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攻约梁山 > 第218节争分夺秒

    监寺的作派和死不是个例。

    其它只会念佛的僧人也觉得自己是神魔或神佛,有的想得更大,不但接掌了佛国,还直接镇压拍死了佛祖,是靠更强大的法力神通硬生生抢班夺位,威慑得诸天各界神仙妖魔鬼怪俱都老实雌伏,他就是三界共主,天地唯一的至尊。

    成了法力无边的至尊了,别说是本教的其它佛陀菩萨要乖乖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一直与本教竞争的道门三清祖师在他面前也是渣渣。道门若敢再挑衅搞竞争,不肯老实低头就直接拍死三清,从根上解决问题。

    也就是一巴掌拍过去的事。

    人心**就是这么无穷。

    自然,监寺长老自称的本佛祖没人承认,没引起共鸣,也没人维护,甚至被同样妄想者鄙视愤恨,死就没人在意了。

    他的死也没引起警觉。

    高僧们只认为是监寺修为太低,法力太小,行事却太狂妄,没大没小的也敢自称佛祖至尊,自大出手,死是必然。

    而我(本佛陀、本神王魔王)就不同了。

    我才是真正的至尊大神。我出手才能镇压一切。妖魔鬼怪皆奈何不得我。

    他们也在那摆各种手印,想施**力收拾局面,显示自己的无上神威。有的手印还是平时或眼下灵感暴发自创的。

    几十个高僧骨干僧纷纷在那念念有词摆各种手势空比划,神神叨叨的,场面很诡异古怪,与血腥厮杀背景极不协调。也有点搞笑。

    但结果不搞笑。

    他们堵了骑兵急于护驾和逃脱围攻的路,自然也成了骑兵无情砍杀开路的对象

    一个又一个高僧在沉醉的妄想里躺倒在血泊中,终归化为尘埃,再享受不得大相国寺的豪富,但死得也不是没价值。

    他们阻碍了骑兵放马冲锋逃走,也成功拖延了时间,巡逻和把守寺内其它各处的僧人也闻变纷纷赶来了,尤其是武僧来了。

    大相国寺太大太富有,来的贵人也太多,需要的保安自然众多,蓄养的武僧暗里可是不少。

    这些武僧可是酒肉不戒而有刀的,刀称为戒刀,但本质仍是杀人凶器,杀人也比棍棒高效有力多了。

    区区二百骑兵加几个带队军官本就被疯狂不畏死前赴后继的持棍僧和心有猛虎的高僧联手杀得悲惨,同样也在药效下陷入疯魔幻想杀心大起的武僧再加入,御林军的下场就更凄惨了,一个接一个落马被打被砍成肉酱。武力高的军官也难得幸免。

    指挥使驾着玉辇疯狂向外冲,倒是在大雄宝殿的猛虎高僧杀来前就冲出去了,没立即完蛋,可是在路上又被各处汇聚来的僧众攻击堵截了,怎一个惊险艰难。

    好在玉辇冲行的威势太大,不是人发狂就能硬挡下的。而随后入寺增援的步兵及时赶到了。

    混战,厮杀

    大相国寺的骨干僧众在发狂昏乱行凶。官兵也是战斗的蒙头蒙脑,搞不清这是怎么了,也没空当去寻思。

    双方都只能一心全力厮杀争命。

    在御林军奋勇冲杀下,趁着寺中僧人不能及时汇聚阻拦,指挥使幸运地冲出寺外,总算看到了光明大道和生存机会。

    至此,入寺的所有御林军只有他一人幸存了下来。

    骑兵和增援的步兵近四百人先后为护卫玉辇而陷在了寺中全被疯狂围杀了。

    在静舍从法缘之手逃脱的那些官兵,最终也没能逃脱死亡,在小道胡乱逃亡中被撞上的持棍僧甚至武僧先后杀掉了。

    这些英勇的将士是道君赵佶至今能安坐皇宫的最主要依仗,是享受了皇家厚恩荣耀也忠心皇家的大内五千多御林军的一部分,在历史上原本是东京保卫战的最忠勇最能打也最可靠的主力,在抗击金军的险恶大战中几乎全部英勇牺牲在城头,有效打击了金军骄横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让金军意识到宋军也不是都怕死无能,他们想一举攻破东京灭亡宋国不太现实,这才狠狠勒索了钱财女子退兵,让宋国得了次喘息的机会。等金兵第二次再打来,这些御林军勇士折损完了,东京随后也就破了,宋灭,赵佶父子皆成阶下囚

    如今这些大宋难得的勇士却死在了百姓与统治阶层都大力供养的富豪僧人之手,死得有价值却委屈。

    他们的死只是迷信而惯着不劳而获的宗教从业者得到的恶果的一个小小例子。

    没人在乎他们这样委屈的死。

    指挥使惊恐逃出大相国寺仍高度紧张,仓皇无比,紧悬的心一点没放下来。后面,不少僧人强者正骑了战死的御林军将士的战马疯狂追杀来。一心降魔抢回女菩萨伴侣的法缘正是带头者,高举禅杖怒吼杀来。

    守在寺门口的最后五十位将士在指挥使的仓皇喝令下懵逼地跟护着玉辇狂奔。

    这点人手根本不够狂化的僧众嗜血追杀。

    好在今日特殊,皇后上香,大相国寺门前静街,没有往常那样有众多闲杂人闲逛杂耍而阻路,方便了宽大的玉辇逃跑,而负责京城治安的勋贵将门还布置了一千武候禁军在附近巡逻把守以加强皇后出行的威风与安全。

    法缘等僧人转眼骑马冲出寺门迅猛追击了上来。

    五十御林军随着玉辇狂奔却很快被马车甩拉下,几乎转眼就没在了马蹄与戒刀下。指挥使惶急无助之下绝望地冲迷茫惊诧却围过来察看的武侯禁军怒吼:“护驾。你们眼都瞎啦。没看到秃驴造反在追杀皇后?”

    带队禁军主将本就感觉寺中不对劲,但没有命令也不敢轻易带兵进入寺中察看,此时终于知道出大事了。

    拔剑在手,他急喝:“快,阻住和尚。”

    命令是阻住,而不是阻杀。

    这说明在这个时候,这位主将心里仍习惯把和尚当慈悲好人,最主要的是内心仍敬畏着和神以及太多权贵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大相国寺高僧们,潜意识里不敢断然屠杀甚至不敢得罪,还想着留有余地事后好有借口周旋脱去伤害高僧的麻烦。

    但,另一方面他又吼声中奋勇带头冲上去。

    不是他忠心皇家骁勇不怕死,而是职责所在,不干,出了事,脑袋必不保,另外也是轻视僧人。

    在他的认识里,一群讲慈悲,平时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和尚能有什么战斗力,能有什么威胁?就算是起了歹念造反,又岂是一千禁军的对手。

    可等他跑近了,近距离看到了发狂的僧人高手那庄严又狰狞很古怪却更恐怖的冲杀之势,在战马狂奔的轰鸣中惊得三魂转瞬掉了两个半,顿时腿就软了,想转身逃跑又犹豫了一下,只眨眼工夫,法缘就盯上他当先冲过来了,长长的禅杖挂动风声随手一击就打得主将脑袋万朵桃花开

    跟着主将冲上来的禁军更不堪。

    如今的禁军,原老兵全是些兵痞老油子,祸害百姓混京城日子是好手,听领导调派为领导干活谋私利也凑合行,摆战阵架子操演胡弄皇帝和视察大臣也拿手在行,但一真打仗就完了,个个油滑疼爱自己得很,哪敢舍命冲杀呀。

    新禁军,地痞黑帮成员是主力,当祸害个个是好汉,当兵为朝廷打仗送命,哪怎么肯。他们就没有为国效死的观念。管你皇帝还是皇后遇险,有危险都得先让自己安安全全的,剩下的再说其它。

    并且,这些强征入伍的新兵还处在训练与试用阶段,没有正经武器。朝廷还没敢发放武器装配他们。他们跟老兵值班巡逻拿的是棍棒,没有趁手的刀枪剑戟。这也限制了勇武。

    老兵有刀枪,但平时值守平安的京城也不能随身配备大量的弓箭。

    在这个突发的危急关头,若是有大量弓箭可远距离阻击,一千禁军再烂也还能勇敢点,也总能杀伤一些僧人,展现一把军队的威势,可是没有。结果是先被主将的转瞬惨死惊着了,又被疯猛冲撞过来的大量僧众马队吓坏了,被一冲而散。别管老兵新兵全都个个争相逃跑,刀枪都扔了一地,棍棒就更不算什么。各队军官嘶声想喝止却哪里喝得住。

    他们积极主动避战而逃,不妨碍僧人好事。僧人却不肯放过他们。

    一是被乱窜的官兵阻了路;

    二是在此时僧人眼里,这些禁军都是低级妖魔鬼怪,却也是来和“本佛陀”“本神尊”作对的。

    杀——

    二百多骑马的高僧长老和武僧纵马狂杀,其凶悍战斗力和威势,就算此时正处在最巅峰也最精锐勇猛的核心女真军若是在这里看到了,也必定惊骇地倒退而去,不敢接战,自叹不如,从此敬畏了这些秃头,说不定由此不敢南下轻犯宋国。

    步行的僧人随即也赶到了,疯狂涌出寺来,人太多,原本缺乏刀枪利器,杀人不得劲,禁军扔掉的武器正好被这些步僧得了,片刻多武装了数百人,凶器在手,威势更增,凶性更大。

    骑僧冲撞屠杀开低级妖魔(禁军),由法缘不断怒吼“孽障,该死的妖魔,放我菩萨下来”的疯魔引起共鸣,无形中被引领又继续死盯着全力追赶华美玉辇,要收拾驾玉辇的最该死的大魔大妖。

    而涌出来的步僧跑不过战马,心中暴积的杀念和浑身汹涌的热血力量却无处发泄,难受中就手就杀向很多成了赤手空拳只顾逃走的禁军,而且个个是田径飞人能赶得上,只是几转眼工夫就杀得一千禁军所剩无几。

    发泄了一下,也只是稍感觉点舒坦,众僧自然跟着马僧又轰隆隆疯狂杀去。

    禁军的折损怎么也间接阻挡了一下追击,让玉辇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寺前广大的“交易”广场又由不差钱的大相国寺全修成水泥地面,巨大的玉辇逃起来也自如快捷了许多。

    而离了这片广场就有同样是水泥大道的路连接通往皇宫的御街。

    御街宽广,也是平坦水泥路,却是虚荣爱体面又曾国力昌盛同样不差钱的赵佶下令朝廷花大价钱修的东京主道。

    指挥使专心驾玉辇疯狂飞奔,直奔御街大道,走这条路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护着皇后逃回皇宫,而且这条路上巡逻把守的禁军武侯才最多最密集,方便随时招唤支援,阻击住这些狂逆悍然行凶造反的僧众秃驴。

    “护驾。护驾。快阻杀妖僧。”

    指挥使听着背后又越赶越近的轰鸣马蹄声,惊得脸皮子都急抽抽,别无它法,只能一边狠策马车一边不断狂吼,只希望沿途遇到的一队队武侯军能敬忠护主一把英勇稍挡挡追兵的脚步,为他多争取点时间。

    不堪用的武侯禁军在立功心切也是轻视和尚战斗力的军官冒失带领下,也确实硬头皮上前多多少少起到了阻击作用,刺激得在药效威力越发强大下越发疯狂凶悍神勇的骑僧们凶性大发而大杀,不敢战更不想死的禁军又是死伤一地。

    靠着沿途一队队武侯的牵制赢得时间,玉辇总算又和追兵拉开了距离。似乎脱难得护主大功在望了。

    可惜,玉辇太大太沉重了,它就不是逃跑的便捷工具,虽然制造得精良结实没在狂奔中跑散架,可时间一长,即使是四马拉也吃力。四马汗出如浆,在指挥使疯狂抽打驱赶下惊嘶暴鸣却乏力越跑越慢,追兵又赶上来了。

    但,到了此时,久津安乐,心态繁衍散漫甚至玩忽职守,遇到骤变大事件就反应迟钝慌乱的京城戒卫也总算反应过来。职守京城治安的勋贵将门的将军们得报,大惊失色,出事了,出大事了,感觉脖子上的脑袋不是那么牢靠了,顿时也发了疯,惊慌失措也赶紧亲自披甲带兵急急增援。大队的禁军轰隆隆出营从各处紧急杀奔向御街而来。

    各军到达的时间不等,仍属于添油战术,但在勋贵武官发狠带领下,兵多总能更有效阻击,虽然仍阻挡不了开了挂的长老高僧高手和精锐武僧构成的骑兵的威势,仍然被一次次冲散,但却截住,层层阻杀了后面疯狂杀来的更多步僧。

    而玉辇上的指挥使满头大汗,急得快哭了。

    皇宫在望。马车却跑不大动了。骁勇的僧骑却冲破重重阻击仍在逼近。仍是势不可挡。而把守宫门的将领显然又是一个傻比,看到远处厮杀,看到玉辇独自仓皇奔来,听到了车上云姑尖厉的呐喊快开门,却不是赶紧打开宫门先让玉辇赶紧逃入宫中再详细盘查,而是警惕地喝令手下戒备,显然是想挡下玉辇先在宫门外查清楚情况再说开不开宫门放行。

    这该死的将领倒是严格守备宫门,所为符合程序,优先皇帝安危,尽到职责,本质却是没有担当,面对突发事件不敢灵活应对,死守规矩先争取保他自己没擅自行事的罪责,却是把好不容易逃到这的皇后的性命极可能送掉了。

    这是怎样一个愚蠢自私可恨该杀的傻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