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仙药供应商 > 第六九六章 认罪

第六九六章 认罪

    村里人也知道,王耀好像是通过种药材发的财,买了进口车,在县成里也买了房子,也有人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没人去做。

    “定下来,种!”

    种药材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次日,王泽成果然来到了王耀的医馆里,问起来他种植药材的事情。

    “我给你推荐了几种龙胆、防风、黄精……”王耀说了几种药材,“销路你不用愁,种、苗我也可以提供,但是我有要求。”

    “什么要求啊?”

    “这些药材不能使用任何的化肥。”

    “这个,没问题。”

    “我这里还有几本书,你可以拿去看看。”王耀从桌子上拿出来两本书,这是有关药材种植的书籍,是在他最开始在山上种药的时候学习和阅读的书籍,里面讲解的最基础的东西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他当初种药材的时候可是非常的用心的。

    “谢谢。”王泽成很感激道。

    “嗯,叔的身体怎么样啊?”

    “还行。”

    一直吃着王耀给的药物,老人的心情也挺好的,这病情似乎控制的很好,没有恶化,这样他就很知足了。

    “嗯,药一定要按时吃。”

    王泽成拿着书回来,然后又和自己媳妇商量一下,俩个个人选定了一块地,就在东山的脚下,那是他们家的地,离着也近,种庄稼似乎是不太怎么长,索性用来种药材。

    数千里之外的京城,

    “大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曹慧连夜去,连夜回,很疲惫,是累,心累。

    “我认了!”曹猛他叹了口气道。

    “给我办出院,你们陪我去。”曹猛道。

    “大哥,你这个情况出院可不行啊!”前天的几个人听后愣了,他们并不知道实情,但是他们知道,这个样子出去的话很有可能就死了,如果人死了,还有谁给他们钱呢?

    “闭嘴!”曹猛一声呵斥,也已经是有气无力了。

    “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这几日,躺在床上,他也在思索着自己的过去所做的那些事情。

    人渣,这个词其实是不足以形容他的,他所做的事情的,已经坏到了骨头里了。

    害人家破人亡的事情,他没少干,这虽然不是故意杀人,但也是间接的。

    “这或许真的是报应吧!”

    “什么,你们这个时候选择出院?!”这位主治医生听了他们要求非常的吃惊。

    “他这个情况在医院里尚且能够保住命,一旦出出去可就不好说了。”

    “我知道医生,任何事情,任何的后果,我们自己承担。”

    “那好,你们签个字。”这位医生看他们十分坚决,思考了好一会之后批准他们出院,但是出去之后病人发生任何的意外,他们都不会承担责任的,曹慧和曹和签了字。

    他们问医生要了能够暂时稳定住他病情的药物,然后专门雇了一辆车,一辆很舒服的车,直接从京城出发,直奔连山县城。

    “大哥这是搞什么,瞎折腾吗?”曹猛这次去连山县城只带着曹慧和曹和,将其他的四个人都留在了京城,照顾还在病床上的其他三个人。

    “谁知道啊!”

    “不会是跑了吧?”

    “跑了,能去哪里啊?”

    “你看老大的那个样子,十有**是不行了,而那两个人是他的亲信,是不是找个地方安排后事顺便将钱也分了?”

    “哎,你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那我们也跟着去啊!”

    “关键是老大去哪里了?”

    “肯定是回老家了,我听老大不止一次说过,要落叶归根的。”

    “对,回来家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跟着回去了,赶紧的,去晚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四个人呼啦一下子直接冲出了医院,坐车回中原曹猛的老家,至于在医院里还在病床上的那个三个需要人照料的病人,谁有时间管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血缘的亲戚,不过是临时的团队而已。

    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哎,这陪床的呢!”护士见这个几个病人连个陪床的都没有,眉头皱了皱。

    都走了!

    曹子真叹了口气,自己就会这样死在这里吧?

    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想起了那破旧的房子,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活该啊!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着。

    曹猛躺在座椅上,浑身没有一点的力气。

    “大哥,再坚持一下。”

    “嗯,没事,我听到住。”

    他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是个半死人了。

    他们上午从京城出发,在天黑的时候到达了连山县城,找了一个宾馆住下。

    一夜之后,他们早早的就来到了山村,等在了医馆的外面。

    山中很静,炊烟袅袅。

    八点多一点,王耀从山上下来,看到了停在医馆外的车辆。

    “王医生。”见到他之后,曹慧走到了跟前。

    “来了?”

    “对,来了。”

    “进来吧。”

    两个人驾着已经不成人形的曹猛进了医馆。

    “想好了?”

    “想好了。”曹猛有气无力道。

    “好。”

    王耀打了一个电话,给镇上的派出所。

    “认罪伏法?”接到这个电话的人都愣了。

    不过,很快他们就派人过来了。

    “说吧。”

    “这是?!”他们一看曹猛这个样子都愣了。

    “你们审问过得。”王耀平静道。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坏事做的多了,自然会有报应的。”王耀冷冷道。

    “说吧。”

    曹猛有气无力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们如何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然后如何商量着过来讹诈王耀,并如何实施的。

    哼!王耀听后冷哼了一声。

    “都这个时候还不老实!”

    这些人,指望他们能够突然间悔悟,难度很大啊!

    乎,乎,曹猛大口喘着气。

    王耀伸手在他腹部拍打了几下,然后给他服下一碗药剂。

    这一次,曹猛没有呕吐,只觉得腹部温热,这几日受尽了苦,这一碗药下去,别提有多舒服了。

    “那个老人是怎么回事?”

    曹猛听后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没有侥幸的可能。

    “是我们给他吃的药。”他索性都认了。

    “什么药?”

    “是个偏方,成分我们真的不知道。”

    几个警察听后互相看了一眼,好家伙,这可就涉嫌谋杀了,和前面他所说的这些事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你要对你刚才所说的话负责!”警察正色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我确定。”曹猛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了,要么痛苦的死,要么卑微的活着,他选择后者。

    这事情他们几个人做不了主了,立即上报,很快就有人过来处理这个案子,鉴于病人的情况,他们只是进行了录口供。

    差不多了,

    王耀将自己留在曹猛身上的东西化去,同时将那些淤塞的脉络通开,穴位归正,听上去很复杂,其实不过一小会的时间而已。

    哎!

    曹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蒙大赦。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说是不恨,那是假的,但是要报复,他真是没了个心思,自己即将面临牢狱之灾,也别将这些仇恨之类的东西延续给后面的人了。

    曹猛又住院了,进了连山县城人民医院,不过这一次不同,专门有警察看守着,因为他涉嫌诈骗和谋杀,后者可是重罪。

    “我这辈子就这个样子,你们呢,别想着给我报仇了!”曹猛对曹慧和曹和道。

    “哎!”

    “找个好的工作,安安稳稳的。”或许是最后的良心发现吧。

    “大哥,您先养病吧。”曹和面色黯淡道。

    他是认罪了,剩下还有三个人在外面,不,是七个,这些人都要伏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