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十四章 提升

    也幸亏能来河边看热闹的人大多都是经验丰富的冒险者,一个个都带来了足够的食物。

    森林里的动物基本都躲了起来,消化着之前大灵潮的收获,缺少食物的人连打猎都不大可能。

    一天的疯狂后,大部分的冒险者都躺在自家的帐篷里,静静地体味整理着今天的收获。

    在灵河经历一天的洗礼,原来身体素质再怎么一般的人,也像拔苗助长一样提高了很多,基本都达到了普通特种兵的身体素质。

    不过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原本准备了好几天的储备粮在一天里被消耗干净,准确地说,是一顿里就吃光了。

    不少发现自己带的食物不够的冒险者都有些后悔,自己居然只带了这样一点食物,还得浪费宝贵的休息时间回到商业区买。

    当然也没人蠢到去抢夺别人食物的地步,毕竟这也不是末世,不靠暴力就不能维持生存的环境,开车回去一趟市区也就一个来小时的车程。

    夜深之时,第一个觉醒能力的布鲁斯潘开始回想自己今天选择玩命向前冲的原因。

    他一件件地回忆今天发生的事,一直到他看见了一个背影在灵河里坚持着,而那个人所在的河段,灵潮远远地比他之前所能到达的地方汹涌。

    没有觉醒能力前的他,也曾经尝试过直接在哪个位置跳进去,但也就一两秒后被澎湃的灵潮给充走了,然后就是因为这股不甘心,他才从最下游一直往上游跑,想要证明自己也可以。

    但后来才发现,即使是变强后的他,在那个地方面对灵潮也不过是多坚持两三秒的事,但那个人居然就一直站在了那里

    在白天,冒险者众人因为周围疯狂的气氛,让大家将白墨的存在丢到了脑后,但是到了晚上各自修整自身,开始发呆的时候很多人才发现了今天事情的诡异之处,在会议起那个身影以后,都默默地在想那个能在远远超过他们承受范围的灵潮中坚持的人,到底有多强。

    而有几个回想到了白墨的强大,而又充满好奇心的人,在夜色渐浓时悄悄地走到了他们记忆中今天白墨跳进河里的地方。

    在月光的映照下,他们经过了一定强化的视力,看到了汹涌的灵潮里似乎还有一块“礁石”冥顽不灵,而且在他们的感知里,灵潮似乎比早上弱了一些。

    在灵河里泡了一整天的白墨,即使是有着各种强化,但也发现自己似乎没办法再坚持太久了,干脆就打算最后拼一把,看看如果能继续往上冲突破到灵河上游的话自己的能力会不会再有一个飞跃。

    因为他今天也是目睹了灵河给那些普通人开发出了最初的“超能力”,所以对自己也有着期待。

    习惯性地在发力前深吸了一口气,在灵潮中坚持了一整天没动的白墨,甩了甩头,爆发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体内汹涌的灵能甚至都已经有一点点从吸能皮肤出透出。

    而在岸边众人的眼里,就好像是一块灵河上突兀的石头里突然透出了微弱的光,然后神奇地逆流而上。

    本来到了他那个位置,灵河的流速已经相当恐怖,但白墨为了自身的更进一步,还得继续往上冲。

    每走一步,他都感觉自己似乎是跟整个世界对着干,无匹的巨力让他的前进举步维艰。

    但白墨一想到今天白天看到的下游的那群疯狂的人,他们在看见获得力量的希望时展露出来的疯狂,又想起自己之前的超凡梦,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在艰难跋涉了二三十米以后,他就在冥冥中感受到了一个屏障,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只要再继续往前走两步就能够冲破这样一个屏障,让自己的能力再跃进一步。

    只是此时的他已经感觉自己全身都在超负荷运转,如果再继续压榨出更多力量的话,每时每刻都可能有爆炸的危险。

    “我要更大的先发优势!”他想了很久,才最终投下赌注,把心一横,开始赌命,赌自己能坚持得足够久,不管不顾地迈出一步。

    而这跟之前在火山口被最大一波灵潮冲走的感受完全不一样,上一次他是感觉完全无可抵御,挣扎了一秒中就被冲走了,本质上并没有受到太持续的冲击。

    只不过这次是一步步地坚持着走过来的,一路上都在累积伤害,身体就在不停地被破坏,然后又再一次在灵气的帮助下重组。

    走出一步后,白墨感觉中的屏障被消磨了一大部分,但此时的身体似乎已经到了真正的极限,多次强化过的吸能皮肤似乎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开始不断出现龟裂。

    他已经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事情了,唯一剩下的想法就是,既然已经扔出了骰子,那就要赌到底。白墨几乎不假思索地就迈出了下一步。

    踏出这一步后,白墨感觉中的屏障破碎了而在现实中,在他所处的位置,则爆发出了冲天的光芒,体内巨量的灵能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吸引过来的灵气潮将他的大脑结构再次改变了一部分。

    能力得到了一次可怕的进化,原本只能“看”的神念,演变成了一种跟念力十分类似的能力。

    冲天的白光惊醒了沉睡中的夏威夷,也惊呆了在岸边围观的一行人,他们这时候也清楚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好奇似乎有害死猫的可能性,一个个捂着嘴四散而去。

    “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能攻击的能力了,透视眼这种能力,实在不好在强者为尊的新时代混。”此时的他已经预感到,未来的世界个体力量很有可能会凌驾于社会力量之上。

    此时的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小创口大创口遍布全身,全是各种伤痕,借助神念内视的话还发现硬抗灵潮被震出来内伤也不少。

    随后剧烈的疼痛更是让几个月前还只是一介普通人,没有从战场上锻炼出强悍神经的白墨几乎想要满地打滚,但是想到现在自己全身表面都是伤,他强行忍住的打滚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刚才能力进阶的时候发出的冲天白光,肯定已经惊动了夏威夷岛上的许多人,本来现在就是一个敏感时期,有什么跟灵气相关的风吹草动都肯定会被重点关注。

    冲进灵河硬抗有可能在灵气潮中觉醒超能力的秘密也很可能随着更多人得知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曝光,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这么几十个人知道了,在更多人知道后,世界肯定又会陷入进一步的混乱。

    并且现在全身伤痕累累的自己也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急需一个安稳的地方养伤。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那么多心思关注自己以外的东西,疼痛已经占据了思考的主要部分。

    反应过来自身处境的白墨,放松了身体,放弃了挣扎,开始随着灵河流动的方向顺流而下,在被甩到了最下游后,他用神念感知到不少的冒险者就在这地方扎下了营。

    虽然冒险者众人很多都发现了今天白天白墨在灵潮里的诡异强大,但是却没谁能记住这个人的具体样子,因为他几乎一直都是以背影对着他们。

    所以在重伤的白墨躺在最下游的地方时,很多人都只是以为他们中有人连晚上的时间都不放过,想要去不停地强化自己,结果弄得全身都是伤,得不偿失。

    他也没指望有谁会帮忙,开始挣扎着自己爬起来。

    而就在他小心翼翼地撑着身体时,面前有一只手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