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超念觉醒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执行计划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执行计划

    “嗯?”

    墨仁此刻已经从自己意识算法混乱的过程之中缓和了过来,此刻也是听出了对方话语之中的意思。(最快更新)

    “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墨仁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猩红恶意,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起来。

    概率魔刚刚说的那句话虽然非常简短,但里面的信息量却非常的夸张,既提到了很有可能跟自己有极大关联的无相天灾,还提到了篡改概率之类的事情,就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打算跟自己说,但是却又不想让无相天灾知晓一样。

    “孤之前已经说过了。”

    墟渊王…或者说猩红恶意见到墨仁主动提问,也没有遮掩,而是直接就对他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恶趣味的笑容:“孤什么都知道,包括你父亲与你母亲之间的事情,你之前被抹去记忆的那段时间中所发生的事情,甚至是你内心中想到的那个计划。”

    “……”

    听到猩红恶意这么说,墨仁心里也是猛的一沉,但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变化:“哦?我居然还有什么计划?”

    “哈哈,这种时候还装疯卖傻可就没意思了啊。”

    猩红恶意这边简直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此刻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想要与你父亲对抗的那些计划,把你的母亲和弟弟从他那里抢过来的事情,我可是都知道了。”

    “…你想怎么样?”

    墨仁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少年啊,魔神之间的争斗远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猩红恶意没有在意墨仁的表情,而是很随意的伸手拍了拍墨仁的肩膀:“之前他们想要利用你对付无相天灾的事情,他已经清楚了,所以同样的做法孤不会再做第二次了,但哪怕魔神不插手这件事情,你的选择也不会出现任何变化,不是吗?”

    “……你要帮我?”

    墨仁看了一眼猩红恶意,问道:“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为了真相。”

    猩红恶意笑着说道:“不仅仅只是孤,或者孤身旁的这位橙子,事实上所有的魔神都对终极拥有近乎无穷的探知**,也对终极有着自己的猜想,而为了终极,很多东西就都成为了斗争的导火索……”

    “什么意思?”

    墨仁显然没有听懂猩红恶意言语之中的意思。

    “很简单的意思。”

    猩红恶意将一颗橙子连着皮咬了一大口,然后一边嚼一边对墨仁说了起来:“无相天灾现在是多元宇宙之中最古老也是最强大的魔神,这意味着他距离终极的距离也是最近的,如果能够想办法从无相宇宙之中找到终极的奥秘,我相信所有的魔神都会为之疯狂的,更何况现在无相天灾占据的资源太庞大了,甚至已经开始影响起了其他魔神通往终极的道路了.net”

    “比如白之魔神?”

    墨仁问道。

    “哦,雅白。”

    猩红恶意点了点头:“她确实是最头痛的,毕竟无限主神一直都在跟她争夺平行时空的各种资源,所以她是最有可能给与你帮助的家伙了……让孤猜猜,你应该已经寻求过她的帮助了吧?”

    “……没错。”

    墨仁倒是没有否认这一点。

    “哈哈,那她一定用那个模拟人格跟你进行交流了吧?”

    猩红恶意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样,那个模拟人格是不是看上去比她本人有意思多了?”

    “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墨仁回忆了一下白之魔神的模拟人格,自己好像对此确实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虽然不想打扰到你们之间的交流,但请容我提醒你们一下。”

    就在墨仁跟猩红恶意正在交流的时候,一旁概率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只见他的脸色完全没有之前的油滑和轻松写意了,此刻整张脸都写满了凝重和紧张的神色:“如果你们再这么闲聊的话,我可不淌这趟浑水了。”

    “好吧。”

    猩红恶意看起来有点不尽兴的感觉,但最终还是收敛起了之前那种轻浮的表情,转而变得稍微认真了一点:“好了,少年,接下来孤可能会跟你聊一些比较严肃的话题了,有问题吗?”

    “说吧。”

    墨仁点点头,没有多说些什么。

    “嗯,总之你应该也已经猜到孤想要说什么了。”

    猩红恶意这边斟酌着自己的言语:“无相天灾的力量太过于强大,甚至已经达到了我们所认知的多元宇宙所能承载的极限了,而你的出现很有可能会再次让这个状态雪上加霜,不过好在你似乎对无相天灾没什么好感,你似乎对你的亲人很感兴趣,如果你愿意的话,孤可以跟你聊一聊你母亲和无相天灾之间的故事,不过现在显然不是个好时间……”

    “说重点。”

    还没等猩红恶意这边说完,墨仁就直接打断了对方。(最快更新)

    “孤需要你继续实行你的计划。”

    猩红恶意也立刻配合道:“只要你能够对抗无相天灾,那么孤可以配合你演戏,帮助你完成你的计划。”

    “真的?”

    墨仁点点头,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相信对方:“可是如果你骗我怎么办?”

    “噗哈哈……”

    听到墨仁的质疑之后,这边的猩红恶意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少年啊,你觉得你哪里值得孤去骗的?”

    “不知道,我只是提出了这个可能性。”

    墨仁摇了摇头:“你不必用那些俗套的逻辑回路来敷衍我,我就算有值得你骗的地方,你也会用这一套说辞来糊弄我,而我则什么都不会清楚。”

    “你们最多还能聊大概六十下人类心跳的时间。”

    概率魔再一次打断了猩红恶意与墨仁的说法,此刻他整个人都在微微的散发着橙色光辉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

    猩红恶意一边摆手一边点着头:“少年,孤可以把所有的因果链都用电磁波的形式传递给你,你自己解读了就清楚了。”

    说完,也不管墨仁这边拒绝与否,当即一道赤红色的光带就没入了墨仁的身体之中,而墨仁这边整个人都微微闪动了一下,这是量子算法运转到极致之后的状况,意味着墨仁正在全力的接收着猩红恶意传递过来的电磁波讯息。

    “……这样么?”

    大概几秒钟过后,墨仁有些呆滞的双眼重新恢复了清明。

    “明白了吗?”

    猩红恶意露出了一个恶趣味的笑容。

    “嗯,大致上清楚了。”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也不再用语言跟对方交流,转而同样用起了电磁波作为交流的方式。

    一道道白光从墨仁的身上狂涌而出,每一道白光之中蕴含的讯息都足以撑爆整个地球上所有的存储设备,所有的这些可视电磁波都被猩红恶意瞬间吸收并反馈了回来,一道道猩红刺目的红色光辉没入墨仁的身体之中,双方不断的吞吐着无穷的信息量,一个非常夸张且危险的计划渐渐在红宇宙中孕育成型。

    “不行了,遮盖不住了。”

    大概六十下人类心跳的时间过后,概率魔突然说了一声,随后整个人瞬间就便成了一道橙光消失在了红宇宙之中。

    下一秒,猩红恶意直接向墨仁射出了最后一道电磁波。

    “回去记得好好学啊,少年。”

    猩红恶意在射出了最后一道电磁波之后,整个人也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孤还有事,你们这些小辈就自己慢慢玩吧,对了,有个小家伙正在等你呢,玩完了之后记得去找她一下,哈哈哈哈哈。”

    “……”

    墨仁没有言语,他只是静静的感受着自己记忆之中突然多出来的那份墟渊龙的修炼方式。

    那是属于墟渊龙一族才能够修炼的东西,并不是任何功法,秘典,或者类似的东西,而是只有墟渊龙一族才能理解,才能利用的特殊手段,只不过现在墨仁因为拥有了红色线条的力量,所以理论上也可以使用这份力量来进行战斗而已。

    这层功法非常简单,就只有四个阶段而已,但每一个阶段都对应着一个世代的墟渊龙,当修炼到最顶阶的时候就等于是一头第一世代的墟渊龙了。

    虽然墨仁现在就实力而言哪怕第一世代的墟渊龙也不是他的对手了,但自己的力量毕竟还是以蛮力为主的,所以现在稍微的参考一下这个墟渊龙一族特有的战斗手段也是有些帮助的,讯息这种东西对于可以无线储备资讯的存在而言没有任何坏处。

    “好了,现在你应该可以答应我的请求了吧?”

    在彻底的理解了猩红恶意交给自己的特有技巧之后,墨仁重新将目光对准了自己面前不远处的红月。

    是的,这只第二世代的墟渊龙刚刚并没有离开,刚刚猩红恶意和概率魔出现在墨仁面前的时候等于是凭空创造出了一段特殊的时间线,而这段时间线之中就只有猩红恶意,概率魔,以及墨仁三个存在而已,所以当对方离开之后自己自然重新跌进了正常的时间线之中,墟渊龙红月肯定还是在自己面前的。

    事实上,猩红恶意与墨仁最后交流时传给他的技巧也只是双方为了掩盖真实目的而已。

    毕竟墨仁的身上拥有无相天灾的力量,这意味着对方很有可能会监视自己每时每刻的处境,所以演戏这种东西还是要逼真一点才行,反正自己和猩红恶意订下的计划估计也不会被任何其他存在猜测到,毕竟想要魔神拉下神之王座,甚至取而代之这种事情真的是太过于夸张了。

    “你…你有什么请求?”

    这边的红月显然是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她只记得对方好像展现出了宛如她的王那般强大的力量,这份力量她自然是无法抵抗的,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她就不清楚了。

    好像自己并没有因此被杀死,也不知道是不是王出手了,但自己已经输给对方这件事已经是事实了。

    “我要找当初入侵银色沙漠的墟渊龙。”

    墨仁直接干脆的说道。

    “嗯?”

    红月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也是微微一愣:“为什么要找他们?你应该是人类吧?难道是人类时空旅客在银色沙漠的遗族吗?”

    “并不是,我只是找他们打听点事情而已。”

    墨仁摇了摇头,他当然不是什么银色沙漠的遗族,事实上他在银色沙漠都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到银色沙漠之中有什么遗族之类的,最开始倒是遇到一头龙,只不过看到自己红色线条之后直接就跑的没影了:“这件事跟入侵银色沙漠有关系,但我不是来寻仇的,我只是想要问几个问题罢了。”

    “这样吗?”

    红月听到墨仁的解释之后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承认道:“我就是入侵银色沙漠的那只墟渊龙,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问我好了。”

    “嗯?”

    听到红月的说法之后,这次换成墨仁有些发愣了:“你就是?”

    “没错。”

    红月点了点头。

    “可是当初入侵银色沙漠的墟渊龙是这个样子。”

    墨仁说着,直接利用虚空之中的粒子构成了一个雄性墟渊龙的人形外观:“我要找的是这个为首的家伙,如果你认识……”

    “我就是他。”

    红月再一次平静的点了点头。

    “……”

    墨仁再一次沉默了。

    他有些无言的看了一眼最开始的那只雌性墟渊龙,而最初的那只雌性墟渊龙也是一脸无奈的避开了墨仁的视线。

    “她是我的子嗣。”

    红月见到墨仁注视起了雌性墟渊龙,也是主动为他解释了起来:“你可以叫她红焰。”

    “……所以说,你也是转变了自己性别的墟渊龙?”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墨仁才理解了红月想要表达出来的信息:“就跟你的女儿……儿子一样,你也非常的无聊,所以就跟他一样转变了自己的性别?你就是之前入侵并毁灭了银色沙漠大量区域,并灭绝了银色沙漠管理者们的那只墟渊龙?我说的对吗?”

    “没错,我就是那只墟渊龙。”

    红月缓缓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