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六章 试验

    搭飞机的过程相当的沉闷,虽然因为有豪爽的导师报销,他毫不犹豫地坐在了头等舱。但是以他一个实验室死宅的性格,也不会去搭讪空姐,自然也没有什么艳遇。

    而且在飞机上白墨也不可能带着仪器去生火练气,所以他难得地度过了没有修炼的十个小时。

    下飞机后,他在机场银行处溜达了一下,从卡里拿了一笔钱出来当成日常消费,然后包车到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包下了一个海景套房的30天住宿。

    “难得出来玩,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不心疼。”白墨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安置好自己的行李跟带来的实验设备后,他直接就穿着个泳裤走去海边晒太阳,顺便测试一下自己皮肤的吸能效果,当然哪个才是主要目的就只有他本人清楚了。

    这时候已经是十一月中,位于北半球的夏威夷太阳也不复夏天的火辣,沙滩上也不过是二十五、六度的温度,正是人体最舒适的温度,他晒着暖暖的阳光,感觉整个人都慵懒起来了。

    堕落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眼一闭一睁就是两个小时。

    在晒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日光浴以后,他觉得自己由内而外都变得无比充实,身体就像充满了电一样。似乎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发出了饱涨的信号,前一阵子天天折腾着他的饥饿感一去不再复返。

    而一个星期里翻来覆去的饥饿,也让他倍加珍惜现在的时光。

    “我也变成了野生的植物人,还好没有一身的叶绿素。”白墨大字型地躺着沙滩上,无聊地想着这个事情。

    晒太阳晒得心满意足的他,在闲极无聊中开启了自己的“透视眼”。

    自从之前他发现自己的透视眼跟小说中的透视眼不一样,完全没有死角,甚至可以看到眼球本身以后,他有空就会去想想该给自己的能力起怎么样一个高逼格的名字。前一阵子中二之魂在燃烧的白墨就干脆称呼自己的眼睛是“白眼”,因为两者同样是各种透视,也能看见能量流动。

    但是他还是觉得叫白眼显得逼格不够,而且白眼也是有死角,没办法看到自己,所以还在寻找听起来更高大上的名字。

    晒太阳的这段时间,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出了“全知之眼”这名字,里人格一直中二病的他没有丝毫犹豫就接受了这名字。

    开启了能力的他开始四处乱瞄,毫无疑问,沙滩上最多的肯定还是穿着比基尼的女郎,特别是白墨所在的这片沙滩是入住的五星级酒店所专属的沙滩,出没的基本是各种有钱人。而作为一个自认为有节操,有下限的人,他虽然觉醒了透视眼这样的能力,但是从来就没试过去偷窥别人。

    而今天他决定抱着科学的精神,以纯粹研究的眼光,去测试透视眼看其他人的效果。

    他在视野里随便选了一个穿着比基尼的漂亮金发女郎,妹子在他10米外正自在地晒着太阳。

    白墨开始在脑海里想象自己要看到的人所在的空间位置,然后他就感到深深的后悔了,自己又一个幻想被毁灭。

    他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的能力太强——透视眼发动后,细胞级别的感知将对方的每一个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有着轻度密集恐惧症的他就一个激灵。

    果体确实是看到了,但是每一个毛孔都纤毫毕现地呈现在他面前,布满密密麻麻针孔一样的皮肤任谁看了都不会有美好的遐想。

    原本晒完太阳充满电浑身舒爽的他还有点意得志满,结果这样看了一眼以后马上就冷静了下来,进入了贤者模式,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发现旁边的人有些不妥以后,晒着太阳的女孩向白墨这边看了一眼,看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如果有一天我的感知足够强后,看屏幕里东西大概会变成一个一个的像素点?到那时候,跟所有有屏幕的电子器材绝缘的我应该就真的是生无可恋了,还是得好好锻炼能力的控制,让自己能完美掌控透视的精度。”

    当然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等他能将能力锻炼到收发自如的时候,他还是否仍对普通人类有兴趣了。

    虽然刚才透视妹子时发生的不愉快经历让他感觉就像是从云端被打到了地面上,但只是调整了两分钟,他又重新开始了对能力的摸索——其实就是开着“全知之眼”随处看,试试能看多远,看多清。

    “没有师傅带,没有神功指引要想找到前进的方向真的太难了,就跟在搞材料学的实验一样,各种拼脸试错,能力开发全靠脑洞。真想跟爽文主角一样升级如开挂,越级如割草,天天过着的就是装逼打脸的生活。”感觉自己耐心被一点点消磨掉的白墨又开始了在心里发牢骚。

    不过没有文青玻璃心的白墨再一次从满身负能量恢复了过来,继续了对自己能力现状的分析。

    “在吸能皮肤——姑且就先这么叫着吧,也没想到什么有意思的新名字出现了以后,我的能力续航能力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之前受限于体力,满体力所能支持的开启时间也没超过一百秒,但是在有了新的能量来源以后,能力的使用时长涨到了大概五分钟,而这还是我在公众场合为保安全没敢耗尽体力的成绩,竭尽全力的话大概极限能到七分钟左右,不过之后估计就会体力透支,动弹不得。”

    在例行测试完自己的能力以后,白墨就没再动用自己的能力,而是单纯地利用强大的视力去感受整个沙滩的环境,沙滩上人不少,到处都是漂亮的比基尼女郎走来走去,当然有多少是纯粹为了晒太阳而不是钓金龟就不好说了。

    他在刚才被坑了一把以后,也不大有兴趣再全神贯注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免得自己的密集恐惧症又犯了,反而是这海天一线的景色让他渐渐入迷。

    靠着变态的视力,他聚精会神地看着海浪从海天分界线处缓缓向沙滩边拍来,目光跟着海浪慢慢地往沙滩涌来,然后有退回去,就这样一来一去,一来一去人开始渐渐出神,眼神也变得有点迷离,呼吸的节奏放慢到了海浪一样的节拍。

    沉浸于环境的他,这时候也没有留意到一个相当恐怖的事情,以他为中心,半径一两米的范围内温度骤降,要不是有着阳光不断的补充,估计温度还会进一步下降。

    发生这种奇异事件的原因,是因为白墨的吸能皮肤在他无念的时候,由自己的生物潜意识的控制着开始了全力地工作。

    大量吸收的能量被用到了他呼吸系统的改造,以适应白墨逐渐减慢的呼吸,不然他就会因为呼吸频率的大幅降低导致身体缺氧而被迫从这种难得的“天人合一”的状态中退出来,浪费了这样一次难得的机缘。

    “这就是传说中的师法自然?”整整过了一个小时,到了下午的五点多,太阳都开始西斜的时候,白墨才从潮水的节奏中醒转过来,意犹未尽地看了看海,回味着刚才体会到的一切。

    这时候的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呼吸系统已经被大幅地改造过,大踏步地向着传说中的“内呼吸”走去。

    就在白墨醒过来前的几分钟,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小女孩看见潮水开始上涨了,而沙滩边还有个人在睡觉,担心他再不醒来可能会被潮水冲走,就想要上前去把他拍醒,但还没走到白墨的身旁,离着两三米就已经感觉周围冷得吓人,温差足有十多度,吓得她赶紧跑了回去找同行的家里人。

    “爷爷,那个人好奇怪,明明是睡着了但周围却冷得吓人。”小女孩跑回到自己的营地里向一个老人家撒娇。

    “乖孙女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把你吓得连逻辑都理不清了?”,“睡着了跟冷得吓人可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哟”老人调笑道。

    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说起来刚才遇到的怪事:“就是那边沙滩上有个人在睡觉,我看这水要涨了,就想要叫醒一下他,谁知道还没走到他身边就感觉突然冷了好多,吓得我马上就跑回来了。”

    “没事没事,爷爷带着你一起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呀,以后别偷看那种灵异小说了,对你这个小孩子不好。”

    小女孩听到最后一句,就像鸵鸟一样埋着头,用细如蚊讷的声音回了句:“知道了爷爷,以后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