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1707章 无所适从

第1707章 无所适从

    自杀?

    不……这更像是……

    “闭嘴,听好。”

    我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让我吓了一跳。

    王阎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开始了自由落体。

    “有东西改变了现实。梦境结束后,不要提。吴灵他们已经没办法抵抗了。你自己心里知道发生什么就好。”叶青语速很快,一句句下命令。

    王阎的视野中,水泥地面近在咫尺,周围还有路人的尖叫和汽车急刹车的声音。

    “那个大巫师的法术,那个作用是……”我脑中灵光一闪。

    忽然间,我就想起了吴灵他们刚被我救出来后说的一些事情。我被警告的事情……

    不要问,不要提。

    那个门后的怪物……

    可能,他们真正隐瞒我的是这些!

    有人和我一样能改变现实,还能不被人发现!

    只要说出来,就会让他发现,然后记忆就……

    嘭!

    我感受到了剧痛。

    王阎已经落地。

    路人发出了尖叫声,我的意识飞了起来,又马上下沉。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从梦境中出来了。

    沙发对面还有叶青坐着的痕迹。

    我张开嘴,马上又闭上了,心脏剧烈跳动,双手也不禁握拳。

    我的思绪非常混乱。

    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认知中的世界、过去的记忆可能都被篡改过,那他就不可能保持平静。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那个篡改这些的人到底抱着怎样的目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我还时不时想到吴灵他们的表现,他们那些曾让我怀疑的举动、神态、欲言又止的谈话内容……

    我看向了叶青。

    还有叶青那种隐瞒的态度……

    不能说。

    什么都不能说。

    一旦说出来,就会被发现,被洗脑。

    我恐怕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洗脑了。

    我之前完全忘了大虾在那个梦境中的异常。

    我又想到了吕巧岚。

    仿佛是突然接受了大量的讯息,我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

    玩具的事情,熊的事情,能提吗?

    吕巧岚现在怎么样?

    我要是给她打电话,是不是也会被发现?

    我坐立不安,一时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叶青曾经用法术解决这种问题。他将自己,将死亡状态下的青叶其他人给剥离出了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查不到他们。大概就是因此,他们能发现现实世界的变化。现在只有叶青还能察觉到这一点了。

    吴灵他们都无法成为我的求助目标。

    而我要向叶青求助的话……也不行。我之前就想要像叶青求助。叶青直接让我进入了梦境,让我目睹了那种改变,还在梦境中交代我那些……

    我实在是觉得不安。比之前那种不知道原因的不安更加惶恐无措。

    我孤立无援。

    沙发发出了声响。

    叶青站起来,从我身边走过。

    我转着头,也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到叶青带动的阴气。

    我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紧握的拳头,深深呼出一口气。

    不要紧张,放轻松一点。

    我已经知道现实在改变了。这是好现象。可能是我的实力进步了。可能是叶青认可我的实力了,才让我看到了这些事情。

    仔细想想,现实是否改变,和叶青的大计划毫无关系。他的目标依旧是要找一个合适的鬼,利用我的能力改变过去。

    现在不过是发现了一个对手、一个障碍而已。

    我想到此,又开始担忧。

    这恐怕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对手,一个巨大的障碍。

    而且……

    叶青挂在嘴边的大计划,真的就是他的全部计划吗?

    会不会是为了避免被那个东西发现、被它干扰,才抛出来的烟雾弹?

    我靠在了沙发上,感觉到这残破的旧沙发轻微摇晃。

    我脑海中想起了叶青在这里跟我的数次对谈。主要都是我在说话,叶青说的内容并不多。

    “……公正的审判,公开的惩罚……”

    我怔住了。

    这句话,应该是李星方的妻女出事,他离开民庆后,我找叶青谈话时,叶青对我说的内容。

    他对灵异事物厌恶,更厌恶的是所谓的命运。不知道自己前世做了什么,今生在茫然无助中就遭遇了种种劫难。这才是叶青最不满的地方。不是这个世界上有鬼,不是这个世界上有灵异事物,而是这个世界最本质的规则,是老天爷定下的规则。

    老天爷已经失去了人格。

    地府也没了。

    轮回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灵魂又会何去何从……

    那些前世因、今世果,都没了吧。

    还有命运……

    我两眼发直地看着事务所的天花板。

    天花板上还有怪物留下的爪印。

    这个世界已经彻底改变了。

    叶青最初的目的,原本的那些计划,还一样吗?

    从源头解决这些麻烦,的确是个听起来很可行的办法。我之前也一直相信着。

    可是,现在……

    我的手机响起来。

    瘦子他们打来了电话。

    时间已经很晚了,到了下班的时候了。

    我不知道梦境用了多少时间。我发呆的时间肯定是不短吧。

    我接着电话,往门口走去。

    拉开门,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

    事务所里还是阴气弥漫。我没有看到叶青的身影。

    关门,下楼,在电话里和瘦子说我直接下班回家。

    他还有些担心我在事务所这里碰到了什么麻烦。

    “没有,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我回答道。

    我不可能告诉他们真相。

    此前,我一直是不管遇到什么都会分享给他们。

    瘦子没有追问,“哦”了一声,就说了明天见。我从他的停顿中听出来,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只是选择相信我,没有刨根问底而已。

    我苦笑了一下,收起了手机。

    我下了楼,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电话是毛主任打来的。

    “毛主任。”我接了电话。

    “那个,小林啊,是这样的……”毛主任吞吞吐吐,“那个六号楼六楼的产权人,你们是不是在找啊?”

    我站定了,警惕问道:“一直没找到,已经出公告了。那四套房子应该就是走流程,拆迁款之后就压在拆迁办的账户上。等流程结束,就收归国有了。”

    “嗯嗯,嗯……我知道这个。我这边现在有个事情……是这样的。现在有个人找过来,想要找他们。他看起来很急——”

    毛主任话未说完,我就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一个男声。

    “真的非常着急!我是找他们救命的!麻烦你们了,求求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