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28 夜色迷人

    朦胧间,

    一股难以形容,难以想象,却又让人在不经意间为此痴迷的细腻,嫩滑的柔软感从全身各处传来。

    每一秒,

    每一分,

    每一刻,

    这份美妙的柔软感都在无声地滋润着那疲倦的身躯,安抚着那长久而来,被琐事折磨得筋疲力尽的心灵。

    “唔···”

    随着意识的悄然苏醒,从沉睡中渐渐醒来的阿斯兰突然感觉到一股让人安心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孔之中,煞是舒服。

    而且,在大脑重新连接身体各处的知觉神经的同时,那股在朦胧间感受的细腻,嫩滑,柔软,变得更为清晰,也更具刺激感,以及莫大的诱惑感。

    似乎是苏醒的身躯所带来的刺激,拥有着那惊人的细腻嫩滑的柔软身躯也随之作出了反应。

    但,

    那下意识的反应并不是抗拒零距离的触摸,而是更为接近的接触,更为深入的肌肤交流。

    这一刻,

    尤其是胸前的那对丰盈柔软给阿斯兰带来的感受更为刺激,程度之激烈甚至能够让阿斯兰猛地从那从沉睡中醒来的朦胧间完全清醒过来。

    这一刻,

    在完全睁开的瞳孔中倒映着那张阿斯兰曾经梦想着将要成为自己妻子的少女的脸孔。

    这一刻,

    阿斯兰耳畔响起的尽是那熟悉的声音所发出的梦呓声。

    这一刻,

    阿斯兰的双手所触及的是那曾经拥抱过,却未曾拥有的赤果身躯。而且,不但是少女,就连他自身都是赤果着的。

    “拉,拉,拉克丝···”

    但在喊出了这名字的时候,阿斯兰却咬了咬牙,摇头否认了自己所看到的少女的身份。

    “不,米,是米娅!”

    对!

    真正的拉克丝早已经在亚金杜维一战后,彻底从PLANT,从ZAFT的目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如今,与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还赤果着全身的少女就只有易容成拉克丝·克莱因的米娅!!

    想清楚这一点的阿斯兰,刚从床单下抽出右手,准备叫醒为何会赤着身子与他睡在同一张床的米娅时,突然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床单之下,那对丰满洁白的美好之下,

    竟然,

    竟然,

    竟然悄然地绽放着,

    一朵,

    殷红色,凄厉的鲜花。

    “怎么会!!!”

    就算未曾亲身经历那方面的事情,但阿斯兰却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米娅!”

    “米娅!醒醒!!醒醒!”

    震惊之下,无法回忆起昨晚的记忆的阿斯兰只能够将搞清楚真相的希望放在了米娅,这个莫名其妙和自己睡到同一张床上的少女身上。

    在阿斯兰的摇晃下,偶尔发出梦呓的少女终于渐渐地苏醒了起来。

    然而,

    面对着满脸焦急,询问自己的阿斯兰,少女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娇呼一声之后,扑到了阿斯兰的怀中,用力地抱紧阿斯兰,俨然一副恨不得将自己和阿斯兰融为一体的模样。

    “米娅。冷静点!”阿斯兰举着双手,一时间无法在米娅那赤果的身躯上找到可以将米娅推开的位置。最终,阿斯兰还是咬着牙按在米娅的肩膀,将其推开,严肃地看着米娅问道:“米娅,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而且还在我的床上!你不是应该在PLANT吗?”

    尽管阿斯兰问的问题有些多,但米娅还是一一回答了阿斯兰的问题。

    “是议长说要在大家出击前,为大家举办一次慰问演出,所以我和议长在昨天晚上便来到了迪奥基亚这里的。只是因为时间太晚的缘故,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叫醒你,只是想静静地睡在一边,和你睡到一起。”

    说着说着,米娅那张与拉克丝一模一样的脸孔突然发起了两朵红云,一时间变得无比娇羞。

    “可···”

    “可是,没想到,在我睡下之后,你竟然变得这么主动。”

    “主动?”阿斯兰全身立马僵硬了。就算米娅不说,下面的话语阿斯兰几乎可以靠自己想象出来。但,阿斯兰却怎么也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

    但,

    现实却是致命的!

    只见米娅双手捧着小脸,低着头娇羞地,细声地说道:“是。在,在我刚睡下的时候,你,你突然醒了过来,并,并把我的衣服撕烂,将我推到在床上,最后,最后···”

    “不可能!!”阿斯兰不顾身躯赤果,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连连退后,一直退到被冰冷的墙壁挡住后,阿斯兰的目光方才看到了散乱地摆放在地面上的衣服碎片。

    就算是已经无法看出那些碎片的原样,但阿斯兰却清楚地知道,这,便是米娅身上本应该穿着的衣服。

    下意识地拿起被子遮住了大片雪白的米娅默默地看住阿斯兰那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心里突然之间泛起了一阵微微苦涩。

    “难道与未婚妻一同睡在同一张床,不是一件很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情吗?为什么阿斯兰会表现出如此地陌生,还有如此地震惊?”

    米娅的脑海中难以自控地浮现出这个问题,但无论米娅怎么想都无法理解在她的印象中,在她所看到的资料,本应该与拉克丝·克莱因出双入对,令人羡慕的阿斯兰为什么会这样?

    但,毕竟阿斯兰在米娅心中的印象,便是拯救了PLANT的大英雄,更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轻薄的床单随着米娅的动作而轻轻地拖动着,露出了那朵绽放在床上的殷红之花。

    米娅左手扶住挡在胸前的床单,迈开那洁白,有着美妙曲线的双腿,来到了阿斯兰的面前,目光温柔而深情地看着阿斯兰,右手也渐渐地摸向阿斯兰的侧脸。

    “如果昨晚的事情让你烦恼的话,那么我会暂时离开。”

    米娅放下抚摸阿斯兰的侧脸,上前一步,将头轻轻地靠在阿斯兰赤果的胸口上,仔细地听着阿斯兰的心跳声,轻声地说道:“阿斯兰。虽然我不是真正的拉克丝·克莱因,但是请你相信我这份爱慕是千真万确的。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幻想着长大之后,会遇到能够永远保护我的白马王子。”

    阿斯兰嘴巴动了动,但却被米娅的右手遮住了。

    米娅抬起头,看着阿斯兰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笑了笑。

    “这样便好!阿斯兰。哪怕我不是真正的拉克丝·克莱因,但这一晚,我却是真正的拉克丝·克莱因。谢谢你!阿斯兰。”

    说罢,米娅放下右手,踮起脚尖,轻轻地在阿斯兰的嘴唇上吻了吻。

    “我走了!阿斯兰。昨晚,是我人生中最美好,也是最幸福的夜晚。”

    这一刻,米娅展现在阿斯兰面前的笑容是那么地自然,美丽,以及幸福。

    可,在阿斯兰的心中却又是一阵撕裂的疼痛。

    香风卷起,

    伊人离去。

    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用被子遮去曼妙身躯的米娅便消失在了门的背后。

    依然背靠着墙壁的阿斯兰还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说话声。

    “拉克丝小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衣服呢?”是随从吗?听上去像是一名年轻女子的声音。

    “不,没关系的。只是不小心把衣服弄破了而已。能尽快带我回房间吗?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米娅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可以听得出来话中的强硬。

    说话声渐行渐远,直至到阿斯兰再也无法听见。

    这时,阿斯兰才缓缓地坐在了地上,沉默地看着散乱,零碎地摆满了地面的衣服碎片。

    突然间,

    “啪!!”

    是手掌用力击打在脸颊的声音。

    “啊!!!阿斯兰!!你到底做了什么!!!”

    阿斯兰的侧脸迅速地涨红着,但这带来的疼痛依然无法比得上那从内心深处撕裂的痛苦。

    刹那间,

    那被阿斯兰绑在左手腕间的玫瑰吊坠悄然无声地落在地上。

    陷入痛苦当中的阿斯兰的表情突然一僵,挣扎地伸手摸向那玫瑰吊坠,但在触及到玫瑰吊坠的一瞬间,阿斯兰的动作却突然停住了。

    甚至,

    阿斯兰竟猛地地收回了右手,将目光从玫瑰吊坠上避开,居然表现出了一副无法与玫瑰吊坠面对面对视的模样。

    “爱丽可···爱丽可···”

    一直被深埋在阿斯兰内心深处,无法被遗忘的名字,无法忘却的脸孔悄然地浮现在了阿斯兰的脑海当中,也悄然地出现在了阿斯兰的眼前。

    “不!!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才对!!”

    ——————————

    一小时后,

    敲门声响起了。

    伴随而来是真·飞鸟他们的声音。

    “阿斯兰队长。阿斯兰队长。你在吗?舰长有事情找你。”

    在众人的声音当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可是,在真·飞鸟他们的叫唤下,却一直无法得到阿斯兰的回应。

    “怎么回事?我问过服务员了。阿斯兰队长应该是没有出去才对的。”真·飞鸟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是呢!难道阿斯兰队长睡懒觉了?”露娜玛利亚眨了眨眼睛,说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的答案。

    “呵呵。好了好了!我们先走吧!看样子阿斯兰·萨拉昨晚渡过了一个很美妙的夜晚呢!”陌生男子在看着真·飞鸟他们叫门一阵子不开后,便带着神秘的微笑说道。

    “美妙?”单纯的真·飞鸟完全摸不着头脑。

    知道内幕的陌生男子面上带着是一副明白人都懂的笑容,故作神秘地说道:“对!美妙的夜晚。好了。这是大人的世界。你们虽然是ZAFT的精英,但按照年龄来说,还不算是大人!阿斯兰·萨拉这里就交给我负责吧!你们先回去。”

    “可是···”真·飞鸟和露娜玛利亚对视了一眼,明显地表现了不愿离去的模样。

    “嗯?还不肯走?”陌生男子瞥了真·飞鸟和露娜玛利亚一眼,便马上板起脸呵斥道:“现在,马上,给我回去!这是命令!队长命令!”

    看到陌生男子发飙了,真·飞鸟和露娜玛利亚只好从心地敬礼,转身离去。

    看着真·飞鸟和露娜玛利亚走远后,陌生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作为和议长一同来到这座海滨城市的他,自然知道随行的团队中有着谁的存在。除此之外,他更从服务员口中得知了昨晚有人悄悄地进入了阿斯兰·萨拉的房间。

    稍加思索之下,结果便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陌生男子笑了笑,抬手敲了敲阿斯兰的房门,朗声说道:

    “阿斯兰·萨兰队长,在吗?我是特务部队成员,海涅·威斯藤夫鲁斯。”

    发车!!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