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亲自来谈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亲自来谈

    侯天亮要晚上丁羽几步,主要是跟上面汇报了相当的情况,如果说这样的事情不汇报的话,就是自己的失职,但是同样的究竟要如何的来汇报,侯天亮也需要仔细的来拿捏,相信上级领导对此也是有着相当的考虑,绝对不是事实而非的事情!

    情治部门倒是知晓了情况,但是他们同样的丈二摸不到头脑呀!根本就不知晓具体都发生了什么!在丁羽的身边也就是侯天亮一个人而已,而这件事情呢?丁羽这边显然并没有要告知侯天亮的意思!甚至侯天亮就算是想要打探,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入手!

    从丁羽身边的这些安保入手?不要开玩笑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从他们的身上面打探的到?如果真的可行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有人这么的去做了!丁羽身边的这些人对于丁羽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忠心耿耿!

    会不会涉及到了背后的那些势力?不是说没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至少目前的情况之下,最为让丁羽所看重的呢?恐怕就是这些背后的势力了!其他的他都不会有太多的动心!

    可是没有准确的消息渠道和来源,所有的一切就都只是猜测而已!而猜测究竟能够有多少的真实性,大家的心里面也是真的没有这个底气呀!所以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去问一下丁羽?他会不会给与这个答案?还是算了吧!

    对于情治部门所考虑的问题,丁羽显然并没有那么多的关心,芝麻突然之间的联系到了自己,而且还拿到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里面的事情还是值得好好的说道一番!并不是谁都知晓自己的电话,也不是谁都能够打进来的!

    可是芝麻知晓这个电话号码?甚至还联系了丁羽,用的还是比较传统和古老的方式,如果说没有人在这里进行串联,丁羽是肯定不相信的!但究竟是谁做了这样的事情呢?还有就是芝麻去当豺狗了?这个问题还真的就是让丁羽感觉到了有那么一些好笑!

    要知道自己和芝麻都是正规军的出身,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面,可以算得上是职业性的选手,而现在呢?他竟然去打黑拳去了!这样的自甘堕落让丁羽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怀疑。

    当初的时候能够入选,说明身心和政治等等的方面,都是经过了严格的考验,但是现在芝麻的行为和动作,应该算得上是背弃了自己吧?所以丁羽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能够理解。

    还有就是当初的时候自己发动了相当的关系,其他的战友基本上都有联络,只不过平时的时候比较的忙,而且因为当初的时候从事的都是秘密性的工作,所以平时的联络根本就没有那么的多,但是彼此的心里面都还是记着的。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基本上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甚至就算是性命攸关,也未见得会打这个电话!只不过现在丁羽的身份和位置不太一样!加上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相当的时候,可能大家会选择性的让丁羽来充当这个联系人,但也就是仅此而已!

    芝麻会背叛,丁羽绝对不相信,而且自己当初没有找寻到,这里面应该是有人‘作梗’了!好在丁羽也没有要去深究的意思,自己早就已经退役了!就算是当时的时候在部队里面,更多的时候也只是让自己这些人知道任务是什么,但也就是到此为止。

    来到了医院,自己的父母还有其他的一些叔伯早就已经来了!看到了丁羽也是打趣了两句,反正也都不是什么外人,趁着闲暇的时候,丁羽也是把自己的老爹给拽了出来,而自己的老妈显然也是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随意也是跟着出来了!

    丁林瞪了一眼,不过还真的就没有说什么,因为看到自己妻子眼睛里面流出来的眼神,也真的不好去说什么,“什么情况,你那边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昨天晚上的时候找人问了两句,大致上面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明面之上的事情算是揭了过去,事情本身就跟师公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的行为应该得到制止!我准备等一会的时候去见一下那边的人,事情呢?总归需要商议的来解决,不是吗?”

    “你去商议?”对于大儿子说的事情,丁林还是很满意的,倒是让大儿子亲自的出马?这个还真的就让丁林感觉到些许的不妥,这样真的合适吗?

    “反正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晚上的时候我这边有客人过来,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今天要是能够解决的话,就尽量的给与解决!还有就是那位师叔那边的情况,老爹你把电话给我吧!事情掰开了说呗!老爹您的意思呢?”

    “他呀!”丁林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赵淑英则是哼了一声,“小羽!咱们就是帮忙,帮得上呢?自然没有话说,但是帮不上的话,也不能够强人所难,是不是?”

    “得了!有了老妈你这句话,我做事情就心里面有底气!一定遵照你的领导方针!”

    赵淑英也是哼了一声,不过这个显然是给丁林看得,丁林也是拍了两下自己的儿子,都已经这样了!自己还能够说什么?不过在儿子临走的时候,丁林也是思量的说到,“小羽呀!做事情呢?不要太过分了!知道吗?”

    “没事!就是说一说其中的道理罢了!我跟他们之间呢?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和状况,难不成还要故意的闹出来什么事情?都是讲道理的人!”

    其实丁羽的话已经说的很是明白了!如果讲道理的话,那么自然就是讲道理,如果说不讲道理的话,那么就是另外一回事情!如果不是芝麻的事情,丁羽还真的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心态,但是芝麻的事情,还是让丁羽的心里面有了相当的波动!

    这种波动究竟是好还是坏,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去提及,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丁羽还是受到了相当的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

    “主任!”侯天亮明显的感觉到了主任的情绪有那么一些不太对,但究竟是什么地方造成的,自己就真的不知道了!上面也没有给自己任何的指示,更何况现在就算是给与了自己一定的指示,自己又能够去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到的!

    丁羽并没有太多的理会,很是直接的就上了车,但是手里面的卫星电话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一直都拿在了丁羽的手上面,单单从这一点来看,主任这边肯定是发生了相当的事情,至少这个事情对于主任造成了相当的触动!

    “主任,那边的酒店一直都在营业,这段时间受到了些许的影响,不过这个影响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还是有不少的老客户,而且”

    丁羽侧过头看了一眼,“做主的人在吗?”

    “在,其实所谓的些许影响,并不是表面之上受到了影响这么的简单,还涉及到了一些实际性的问题,主要都是那位老院长的儿子闹出来的,如果就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老院长的那个儿子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地道!”

    “说是表面影响,但实际上面受到的影响还是颇大的,是这样吗?”

    “是的!老院长的儿子因为老院长的关系,大家都只能是给相当的面子,对于老院长的儿子来说,就是豁出去,反正有老院长的面子在那里撑着,谁也不好说三道四的!而那家呢?付出的就是真金白银了!要不就是坐等祸从天降,换做是谁,都不会信服的!”

    来到酒店这边的时候,关旭早就已经等候在门口的位置了!看到了丁羽也是一溜小跑过来,丁羽则是在外面看了两眼,酒楼装修的还是比较的不错,至少外观的布置还是相当的有格调。

    “早上吃过饭就过来?也是够辛苦的!”

    “主要是过来跟这边当家的谈一谈!事情既然已经出了,不能够纠缠于事务当中,那样的话只能是一团乱麻,还是需要往前看,这样的话才能够更好的发展!”

    顺着电梯,一直的来到了上面的办公室,相对于整个酒楼而言,办公室略显有那么一些狭小,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偏僻,看到站在门口的人,丁羽不由的愣了一下,竟然是一位女士,随即丁羽也是看了一眼关旭!

    “你好!”门口的女士年纪还真的就不小,跟自己母亲的年纪可能有所相差,但是这个相差应该不会太大!丁羽既然来了,也没有太多的趾高气昂,又不是过来搞事的,就是错来协商一些,现在这个时候态度最为的重要。

    “你好!”

    两个人简单的握了一下手,彼此之间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客套,就算是你把农场的关部长给弄过来,又怎么样?我们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烧杀抢夺,更何况这件事情呢?是你们那边弄出进来的事情,我们被动的来硬撑,但问题是这里面的手段真的是太恶心人了!

    办公室里面略显狭窄,丁羽对侯天亮和关旭两个人点了一下头,两个人也是直接的就退出了办公室,根本就没有停留下来的意思,倒是女士看了一眼,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惊讶,今天关旭来的时候,自己还真的心里面一咯噔!

    虽然关旭的名声不显,但是能够请得动关旭的人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自己做酒楼生意的,自然也希望能够跟农场拉上关系,但是求而不得,不仅仅是自己,市里面有一家算一家,多少人都希望酒楼方面能够高抬贵手,那么是稍微的漏一漏指甲缝!

    露出来的东西就可能让大家赚的盆满钵满了!但是找遍了关系,也没有办法撬开农场的这个大门,人家基本上就不对内供应,大家甚至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无可奈何!

    对于陈楚来说,市里面比自己家里面底子厚的人太多太多了!真的要是说起来,自己算是哪根葱呀?人家能够扛得住那么多势力的压力,就说明农场本身的不凡,这个也绝对不是一般势力能够做到的!

    关旭早上来的时候,自己倒是跟他谈及了一些农场方面的问题,买卖不成仁义在,但是这位关部长呢?实在是太油滑了!油滑的让人根本就握不住!

    而刚来的这位小年轻呢?身份恐怕更是不一般,连关旭在他的面前都没有坐着的位置!甚至现在这个时候也就只能是在我外面等着!

    “陈阿姨,你好!我叫丁羽!就是一名医生,我父亲是老院长的学生,也算是源远流长,我昨天的时候刚刚的来到这里,听到了师公家里面这些狗皮倒灶的事情,也是真的非常气愤,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父亲,我还真的就不想管这个事情!”

    “丁医生,你好!哎呀!你都这么的说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如果不是被逼迫的无路可走,谁都不想撕破这个脸皮,真的要是说起来,也是光着屁股推磨,转圈丢人!”

    “我知道,我也了解了我那位师伯的情况,所以这一次我刻意的过来,生意上面的事情呢?大家商议的来解决,至于道德层面的事情,他需要自己的来负责!”丁羽也是直接了当的提及了自己的态度和想法。

    陈楚看着丁羽,能够让关旭都站在门外,那么这位的能量绝对不小,但是这个话自己究竟要不要相信,心里面也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底气呀!人家说自己就相信?怎么可能的事情,要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的生意恐怕早就已经趴下了!

    “陈阿姨有什么顾虑,直接的说出来就好!我们一同的商议一下!”

    “酒楼的生意受到了相当的影响,老院长的家里面门生遍地,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采取球了其他方面的人,好在大家也是给了我两份薄面,我也不要求什么赔偿,只是希望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找麻烦就行!还有就是他勾引我儿媳妇的事情,你丁医生当面,我这么的说吧!我咽不下这口气,这那里是个人呀?!就是一个畜生!”

    看着说话略显激动的陈楚,丁羽也是苦笑了一下,“陈阿姨,我师伯是不是一个畜生,这个问题呢?暂时性的放置一下,我们先谈一谈商业合作的事情,这个才是首要的问题所在,而且我觉得这个对于陈阿姨你来说,也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来谈,关于自己那位师伯的事情,丁羽还真的就不想去做过多的理会,自己看了都感觉有那么一些碍眼!诚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样恶心人的事情,自己相当不屑,用陈阿姨的话来说,这哪里是一个人呀!

    “丁医生,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跟农场合作?!”

    “陈阿姨,这个口开的稍微有些大!”既然关旭都已经来了,那么这位陈阿姨必然是有所猜测的,很是自然的情况,“农场还没有开过这个先例,至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内的农场还不会开这个先例,甚至进驻国内的米其林和其他的高端饭店,也不能够回流!”

    陈楚深深的看着丁羽,虽然说面前的丁羽就说他是一个医生,但是一个医生能够让关旭都只能是在外面等着吗?根本就不可能的,而且他说的这个话,也是让自己感触到,这位丁医生在农场当中所处的位置,绝非寻常。

    “丁医生,就算是农场给我们开了这个口子,我也是真的不敢接下来!”陈楚也是感叹了一声,“省里面的情况就不说,我这个酒楼在市里面呢?也不算是名列前茅,只不过是因为老字号,加上这么多年用心,所以稍有名气罢了!我扛不住那么大的压力!而且真的要是有人找过来的话,我能够怎么办?”

    “陈阿姨有这样的认识,我很高兴,关旭跟我做了相当的汇报,农场方面呢?新开辟了一些项目,这些项目呢?一些是属于农场的内部,但是一些项目农场准备招募其他的外界人员共同的来参与!”

    听到丁羽这么的说,陈楚不由的直起来自己的腰身,但随即也是怀疑的看向了丁羽,“丁医生,我们家呢?就是经营一家酒楼而已,还真的就没有其他的能力,如果说硬性的资产可能还有一些,但是都是固定的资产!”

    “这些问题呢?我觉得陈阿姨倒也不比那么的在意,农场有自己的考虑和安排,不过就是我们两个人谈及的话,可能会稍显有些尴尬,毕竟我们都没有看到实际的状况,就这么的空谈也是显得有点无味,所以还是等关部长邀请陈阿姨一同的去看看!您觉得呢?”

    “好!”陈楚也是干净利索的就答应了下来,“如果丁医生能够做这个保证的话,那么我们跟老院长家里面商业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丁医生给我这个老太婆脸面,我需要兜着!”

    “好!陈阿姨不愧是商海的巾帼英雄,佩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