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135 暴风雪前夜

    “哗啦···”

    “哗啦啦···”

    在忽闪忽闪的灯光中,一阵夹杂着脚步声的铁链拖拉在地上的响声回荡在昏暗而狭窄的过道中。

    “踏,踏···”

    当皮鞋的硬质鞋底停止了敲击地面的时候,一扇锈迹斑斑,且遍布血迹的铁门被粗暴地打开了。

    “吱呀~~”

    铁门打开了。

    只见那两道高大的影子齐齐抬起手臂,用力一丢,一个瘫软无力的人影便被如同垃圾一般丢进了这间房间。

    下一秒,一张苍白,疲惫的脸孔从黑暗中出现,伏在那道被丢进房间的人影旁边,快速地查看了一番。

    不看不要紧,

    一看,却是心惊胆战。

    在数小时之前,虽然看上去十分疲惫,但依然还看出是人的同伴被带出去后,竟然在再回来的时候,却成了···

    这幅鬼不鬼人不人的模样。

    遍布背部的伤痕,满脸的伤疤,一丝丝鲜血悄然无声地从那已经被拔除了大多数牙齿的嘴巴中流出。

    这让人不寒而栗的伤口竟然是在数小时之间形成的!!!

    他,

    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对待!!

    “你,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

    伏在同伴身边的那人猛地站起来,冲着站在门口冷眼旁观的那两名身材魁梧的狱警怒吼道。

    站在大门左侧,有着下坠眼,以及一张马脸的狱警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并没有干什么!只是促进一下我们和宇宙居民的友情而已!”

    “友情!!这算哪门子友情!这只不过是单方面虐待···”

    “啪!”

    还没有等那人说完,一道挥舞而来的鞭子打在了他跟前。力道之猛,甚至将地面上的一些碎石击飞,重重地撞在了那人的身上,丝丝生疼。

    “哼!不要太得意了!”

    站在马脸旁边的那名左脸有着一道伤疤的男人厉喝了一声。

    “就算你是上头特意吩咐过要区别对待的囚犯,也不要对我们的行事指指点点!”

    说完,那伤疤男收起鞭子,指向那名倒在地面的人影说道:“这样有何问题?所有宇宙居民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为了保护地球,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只要有一丝嫌疑,我们就能将任何宇宙居民杀了!所以,阿姆罗·雷,就算是你一年战争的英雄,如今沦为阶下囚的你,还能够做什么!!!”

    “你!!”被狱警道出了身份的人正要冲上去,理论一番的时候,却不料自己的右脚被捉住了。

    阿姆罗愣了一下,低下头一看,发现是同伴在忍着伤口带来的剧痛,向他微微摇了摇头。

    “哼!记住!阿姆罗·雷!不要太得意了!否则,落在我们手上,有得你受!”

    看到阿姆罗被那去了半条命的囚犯拉住后,两名狱警冷笑了一声,丢下了一句警告后,便关门转身离去了。

    沉默了一阵,仔细地聆听了一番外面的动静后,阿姆罗暗暗叹了口气,回过头将那去了半条命的同伴小心翼翼地扶起来,安置在床上。

    “谢,咳咳,谢谢了。”

    那人刚想说话,却咳出了几口血沫。

    “别说话!先休息一下吧!你现在可不能再折腾下去了。”阿姆罗摇了摇头,示意同伴不要再说话了。

    那人嘴角动了动,但面上马上露出了一阵痛苦之色。看样子,按照他现在这种状况,动下嘴巴都是一个难题。

    “咳···咳咳咳。”

    “我,我没事。”

    那人咳嗽了几声,算是缓了缓口气,继续说道:“阿姆罗阁下,非常抱歉!没想到我们复仇者当中竟然还会出现叛徒。可怜的小林克,还有丹妮,她们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还有丈夫,竟然会在紧要关头出卖了所有战友,向仇人跪下了。”

    听到这话,阿姆罗脸上当即闪过了一丝晦暗。像现在这些话,自从他被泰坦斯捉住,并送到这里后,就听到过很多次了。

    没想到,在所有人都临近登上前往宇宙的穿梭机的时候,泰坦斯却在那人的带领下冲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阿姆罗在内的所有人捕获,最终沦落于此。

    阿姆罗抬头看了看那高高在上,将一丝亮光带入这间囚室的小窗口。

    哪怕他无法看到窗外的情况,也听到了窗外那阵阵风声,以及感受到了开始下降的室温。

    “呵···咳咳···呵呵!”

    那人的笑声夹杂了咳嗽,但却无法阻止他那渐渐荡开的笑意。

    “阿姆罗阁下!请坚持下去!尽管我们之间出现了叛徒,但救援很快就到来!坚持住···坚持···坚···”

    阿姆罗心中一惊,连忙俯身上前,捉住那人的肩膀摇了摇,快速而大声地叫唤了两声,但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最终,阿姆罗一咬牙,将微微颤抖着的手指递到了那人的鼻子下面,下一刻,阿姆罗懂了。

    “啊啊啊啊啊!可恶!!”

    阿姆罗愤怒地大喊着,用力地挥拳砸向冰冷的墙壁,砸向那道锈迹斑斑的染血铁门,直到双手血痕累累。

    一个,

    又一个,

    再一个!!!

    自从被带到这里之后,他在复仇者当中刚认识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被这里的狱警们以各种各样的名义,甚至有时候懒了,连口头名义都不取了,便直接将人带走。

    不久后,却送回来了一具尸体!!

    “可恶!!可恶!!!宇宙居民也是人类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同胞!!!你们这群畜生!!!”

    阿姆罗的怒吼一遍又一遍地在过道当中回荡着,却无法得到任何回应。

    良久,阿姆罗的嗓子喊哑了,也喊累了。

    他,缓缓地转过身子,看着那歪倒在床上,已然失去了所有生命气息的同伴,无力地滑到在地上,用力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低吼着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的话语。

    窗外,依旧风声阵阵。

    “吱呀!”

    门打开了。

    一名身穿风大衣的男人走进了一间点燃了壁炉,显得十分温暖的屋子。

    “哦!舰长。你回来了!情况如何?”

    一名将头发梳得有点像大背头,面容有些苍老的金发男人笑着将手中的杯子举高,向着走进屋子的男人笑道。

    “不要再喊我舰长了。绍斯大尉。”

    男人一边脱下风大衣,一边说道。

    “哦。那你也不要喊我做大尉了。毕竟,我们两个老家伙都退休了。”金发老男人,也就是绍斯转过身,将摆放在桌子上的另外一个装满热咖啡的杯子拿起,并递了过去。

    “来!喝口咖啡热热身。这鬼天气变得真快。”

    “哦!谢谢了!毕竟在一年战争前后,经历了数次卫星坠落后,现在地球的环境维持得很勉强。”男人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感受了一下那股从内到外的暖意后,缓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次出去,我确认了几件事情。”

    一听这话,绍斯马上放下杯子,从旁边的柜子中拿出了纸笔,露出了认真听讲的神情。

    “一,在近日,有一支从太平洋南方飞来的ms队伍进入了费尔班克斯。从目测的情报来看,这支ms队伍应该是由四架机动扎古以及一架型号不明的新型机组成了。根据我的分析,恐怕会对接下来的行动造成影响。”

    说完,男人再次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热咖啡,顺便等绍斯记录完。

    咖啡还没吞下去,绍斯便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无奈之下,男人只好喝完这口咖啡后,便随手放在了桌面,继续刚才的工作。

    “二,从近日来的废物车辆的来往频率分析,我得出了一个可信度达八成的结论。那便是除了阿姆罗之外,其余被扭送到费尔班克斯的复仇者成员恐怕已经全员遇难。”

    顿了顿,男人目光闪烁了几下,有些不忍地说道:“附加一条推测吧!另外,根据我的推测,阿姆罗·雷或许会遭受到一些不平等对待,”

    “这···”

    绍斯的笔停下了。

    有些疑惑不定的他抬起头看着男人。

    “一并发过去吧!”男人点了点头。

    “那,好吧!”绍斯刷刷地几下,便记下来了。“还有吗?”

    男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三,根据最近的天气预测,在未来一周内,以费尔班克斯为中心的三百公里内有可能会遭受到一股来自北极的冷空气影响,届时,或许会有一场暴风雨。”

    “提议,若是指挥官胆子够大的话,或许可以依靠这场暴风雪发起突袭。”

    绍斯眨了眨眼,还是将男人的话一一写了下去,最后看了男人一眼,准备起身将这些情报发到后方。

    “等等。”

    这时,男人喊住了绍斯。

    绍斯转过身,看着男人,等待着吩咐。

    “嗯,在建议后面加上我的名字吧!承蒙雷比尔大将在迪拉兹之乱后相救,现在也该是时候出现了!不然,就无法在第十七独立舰队的成员面前立足了!”

    绍斯眼前一亮,当即立正敬礼道:

    “是!艾帕·席那普斯大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