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我的魔法时代 > 80.死火山岛

    死火山岛在海平面上一点点露出清晰的轮廓,翠色的山峰环抱着一片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内海,连绵起伏的山峰最高处也不过四五百米,山势陡峭,山壁间长满了各种翠绿色的植被,在环形山西南角上,山势逐渐伸入海中,断开足有百米宽的豁口。

    这附近的海水格外清澈,如果将头伸进海中,就可以模糊的看到一座无比巨大的锥形山体从幽暗的深海中伸出来,这样奇异的地势,让死火山岛周围没有浅滩,一些低级海兽懒懒的躺在岛边的礁石上晒太阳,看到海面上有一艘帆船出现,纷纷跃进海中消失不见。

    ‘雪莉号’只环绕死火山岛转了一圈,在空中负责警戒的黛博拉落在船楼上,告诉我不远处的海面上出了一些状况。

    当我们乘坐‘雪莉号’抵达那片海域的时候,恰好看到一群原本早已经潜入深海的低级海兽,就在距离‘雪莉号’不足五百米的地方,像是开了锅一样,它们从海中钻出来,身体浮在海面上仓皇地四散奔逃。

    这时候一些触手从海中纷纷伸出来,将逃到海面上的低级海兽纷纷拖入海中。随着低级海兽在海面上不断消失,海中涌上来的血迹,也在海浪的拍打之下迅速地消散。

    海中不断的出现黑色的阴影,就像是鲨鱼群一样,在海中扭动着巨大的身体,不断逼近‘雪莉号’。

    看着远处海中密密麻麻的黑色阴影,‘雪莉号’上的水手们开始变得恐慌,有人屈膝跪在甲板上向海神祈祷,祷言的大意是希望死后的灵魂能够不在背负罪恶。

    我发现它们游动的速度很快,开始出现的时候,紧紧在海中只是几个黑点,逐渐连成黑色的曲线,在海中不停地扭动着向我们涌过来,数百名无面者战士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而且这群战士的数量在不断增多,整个死火山岛的海域到处都是无面者战士的影踪。

    这群无面者终于在死火山岛附近偷偷追上我的‘雪莉号’,我和诺亚飞快地跑向船长室,推开木门,诺亚对船上的大副命令道:“通知下去,船上全员准备战斗,我们必须突围出去!”

    大副颓然地坐在船长室里,单手扶着船舵,满脸绝望地说:“不可能冲出去的,这些无面者战士数量太多了,他们会合力将我们的船拖进海里去,然后在海中将我们逐一绞杀,我们会在海中窒息而死,并且沉入冰冷的海底。”

    说话的时候,海中的那群无面者浮上海面,露出黑色脊背,就像是鲸群,它们甚至扰乱了大海的波浪,海域里到处都是无面者战士。

    水手们面带惶恐之色,他们聚在船舷边交头接耳地议论,有些水手跑到则是跑到船头鱼枪旁边,推动绞盘拉紧鱼枪的弓弦,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有的水手则是转头看着船长室,等待着大副下达的命令,他们还不知道,‘雪莉号’的大副看到海中数不清的无面者,内心崩溃掉了。

    看到大副坐在船长室里一副颓废的样子,诺亚一把抓住大副衣领,对他吼道:“不试一试,怎会知道一定做不到?”

    一团水球凝聚在大副的头顶,散去控制水球的法力,冰水顶迎头浇下来,将大副浇了个透心凉。

    他在冰水里打了一个寒战,一下子清醒过来,瞪大了眼睛不解的望着我和诺亚,大有一副‘我都在这儿做好等死的准备,你们这两位魔法师为什么还要在我临死前羞辱我?’的不屈意味。

    看着他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我凑在他耳边,对他说:“快醒醒吧,把船开进死火山岛的内海里面去,我和诺亚想办法给你争取点时间,我们就算会死,也不必是使现在!”

    “老大,那些无面者……他们冲过来了!”甲板上的水手们大声喊道,声音里满是绝望和颤抖。

    我使劲儿的拍了拍大副略带迷茫的脸,他脸上的胡茬有些扎手。

    大副从失魂落魄中逐渐的清醒过来,怔怔地看着我。

    我对他继续大声喊:“我们现在还可以躲到岛上去,如果那些无面者战士离开大海,在海岛上战斗,战斗力至少下降一半,我们可以跑到密林里和他们周旋,但是现在,你必须把船开到死火山岛去才行!”

    大副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生的希望’让他有些神情亢奋,他脸色酡红,紧紧地盯着我。

    我继续对他说:“只要到了死火山岛上,我们爬到山顶上,占据最有利的位置,想想那些无面者战士攀岩的样子,我们活下来并非没有全无希望!”

    “没错,我们可以活下来,我们还能战斗,没到最后一刻,谈什么放弃!”大副神经兮兮地大喊道。

    他挣扎着站直了身体,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冰水,大步冲到船长室门口,对着甲板上慌慌张张的水手们破口大骂道:“扬帆……快给老子把帆升起来,转舵……你们这帮废物都tmd在甲板上等着吃屎吗?快给老子到船桨室里去划桨,全速前进!”

    大副的骂声出现在‘雪莉号’上,船上那些因为看到无面者战士而变得浑身瑟瑟发抖地水手们,反倒是镇定了下来,他们条件反射地从甲板上爬起来,连滚带爬冲向甲板下面的船桨室,操控帆船主桅杆风帆角度的水手,连忙拉动滑轮绳索。

    整个帆船水手们,又开始训练有素地行动起来。

    我和诺亚、雪莉纽曼、迪伦学长、赢黎五个人站在船尾,对着船尾那些而行的无面者战士,展开一顿狂轰乱炸,因为目标是在海上,大家这时候全然没有了顾忌,一颗颗灼热的火球从诺亚、雪莉、赢黎的手中飚射而出,火球在海面上炸开,追逐在最前面的几位无面者战士受到火系魔法的伤害,脊背被火球炸得血肉模糊。

    迪伦学长再次甩出一道‘秘法之刃’。

    ‘秘法之刃’是由空间裂隙所组成,在它形成那一刻起,就不停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甚至于秘法之刃周围的空气和海水全都被吸收都空间裂隙中,这其中还包括了一个运气实在很差的无面者战士,他从海中高高跃起的那一刻,这道‘秘法之刃’刚好从他的身体穿过……他庞大的身体就像是一只漏了气的气球,迅速收缩,当秘法之刃从这位无面者战士身后飞出来的时候,他只剩下了一层皮,浑身的血肉都被吸进了空间裂隙里。

    对于一名水系魔法师来说,在茫茫大海之上施展魔法,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就拿冰墙来说,原本分为‘聚水’‘化型’‘凝冰’三个步骤,但是到了大海上,‘聚水’这一步完全就可以省略,可以直接从海里汲取大量的海水,‘化型’成为一道道水墙,最后耗用巨大的法力,让我营造出来的所有水墙全部结冰,横在船尾。

    一道接着一道四十几米长的冰墙,随着不断绘制出来的魔纹法阵慢慢成型,这些落入海中,显得声势极为浩大,数道冰墙阻隔了后面追过来的无面者战士。

    留在甲板上的水手们操纵着鱼枪,对着后面追上来的无面者战士抛射鱼叉,一支支鱼叉在空中划出优美的轨迹,落到无面者战士的人群中,挤在一起的无面者战士们避无可避,几乎每支鱼叉都能命中一位无面者。

    就这样,我们的‘雪莉号’,在大副的操纵之下,飞快地驶入死火山岛里面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内海中。

    那些无面者战士在涌进死火山岛那处不足百米宽的豁口的时候,数十只无面者战士挤在一起,他们纠缠在一起,反而耽误了一些时间。

    饶是如此,也有一些无面者战士追到了‘雪莉号’的船尾,‘雪莉号’的速度丝毫不敢减缓,笔直的冲向内海一处浅滩,死火山岛的内海有非常大的一片沙滩,帆船在大副的操控之下,一头冲到沙滩上。

    船头的铜质撞角直接扎进沙子里,整艘大船在惯性的带动下,直接在细沙上滑行,船尾犁出一道几米深的大沟,整个帆船从沙滩上划过,一头撞进一片茂密的棕榈树林中,几棵高大的棕榈树被帆船撞得连根拔起。

    一群海鸟从林中惊得飞起,发出一片扑棱棱的展翅声音。

    帆船的船身上挂起一些密林中的藤蔓,在这些藤蔓的拉扯之下,帆船停了下来。

    在船身停下来的瞬间,我感到了一阵剧烈的颤动,船上的水手们齐齐摔倒。

    我和赢黎也在船尾站立不稳,齐齐向船楼墙壁撞过去。

    这时,一直守在我身后的鲁卡连忙拉住我的胳膊,这才让我免于摔跟头。

    从船尾向后面望去,无面者战士们也沿着帆船犁出的深沟追踪而来,它们从海中爬出来,冲向我们的船。

    我趁机在船舷出凝结出一道冰滑梯,冰滑梯一直延伸到地面上,为了测试冰滑梯的强度,卡兰措率先从船上滑了下去,也有一些水手直接从十几米高的帆船上,抛下一根根绳索,水手们熟练的系着绳索从海船上下来,也有水手顺着船桨溜下来的。

    总之,当水手们从海船上跑下来的时候,已经有无面者战士从后面追上来,卡兰措毫不犹豫拎着双刃大剑冲上去,与那些无面者战士展开激烈的肉搏。

    大副站在密林里,对着从船上跑下来的水手们大喊:“大家都往山上跑!”

    卡兰措和鲁卡、卡特琳娜带着那些水手们一头扎进密林之中。

    诺亚和雪莉纽曼、赢黎紧跟在我留在船上,我们压着船楼的楼梯一直跑到楼顶。

    那些高大的无面者战士根本被密林的树木挡在后面,不断有无面者从海中冲上来,数量众多的无面者展会压垮了茂密树林,踏着这些被压倒的树木,沿着我们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踪而来。

    我和诺亚这时候当然不会笨到和这群水手们一起在密林中傻跑,就在船楼顶上,我们几名魔法师纷纷拿出来魔法埽把,随后大家骑在魔法埽把上,我载着海伦娜,赢黎载着贝姬,大家纷纷骑着魔法埽把纷纷腾空而起。

    黛博拉在我身边欢快的盘旋,她已经可以轻松在密林的间隙里飞行。

    我们担心在空中成为那些无面者战士的靶子,不敢飞得太高,只是在密林中穿梭,几个呼吸之间,就追上了跑在前面的那群水手们。

    水手们在密林中穿梭,无面者们庞大的体型无法穿过密林,所以我估计:他们需要踏平密林,在岛上开辟出一条道来,才能追上我们。

    虽然后面陆续有无面者战士登陆,但是在密林中开辟新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我们在登岛之后,迅速向高处攀登,一下子就甩开了那些无面者战士。

    死火山岛上只有一道环形山,山势也只有几百米高。

    好在这原本是一座环形的火山口,因此山势稍显陡峭,而且山体上长满了绿色的植被,可以让我们藏于其中。

    登上山顶,看到水手们累得气喘吁吁,于是卡兰措让大家先休息一会。

    水手们攀登这处山脊梁,都累得气喘吁吁,大家东倒西歪地坐下来,边喝水,边休息,几只水壶从水手们之间传来传去。

    我和诺亚、迪伦学长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我从魔法腰包里拿出了海图,平铺在地上,用一根炭笔在死火山岛和豪斯胡夫岛之间画了一道直线,然后计算了一下距离,才对诺亚说道:“如果从这里骑着魔法埽把,一直向豪斯胡夫岛飞行,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抵达豪斯胡夫岛,有没有经历过这种长途飞行?”

    “我在帕莱斯蒂纳的魔法学院有经历过这种长途飞行的拉练,不过当时在学院里这种飞进拉练,都是在陆地上,而且我们有充足的时间的休息,周围的环境也足够安全。”诺亚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可这是在海上,且不说那些无面者,想要完成长途飞行,我们中途必须休息,恢复精神力和魔力,可是这片海上根本就没有歇脚的地方。”

    “我这里有一个救生皮筏子,可以让你们随时在海上休息,你和雪莉、迪伦学长一起走,你们回去告诉埃文伯爵这座岛的情况,这座岛是一处天然的猎场,我们就在这里狩猎无面者将军。”我对诺亚说道。

    说着,我从魔法腰包里翻出一叠柔软的皮子,递到他手中。

    “那么……你呢?吉嘉,你不和我一块走吗?”诺亚诧异地问我。

    “我留在这,带着这些水手和那些无面者周旋,没有我,就算是有险峰和密林,恐怕他们也很难活下去。”我低声地对诺亚说道:“另外,我还要在这座岛上布置一下,这里可是我们的主战场。”

    诺亚刚要开口,却被我打断,我将羊皮筏子塞到他怀里,低声说:“我希望你们把岛上的情况带回去,有迪伦学长陪着你和雪莉,就算是遇到突发情况,你们也可以开启传送门溜走,路上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