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十八章 不同的世界

第二十八章 不同的世界

    李长峰几人在切实体会到蜡烛的好处以后,纷纷向各自背后的家族汇报,同时他也将一份简短的汇报发给了陈曦。

    陈曦收到报告后,马上就给陈剑山打去电话。

    “爷爷,根据李长峰他们的报告,白先生的发明确实能有效促进灵气吸收,至于副作用…暂时没有发现。”

    “好,好,好。”陈剑山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没想到随手下的一手闲棋,居然这么快就有回报了,你再向白墨那么联系,让他再拿一些样品给你,然后你再找普通人测试一下,光对能力者有效还不够,得对普通人都安全有效才行。”

    “好久没看见爷爷你这么高兴了。”

    “当然,能重拾青春怎么能不高兴。”

    “灵气这东西有这么厉害,我怎么没太大感觉?觉醒能力以来也就是力量大了一点,跑得快了一点而已。”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身体比我们这种老头好多了,改善起来感觉就不明显,你就看张叔,五十多的老行伍,半辈子的军营生活留下了不少的病根,之前往灵河里拼了一趟,虽然也是没捞上能力,但是一身的病痛几乎全没了,比我们这种想拼都没法拼的好上太多。”

    “小曦你先去联系一下白墨,问问他的意见,看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发明,这个牵涉的利益太大了,每个家族里的老头子都不可能放松。”

    “嗯,我去给他做下工作,让他明白这个事情。”

    “好的,你去吧。”

    “喂,白墨先生你好,我是陈曦,请问你今天下午有空吗?”陈曦拨通了白墨的电话。

    “嗯,下午没什么事,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子的,我想约你到天海市的星语咖啡店里谈谈关于蜡烛的事。”

    “嗯,好的,下午见。”

    “下午三点见。”

    挂掉电话的白墨并没有因为被美女主动提出约会而兴奋,而是继续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下午她无非就是告诉我这个蜡烛的牵涉有多么多么的大,背后的博弈不是我这种小虾米能参与的,即使我是发明人,也肯定是要放手,然后通过别的方式再补偿我一番。”

    “但关键是,我怎么样做才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我这样一个不善于讨价还价的人,跟这种专长点在行政交际的女人谈判肯定是要吃亏的。”

    白墨苦思了很久,最后居然是从一个奇怪的地方找到了相对利益最大化的解决方案……

    下午两点五十分,一向习惯提早10分钟到的白墨,刚走进星语咖啡店的门,门口迎客的妹子就好像白墨是熟客一样热情洋溢地将他迎进了包间,然后看见了提早了20分钟到的陈曦。

    “真是热烈的欢迎。白墨问道。

    “我只是给了她300块,还有让她看了你的照片,然后在你到的时候请你进来。”

    听到这里,白墨没再说什么。

    “这个蜡烛虽然有用,但是本身的技术含量太低,相信你也清楚这点,我们只不过是不想浪费两三个月的时间去破解里面的配方,所以可以给予你一个合理的价钱,直接买断你手上的配方。”陈曦直截了当地说。

    “跟我想的差不多。”他摊了摊手。

    “你想要怎么样的补偿?”虽然背靠着政_府的她一定能拿下这个东西,但对于这第一个做出来成果的年轻人,陈曦也收到了尽量拉拢的指示。

    “这样吧,我们做一个更大的交易,我将蜡烛背后隐藏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你们,然后换你们三个条件。”

    “说。”

    “第一,我要一个亿。”

    “这个不是问题。”一个亿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但是对于华国上层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且他们也彻底地调查过白墨的性格,认为这笔钱多半最后还是会落在实验上,现在拿出去只不过算是提前投资。

    “第二,我要一个灵气研究院正式研究员的位置,不是打杂的助手。”

    “上面本来就在考虑将你请进来,这个要求可以忽略。”

    “第三,这个是重点。”白墨用狂热的眼神看着陈曦,盯得她有点发麻。

    “说……”陈曦感觉对方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说话的声音都细了下来。

    “我希望国家能建立一套贡献点制度,让所有人可以通过贡献点去换取与灵气研究,以及修炼的相关的资料以及珍贵材料之类的东西,反之,贡献出相关材料或者资料的能获得相对的贡献点,然后,打通贡献点与现行货币的兑换通道。”

    陈曦被这个庞大的计划吓愣了一下,她原本以为这个男人会有什么奇怪的要求,已经做好通知保镖的准备,然而发现白墨想的跟她想的并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家伙难道是gay?我这么大一个美女跟他约会居然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激动的原因还居然是因为一个计划……”陈曦第一次对自己的样貌产生了怀疑,然而她不知道白墨已经习惯了将每个人都当成人体结构3D图看。

    他的思维已经开始跟专职解剖的法医相近,开始有‘活人都是会走的尸体’这个想法了。

    回过神来的陈曦开始想白墨说的话,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这个东西牵涉到的利益比灵石蜡烛还要大不知道多少倍,恐怕上面的人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博弈。

    “建立这么一个制度,你想要从中得到什么?”陈曦不解的问。

    “我不打算得到什么,一个合理的制度本身就是最大的收益,远比眼前的获利重要。”

    “你是个疯子。”她突然觉得,哪怕对方最后的要求是一打美女,都远比这样奇怪的要求要好,一直以来的谈判经验告诉她,这世界上难对付的,除了疯子,就是这种理想主义者。

    “谢谢。”

    “不过这个事情肯定不是我能拍板的,陈部长也不行,估计要让整个上层各个家族的老头子开一个内部会议才有可能拍板。”

    “但是我相信只要他们不脑残,这个提议都会得到通过,这比每次有了重大发现后再去巧取豪夺要好,我也清楚每次都用强权去压榨最终只会寒了你们这些人的心,竭泽而渔。回去以后我会转告陈部长,让他去组织这个会议的。”

    “谢谢。”

    “最后我想问一个问题。”

    “嗯?”

    “你是取向是……?”

    “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我不漂亮吗?为什么我感觉你内心毫无波动,这让我对自己的外表产生了怀疑……”谈判结束后,陈曦第一次在白墨面前暴露出了真正的,悦耳无比的声音。

    “跟我的感知一样,你的能力是将自己的声音完全改变吗?”白墨没有正面回答陈曦,反而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呀,我可以转换成好几种完全不同的声音,就跟一人分演多个角色一样,你问这个干嘛?”陈曦不解道。

    “没什么,我回答一下你刚才的疑问吧,这是因为……我们看到的世界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