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十三章 “马拉之死”

第八十三章 “马拉之死”

    “怎么回事?”不明就里的服务生萝丝向着还在不断冒出蒸汽的浴室走去。

    推开虚掩着的浴室门后,她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个男人斜躺在沸腾着,不断冒着气泡的血水里,就像小说里面某些巫师在做着的邪恶实验一样。

    萝丝大胆地走了上前,用手小心地推了白墨的肩膀,小心地避免着沸腾的血水溅到自己身上。

    沸腾着的血水跟安详地躺在其中的男人组成的诡异场景唤起了她的好奇心,一时间她忘记了这完全有可能是一个凶案现场。

    一下,两下,……,轻轻地推了四五下以后,浴缸中的男人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候她开始有点慌了。

    “砰!”服务生扭头过去一看,发现也许是空调的风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浴室的门突然合上了。

    越发感觉不对劲的她,心里的恐惧感迅速地增强,于是打算先离开这里,找来保安跟经理再一起处理这件事。

    不过就在她刚迈出两步,快要走到浴室门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费尽全身的力气,她的头艰难地转过了四十五度,然后就再也扭不动。

    在眼角的余光中,她看见数米外,那个在沸腾的血水中泡着的男人甩了甩头,然后似乎是挣扎着想要从浴缸中爬起来。

    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而身后的那个男人又有了动静以后,更加害怕的服务生很有想喊救命的冲动,但是她很快发现自己连喊都喊不出来,嘴巴就像被胶纸封住了一样,完全张不开,无论她怎么用力,也只能从嘴唇的缝隙中发出呜呜呜的微弱声音,拼命地挣扎也就像掉进蜜糖里的苍蝇一样。

    躺在浴缸里的白墨,在被服务生萝丝拍了好几下以后终于醒了过来,但是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的肌肉前所未有的酥麻,整个人都只能像瘫了一样躺在水里。他想要叫住前面的人,但是发现自己一时间连张开嘴说话都做不到,于是只能先用念力将她抓住,接着就发生了前面的一幕。

    萝丝从没发现半分钟居然可以如此漫长,在这半分钟里,她没办法动,没办法说,脸就一直只能朝向右侧方四十五度,右边的眼睛靠着眼角一点余光勉强地观察着身后的情况,只能通过眨眼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明明是那么纤细的肩膀,为什么他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压力。”萝丝回想起半分钟前她看到的露在血水外的肩膀,不断地在脑里想着这个问题,“难道……他是吸血鬼?可是没听说过吸血鬼还有东方人呀!”

    在肌肉中一些无用的东西被排出来以后,原本就是实验宅的白墨变得更加不显肌肉,肌肉灵能化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从肌肉的质上强化,在量上几乎没有影响。

    几番努力后,白墨终于重新开始能够控制自己的肌肉,他颤颤巍巍地从血水中站了起来,身上的血水在念力轻轻的扫拂下,一瞬间便通通落回到浴缸里。

    再用念力随意地给自己围了条浴巾后,他开始慢慢地往萝丝的方向走。

    另一边,萝丝在余光中看见身后的人还有围浴巾这个概念以后,心里镇定了不少。

    “还知道围浴巾,至少应该是个人,而不是什么怪物吧。”萝丝心里是这样想的。

    “泥……系(你是)?”因为嘴部的肌肉的酥麻还没完全过去,白墨说话还有点别扭。然后他发现对方一直在呜呜呜,这才发现自己自发的念力连她的嘴巴都封住了。

    将禁锢萝丝的念力撤掉以后,她揉了揉全身僵硬的肌肉,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眼前只是一个清秀的东方年轻人,而不是什么怪物。他的皮肤看上去异常地好,让她这个女的都有些嫉妒,就跟琉璃一样光滑的皮肤,赤_裸的上身完全不显肌肉,但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强大压迫感。

    虽然脑子里的第六感在警告着她眼前的年轻人很危险,但出于一个服务生的职业素养跟内心深处一些奇怪的想法,她在身体能动了以后还是没有选择马上扭头就跑,而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向面前的客人解释。

    “我是这家酒店的服务人员,因为您的房间的烟雾报警器报警,所以我就进来查看原因,结果……就是这样子。”紧张的萝丝用很快的速度一口气地说完,然后看着对方的反应。

    “嗯。”白墨不置可否,然后走出浴室,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五百欧元的大钞塞到萝丝的手里。

    “帮忙清理浴室,还有,你什么都没看见。”

    “是的,先生。”萝丝很快就将这相当于自己一个多星期工资的钞票装进口袋里,用对讲机给保安部汇报了一切正常以后,熟练地走进浴室里开始清洁工作。

    缺少了他这个加热源后,浴缸里沸腾的血水开始慢慢冷却,但对于就是一个普通人的萝丝来说,还属于是会烫伤的高温,所以她也只能先在一边等待降温。

    白墨没有去管浴室里面发生的事情,他坐在房间的沙发上,静静地思考着。

    “身体各处的肌肉都融入了生命场,然后似乎得到了一个相当诡异的能力。可以忽略空间的影响,几乎无损地调用身体里每一块肌肉的力量,就好像……身体所有的肌肉都被生命场连成一块一样。无论是一拳,一个手刀,还是一弹指,我都能发挥出全身大部分肌肉同时发力产生的巨大力量。”

    “刚才在我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我的鸡肋眼睛只能看到二十秒前发生的事情,不然就不用这么麻烦地去猜了。还有我泡的明明是一缸清水,怎么睡醒就变成了一缸血水,还是一缸沸腾着的血水,而且全身肌肉都麻掉了,就像做了长时间的剧烈运动一样,按理说我就一直泡在水里,怎么可能做剧烈运动。”

    白墨百思不得其解,干脆就先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转而开始思考怎么样让自己的肌肉酸痛更快恢复,浑身酸麻实在不好受。

    “你们这里有什么方法能对肌肉酸痛起效的吗?”白墨向着浴室里面的萝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