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十九章 角色互换

第四十九章 角色互换

    另一边的变异溶酶体对这种用细胞的“命”换自己“子弹”,干掉一批马上又来一批,尸体回炉马上又变新兵来送死的送死流战术完全表示相当无解,而且因为不是主场,没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去生产更多变异水解酶,于是开始在小白鼠体内节节败退,最终弹尽粮绝被敌人的尸体给堆死了。

    全程观战的白墨除了星际争霸以外则想到了更深的地方。

    “所谓的受伤,绝大部分情况根源都是细胞的损伤,而这种变异出来的吞噬细胞则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损伤死亡的细胞吞噬,迅速转化成可供再次生产新细胞的物质,然后后方负责暴兵的细胞则有着源源不断的资源迅速补充兵力,这算不算是一种另类的‘超速再生’?”

    为了验证自己的新猜想,白墨用解剖刀轻轻地给战胜了入侵者后依然在昏迷状态的小白鼠划了个小伤口,结果小伤口在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就恢复了。

    白墨感觉自己的实验终于有了一个有重大意义的发现,而且也清楚了一个事实——加速灵气诱导进化其实是一个赌命的选择,像那只小白鼠,要是没能成功激发出身体的潜能,估计就直接完蛋,即使是好一点的情况惨胜对面变异溶酶体最后也是元气大伤。

    “我没有什么外挂,也没有像云劫他们那样变态的天赋,能力也不算是逆天,唯一的优势就是比别人早了两三个月发现了灵石的用处,有了起步的优势,但如果我随大流前进的话,在大乱到来的时候那群天才队长应该就会把我远远甩开,所谓的优势也会荡然无存,最多也就二流程度的我估计到时就会处境艰难,就别说独当一面了。”

    “或者云劫说得对吧,我们凡人,只能靠拿命去拼了。”今天早上云劫最后的话也给白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想罢,白墨就主动撤去生命场,放松肌肉,将剩下的样本全部注射到身体里,来开始这场豪赌。

    开始时,白墨还能用神念看着自己的细胞跟变异溶酶体生产的大军作战,因为白墨的意识还清醒,所以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观察着这场发生在自己身体的战争。

    损失的细胞数量逐渐增多,即使以白墨身体的强壮,完成了九成的灵能化的身体依然开始感到有些不舒服。

    虽然注射的量是小白鼠的近一百倍,但是白墨的身体强大何止是小白鼠的一百倍,所以白墨在半个小时候依然能保持着清醒,不像小白鼠那样注射后没多久就昏过去。

    “都已经一个小时了,之前老鼠的实验时间全程才一个小时不到,就算是我的剂量比较大,也不应该一点反应都没有吧。”

    白墨发现战场已经几乎遍布自己的全身,但估计是自己的灵能化程度太高,虽然白墨已经放弃了体表的抵抗,用注射器让样本的溶酶体直接进到自己的身体内开战,不过依然是处于僵持状态,甚至白墨的体细胞还压制着入侵的变异溶酶体。

    不过事情总是没这么顺利的,白墨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变异溶酶体开始有了奇特的变化。

    白墨在神念下看到变异溶酶体结构开始变化,越来越趋向一种新的独立生命。

    “这变异溶酶体似乎有点不对劲呀,看样子似乎是返祖程度越来越高,比起刚进入我体内的时候更像一个新的单细胞生物了,难道当年生物老师讲的那个关于细胞器来源的猜想是对的?”

    “这回玩大了看来,这种原本只是半独立状态的变异溶酶体在原来女孩的体内的返祖还会受到原来身体的压制,但在我的体内呆久了以后,就走完了返祖的剩余步骤,完全地变回独立生物了,居然有了自我复制的能力……还是就地取材的自我复制!”

    “自己玩虫族的时候用虫海战术还能边打边补兵是挺爽,但是作为对手就一点都不爽了。”这时候白墨还有心思调侃自己,“不过我的细胞可是充满灵能的神族呀,肯定没那么容易输。”

    这时候的白墨依然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信心。

    而这场发生在白墨体内的“星际”拉锯大战,僵局一直持续了十多个小时,白墨就一直作为只能托管的玩家静静地看着身体各处发生的战斗。

    “只能托管看着笨蛋AI拿自己的兵送死好不爽,可惜我也没那个控制能力操控每一个细胞,不然以我的操纵能力,这个时候应该就已经将对面的‘虫子’给拍死了,哪会像现在只是勉强占上风。”

    “不过身体潜意识对细胞的操控指挥能力似乎上升了很多,从昨天晚上的各种送死,到现在开始懂得制造局部绝对优势先吃掉对面小股部队,还懂得用各种简单的游击战,看来我的身体潜意识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虽然不知道这除了现在这种情况以外还有什么用。”

    白墨也难得一次连续十多个小时都在仔细留意着自己的身体,连续长时间高强度的精神消耗也使得他感到相当的疲倦,不过他拿出了以前深夜啃网络小说的精神——不看完绝不睡觉,哪怕再困!

    在白墨进步飞快的身体意识指挥下,体内的细胞从最初的“人命换子弹”逐渐组织起了更有效的攻击,开始大规模的反击。

    “这变异溶酶体估计撑不了太久了,虽然有了自我复制的能力,不再是一支没有补给深入敌境的孤军,但是大势已经在我这边,不对,这玩意已经不能叫变异溶酶体,它已经是独立的生物了,就叫变异溶酶菌吧。”

    在战斗进入尾声的时候,白墨在身体的活动基本恢复正常以后,用工具给自己身上的变异溶酶菌取了个样,放进了冰柜里面保存,以便日后的进一步研究。

    “终于看完了这场漫长的现场版星际大战,足足二十个小时,不过身体潜意识实在是太厉害,学习能力很可怕,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从一开始的细胞操控新手,除了送死啥都不会,到十八小时的时候的秋风扫落叶,最后两个小时的战损基本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精神已经疲倦得不行的白墨,在第一时间确认了身体的胜利以后,连自身的收获都没心思看,匆匆调了一天后的闹钟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