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五十章 所见所闻

第五十章 所见所闻

    “滴滴滴,滴滴滴。”

    熟悉的闹钟声响起,白墨睁开眼睛,迅速地从床上爬起,顺手将闹钟拍一下关掉。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这是白墨睁开眼的第一句话。

    在白墨的眼里,这个世界多了很多原本看不见的光。

    “身上全都是不知名的光,阳光里也夹杂着奇怪的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各种奇异的光出现在了白墨的神念感知里,世界一时间变得光怪陆离。

    不明就里的白墨用神念扫描自己,试图找到变化的原因。

    “神念器官无声无息地融入了生命场,应该是昨天超强度使用神念的后果。难道这是融入生命场以后的强化能力?”

    “似乎是大幅度地增加了可见光谱,我看见的身上的光应该就是身体散发的红外辐射,而太阳光的‘杂质’应该就是紫外线。”

    白墨迅速地冷静了下来,开始用自己的物理知识解决疑问。

    “但是……视觉的变化就算了,听觉也变强了太多,现在我能够隔着重重阻碍听见两百米外的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只要是在神念的感知范围,所有人说的话我似乎都能听见。”

    “今天的猪肉涨价了。”

    “我儿子也成能力者了!老王你高兴啥?”

    “你这死鬼怎么现在才回来!”

    “莫欺少年穷!我是不会认输的!”

    ……

    方圆几百米里,林林总总的声音在白墨的感知里出现,神念所到之处,白墨都能听见许多的声音,不仅如此,还有电视里广告的音乐,街上汽车的鸣笛,甚至还有风吹过的声音。

    白墨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获得神念的时候,那种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的感觉,自己仿佛站在无穷高处俯视一切。

    也亏得白墨在之前的训练已经适应了神念带来的每时每刻的信息冲击,现在加上一个大范围的听觉信息也没有太大的负担,毕竟听觉信息相对于视觉信息数量少太多,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被突然出现大量的无用信息轰炸得神经衰弱甚至发疯。不过半个小时不到,白墨就已经开始适应这种大幅增强的感知。

    在适应了以后,作为一个研究人员,白墨习惯性地开始去想一些原理上的问题。

    “难道这也是灵能化的眼睛融入生命场后的新能力?眼睛接受的是光波,耳朵接受的是声波,神念器官融入生命场以后将生命场当成是一个放大器,大幅地增强接收声波跟光波的能力,这似乎就是相对合理的解释了,所以视觉也好,听觉也好,我现在真正依赖的,其实就变成了融入了生命场的神念器官,一个同时可以感知声波与光波的器官,而不是眼睛跟耳朵本身。”

    躺着床上,白墨开始查看之前赌命实验的成果。

    “太可惜了,似乎是因为压迫的力度不够,身体在跟变异溶酶菌的战斗里没有处于过绝对下风的状态,甚至连让我失去意识都没能做到,没法压榨出身体的潜力,逼迫它进化出像小白鼠那样的拥有快速回收能力的吞噬细胞,而且也没有像猜想的那样能幸运地获得溶酶菌的超强分解能力。”

    “赌命没成功,也没惊险,权当看了二十个小时的星际争霸现场直播。”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连续高强度看这场细胞层面的战斗直播倒是让我的神念器官融入了生命场,又获得了一个好玩的能力,也算不错。”

    “不对,我还有更重要的收获,一直停滞不前的脑部灵能化又完成了五分之一,加上之前一些零零碎碎的进度,一共大概已经完成了整个大脑三分之一,看来训练自己身体的潜意识也可以加速大脑的灵能化。”

    此时的白墨,仍不知道大脑的灵能化在后世被称为“天关”,拦住了无数想要更进一步的能力者,一直没办法完成大脑的灵能化,只能停留在灵动期的九层,最多也就是有两三个器官能融入生命场,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所有有关大脑灵能化的资料在后来都是不传之密,被牢牢控制在少数人手中,当然也会有极少数的天才探索出路径,但每个人都对这种拿命换来的知识三缄其口,“天关”一直是天关。

    “留下来的溶酶菌样品等回来再进一步研究,是时候出发去龙组大厦集中了。”

    坐在龙组大厦一楼,白墨发现自己可以感知到每一个人正在做的、正在说的,大脑的灵能化程度加深使他能够同时处理更多的信息,原本只是能看到每一个地方,但是出于大脑的自我保护,没办法同时留意每一个地方,但现在他能够同时将注意力投到许多地方。

    当然这也有众人还没有防备能力者隔着上百米玩窃听的习惯,毕竟能力者才刚出现几个月,绝大部分人的意识还停留在防备电子窃听的时代,所以白墨才能够毫无阻碍地感知到除去生命场外的一切,日后有了防备以后,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各种干扰设施层出不穷。

    “不愧是十万军中能力者精锐里面选出来的十人,居然有八个是有生命场的高手。”

    白墨看着大厦五楼,这边的负责人正在接待军方派来汇合参加大会的十人。

    “五队队长,你有被人盯着的感觉吗?”一个军装的瘦小青年悄悄地向隔壁的人问道。

    “是有一点很模糊的直觉,但是我留意了很久周围什么都没有,我甚至连目光从哪而来都没发现,一直都以为是错觉。”被称为五队队长的男人回答道。

    白墨听到两人的对话以后,感觉事情更加有趣了。

    “我们给一队队长说一下吧,毕竟在场的以他最强。”

    “好。”

    “陈队长,你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吗?”两人向坐在最左端的军方一队队长问道。

    “似乎是有人在窥视着我们,不过没在意,应该只是龙组里的一些缺少纪律的宵小之辈。”

    “好吧,既然陈队长你也这么说了。”

    白墨就一直留意着他们的聊天内容,可惜没有太多有营养的话题,显然这群军人在保密纪律方面做得很不错。

    “我这能力用来刺探情报一流,可惜不能暴露出来,不然就冲我这能力特性基本不可能再获得信任,这能力太犯忌讳,没有人愿意身边有一个可以监视着自己一举一动的人。”

    “白队长,你这么早就到了?”

    “嗯,陈队长你也很早。”

    陈森走进龙组大厦,看见坐着沙发上发呆的白墨,顺便打了个招呼,然后也坐在一旁,跟白墨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起话来。

    “白队长看来也是肉搏型的能力者呀,之后有机会一定要讨教讨教,我这种粗人还是喜欢拳拳到肉的战斗,远程互炸终究是有点虚,不够爽快。”

    “好,一定一定。”白墨决定先应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