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八章 异变

    完成了一次脑洞大开的训练后,白墨开始往酒店方向走去。

    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他再一次用“全知之眼”,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一次细致的扫描,兴奋地发现自己的呼吸系统跟吸能皮肤的融合程度,比起在浅潜训练前又加深了点。

    他大致地估算了一下,如果每天坚持这样的训练,那么在从夏威夷回国前,两者就能完全融合起来,正式地达到所谓的“胎息”。

    虽然原理似乎跟他在小说里看的有点不一样,小说里都是什么玄而又玄的“后天返先天”,但他向来是个实用主义者,但求目的,不纠结过程。

    至少到现在为止,他真正享受的,还是那种探索的乐趣。印证想象中的修炼跟现实世界的修炼之间的异同,比起折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趣多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后,他看了看房间里的钟,钟指着八点十五分,已经是比正常晚饭时间晚了不少,赶紧拿出了加热设备,开始练气工作。

    以往白墨都只能像吸大麻一样,用鼻子将淡绿色的灵气吸进体内,即便是有了吸能皮肤,也像完全感知不到灵气一样吸收不了,就好像灵气根本就不是能量一样。

    他也曾经提出过这样的猜想,平日里吸收的所谓灵气,根本不是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也不是什么高级的能量,而是一种特殊的物质,但是他一直没办法完善自己的猜想,因为他没办法解释如果灵气不是能量的话那会是什么。

    虽然这有点违背他作为一个学习了物理多年的人的三观,但白墨也只能假定灵气是一种人类暂时无法解析的一种高等级能量,只是因为自己的吸能皮肤级别不够,所以才无法感知。

    无数玄幻小说里,都认为灵气是高级的天地能量,但物理课本也告诉他,现实世界的能量之间并没有所谓的等级高低之分,只有像热能,机械能这样表现形式的不同。

    所以在吸能皮肤有了吸收灵气的能力以后,白墨开始了相关能力的测试。

    虽然他已经竭尽所能,但是因为系统之间融合度不高,而且他严重缺少使用皮肤去呼吸的经验,所以最后只有极少数的灵气从皮肤被吸进去体内。

    在“全知之眼”的观察下,这被吸进去的几缕灵气,在到达吸能皮肤的特殊组织以后就已经被吸收殆尽,跟沙漠里滴进了几滴水没什么两样。

    而再一次让他兴奋的,则是那一小片的组织在吸收了灵气以后,稍微活跃了一点。

    在精确到细胞级别的感知下,白墨粗略地估计,这附近一小片组织工作效率,比起周围组织高了可能有3到5个百分点。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至少方向是对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白墨也完全当成了是在夏威夷的一次度假,而不是一次考察。

    每天不是窝在酒店房间里练气,就是到海边练习使用皮肤呼吸,偶尔会去超市买上一大堆食物来对付练气之后产生的饥饿感。

    让一个本能就使用鼻子呼吸的人,去练习用皮肤进行呼吸,难度远比让一个左撇子练习用右手写字大。

    但即便收效甚微,他还是在坚持练习着,一点一滴地增加熟练度。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就像明明知道收集敬业福所付出的努力跟收获的几块钱完全不成正比,但还是孜孜不倦地干着。

    在来到夏威夷的第十天,他发现在自己没日没夜的训练加上灵气的刺激下,两个系统的结合速度超过了预期的速度,已经融合成了一个有机整体,这比他预想中的时间足足是早了半个月。

    “还有二十天的时间,我该做些什么呢?”白墨开始思索,“其实也只有俩选择要么是继续宅在酒店,要么就去导师说的火山脚下去考察。”

    “我现在手上还剩下6块灵石,继续宅的话也支持不了多久了,还是先去火山脚搜集一些灵石满足后续需要。按照导师的说法,在他标记的火山脚下那种石头挺好捡的,而且黑不溜秋的外表也没什么人会留意,不怕有人捷足先登。”

    为了保密性,他直接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帮忙租了辆车,然后拿到了一个大行军包,里面装着野外求生的全套设备。资本主义国家就这点方便,只要有需求,野外装备通通都有人准备好送到手上,唯一的问题就是多花了白墨两倍的钱

    掂了掂行军包的重量,白墨估计加上实验器材一共在80斤左右,不过对于他现在的体能来说,扛着80斤也就跟正常人拿着8斤东西一样,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体积太大可能会对活动有点影响罢了。

    把实验器材也放进包里以后,他将行军包丢进租来的越野车的副驾驶上。由于有着之前吸收灵气后需要胡吃海喝的经验,为保证不出现什么尴尬的事情,白墨接着再让人送来了足够正常人两个月生存的补给品,将它们通通都塞到车后座跟车厢后面。

    他心里清楚,指望完全没有野外捕猎经验的自己,在出什么修炼问题导致饿得发狂的时候,想要像平时看的玄幻小说主角那样,贸贸然跑进森林里总能抓到猎物吃饱基本不可能

    即便是身体素质远高于正常人,在既无经验,也没武器的情况下进森林捕猎也十分困难,动物们打不过还能跑森林对不熟悉的人速度的限制很大。

    白墨盘算了一番,感觉各种准备都完成了以后,开始往目的地进发。

    一路上走的几乎都是相当荒凉的林间公路,他发现越往目的地去,就感觉空气中某种熟悉的气体的浓度越高,走到半路白墨将车停在路边,下车仔细地查看了一下。

    “这居然是灵气这火山口难不成下面藏着一条灵石矿?!亦或是火山口连着一个洞天福地?”白墨一反应过来浓度逐渐增强的东西是灵气以后,又开始往玄幻小说靠。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沉迷小说的学生,只是恰好喜欢思考,所以才去学的物理。

    “看来得做好越靠近火山就越有可能出现危险动物的准备了。”白墨很清楚,灵气这玩意对生物进化的促进作用很大,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么茂密的森林里进化出灵兽妖兽什么的一点都不稀奇,而且它们一般还没进化出能跟人讲道理的智商,脑子里估计还是完全的丛林法则。

    白墨重新上了车,从行军包里拿出了少量压缩饼干塞到自己的裤兜里,然后又将包里的军刀和水壶一左一右别在腰上,做好战备以后再重新上车。

    他紧握着方向盘,随时准备着遇见突发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