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五十八章 回溯

第五十八章 回溯

    “按理说这种炮灰傀儡来再多也不可能威胁到我,但是一种冥冥中的一种感觉却提示着它在明天将会深刻地影响到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墨抱着头,苦苦思索着。

    半个小时后。

    “这样空想还是没有什么用,先看看带回来的那块水泥上的图案算了。”

    “就是很普通的一个涂鸦,一个圈加上一个十字……”

    小巷这边。周围的居民在听到爆炸声后,很快就通知了警察,警察到达现场后发现小巷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爆开的血肉。

    “这是有人将一堆炸弹塞到身体里面自爆吗!”在场的一个警察惊讶道。

    “先通知其他同事封锁现场,这事情不是我们几个能处理得了,向上面汇报吧。”另一个老警察对身旁的年轻警察说。

    十五分钟后,一大队全副武装的特种警察来到了案发地,由于罗马是这次能力者大会的举办地,当地对这种案件尤为敏感,所以直接就派出了一队特警前往调查。

    “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炸药或者炸弹爆炸后的金属碎屑,受害人并不是因为体内的爆炸物爆炸死亡的,初步怀疑凶手是某个能力者。”特警队长在视察周围环境以后得出结论。

    “德布罗意,你来,用你的能力看看到底凶手是谁。”特警队长让身后的队员上前。

    “这是……?”先到的年轻警察小声地向老警察问道。

    “这家伙是特警队里的能力者,听说能力是可以看到一个地方之前六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老警察悄悄地跟年轻警察讲。

    “有这种能力当特警破案也太犯规了,还要我们警察何用,直接在案发现场一个回溯就什么都搞定了。”年轻警察有些嫉妒地跟老警察说着。

    “别想太多了,平时遇到的大案子又有多少真的是案发六个小时里就能到达现场的,多少凶杀案都是第二天甚至是尸体发臭了才有人报案,这次也算是特例了。”老警察说道。

    “也是……不过还是有些不爽。”

    被称作德布罗意的年轻人走上前,闭着眼睛开始使用能力。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他眼里的画面在快速地倒退着,直到他看到了一个背影。

    “怎么感觉有人在偷窥我?”在酒店研究图案的白墨突然有了一种被偷窥的感觉,但用神念扫描周围也没有什么发现。

    “噗!”正在使用能力的年轻人在看到那个背影后就吐了一口血,然后全身发软地倒在了地上。

    “德布罗意,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受伤了?”特警队长不解地问。

    隔了几秒后缓过气来德布罗意对着众人说:“我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然后整个视觉就被无穷无尽的光所覆盖,接着我就浑身发软地倒下了。”

    “我猜想应该是对方太强,我强行要去窥探他结果就被反噬了。”

    “真的有那么强的人吗?”特警队长喃喃自语着,“德布罗意,那你观察到那个人有什么特征?”

    “他应该是个东方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这是我唯一能知道的。”

    “德布罗意,你先上车休息一下。”队长挥挥手让队员扶着德布罗意上了警车。

    “到底圈圈里面加上一个十字代表着什么……”白墨盯着挖出来的水泥块苦思冥想着。

    “伦琴长官,您看那边,墙上画着好多这种奇怪的图案,会不会跟案子有什么关系?”手下指了指墙上,地面上一堆的圈圈加十字的图案。

    “又不是福尔摩斯探案小说,死者还会在死前留下关于凶手的记号,看这一地狼藉就知道受害者肯定是被一个强大的能力者碾压死的,这种凶手怎么可能会给死者留下机会画记号。估计这不过是一些小混混的涂鸦而已。”伦琴队长说道。

    “但是长官,你看旁边这里,在一堆图案中有一块被挖走了,会不会是凶手带走的呢?”手下继续解释。

    “能这样子在地面强行挖掉一块,机器几乎不可能在不破坏周围的地面的情况下只挖走地面的一小块水泥,所以很有可能是凶手使用能力挖走的,不错,小路易,你的观察很细致。”队长思考了一下说道。

    “德布罗意,想问一下你现在还能够使用能力吗?”伦琴向坐在警车里休息的德布罗意问道。

    “只要不去窥探那个人,还是可以的,队长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你来看看这些图案,看看它们跟这次的案子有没有关系,要是再看见那个人,尽量躲开不要去看他。”

    “好的,我试试。”

    德布罗意站在涂鸦面前,开始回溯。

    十分钟后,筋疲力尽的德布罗意缓缓地说道:“队长,这些涂鸦确实跟这个案件有关。”

    “继续。”

    “这些涂鸦是受害者所画的,根据我看到的内容,受害者似乎在被杀害前就一直在不停地画着这些图案,双眼完全没有神采,有种**控了的感觉。到了那个人出现的瞬间,我马上就退出了回溯状态,所以才没有再次反噬。”

    “你做得很好了,德布罗意。这么一来这些图案倒真的是受害者留下的印记了,只是不知道跟杀他的人有多大关系。等等,德布罗意你说受害者在死前就已经**控了?”

    “对,我看见受害者就一直在双目无神地画着这些图案,动作非常的机械,完全就不像一个活人,更像是一个傀儡,一具**控的尸体。”德布罗意有些后怕地说着。

    “受害者在死前就变成了一个傀儡……这不就意味着那个人甚至都不一定是凶手,受害者可能在更早的时间里就遇害了。他有可能只是恰好路过,然后挖走一个图案也只是为了拿走研究。当然事实也不一定像我想的这样。”伦琴心里想着。

    “一个圈,加一个十字在中间,到底意味着什么……总不会是切蛋糕吧,我们日常有什么东西是这个形状的,等等,狙击枪的瞄准镜似乎就是一个圆圈加一个十字准星!再加上图案上微弱的灵能反应,难道这是一个用于定位的图案?”白墨突然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倘若这个猜想正确的话,那到底明天会有些什么东西会根据这个定位丢过来,能很大程度上地影响到我的安全?”

    “还有,这一小块像网一样的结构能怎么样审问出情报,它的基本功能我也已经摸清,就是单纯作为小型神经中枢控制宿主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不过复杂一点的行为也不是这么一点东西能够运作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