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七十六章 英雄

第七十六章 英雄

    白墨就坐在防线北方的边沿,像个没事人一样悠闲地用神念观察着向防线冲锋的兽潮,只要不靠近自己二十米内的范围,他也不会去管。

    不过这次登陆的变异生物几乎都还是只有生物本能,甚至倒不如说,这些因饥饿而疯狂的变异生物,连最基本的区分强弱的逻辑都已经失去,只会向着一切感觉上能吃的东西冲锋,兽潮大军中不时还会出现队伍内互相吞噬的情况。

    由于兽潮的宽度远远地超过了防线的宽度,防线的两翼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缓慢地开始主动从直线变形成弓形,以平衡两端的压力。

    “快进来!”防御的士兵在接到命令变换阵型时还想着提醒白墨一句,不过白墨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有好几秒钟,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的白墨才发现随着防线的收缩,自己从直线防线的北翼位置变成了处在弓形防线的外侧,这才慢条斯理地向着弓形的新边界走去。

    此时无数的变异生物已经从侧方冲破层层火力封锁,突破到离边界还有大概三十米的地方。

    弓形的两翼继续有序地收缩,向着圆形刺猬阵变化。

    “双方兵力差距太大,变异生物的火力暴露面积也远比人类小,用枪打中一个人跟用枪打中一只在地上爬的蟹显然难度不是一个级别。”

    白墨还在向防线慢慢走着的时候,变异生物的前锋就已经越过了他,让他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但是白墨就像激流中的礁石一样,无论多少变异生物向他冲击,都依然屹立不倒。

    或者不该用礁石来比喻,他更像是画图软件里的大号橡皮擦,走到哪就清空到哪。以他为中心的二十米半径内,活着的变异生物在他念力由内而外的攻击下纷纷自爆,死掉的变异生物则都被念力甩到了远处,留下一块干干净净的圆形空地。

    蟹盖被自爆炸飞的变异螃蟹到处可见,头和壳被自爆炸掉剩下虾仁的变异虾也不时会有几只飞到防线里面,北翼防线内部的士兵原本被巨大数量差距的敌人所压制的士气,在看到这样一部战场绞肉机以后,大多都重新提升起来

    随意地用念力抓起一只变异螃蟹开始观察研究,以白墨为中心的二十米半径内,就是变异生物的死亡半径。他也无意追击,前两天针对丧尸的大屠杀让他对这种重复劳动深表厌倦。

    “外壳硬度有了一定的提升,不过也仅仅如此了。”白墨对比之前自己吃螃蟹的经历做出了初步的推断,“不知道在强辐射跟高浓度灵气环境下会不会有什么奇特的变化。”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白墨带着几只变异生物,向着核爆中心的方向再一次走去。

    此时有许多漏网的变异生物已经越过防线,涌入了罗马城内。

    “看来不需要去验证了。”白墨随手将几只本打算当成样本的变异生物捏死,直接空手重新进到了罗马市区。

    “先生。”旁边的士兵看见白墨准备离开,连忙喊住白墨,“我们这边压力很大,可以请您先不要离开吗。”

    周围几个连队都看到了白墨如同鬼神一般的表现——所有靠近他二十米范围内的变异生物都纷纷自爆,无一幸免,他甚至还没动一根手指头。

    “看在你刚才还打算让我进防线里面的分上,我给你们三十秒。”白墨指着刚才对他喊快进来的士兵说。

    “三十秒?什么意思?”

    “你们这边停火三十秒,我将这一片所有的变异生物杀掉。”

    “先生,你没有开玩笑?”连队长官一边指挥着队伍后撤一边问道。

    “信不信由你,我给你十秒时间考虑。”白墨没打算解释。

    “好!”军官看在刚才的表现决定答应白墨一次。

    “第一、二、三连队停止开火,全速撤退!”军官下决定后马上就下令,他还是做了两手准备,即使白墨真的没成功,他的人也可以撤退到有足够反应距离的地方重新组织防御。

    白墨向军官点了点头,然后扭过头来直面兽潮,向着大潮以超过每秒一百五十米的速度冲锋。

    就像上帝将红海分开两半一样,白墨一头扎进变异兽组成的海洋里,也是直挺挺地将整个海洋切成了两半,中间留出了一条四十米的空白,途径的变异生物,不是被自爆了就是被念力扔到了远处。

    在花了十秒钟打穿了深度超过一公里变异兽潮以后,白墨继续在停火区域横冲直撞,除去要躲开天上不时掉下来的空投炸弹以外,他毫无顾忌地左冲右插,之字型地消灭着一切挡在他前头的东西,变异兽的移动速度在他看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又是十秒过后,冲在全前面的变异兽被白墨通通剃了一个头,玩嗨了的他甚至用念力操纵空气的流动,尝试模拟出龙卷风的效果,不过可惜操作精度还不够,只弄出了不会拐弯的狂风。

    “可惜清场能力还是远远不如叶紫跟陈博他们,直接一招冰河时代,在场的变异生物能动的直接就不剩几只了;或者是像陈博那样半径超过一百米的加热场,很快就有吃不完的活烤海鲜。我的念力半径只有二十米多一点,也就胜在多功能了。”白墨边搓着龙卷风边想着。

    白墨也没有想过叶紫的清场大招是掏空体内所有灵能才能做到的一招,只是单纯地比较着。

    “又失败了。”他无奈地让控制在手中不听话的空气散去。

    多次的失败让他甚是不爽,干脆就在兽群中间一次又一次地练习着操控,甚至忘了刚才三十秒的约定,一直在练习的过程无意识地清扫着兽潮。

    到后面,白墨的承诺消息从北翼的几个连队一路往南传播,他的清扫范围也越来越大,一个人在无意识下就挡着了宽达两公里的一部分兽潮。

    他就在一段弧线上来回地扫荡,就像车窗雨刮一样,不停地刮着后面涌来的“雨水”,而白墨主要的注意力,还都是集中在搓龙卷风之上。

    越来越多的士兵看到前方原本咄咄逼人的兽潮被一个人所逼退,都震惊得停下了射击,因为他们也害怕覆盖型的开火会打到他们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