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章 日常

    到了晚上,他掏出了那块被他鬼使神差没扔掉,还塞进裤兜里带走了的样本石头。

    平时喜欢做些小实验的白墨,在宿舍里也藏了一整套的小型设备,虽然不像实验室那样一应俱全,但应付一些小实验还是卓卓有余。

    为了测试它在高温下散发出来的不明气体的性质,白墨从器材里拿出了坩埚,对石头进行加热,在温度计显示超过200摄氏度以后,少量的颜色极淡的气体开始出现,石头又一次变成了淡绿色。

    在收集了一小瓶气体后,他拿盖子将酒精灯的火熄掉,想到今天早上闻了好几下都没出现啥问题,反而还刺激了食欲,于是很作死地移开集气瓶的玻璃片,用手将冒出来的气体往自己的鼻子扇了扇。

    吸进去一点以后,他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就跟吸了一口纯氧一样提神,剩下的气体也被不由自主地吸进去了。

    不到十分钟,他再一次有了饥饿的感觉,还好今天早上的饭堂围观事件让他长了记性,提前准备了一堆吃的才做之前的实验。

    “我的视力,似乎好了那么一点?”

    第二天,他起床睁开眼前的景物似乎清晰了一点,当然他也在想会不会是错觉,但是作为一个沉迷小说,有中度近视的老书虫,对自己视力还是挺敏感的。

    于是,在大概看得见,应该看得清的好处引领下,网络小说迷白墨就开始了早午晚的“练气”生活。

    他在每次练气前,都准备好了足量的食物,然后再去吸加热石头产生的气体,直到身体有一种吸不下去的感觉为止。为了避免再次在饭堂被坐在周围的人围观,他直接是三顿都买回去宿舍再吃。

    就这样小心翼翼地过去了一周以后,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视力的大幅度提高,从原来的中度近视,几米开外的人就看不清面容,到现在隔着10多20米都能轻易认出对面过来的人的样子。

    当然,深受小说里怀璧其罪思想影响的白墨,也从来没跟其他人讲过这半月来的变化,一向淡漠的他也没有什么上交国家的想法,只是每天都默默地坚持着这样的生活。

    而最有可能会关心他身体问题的父母,则早在白墨12岁时不幸在一次车祸中双双身亡,留下来白墨一间屋子,足够白墨宅上大半辈子的保险金以及一笔以信托形式按月发放给白墨的遗产。

    在这段时间里,他也没有停止对“灵石”的研究。

    利用他的材料专业知识,以及在没人时将实验室设备的公器私用,白墨发现了随着“灵石”的多次被使用,它并没有像很多玄幻小说中所描述的化成灰或者甚至直接消失。

    一开始白墨也以为是自己“修为”太弱,连一块“灵石”都吃不下,但是经过实验室仪器精确的测量,发现这石头无论是体积还是外观的变化都几乎没有,只是在加热时显现的绿色越来越浅。

    于是他开始猜想高温时显现绿色的存在才是“灵气”的本体,然而在他想进一步探索“灵气”本质的时候发现,仅仅是一介研究生的他想要探索灵气的本质显然还是想太多了。

    劳而无功的“灵气”本质探索使得他开始专注于自身的变化。

    白墨发现,随着“练气”的持续,他的视力变得越来越好,不仅原来的近视眼好了,观察的有效距离也越来越大,分辨率也有很大的提高。

    经过半个月的“练气”,他现在可以看清一百五十米外的人脸,甚至可以分清人脸的表情,这显然已经是超越了正常人类的极限视力。

    不仅如此,在这半个月里,他发现自己的体质也有了小幅的提高,从原来的亚健康实验宅状态,跑个一千米都得喘上很久的弱鸡体能变成了跑完一千米歇个十分八分钟就能恢复的正常人体能。

    但是很快,新的问题出现了。

    他发现“灵石”虽然质量跟外观一直都没有变化,但是逐渐地在每次加热中,冒出来的“灵气”越来越少,他需要开始寻找替代品。马上他就打起了赵教授的主意,毕竟石头最初的来源也是他。

    一开始白墨也想着用一点歪门邪道的方法,偷偷地溜进赵稼森的屋子里偷走矿石,但是转念一想,以自己这正常人的体质,估计连小区保安都不一定能打赢,就更别说缺少做贼的经验跟技能了,视力再好也是白搭。

    “怎么样才能让赵教授将手上的‘灵石’都拿给我,又不引起他的疑心?怎么说他也是材料学的老教授,在材料性质方面的敏感度不是一般地高,只要透出了一点口风,很容易就会被他联想到这材料的特殊性,‘灵气’这特殊性质很容易就会被他摸索出来,毕竟加热也不是什么冷门的处理方式,之前没被发现只是因为赵教授他拿到新材料首先采取了最保守的处理。”

    “赵教授这人也不差钱,出钱买下来也肯定不可能,而且同样会引起他的疑心——无缘无故买一块石头,这石头也不漂亮,更不是什么宝石,花钱买下来简直就是不打自招。”

    “只能以上次的实验还有一点疑问再向他拿一点样本,接下来就是要想个比较靠谱的理由。”

    一番思索之后,白墨总算弄出了一个看起来没啥逻辑漏洞的计划,换成之前以他这种智商中上,情商中下的人,要弄出一个完备的计划怎么也得规划个大半天,但现在仅仅是半小时就将大体思路跟各种预案都准备妥当。

    当然这时候既有点激动也有点紧张的他,似乎是因为波动的情绪掩盖了他对自己情况的真实感知,所以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规划能力有了不少的提高。

    “导师您好,关于上一次您让我检验的那个样本,我感觉因为样本量太少,还有一些破坏性的检测没有完成,可能是因为这样才没有发现它有什么特殊性质,所以我想再申请一次实验”白墨拿起手机给赵稼森发了条微信。

    赵稼森很快就回了微信。

    “小墨,这两天我会让我的助手越海给你送去另一块样本,你就先对那块样本进行试验,这段时间我都比较忙,如果还不够的话就直接再联系越海就好,他会尽力帮忙的,当然有啥特殊发现就马上通知我,好让我安排进一步的试验。”

    他总觉得这材料应该有些特殊的性质,不然他也不会鬼使神差地去收集一些火山旁不起眼的黑色石头,只是可能这材料的特殊性质要在一定的条件下才会显现出来。

    赵稼森有预感如果他能将这性质找出来,再发表到权威期刊上,他在领域内的学术地位能提高到国际尖端水平,也是为国家在材料方向的研究扬名了。

    毕竟到了他这个年纪的科学家,啥都不缺,除非是长生不老药,否则利很难打动他,没有了长生那剩下来的唯一追求的就是名,当然如果他知道“灵石”的特殊性质到底是什么的话,估计他也绝对不会发表的,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

    “可惜我现在正跟国家材料研究所的人合作,去研究一种构建新型发动机核心的材料GX-5,实在没太多空闲时间去研究那种新材料的性质,毕竟研究新材料的性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能靠广撒网去穷举,既然手下的一个研究生有这兴趣去当研究苦力,就先让他去探探路吧,反正出来成果第一作者也是我的名字。”

    “感觉我弄的这么详尽的计划都白瞎了,原来赵教授也没放下这材料,还是觉得里头有乾坤,自己没空搞就把锅丢给我,难怪我就提了一句他就答应把那矿石拿过来给我继续试验,亏我还想了一大堆借口去蒙他,不过也好,少说话就少出问题。”

    第二天助手越海就拿着材料到白墨平时的实验室去了。

    “越海师兄,早上好。”

    “白墨师弟,早上好,这是赵教授让我给你带来的实验材料,加油。”越海搭着白墨的肩膀说道。

    “师兄客气了,大家都是为了材料科学的发展而奋斗,这次也麻烦你专门带材料过来这一趟。”

    “没事儿,不麻烦,老师也说了,后续有啥问题联系我越海就好。”

    一番无聊的客套之后,白墨送着越海离开了实验室。

    回到实验室以后,同一个实验室的同学都围着白墨,笑嘻嘻地问:“老墨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越海师兄呀,他可是赵教授最信任的助手了。”

    “还不是继续当科研民工,越师兄也是替老板拿过来实验材料,继续上次的新材料性能测试实验而已。”

    听到新材料性能测试,周围的人顿时都没了兴致,全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干活了。他们都知道新材料性能测试这种实验最是无聊,就是不断地重复,不断地试不同的反应条件,完全就是拼脸的机械操作。

    他也没再说啥,毕竟大家知道的他也知道,这种无聊的苦差事换着是他以前也不会有什么兴趣。

    也亏得他是博览各种系列的网络小说的人,对修炼这概念完全没有隔阂,甚至可以说是瞬间就接受了下来,这苦差事在白墨看来就变成了啥都比不上的美差了。

    拿到新灵石以后,他就直接将灵气将尽的第一块灵石丢到实验室去,替代掉新拿到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