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六十四章 解剖

第六十四章 解剖

    过了大概十多秒,白墨停下来开始用神念扫描自己,查看自身的伤势。这时候才发现核弹带来的冲击波虽然没有直接重伤自己,但是导致了皮肤上面出现许许多多极其微小的裂纹,身体内部也受了轻伤。

    “大概算是度过这一劫了吧。”白墨感觉之前一直压在心头的危机感已经散去,于是做出了这样的推论。

    “果然,核弹攻击的中心就是我昨天晚上到的那条小巷。”虽然白墨碍于辐射太强无法深入核爆中心,但是通过神念对周围废墟的扫描后依然确认了这个事实。

    白墨本打算掏出手机上网,通过新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转念一想:“连整个城市都几乎被夷平,信号塔肯定也没法幸免,而且在如此高辐射的环境下,手机应该也成砖头了。”

    “核弹带来的大量高能辐射跟灵气反应,周围在一段时间内灵气水平相对其它地方应该会高很多,对我这种大难不死的人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一个好消息了。”

    当然此时的白墨还不知道这次的攻击波及了整个世界,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沿岸通通都受到了海啸的侵袭,同时全世界大部分的著名城市也都遭到了核弹洗地。

    各国临时政府都在尝试重新恢复秩序,不过在短时间内这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沿海地区普遍都是各国的核心地带,在核弹跟海啸的双重洗礼下几乎全部毁于一旦,其中包括了大量的政治中心,许多国家的中_央政_府都直接瘫痪,全国各地开始各自为政,别说查明攻击原因,单是救灾工作都力不从心。

    “这是……幸存者?”白墨在神念里在瓦砾中发现了一个还活着的人,于是直接用念力将压在他身上的瓦砾掀开,再将他隔空移动到了地面。

    幸运的是,获救的男人受的伤并不重,只是单纯地被大量瓦砾压住了,身上多是一些擦伤的痕迹。

    “谢谢!”被救出来的男人用意大利语向白墨道谢。

    “你……大概是个……幸运的人。”白墨用很不熟练的意大利语回了一句。

    男人在感谢白墨后转身离开,打算寻找医疗队伍,看情况他也还不知道整个世界几乎都已经乱作一团,还以为只是单单罗马城附近遭受攻击。

    “短时间内没有什么援助会到达这里了。”白墨看着男人似乎在找医疗队伍,顺口提了一句,“海啸席卷了整个意大利。”

    在听到白墨的话后,男子变得十分绝望,因为他的家人都在意大利沿海的亚里米伦居住,他自己孤身到罗马工作。

    不过他失望的表情没维持多久,过了一会儿,他的表情突然就开始扭曲,变得不成人样,身体也在急剧地发生着变化,变得更加强壮,原本的伤口被膨胀的肌肉挤得更加厉害,不停地传来皮肤爆裂的声音,而从他的表情看来,似乎是已经完全地失去了理智。

    变得疯狂而狰狞的男人充满了破坏欲,眼里只剩下想要杀死然后吞噬周围的一切生物的想法,或者这已经不算是想法,而只是失去理智后的疯狂。不过很不幸,他选择的第一个目标是白墨。

    结果毫无悬念,在神念里观察到了男子整个突变过程的白墨,直接就将变异后的男子用念力强行固定在半空中。

    “连丧尸都出来了,这个世界在灵气的催化下到底会走到哪一步。”白墨感叹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白墨开始用神念仔细观察‘丧尸’的每一个部位,结合自己最近为了推进大脑灵能化进度而恶补的神经科学知识,最后初步得出结论,丧尸的成因是初步接受灵气改造的人类无法承受过高强度的核辐射,导致大脑神经的自我保护系统崩溃,变成了身体大幅强化,但完全失去理智,只剩下本能吞噬欲望的‘丧尸’。

    “龙组的那群家伙不知道有没有逃掉,也不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撤退了,算了,先不管他们,继续研究工作。”想要进一步探索丧尸的形成机理的白墨,直接就在原地拿出了行李箱里装着的一把解剖刀。

    “有些事情光靠感知跟书本的知识还是不够,终究还是得实际感受一下。”白墨拿着解剖刀向着被自己念力禁锢住的‘丧尸’走去。

    “给你一个痛快吧,总比这样失去理智生不如死好,这也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杀‘人’了。”

    说罢,白墨用念力捏碎了‘丧尸’的心脏,但生命力在变异后变得极度顽强的丧尸,在失去心脏后依然坚持活了近两分钟,其顽强完全出乎了白墨的意料。

    “虽然很意外,但是这样的生命力也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白墨将丧尸的尸体移到一边,开始按着解剖教材上的做法一步一步地动着刀子。力量强得惊人的白墨在解剖丧尸死前被大幅强化的身体时,发现解剖刀在他手里相当的不好使:为了切开大幅强化的肌肉,白墨就必须更用力地捏着刀子才能使力,但是经常一不小心,就直接将解剖刀整个捏弯。

    于是白墨干脆就将被自己来回折腾的解剖刀当成辅助,直接操控起自己的念力当刀子使。先用刀子给坚如铁石的肌肉轻轻地划个小口子当成标记,再将念力作用在口子上,达到切开的效果。

    几经搏斗后,白墨终于完成了解剖工作,看着这具被自己切得支离破碎的尸体,白墨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也许是白墨日常的神念还有之前的透视眼已经让他习惯了整天对着各种人体结构,现在看着一块块切出来的组织,他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或者恶心,就跟以前跟着导师看一块一块的矿石一个感觉。

    “大脑的自我保护神经原来是这一块……”白墨用念力让一块被侵蚀得坑坑洼洼的组织浮在半空,。

    “在这一块东西被过强的辐射损坏了以后,没有了控制阀的身体就开始不加节制地吸收灵气以及辐射,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身体开始急速强化,一直到大脑的控制系统因为无法适应而崩溃,进而引发雪崩效应使得大脑失去大部分功能,只剩下一具剩下吞噬跟破坏本能的行尸走肉。”白墨得出了更详细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