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十八章 机上

    “爷爷,爷爷,别光顾着聊天了,空乘小姐问咱们要不要盒饭呢。”华箐扯了扯聊得正高兴的华泰山,“要香菇鸡肉还是五香牛肉饭,您再不理我就随便选了哟。”

    听到了孙女的提醒,华泰山才收拾了兴奋的心情,将思绪从武道大兴的幻想中收了回来。

    “五香牛肉,谢谢。”华泰山转身向乘务员。

    “跟他一样,谢谢。”白墨顺便说了句。

    他从乘务员手中拿到盒饭后,放在桌面上就开始吃了起来。

    “小华箐有没有觉醒什么能力?”白墨吃着吃着饭突然冒了一句。

    “有呀~人家也是进了那条奇怪的河里然后坚持了很久呢。我的能力比爷爷的好玩多了,我将注意力集中到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他看到的东西。”华箐像炫耀自己的新玩具一样像白墨介绍着自己的能力。

    “小箐她的能力跟你的有点像,都是眼睛上的能力,你们俩要不要交流交流?”华泰山边吃着边说。

    “小箐这能力很有趣,只不过最好还是别让别人知道的好,虽然不像读心术那么拉仇恨,不过还是要注意点。”白墨劝告了下。

    “小箐你试一下使用能力?”白墨对着华箐说。

    “嗯。”

    然后白墨又开启了神念扫描着华箐的眼睛,观察着华箐眼睛的结构。

    “好了,小箐,谢谢你呀,对了,你刚才是用着谁的视觉?”白墨顺口问了一句。

    “你的呀,白墨哥哥。”华箐偷笑了一下。

    “看到了什么?”白墨突然有些郁闷,“还是脑抽了呀,居然在一个有视觉共享能力的孩子面前用眼睛的能力”

    “我看到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但是不知道怎么描述呢,还有,我似乎从哥哥你的视觉中看到了我的眼球哟,我还是第一次尝试用自己的眼睛看自己的眼球,好奇怪的感觉。”华箐像一只偷到了腥的小猫一样捂着嘴笑。

    “华箐说的没见过的东西应该就是我眼睛第二次进化的时候,可见光的波长增加了以后所能感知到的东西,透视眼的能力恐怕也被这小家伙掀开了一角。”白墨在心里碎碎念着,“能力还是保持着神秘好,被发现了以后总有各种尴尬事。”

    白墨决定转移一下注意力,“小箐在夏威夷有什么难忘的事情吗?”

    “有呀,”

    小女孩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华泰山则在中间悄悄地笑着白墨转移话题的生硬。

    一路就这样聊着天,直到飞机上的广播响起,“各位乘客,本航班即将降落,请轰!”广播读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飞机开始剧烈地摇摆。

    “各位乘客请注意,紧急通告,本机右方机翼因被鸟意外撞击导致控制失灵,现在开始紧急降落,请乘客们按指示穿好救生衣,坐好在座位上。”

    听到这样的广播,原本平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飞机上开始混乱了起来。

    白墨用神念扫了一遍整架飞机,果然发现右机翼处有一个直径近一米的贯穿性大洞,暴虐的气流还在不停地冲刷着边沿,使得洞口在缓缓地扩大。

    “怎么样,我看你冷静得很呀,是不是有什么好方法?”华泰山转过来看着镇定自若的白墨。

    “华老我看你也很镇定呀,是不是有什么好方法?”白墨回敬了一句。

    “这种时候就不要开这些玩笑了,我是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但是我这一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又不是必死无疑的坠机,不过是个迫降,我还不至于慌。”华泰山面无表情地说着。

    白墨看着周围人群的举动,有祈祷的,有不知所措的,还有谩骂的。

    他甚至还听到一个中二少年说“老子好不容易才觉醒了能力,还没来得及逆天,这就要结束了”

    “自己如果没有能力,就是一个普通人,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他突然有了这样的疑问。

    不过白墨很快就收拢了这些念头,开始尝试着看自己的念力能不能解决问题。

    很幸运,他坐的位置离飞机右翼相当近,在神念感知下离洞口的直线距离也就五六米左右,白墨之前也测试过,在这个距离自己的念力输出的力量大概在八百到九百斤。

    跟坐在窗边的华箐换位置以后,他感觉在机舱范围内,自己离洞口的位置已经是最近的了。

    然后开始用念力尝试去封锁住洞口的两边,让气流无法从洞中穿过,进一步破坏机翼,扰乱飞机的稳定。

    全力使用念力的白墨,突然有一种自己回到了在灵河里坚持的那一天的感觉,也是在巨大的压力中苦苦支撑,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飞机没有了穿过空洞的气流的干扰,很快就开始相对平稳地降落。

    但此时的白墨并没有心思留意这些,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挡住空洞上面。

    华泰山马上就察觉到身旁的年轻人脸色有点发青,一幅用力的样子,知道他应该是在超负荷使用着自己的能力。

    但是他又想到白墨并不喜欢受到关注,更不喜欢暴露能力,于是也没跟飞机上的其他人说,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不让别人打扰到他。

    随着飞机的下降,它的飞行速度在不断降低,给全力补锅的白墨带来的压力也开始变小。

    一直到飞机完全着地以后,他才完全撤去了自己的念力,然后一脸身体被掏空的表情瘫在了座位上。

    就在白墨撤去念力的一瞬间,飞机再次颤了颤,不过这时候已经不影响安全了。

    “虽然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能力,但是能将颠簸的飞机变平稳,想必这能力很不简单。”在飞机着地了以后,华泰山小声地对着白墨说,“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说,那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谢谢。”瘫在座位上的白墨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别的话了。

    虚惊一场的众人在飞机着陆后,祈祷的开始感谢满天神佛,手足无措的开始冷静下来,谩骂的也闭上了嘴,中二青年则怀着大难不死必有奇遇的心情继续自己的逆天之旅。

    “呼,总算下飞机了。”能力使用过度后全身乏力的白墨拒绝了华泰山的搀扶,强撑着走下了飞机,“我一个年轻人让老人家扶着下飞机像什么样,华老您看好小华箐就行了。”

    办好入境手续以后,一脸精力不济的白墨跟华泰山分别。

    “华老,等过些日子我有空了以后就带着研究成果来国术协会来探望您。”

    “小墨呀,那我就先回去看看几个老家伙的情况了,以他们的造诣,肯定也弄出了些什么能力,我先去摸摸底,顺便做些准备工作,尽快开始我们的计划。”

    有了希望以后,华泰山整个人的风貌都年轻了起来,处理起来事情也变得风风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