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六十八章 伪装

第六十八章 伪装

    杀到后面,白墨越发地感觉自己的精神变得疲劳,不断地就是在搜索目标,然后搜索到类似丧尸的生物以后就花几秒钟去确认是不是幸存者,如果是幸存者就寻找下一个目标,不是的话就用念力捏爆,取走尸核,完全就是一个重复机械的劳动。

    “不能再杀了,再杀的话自己精神受不了,而且脑干也在近乎无限量供应的尸核中完成了灵能化,再杀下去也没有太大意义。”像个战斗机器人一样花一整天时间杀掉上千丧尸以后,白墨开始反思自己这一天的行为。

    虽然身体连一点疲惫感都没有,但精神上的疲倦让他仍然选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发呆,很罕见的啥什么都没想,纯粹地就是看着漫天的星空。

    此时已经是深夜,白墨就躺在地面上,一颗一颗地数着星星,跟之前的刽子手形象判若两人,只有周围的几滩血迹诉说着白天的疯狂。

    “一百二十,一百二十一,一百二十二……”白墨随意地数着,也不在意有没有重复,他只是单纯地想让做点不一样的东西,不去想跟修炼,跟屠杀有关的事。

    “那边有人躺在街上,我们去看看吧。”幸存者小队在跟奥斯丁汇合以后继续着他们寻找同伴的过程,结果在一条大街上看到了躺在地上数星星的白墨。

    白墨在神念里早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不过瞄了一眼就懒得理会,也没想到他们会主动上来搭话。

    “你好,请问你是受伤了吗?”走在最前面的领队看见白墨躺在大街上问道,他还没见过白墨本人,不知道他就是那个无数丧尸的刽子手。而记得白墨模样的奥斯丁则走在后头,在深夜里一时间也没有认出来。

    “没有,我只是躺在这里看星星。”

    “你应该也是幸存者吧,一起加入我们的小队去寻找幸存者吧。”领队继续说着。

    “整个罗马城的西半城区,一共有四十八个保持了理智的人,你们这里有二十二个,往那边走吧,那边我今天看还有八个。”白墨指了指左边的路口。

    “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他就是那个人。”奥斯丁走到队伍中间的时候认出了白墨,于是便几步走到队长的耳边用很微弱的声音说。

    “哪个人?”

    奥斯丁没有说话,就是指了指周围的几滩血迹,马上,领队的脸色就变了。

    “先生,打扰了,我们到那边去寻找同伴。”领队马科维茨连忙顺势按着白墨指的方向离开,他实在是不想跟这么一个能面不改色地杀掉数百几个小时前还是人类的丧尸的人呆太久。

    利用神念听到两人窃窃私语的白墨也没有理会他们的想法。

    不过其他的队友基本都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马科维茨队长,突然就这么急着离开?”

    “不等一下新队员吗?”

    马科维茨没有理会队员们的疑问,只是匆忙地准备离开,同样急匆匆的还有奥斯丁,作为在场跟白墨接触时间最长的人,她也很害怕这个完全捉摸不透的疯子什么时候就将她给解剖了。

    “等等!我似乎认得你是谁了,你是我在回溯里看到了那个人!”

    “怎么了,德布罗意,你认识他?”周围几个人都问道。

    “前天晚上发生了一宗离奇的凶杀案,受害者也是这样体内爆炸到血肉分离,我奉命去调查这个案件的时候,在案发地点用回溯能力看见凶手的背影就跟他一模一样!”德布罗意作为一个刑事特警,就像一个名侦探一样,大声地说着自己的推论,就差戴一副黑框眼镜,指着白墨说“凶手就是你”。

    奥斯丁跟马科维茨领队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拦不住了。

    “这个猪队友!”两人心里默默咒骂着德布罗意,同时准备着逃跑,他们并不想将生还希望放在杀人狂不灭口的情况,特别是在场的众人都听到了他在之前就用同样残暴的方式又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

    听到德布罗意的话后,不少不明真相的人都纷纷用质疑目光看着白墨,因为德布罗意在罗马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特警,特别是他的能力对于破案有奇效,所以他的话没什么人怀疑。

    而白墨则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德布罗意说道:“你是警察?”

    “对。”

    “你们那天晚上那个图形有什么研究成果吗?虽然我已经大致猜到了作用,不过还是想听听你们专业人士的意见。”

    “你先回答我,那个人是不是你杀的。”德布罗意不依不挠地问着。

    马科维茨跟奥斯丁两个则在佩服德布罗意的勇气——居然敢跟那个战斗力爆表的杀人狂硬扛,不愧是特种警察出身。

    “不算是吧,最后他自爆了。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

    “只能告诉你我们现场的能力者小组没有得出有用的结论。”

    “核爆中心之一就是那条小巷,我要说的就这些。”说罢,白墨就提着装有实验器材跟样本的行李箱转身离开。

    看到白墨转身准备离开,奥斯丁跟马科维茨都松了一口气。

    突然,白墨停止了转身,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你就是前天晚上窥探我的人?我那天晚上似乎感觉到有人窥探过我。”

    “是的,你想怎么样?”德布罗意有些不好的预感,“虽然你很强,但是你也别打算乱来!这里可是有二十多人的!”

    德布罗意还不清楚眼前的白墨的战斗力,依然相信在场有二十多个能力者,思想还停留在人多力量一定大的他,笃信白墨不敢冒着一挑二十的绝对劣势向自己动手。

    虽然他是无所畏惧,但是知晓白墨可是杀丧尸比割草还轻松的奥斯丁,则是吓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上去了。

    “再问一个问题,你的能力是什么?”

    “很多人都知道,我的能力是看到过去一定时间某个地方发生的场景。”德布罗意继续说着。

    “如果我就打算乱来呢。”白墨微笑着说。

    “而在核弹中死里逃生的我,获得的新力量连我自己都害怕!”眼看冲突无可避免,德布罗意干脆撕开和平解决的伪装,打算用新获得的强大力量彻底打败这个曾经在回溯中单是一个背影就让他吐血的男人,以抹平他心中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