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吐槽

第九百一十五章 吐槽

    这里是镇守府的训练室。

    原本还有些简陋,只有那么一点健身设施,如今渐渐变得充实起来,越来越多人光顾,甚至想要像是咖啡厅一样扩建。

    “去死。”

    “看拳。”

    “你这个混蛋。”

    “马里兰,你还不够吗?”

    密苏里穿着背心,一头茶色长发绑成马尾,清爽的打扮,只见马里兰朝着一个不倒翁沙袋拳打脚踢,攻击好像是疾风骤雨。

    打一个不倒翁沙袋理所当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画在这个不倒翁沙袋上面那个人和某个人有七八分相似,戴着提督服穿着提督服,眼睛眯起来,一脸可恶的笑。当初本来只是谁随口提了一句,北宅比谁都感兴趣,立刻动笔了,当然她有被好好教训。

    额外提一句。

    胡德房间的衣柜里面藏了一个大号的玩偶,她自然不会喊北宅,又喊不动黎塞留,只能在上面写上“俾斯麦”几个字便作罢,心情不好拿来发泄,心情好拿来拍打,朝着玩偶的脑袋猛捶,口口声声“脸肿了吧不接受求饶开心了吧傻猫”之类的话。

    “不够,完全不够。”

    又一记右勾拳打在不倒翁沙袋上面,打得不倒翁沙袋摇摇晃晃,马里兰看了密苏里一眼,轻描淡写。

    “作为舰娘,对自己的提督尊重一点好不好?”密苏里说,“你真不怕他气不过,什么时候借机教训你?”

    马里兰佯装不懂:“哪里不尊重?”

    密苏里指了指不倒翁沙袋。

    “没事啦,他还经常打这个沙袋呢。”马里兰说着,又踢出了一记鞭腿,朝着不远处挥手,“猫,你看我的动作合格了吗?”

    “其他都没有问题了,就是脚抬得再高一点就好了,像是我这样。”俾斯麦一个转身,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短发飞扬,一记示范性的鞭腿踢出,砸在空中,矫健有力,不得不说,真是十分的帅气。

    俾斯麦做完一切,马里兰若有所思点头,跃跃欲试:“还要再高一点吗?”

    密苏里说:“马里兰,要不要我们来试一下?”

    “好啊。”

    “算了。”密苏里立刻退缩了,如果是演习,她完全不担心,练度和舰装参数都更优秀,但是打架的话,还真未必是马里兰的对手。她平时健身,时不时练习瑜伽,主要是为了身材,不像是马里兰什么的,纯粹就是为了好勇斗狠。

    马里兰倒是不客气:“嘁!”

    密苏里深感自己的威严受到侵犯。

    突然又一个声音响起来。

    “马里兰,你打了那么久了,换我了吧。”

    约克城站在旁边摩拳擦掌中,她虽然是航空母舰,但是对这一些很感兴趣,反正只要不是学习,其他什么都好。

    马里兰说:“不要着急。”

    “已经半个小时了。”

    马里兰说:“那么多沙袋没有人用,你随便打,为什么非要这一个。”

    “这个好玩。”

    “不给。”马里兰顿了顿,“不然我们切磋一下吧,你赢了就给你。”

    密苏里哼了一声:“你们尽管玩。”

    马里兰望向密苏里,说道:“你以前打得最开心了,现在婚了,态度立刻变了。”

    有马里兰,西弗吉尼亚肯定在,她说道:“密苏里,你的问题真的很严重了,完全变成护夫狂魔了。”

    “是吗?”密苏里揉了揉太阳穴。

    镇守府外面的树林,一双脚踩在厚厚的落叶上,又踩在干枯的树枝上面,吱呀作响。

    “拉菲,找到她们了吗?”

    鸟儿在枝头鸣叫,阳光穿过树隙星星点点落在小宅的身上,她躲在树后面,头顶反戴着鸭舌帽,一副大大的墨镜,一件墨绿色的外套,手上还有一把超大号水枪。

    那一把水枪可不简单,那可是经过夕张改装的水枪,储水量巨大不说,而且是全自动的,只要扣住扳机,直到弹药耗尽绝不停下来,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重了,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简直是橙色传说级别的武器。

    拉菲的水枪就要差一点了,一把形似m416的水枪在川秀玩具店买的,除开苏顾帮忙把五颜六色的枪身刷成了黑色,没有任何改装,但是她还有其他武器,好比手上的指虎,身后的球棒,她回答:“没有看到。”

    小宅是队长,她打了一个响指,根本不响,说道:“通知岚,还有库欣,我们要前进了,继续躲下去没有意义。”

    “她们两个一路叽叽喳喳,又是蝴蝶,又是甲虫,又是螳螂的,我们今天又不是来捕虫的,这是战争,伟大的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拉菲抱怨,“好想放生了她们,她们只会拖我们的后腿罢了。”

    小宅说:“她们可以吸引火力。”

    拉菲招呼人去了,片刻后库欣和岚跑了过来,库欣一只手一把小手枪样式的水枪,她最近迷上了双枪老太婆的故事,岚的头上绑着白色头带,上面写着“必胜”两个字,走路装模作样,好像是忍者。

    小宅指挥:“你们两个上去探路。”

    库欣不乐意了:“为什么是我们?”

    “不要废话。”小宅的表情很严肃,“军人的职责是服从命令。”

    “好吧。”

    小宅说:“go!go!go!”

    库欣委委屈屈,她走在最前面,岚紧随其后。

    “地雷,有地雷。”

    两个人走了好几分钟,库欣眼尖,发现了异样,她立刻停下脚步扯住了岚,蹲到地上小心拨开落叶,只见一个装满了水的黄色气球。

    小宅和拉菲看见两个人蹲在地上捣鼓着什么,追了上去,听到库欣的话,不由自主感慨道:“她们好狡猾,居然还埋了地雷。”

    “她们肯定路过这里……”小宅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喊,“有敌情,快躲起来。”

    岚的动作最快,直接扑到了地上,根本不管弄脏弄破了衣服被怎么教训,其他人则藏在了树后面。

    拉菲好奇问:“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

    “库欣都可以发现地雷了?”小宅冷静分析,双手比划着,“我们再看周围那么空旷,没有树木。可想而知,这是一个陷阱,故意让我们发现,准备围歼我们。”

    然而周围很安静,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出现。

    拉菲耐不住烦,她东张西望一下,说道:“没有人,完全没有发现人。”

    失误了,小宅有点脸红,支支吾吾了一下,解释:“可能走了,但是,你知道,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嗯嗯嗯。”

    拉菲好笑着点头,从藏起来的树后面出现,挥手示意没事。

    当四个人围着所谓的地雷,议论不休,讨论敌人往哪里去了,东南西北哪一边,这里好像有脚印,那里好像也有,陡然有四个人从四周的灌木中站了起来,四把水枪对准了她们,四道水柱射出来,避无可避。

    空想头上戴着用树枝编成的头环,迷彩像模像样的:“我现在宣布,你们全部死翘翘了。”

    大青花鱼抱着大水枪,自言自语:“忘记喊午时已到了。”

    马汉掐库欣的脸。

    “我想到了的,肯定有阴谋,肯定有陷阱,为什么没有坚持?”小宅实在不甘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你的枪,现在是我的了。”空想哈哈大笑,试图从小宅的手中抢走她那把枪。

    小宅抱紧了自己的枪,她还一枪没发,不愿意就这样交出去。

    “不要耍赖,你死了,枪就是战利品了。”空想说,“给我了。”

    “不,这把枪是我的。”

    一只手从天而降,抢走小宅的枪。

    居然截胡,空想不忿喊:“大黄蜂姐姐。”

    “走了,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大黄蜂扛着小宅的枪,冷哼了一声,吐掉嘴中的杂草。宝剑配英雄,最好的枪自然要配枪法最优秀的战士了,很显然那个人就是自己。

    小宅组已经完蛋了,还有沙漠之狐组,小队成员u47、u505、z17、z18,还有幼女杂牌组,小组成员苏赫巴托尔、奥丁、m1、斯佩,再加上意呆利组.

    一直到下午,丛林枪战结束。

    “大黄蜂姐姐真厉害。”

    “那就是枪斗术吗?”

    “我也想学那个,甩狙。”

    “大黄蜂姐姐,下次还和我们一个组好不好?”

    走在沙滩上,大黄蜂听着小luoli吹捧,大拇指一擦鼻子,一脸笑容,又赢了,轻轻松松,自己一个人的战果最多,比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多,一群小不点、小儿科,没有一个可以值得称道的对手,我果然是太强大了,大黄蜂小姐天下第一,啊哈哈哈。

    不喜欢看书,虽然也画过漫画,那是被逼的,其实根本不喜欢漫画,对下午茶,还有各种各样的游戏不是太感兴趣,偶尔玩一下还好,平时没有什么事情,除开坐在房间里面数钱,那是最幸福的时间,还有坐在仓库喝啤酒,莱比锡最喜欢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吹风喝啤酒。

    她喝完了一罐啤酒,作势想要往海上扔,想了想捏扁了放进袋子里面,不能在沙滩、大海乱扔垃圾,目视着不远处,大黄蜂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大群小luoli,忍不住吐槽:“说真的,大黄蜂真的没有救了。”

    卡尔斯鲁厄站在礁石上面,表情坚毅,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手上拿着灌装啤酒,迎着风,长发和衣摆舞动。

    柯尼斯堡说:“显而易见的问题。”

    “听说以前还努力练习舰载机,为了击败突击者拿回b-25,自从提督把b-25还给她后,彻底废物化了。一整天就是吃吃喝喝,各种玩玩玩,再加上睡睡睡。”科隆顺手捡了一个贝壳把玩着,“早就回到镇守府了,听说当时还打了提督一顿,可恶,我最喜欢的提督,现在连信浓都不如了。”

    莱比锡欲言又止,楞了一下说道:“我本来想要说,镇守府还有什么人比大黄蜂更加糟糕,突然发现提督才是最无可救药,最无用那一个人。”

    柯尼斯堡说:“文件有列克星敦处理。威斯康星包了会计,不过她还没有加入镇守府,真的可靠吗?应该没有问题吧。食堂逸仙在负责。后勤管理有女灶神,嗯,莱比锡你这么看着我,不会想要说自己吧。”

    “我是仓库管理员,资历最老的大姐大,女灶神是我的手下好不好?”莱比锡完全占了回到镇守府比较早的便宜,当时无人可用。

    “整天像是葛朗台一样守着仓库,许进不许出。”柯尼斯堡说,“正事不做。”

    “这还不是正事,什么是正事?”莱比锡大为不满,“你不知道吗?当仓库管理员就是要小气,要苛刻,这样才能为镇守府省钱省资源。”

    “反正我觉得隼鹰都比你有资格。”

    柯尼斯堡继续说:“然后对外有华盛顿,签什么合同都是她,她是真的厉害。各种各样的杂事,有大管家女仆长声望。”

    柯尼斯堡想了想,又说:“至于提督的话,他就是……呵呵了。”

    莱比锡说:“无用就不说了,还需要人照顾。”

    科隆刚想要开口。

    “闭嘴,你这个无可救药的提督控,还是一个恋爱脑。”哈哈哈,莱比锡突然笑起来,她说道,“回到镇守府大半年了,还不如人家克拉克斯顿一个月。”

    “我有什么办法,一个难办的luoli控。”科隆肩膀耷拉着,“我一个娇滴滴的美少女在面前不知道珍惜,怂得和什么一样。”

    柯尼斯堡又说话了:“他在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重要,可有可无。不在镇守府了,总感觉少了什么。没有人可以供大家一致吐槽了,像是你们现在一样,没有人可以欺负了,欺负他最有意思了,没有追求了,许多许多都没有了。”

    莱比锡又拿了一罐啤酒打开,咕噜噜喝,她算是默认了,提督少不了的。

    安静了一会儿,科隆说:“卡尔斯鲁厄姐姐,你怎么都不说话。”

    “没有什么好说的。”

    科隆看到卡尔斯鲁厄蹙着眉头,顺着她的视线往大海上面看,好像有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