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五十七章 怪异

第五十七章 怪异

    “小剑你也不用急,有什么情况再向我汇报。”

    “是的长官。”

    不过两人显然并没有想到,他们在电话里的对话,被隔着好几十米的白墨一字不漏地听过去了。

    “既然他们选择妥协,那很多事情就好办了。”白墨心里想道。

    此时训练场上依然是越雨跟陈芳清两人在切磋,说是切磋,更像是在日常练习。陈芳清的速度略慢于越雨,所以虽然有着生命场,但攻击基本落不到越雨身上,因此越雨也不至于处处被动,不过缺乏攻击性能力的她也奈何不了有着生命场保护的陈芳清,加上陈芳清也无意下重手,于是两人就像在表演一样你来我往地切磋,场面甚是和谐。

    “芳清,你们俩也玩够了吧,该换我们上去热热身了,看着你们在玩耍好没意思。”洪斯向着场上的陈芳清吼道。

    “好咧。”

    “越队长,我们就先到这里吧,有些人已经等不及要上来了。”

    “嗯,有机会再切磋。”小魔女难得地正常了一回。

    接下来的时间里,场上各人基本都找到自己的对手演练了一番。不过在看过了之前白墨,叶紫还有陈博三人的表现以后,也再没有人抱着找虐的心态去挑战他们。

    白墨是乐得没人打扰,坐在一边自顾自地思考着问题,而叶紫跟陈博两人则是各自看着每一个队员的表现,俨然就像各自小队的领队。

    “各位,现在已经是一点四十分了,请大家收拾一下,我们将在二十分钟后上车前往集中地。”冯栋像一个管家站在场边说道。

    “嗯!”众人异口同声。

    二十分钟后,载着一行人的客车从龙组大厦出发,前往天海市政_府驻地。在两方汇合后,一支新车队从驻地出发,开往天海市的机场乘坐准备好的包机。

    “总感觉最近搭飞机的频率有点高。”白墨在机上自言自语。

    七个小时后,飞机在意大利罗马机场降落。

    一行人随着华国代表团下了飞机,而在机上,通过冯栋,他们已经拿到了这次大会的一些有关对手以及行程安排的资料。

    “明天就开始比试了,好激动。”越雨兴奋地说着。

    “有什么好兴奋的,果然是神经回路跟常人不大一样,这可是有可能没命的战斗。”云劫在一边泼冷水。

    “各位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战斗吧,虽然是有风险,但是收益也非常丰厚,就当是拼一把吧。”梁工在一边圆场。

    深夜,白墨一个人躺在床上,用神念仔细地探测着附近的情况。因为他突然心血来潮感觉明天会有一件关于自己的大事发生,但是偏偏自己却完全察觉不到踪迹,于是决定罗马城里到处走走寻找线索。

    白墨走到阳台,从阳台全力一跃,跳到了酒店隔壁的楼顶上,再从楼顶辗转几下直接跳到了地面。

    由于正值深夜,城区也没有太多人在活动,以白墨现在的移动速度,再加上自带半径三百米的搜索雷达,不过一个小时,就已经将整个罗马城区几乎全扫了一遍。

    “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而且按理说现在能显著影响到我的人应该已经不是太多,如果情报部门关于对手的资料没错的话,明天的比赛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所以到底问题出在哪呢?”

    带着疑问,白墨继续在罗马城区里游荡着,寻找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线索。

    突然,在他的感知里发现了一个怪人,这个怪人正在一条小巷里不停地画着一个同一个图案,在神念下白墨看见,这个图案是圈圈里面带一个十字,而更让白墨震惊的是,这些潦草的图案居然有着微弱的灵能反应。

    白墨本能地感觉这些图案跟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大事有关,所以直接就用最快速度冲到怪人身边用念力将他控制住。

    怪人虽然动弹不得,但是身体依然在用力挣扎,可惜在白墨看来就是蚍蜉撼树。

    一连用了中文,英文,以及现学现卖的简单意大利语去询问,怪人都没有回应,一直在试图逃跑,不过用念力牢牢控制着对方的白墨怎么可能让怪人脱离自己的掌控。

    眼看无法逃脱,怪人干脆停止了挣扎,看着突然放弃抵抗的怪人,白墨感觉有点不对劲。

    “应该不会放弃抵抗放弃得那么干脆吧。”白墨心里想。

    几秒后,白墨发现对方的身体似乎在发涨,像是要爆开的样子,于是本能地迅速退开了两步。

    “轰!”怪人身体猛的爆开,血肉四散,发出了巨响,周围的居民都被惊醒。白墨见状,打算马上离开现场,在离开前,他迅速地用念力尝试挖走其中一块画着图案的水泥块。

    “不对!还有东西。”在神念之中,白墨发现了一个小肉块从爆炸的尸体中突兀地沿直线快速地飞着,而不是像其它血肉一样会落地,所以迅速地用念力死死控制住肉块,不让它逃跑,然后用念力卷着水泥块,带着两者迅速地从现场离开。

    从阳台再一次回到了酒店房间以后,白墨才有心思仔细观察这块看上去像是有独立生命的血肉。

    “难怪那家伙怎么问都不会说话,原来已经是被这块血肉操控了,只剩下简单的意识去不断地画着这怪异的图案。”从这块有生命的血肉,小说经验丰富的白墨很快就联想到了傀儡操控。

    “会是哪个能力者的手笔呢,不过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到底为什么能让我有心血来潮的感觉,它能怎么样在明天影响到我?”

    满腹疑惑的白墨想了十五分钟,发现依然没有头绪,干脆就将注意力放在“抓住”的肉块上面。

    白墨从行李箱中拿出携带的简单实验套装,从套装中拿出解剖刀跟镊子。

    在用解剖刀将肉块切开的时候,白墨发现这肉块也不全是真正的本体,于是白墨开始小心翼翼地分离肉块跟真正的本体,尽量不造成破坏,当然在解剖的过程中,每时每刻念力都在牢牢地控制住整个肉块,以防它再度逃跑。

    “真正操纵起作用的原来是这个东西。”白墨指着经过一番努力下从肉块中剥离的网状结构,“不过,就算是我得到了这个东西,但是依然得不到有用的情报,怎么样才能从中得到提取出我想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