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七十九章 太阳

第七十九章 太阳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这次的会议就到这里,对了,等会将会召开向公众介绍贡献点制度的新闻发布会,你们谁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散会!”主_席最后总结性地说。

    罗马北部,佛罗伦萨。

    “叶紫姐,我们不等白队长直接先跟陈博他们汇合吗?”越雨在一边问道。

    “电话也完全打不通,总不能我们十多人一直等他一个,反正他也肯定不会有事。”

    “叶姐你就对那个坏人那么有信心?”越雨还是对之前白墨的恐吓有点耿耿于怀。

    “嗯。”

    “白队长不会有事。”一向存在感很低的五队副队长宫如心小声地说。

    “宫姐姐你也对那个坏蛋那么有信心?”越雨更加不爽。

    “他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宫如心淡淡地说。

    “宫姐姐你在说什么呢,这是迷上那个混蛋了?”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宫如心顿了顿,“小雨,我的能力是眼睛可以看到灵能的流动,灵能在我眼里就像一团光。虽然生命场内的情况我看不见,但是白队长他单是从生命场中自然散发出来的灵能就已经像太阳一样刺眼,恐怕,他已经快要走到了灵动期的尽头了吧。”

    “那个混蛋这么厉害?”

    听到宫如心的话,在场的能力者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虽然知道他强,但也没想到白队长不声不响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还让人怎么追。”

    “这才多久呀,一点都不科学。”

    “没想到如心你还有这样的能力,藏得够深呀。”

    “继续走吧,我们离跟陈博约定的地点还有一段距离。”叶紫冷冷地说着。

    “嗯!”

    “倘若我的行动速度是原来的两倍,思考速度是原来的两倍,所有的行为速度都变成原来的两倍的话,那相对而言,我的可用时间算不算是翻了一翻?”白墨在意军大致完成战略变阵任务以后就直接离开了,留下了无数意军在阵地里发愣,他们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这方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没问。

    从前线离开的白墨再一次回到了罗马市区,他似乎也完全没有寻找其他队友的想法,只是在按照着自己的实验安排行进。

    “开始适应更高速的世界以后,大脑的灵能化进度一下子到了接近四分之三,肌肉、骨骼这些终于有了融入生命场的苗头,不知道它们会带来什么新能力。”

    “可惜,只有接收信息跟思考可以全速提高,日常生活的话,更快的速度也会导致更大的反作用力,高速精细化的操作还是远比不上机器,很多细微的操作像握笔写字,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才有可能真的达到十倍的速度,但是这速度甚至还比不过一部最普通的打印机,还有像说话,尽管有加速的思维,但嘴部肌肉空有强度,灵活性还是完全跟不上。我可以咬碎钢板,但一分钟还是说不了五百字。”

    “算了,先不纠结这个,去看看罗马城核爆核心区的变异情况。”白墨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慢了,越发跟不上自己的反应以后,就更加喜欢上了自言自语。

    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毫无压力地跟上自己的节奏,其他人的速度太慢了,交流起来很是痛苦,所以他离开时干脆就没给军队那边打招呼,直接就是事了拂衣去。

    在白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看到的已经是一副海鲜市场屠宰区的样子。

    到处都是变异生物七零八落的甲壳,一只原本个头从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变异螃蟹,在吞噬了好几只其它变异虾蟹后,一跃体型暴涨到人头大小,外壳看上去像是因为承受不了暴涨的体型而碎裂,然后又重新组合起来一样,远看就像一个打了许多补丁的橄榄球。

    发现了白墨的到来后,变异螃蟹如临大敌,连嘴边剩下的半块肉都来不及吞,马上就做出了迎战准备,看起来饥饿感得到满足,加上再一次得到进化以后,它已经有了初步的灵智,不复刚上岸时的疯狂。

    虽然是有了初步的灵智,但毕竟还是个简单生物,没有太多耐心一说。等待了一会,没发现白墨发起攻势的变异螃蟹,决定主动出击,直接就从进化的尾部通过瞬间喷出大量的空气获取动能,将满身尖刺的自己向着他喷射过去。

    之前对付其它变异生物都无往不利的加速撞击,在面对白墨时犹如婴儿般无力。他只是随便伸手,就像最优秀的守门员一样轻松地接住了“球”,让球牢牢地困在自己的五指山中。

    “区区一只蟹居然还有后手?”白墨从神念里看到被抓在手中的变异螃蟹体内的某个位置有着高能反应,便好奇地仔细观察起了它的“武器”结构。

    在变异螃蟹完成储能,发射攻击的瞬间,早有准备的白墨用念力随便挪了一块石头,正好挡在射线发射的路径上,遭到攻击的石头被射线打了一个大概三厘米深的小洞。

    “普通人给这么偷袭一下应该就直接被打穿了吧,石头都能打出三厘米深的洞。”白墨感觉着深浅说道,“不过,实验品就该有实验品的样子。”

    螃蟹见一击不成,还想再次储能攻击,但是白墨“轻轻”地往它的壳上一拍以后,马上就熄火了。

    因为有着神念观察,而且白墨本身也不是研究海洋生物的专家,所以他也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些测试,从变异螃蟹身上采集了少量样本,然后就没再管落地后拼命逃跑的变异螃蟹,继续寻找新的实验素材。说到底,他跟这些小玩意没有仇恨,刚才无意中杀死的几万也好,现在放跑的一只也好,都不过是一时兴致。

    华国天庆。

    “下午两点三十分,政_府将召开一次发布会,届时将会向公众详细解释这几天发生的各种袭击详细原因以及细节,同时向公众介绍一个新的系统。”电视也好,互联网也好,新闻上不断地重复着这条内容,尽管沿海地区在几重摧残下近乎完全崩溃,但内陆绝大部分地方其实依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但在地广人稀的澳洲,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四面环海海族大军得以从澳洲大陆所有的边界进行登录,总人口都只有不到三千万的澳大利亚,绝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沿海居住,在兵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只能宣布全国向内陆后撤一百公里,放弃几乎所有的沿海城市,只死守尼悉作为唯一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