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十八章 战斗与进化

第四十八章 战斗与进化

    从龙组大厦回到家里以后,白墨开始思考自己现阶段还有什么可以增强的地方。

    “根据我这大半个月来的观察,将灵能器官融入生命场,应该是一个纯粹靠着熟练度慢慢磨的过程,在用得足够多以后,灵能器官才能真正与身体融合,而不仅仅是不排斥地在身体内运作,就跟换的钛合金骨头与原生骨头一样,这时候才有融入生命场的可能性,所以短时间内这方面是不可能有什么进步了。”

    “身体素质暂时也到了一个瓶颈,进一步的提升估计得看什么时候才能将骨骼肌肉这些跟生命场融合。”

    “至于外物方面,今天在数据库里翻了一天都没发现什么可以提升‘修为’的药,大多还都是些概念性的设计,真正能投入实物生产的也就回气丹,研究所那边也暂时不用考虑了。”

    “最后是我手上的东西,我手上……关于修炼的东西好像什么都没有,不对,上一次在偷硬盘的时候顺手救的红衣女人,她的血液跟特异灵能器官的样本我还保存着,可以拿出来做做实验,反正这几天也找不到什么快速增强自己的办法了,不如做做实验。”

    想罢,白墨从家里地下室的冰库拿出了藏着里面的样品。

    “不枉我私下投了一千万在家里的地下室弄了个小实验室,还从郊外实验室那边偷偷搞来了那么多设备,现在做实验就是方便,不用像在当初造灵石蜡烛那儿一样整天得防监视,做点出格的东西都得左遮右掩。”

    白墨用念力包裹住一架电子显微镜,将它从贮藏室里慢慢拿出来。

    “光这个玩意就一百多万,做实验果然是烧钱的活,不过放大倍数现在确实还是比我的神念强很多,可以观察到原子级别的情况,我的神念观察极限不过是细胞器级别,而且还不能维持太久,只不过是附带一个可以感知到灵能的功能。”

    做好准备以后,白墨开始观察样本。

    “这样本还有活性!”在电子显微镜下,白墨诧异地发现冰冻了一个多月的银色微粒在解冻后恢复了微弱的活动。

    “这绝对不是热运动,热运动做不到这种有规律的运动,人体正常组织活性绝对没这么厉害,难道说这是一种新的微生物?”

    白墨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寻找相关的信息,不过很显然在他这段时间里接触的生物教材中并没有这东西的记载。

    不过白墨没有放弃,继续尝试从更以前接触过的知识中翻查,试图找到哪怕有一点相关的信息。

    突然,他回忆起了高一的时候,生物老师在讲细胞器来源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一个假说。

    “有细胞生物学家认为,细胞中的细胞器,其实是微生物宿主将共生在其内的其它微生物一代一代地同化,最后让共生者失去独立性,变成宿主的一部分。”

    “这东西难道跟那红衣女孩在本质上也是共生关系?”白墨又开始开脑洞,“难道是在灵气的诱导下,无数年前就已经失去独立性的细胞器重新开始独立?”

    “又或者没到这一步,而就像我的线粒体变异成能将灵气转换成灵能的结构一样,这是她的某个细胞器变异的结果?”

    接下来白墨开始观察从她身上取下的皮肤细胞样本。

    “这个细胞里细胞核,核糖体,内质网,高尔基体……好像都齐了呀。不对!还有一个没发现——溶酶体!”白墨似乎抓到了线索,然后开始观察周围的细胞,发现它们都有同样的变异——溶酶体不见了。

    “那就基本可以确认心脏附近的银色粒子就是她的溶酶体,可以猜想是变异后的溶酶体从细胞里‘逃’了出来,通通集中到了心脏附近,在灵气的诱导下重新聚合成了一个新的灵能器官,而银色物质则是装载有各种变异水解酶的载具。”

    “然后在灵能的激发下银色物质载具中的变异水解酶以银色火焰的方式透出体表,对敌人造成杀伤。”

    “这也就解释了为啥银色火焰对生物体有着变态的杀伤力。原本的水解酶就是专职‘细胞自杀’的,对细胞结构的破坏不是一般地高效,现在在灵能的改造下,变异溶酶体弄出来的东西就自然更丧心病狂了。”

    “但是即使我知道了这些,对自己的进化又有哪方面的帮助呢?”白墨感觉自己似乎白开动脑筋了。

    “等等,她身体细胞应该有抗体,不然这种火焰弄出来第一个死的就是她。”白墨突然想到。

    “如果我将这份样本注射到体内,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同样的抗体,甚至出现一样的能力。”白墨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作死的念头。

    脑子里有了这样的念头后,白墨就发现它像魔鬼的诱惑一样挥之不去,即使是他作为一个科研人员对活体实验特别是对自身实验的谨慎,也阻止不了他的好奇。

    “好奇心与作死才是人类进步的源泉呀。”白墨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来安慰自己。

    接着,白墨抓了一只小白鼠,将样本的1%混合生理盐水注射到了小白鼠体内。白墨最后还是利用对自己生命的珍惜暂时克制住了直接注射到自己体内的诱惑,先用老鼠做一下先锋。

    在白墨的观察下,这只在灵气环境中已经发生了少许进化的小白鼠,在注射了混有样品的生理盐水后,样品中的变异溶酶体很快就开始跟小鼠体内的细胞互相排斥,双方开始以小白鼠的身体为战场进行厮杀。

    一边是数量占据绝对劣势但对细胞战斗力极强的变异溶酶体,另一边是数量百万倍于敌人,但是被对方死死克制的体细胞,白墨就在神念视觉下观看着这场“旷世大战”。

    变异溶酶体不断分泌出进化过的水解酶,来堵住对面源源不断的细胞大军。白鼠的体细胞几乎是拿命去填来挡住变异水解酶,于是就被不断地大量消耗,而变异溶酶体也因为不断制造出水解酶体积开始收缩。

    白墨本以为这场战斗就这样一直无聊地消耗到一方消失为止,但是现实又一次出乎了白墨的意料。

    小白鼠的身体在损失了相当量的细胞以后,似乎是发现身体内可以用于制造新细胞的物质告罄,但是又不甘失败死亡,就像白墨当时在夏威夷的海边白墨因为无意识缺氧,结果在灵气的诱导下进化出了可以呼吸的皮肤结构一样,已经失去意识的小鼠在物质缺乏的情况下,原有的吞噬细胞进化出了进一步回收利用破损细胞物质的结构。

    吞噬细胞原本也是负责处理死亡细胞的残骸,但是处理速度相对较慢。

    而白鼠现在体内的新型吞噬细胞,回收速度几乎跟小说里设定的星际虫族效率相当,完全是这头吞进去,那头马上就能转化出可供使用的物质。

    “这跟虫族母巢都差不多了吧,秒回收尸体然后再秒造兵。”白墨在心里吐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