,一时间整个房间就剩下白墨刷刷刷的翻页声跟萝丝拿着刷子刷刷刷的声音。

    十五分钟后,将整个浴室重新打扫干净的萝丝从里面走了出来。

    “先生,浴室已经打扫好,如果没什么需要的话我就先离开了,理疗师很快就会到。”萝丝说完就准备离开。

    白墨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萝丝就发现有一架用一百欧纸币折成的小飞机飞到了自己胸前的口袋里。

    “谢谢先生。”萝丝转身给朝着白墨的方向鞠了个躬,然后关上了门。

    “虽然是个怪人,但是真的太慷慨了,就这样一会儿就塞给了我六百欧。”在漂亮欧元的麻醉下,萝丝很快就忘掉了刚刚的恐怖经历,那一动都不能动的三十秒也不知道丢到了记忆的哪个角落。毕竟当服务生总会遇到各种各样怪异的客人,习惯了也就那样子了,什么都记在心上肯定是干不久的。

    “嗯?”在萝丝离开后两分钟,白墨在神念里看到了酒店楼梯间里发生了一次小小的袭击案。

    走在前面的女人自顾自的走着,似乎完全没有留意到身后有人跟踪。

    走在后面的袭击者亦步亦趋地跟着,然后在一个楼梯转角的位置突然发难,冲上前熟练地用左手一下抱住前面女人的双手,让她无法去按身上的报警器,再用右手拿着一块布捂住了她的口鼻。

    似乎是因为布上浸满了强烈的麻醉药品,被袭击的女人在用力地挣扎了几下以后,反抗力度就迅速降低,很快就变得一动不动了。

    过了几秒后,黑布蒙头的袭击者身后窜出两个同伙,他们迅速地将晕倒在地的受害人抬走,再将她原本拿着的工具都收拾了起来。

    在受害人被同伙运离酒店后,一个穿着跟受害人相似衣服的女孩在领头袭击者的指挥下,拿着之前受害人的东西,沿着楼梯慢慢地走上去。

    一开始白墨也没太留神,但是渐渐地他发现女孩似乎是朝着他的房间走来,他就感觉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叮咚。”白墨房门的门铃响了。

    白墨下意识地用念力打开了房门。

    “你好,我是酒店联系的理疗师,我叫慕斯,请问你是白先生吗?”一个金发的漂亮女孩出现在白墨眼前。

    “嗯,请进。”做贼心虚的慕斯一时间没有对门自动开这个事情起疑心。

    慕斯随手关上了门,但白墨留意到她对门做了一点小动作。关上门后,她拿着手上的东西走进了白墨的房间,四处观望着。

    “你是要找什么吗?”

    “电源,我需要用一下电源。”

    “电源在那边,白墨指了指电视的方向。”

    慕斯从手上的包中拿出一个小气泵跟一张充气软垫,然后将电动气泵接到插座上,开始为软垫充气。

    在气泵的作用下,软垫很快就鼓胀起来。她将鼓胀的软垫放到床上,再在软垫上面铺上了一层毛巾,然后示意白墨躺到上面去。

    白墨按着她的指示,脱掉了上衣,面朝软垫地躺了下去,然后就用神念一直在观察着慕斯的动作。

    在他的感知里,慕斯的动作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各种细微的小动作都很是显眼。

    “她一共拨了右耳隐藏在长发里的不明仪器三次,应该是在发送一些信号。”白墨在心里数着。

    慕斯用手轻轻地给白墨涂着带来的药膏,然后再用熟练的手法给他按摩着。

    “皮肤这么好,而且一点肌肉都不显,一看就是出来玩的富家子弟,有钱人就是可恶,一个男的皮肤居然比我还好。不过就更加说明这一票没白干,但还是得小心他有没有强力的保镖,这个交给老大他们对付。”慕斯一边按着一边在心里想。

    “按着挺舒服,看起来还装得挺专业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图穷匕见,被袭击的那个女人看来就是我原定的理疗师了。”白墨一边闭着眼睛享受一边想着。

    心怀鬼胎的两人就这样一直演着戏,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慕斯按摩的动作开始变得有些暧昧,她整个人都趴在了白墨背上,长长的金发有不少都铺在了他的身上。

    “看老娘怎么用福利来麻痹你。”慕斯心里想着。

    白墨没有去管她的动作怎么暧昧,没有管背上似乎有些奇怪的触感,就闭着眼睛,不间断地用神念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喔?同伙上来了,看来差不多是时候发难了。”白墨在神念里感知到之前的袭击者跟两个负责处理真理疗师的同伙已经快走到自己的房门前面。

    诡异的一幕就在这时候出现,慕斯的头发瞬间变长,像钢丝一样缠住了白墨的手脚跟脖子,然后一屁股正好坐在白墨腰上的重心处。

    “不要反抗了!”慕斯对着身下的白墨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