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22 世界的惊变(5000字)

1022 世界的惊变(5000字)

    “奥布军!奥布军!听到得吗?我是奥布代表卡嘉莉·尤拉·阿斯哈!!收到通讯的奥布军请马上与我取得联系!!奥布军!奥布军!”

    夜空中,在雏凤小队的护卫下,拂晓高达不断地向着周边发出通讯请求。

    然而,由于干扰的影响,无论是卡嘉莉如何努力地向周边有可能存在的友军发出通讯,都如同石沉大海般死寂。

    而眼前,能够对卡嘉莉的通讯有所反应便是那些疯狂地向着城市,人群施虐的村雨,异端。

    “攻过来!队长!”史黛拉一看到她所负责的右侧方向有着三架以MA形态从高空冲过来的村雨后,便马上通知了艾薇儿。

    “了解!玛尤。注意代表的安全!这边交给我和史黛拉。”艾薇儿没有多想,直接控制座机雷雀,举起手中那大口径的粒子光束枪,对着了那三架村雨就是一枪。

    这一道粗大的粒子光束,艾薇儿并没有对其寄予多大的厚望。她想要的只是借此驱散村雨的队形,让随后的史黛拉获得上佳的攻击时机。

    这不,

    配合默契的史黛拉在艾薇儿射出那一击之后,便马上启动了风雀的最大推力,如全力推进的火箭般从地面上一飞冲天。

    “嗡!”

    在这极快的速度当中,史黛拉捉住了与位于左侧的那架村雨飞行线路重合的一瞬间。

    机会来了!

    这个念头在史黛拉心中一闪而过的同时,风雀手中的那两把粒子光束冲锋枪便爆发出强大,密集的光束暴雨,将这架倒霉的村雨前后左右所有能够逃脱的路线全数封锁。

    短短数秒间,

    在狂暴的粒子光束暴雨毫不留情地击中了处于MA状态的村雨的机腹部位,转眼间便击穿了装甲,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冲到了机体内部,疯狂地向着四周肆虐。

    火花,

    在这个瞬间,撕裂了村雨,吞噬了村雨。

    “轰!”

    一颗光球在这座陷入火海当中的城市上空升起了。

    在另外一边,趁着史黛拉捉单的时候,艾薇儿也没有闲着,准心依然牢牢地套在了明显是处于长机位置的村雨身上。

    擒贼先擒王。

    这个道理在那位老首长的教导下,艾薇儿记忆尤深。

    于是,作为狙击手的艾薇儿果断地锁定了村雨队长,并扳动扣机。

    “刺啦!”

    光束狙击步枪射出的粒子光束撕开了空气,撕裂了夜空,笔直地向着村雨队长击去。

    但,这道在艾薇儿眼中看来,是十拿九稳的狙击,竟然被村雨队长给闪开了。

    只见村雨队长在光束袭来的一瞬间,拼命地作出了一个向着左侧翻滚的桶滚动作,力求从这道如死神挥出的镰刀般致命的粒子光束下脱身。

    可是,哪怕是村雨队长的反应迅速并果断,都无法摆脱一个事实。

    在光束射出,到命中的一瞬间,只是那么短短数秒的时间,在这段极短的时间当中,村雨是不可能从狙击之下安然无恙地逃脱。

    光束逝去,

    村雨的右翼在那肆虐的光束粒子之下,被击碎了。

    “轰!”

    被那炽热的光束粒子所影响,引发的激烈爆炸顿时让村雨失去了所有控制系统,只能无力地从天空上,向着地面翻滚而下。

    “那架村雨?!”一旁的卡嘉莉在看到那架村雨竟然在即将撞击地面时,倾尽全力作出了稳定姿态,试图避免直接撞击地面,从而落得机毁人亡的地步的自救举动。“还活着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卡嘉莉在向着艾薇儿她们发出了一声询问后,便小心翼翼地驾驶着拂晓高达向着村雨队长坠落的位置飞去。而守护在拂晓高达身边的便是玛尤的炎雀。

    “代表!请小心!我们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奥布军?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不要走出拂晓高达的驾驶舱。”出于对任务的负责性,玛尤虽然对卡嘉莉并不感冒,但依然还是出言叮嘱了一下。

    “我知道了!谢谢。”

    在这段短暂的交手当中,天空上的敌人就剩下那么一架村雨了。

    对于艾薇儿和史黛拉来说,这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她们现在所关心的便是卡嘉莉的安全。因此,在两人再度联手,将那残余的村雨击杀之后,便缓缓地落下了拂晓高达的身旁,默默地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代表。现在时间不多了。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前往国防部。”艾薇儿透过监控,打量了一番被那因为强行降落而引起的大火吞噬的驾驶舱后,开口提醒着卡嘉莉。

    “嗯。我知道了。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一心想要从俘虏口中了解情况的卡嘉莉,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决定跟着雏凤小队一同前往国防部。

    在这期间,被何莫名安排了清除干扰信号的格拉汉姆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

    “嘿!真是麻烦啊!”

    数分钟前,查探到干扰源信号的位置的格拉汉姆二话不说地驾驶着座机勇气式冲过来的时候,遭遇到了意料之中的敌人。

    只是拦在眼前的这些敌人,并不是那些冲进城市当中,横冲直撞,肆虐破坏的量产型MS。而是能够从那特别的外形,以及第一观感上可以看出是经过精心设计并制造的特制型MS。更何况,格拉汉姆还对这些机体格外地熟悉。

    “强袭?暴风?”格拉汉姆嘴角一翘,边笑边感叹道:“我果然是和高达结下了缘份的男人,不管去到哪里,穿越到那个世界,身边总是有高达的出现!”

    说着说着,格拉汉姆右手一抬,飞快地将旁边的一排键位按下后,大喊道:“来吧!高达!!就让我见识阔别多年后的战斗吧!”

    战斗一触即发!

    拦在格拉汉姆前方的确实是强袭以及暴风两架高达。只是,它们现在的名字分别是疾风强袭,以及雹阵暴风。尽管它们是基于原系列的基础上所衍生出来的机体,但在实际上这两架高达分别走上了与原机体略微不同的路线。

    比如说疾风强袭高达,从头到尾都贯彻着狂暴的近战风格的设计让疾风强袭高达具备了强大的近战武装以及近身格斗能力。

    在具备这样强大的近战能力之下,有着比起原版暴风高达更为丧心病狂的远程火力武装的雹阵暴风高达便是最佳搭档。

    只见除了黑白涂装的躯体之外,肩部,脚关节都涂着天蓝色的疾风强袭高达先手朝着勇气式射出一连串的头部火神炮之后,便加速向着右侧移动,试图吸引格拉汉姆的注意。

    但格拉汉姆并不吃这看上去很是可笑的一套把戏。他知道,随后便是那架只有少部分位置有着橙红涂装,大体上却是黑灰涂装的雹阵暴风高达的攻击。

    果然。

    随着疾风强袭高达的转移,雹阵暴风高达的攻击来了。

    先一步冲来的便是雹阵暴风高达所装备的肩部六联装220mm导弹。

    一眼望去,一次性全弹发射的导弹呼啸而来的气势,颇为惊人。

    但他们却不知道在已经随着勇气式的移动而扩散在周边空域的GN粒子的影响下,这些往日内便是大杀器之一的导弹会有着怎么样的下场。

    这不。

    格拉汉姆只是看了一眼那些破空而来的导弹后,便转移目光,继续戒备着雹阵暴风高达的下一波攻击,丝毫没有将导弹放在眼里。

    因为,这些导弹最终会在GN粒子的干扰下,如同无头苍蝇那般东歪西倒地从勇气式身边飞过,一头扎落在了下方的山坡上,落得了全数殉爆的下场。

    看着那接二连三地撞在地面的导弹,疾风强袭高达和雹阵暴风高达似乎陷入了刹那间的错愕。但很快,两架高达再一次动作了起来。默契地配合着再次向勇气式发动进攻。

    “很好!”

    格拉汉姆看了一眼依然在外围四周移动的疾风强袭高达,当即决定暂时将其丢在一边不管,将全副精力放在了雹阵暴风高达身上。

    转眼间,保持着MA形态的勇气式猛然加速,笔直地向着雹阵暴风高达冲去。

    格拉汉姆的这一招让在一旁游击的疾风强袭高达有些慌了,连忙加速,欲上前拦住勇气式。而作为被锁定的目标,雹阵暴风高达也是举起双手的武器,迅速锁定勇气式,全弹发射,试图干扰勇气式的前进,甚至是将其击落。

    顷刻间,

    雹阵暴风高达右臂上的350mm发射器,以及左臂上的94mm高能收束火线步枪,配合着各自射击节奏,联手朝着勇气式铺开了一张大网。

    “很好!这样才算是与高达的战斗!”面对如此绝境,格拉汉姆不退反进,声音高昂地大喊。此刻,那炽热的战斗之血熊熊燃烧着。

    “GN力场,展开!!”

    随着格拉汉姆的一声大喊,在与ELS大战后,进行改良时所安装的GN力场发生装置立刻启动,在勇气式的前方形成了一道半弧形的半透明光罩。

    “轰!”

    “轰!”

    几乎在GN力场展开的一瞬间,雹阵暴风高达的攻击也到了。

    那350mm发射器的炮弹以及94mm高能收束火线步枪的攻击如同潮水般疯狂地在GN力场上面爆发出一阵阵强烈的能量冲撞,冲撞之激烈,甚至连坐在勇气式当中的格拉汉姆也略有感觉。

    然而,

    就算是如此危机之时,格拉汉姆的热血却变得更为炽热。

    “来吧!今天的我凌驾在阿修罗之上!”

    浓烟当中,

    勇气式瞬间变形。

    MA到MS的转变只是一瞬间。

    同时,勇气式的右手上更是多出了一柄爆发出耀眼光芒的GN粒子光束剑。

    “嗡!”

    斩击!

    带着就算是雹阵暴风高达所爆发出来的全弹射击也无法阻击的冲击威势,勇气式手中的光束剑破开那滚滚浓烟,精准而致命地朝着雹阵暴风高达挥砍而去。

    光芒闪过,

    方才还疯狂地发起攻击的雹阵暴风高达竟然如此轻易地被勇气式斩成了两半,带着那不甘的怨念跌落在地上。

    “轰!!”

    眨眼间,雹阵暴风高达殉爆了!

    熊熊烈火,

    滚滚浓烟,

    蓝黑涂装的勇气式手持光束剑,转身,面向疾风强袭,举起左手,向着来不及援救雹阵暴风高达,眼睁睁地看着队友被砍成两半的疾风强袭高达招了招手。

    话,没有。

    只有那两把被疾风强袭高达从腰间拔出的格斗用刀,遥遥地指向勇气式。

    “很好!”

    格拉汉姆有些陶醉地笑道:

    方才那一击让格拉汉姆回想起了当初遭遇高达时候的感觉。

    “不知道你跟那个少年相比,能有多大能耐呢?和强袭高达很像的家伙。”

    说话间,勇气式便摆出了一副进攻的姿态。

    风,

    在呼啸。

    火,

    在肆虐。

    这一刻,

    在雹阵暴风高达化身的熊熊大火般,疾风强袭高达,勇气式犹如站在古战场上的战士那般,举起手中的兵刃,摆出了进攻姿势,观察着对手,伺机发起致命一击。

    沉寂中,

    压力悄然增大。

    突然间,

    格拉汉姆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机会!”

    “嗡!”

    勇气式身上的两道粒子喷口猛然爆发出两股强劲的粒子喷流,让勇气式在眨眼间便完成了从静到动的动态转换。

    身化流光,剑如暴风。

    这是当下勇气式所呈现出来的姿态所带给人的直观感受。

    身材纤细的勇气式在面对身形粗壮,装甲厚实的疾风强袭高达时,竟然能够将其完全压着打。

    哪怕是疾风强袭高达手中拿着两柄更大,更厚实的格斗用刀,但在面对勇气式手中那柄更小,更轻盈的光束剑时,却是那么地被动,那么地无力。

    “跟预想的差太多了。”

    格拉汉姆皱了一下眉头。

    没有想到,这从外形来看卖相极好的疾风强袭高达的实力竟然远远低于自己预测的水平。这让燃起了热血的格拉汉姆感到颇为难受。

    当即,格拉汉姆不再纠缠,直接了当地籍着勇气式挥剑格开了疾风强袭高达手中的格斗用刀的瞬间,控制着勇气式抬起右腿,以从小腿处弹出的碳钢刀,猛地将疾风强袭高达的右腿自膝盖以下的部位踢断。

    蓦然间,由于姿态失衡,以及右腿被踢断的缘故,这架只能在勇气式的攻势下苦苦支撑的疾风强袭高达徒劳地挣扎着摔在地上。

    “嗡!”

    紧接着,一道炽热的光束笔直地击穿了疾风强袭高达的驾驶舱,毫不讲理地将驾驶员从这个世界当中抹去了。

    随后,格拉汉姆的目光落在了树林背后的那片空地。

    在那里,三辆被众多线路进行互相链接的卡车正静静地停在那。

    “应该是这里了。”

    格拉汉姆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后,便控制着勇气式一一将这些发出干扰源信号,断绝了这座城市通讯的罪魁祸首打爆了。

    “呲···呲···呲···”

    效果是十分明显的。

    在这干扰源信号失效的同时,无数来自外界的信号蜂拥而至。

    格拉汉姆不做多想,马上试图联系大天使号,通报一下当前情况,好让玛琉以及巴基露露安心。

    只是,还没有等格拉汉姆发出联系信号,大天使号的通讯信号便直接接通了。

    “格拉汉姆,将军!将军现在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出现在格拉汉姆眼前的是巴基露露那张焦急的脸孔。

    看着满脸焦急的巴基露露,格拉汉姆心中一沉,但还是缓声道:“放心!现在将军正在曙光社的地下设施当中。非常安全。”

    格拉汉姆的话,让巴基露露稍稍松了一口气。在她和玛琉对视一眼后,便将通讯交给了玛琉。

    “舰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玛琉的脸上同样布满了焦急,这让格拉汉姆不由地感到一阵紧张。

    玛琉先是点了点头,后是摇了摇头。“将军没事真是太好了!只是在刚才我们与国内取得联系的时候,发现了一件重大的事情。”

    “什么事情?”

    “在奥布被袭击的同时,包括赤道联盟在内的所有中立国家,联合体都遭到了不知名袭击,甚至连地球联合,PLANT在内的部分殖民卫星都有规模不同的暴乱发生。”玛琉尽可能地讲述了她所知道的情况。

    “什么?玛琉,你再说一遍!”

    显然,这是刚刚接入通讯的何莫名的声音。

    “将军?!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玛琉愣了一下,喜极而泣地看着出现在主屏幕当中的何莫名说道。

    “嗯。我没事。玛琉,你放心好了!国内发生什么事情了?”何莫名点了点头,马上把话题拉了回来。

    玛琉稳了稳心神,严肃地说道:“预计是在奥布发生袭击的同时,包括赤道联合在内的所有中立国,联合体都遭受了不明袭击,甚至欧亚联邦的维多利亚宇宙港都被一股不知名势力所占着。”

    “宇宙呢?宇宙的情况如何?”何莫名皱起了眉头。

    “我们东亚联邦的殖民卫星并没有遭遇到很大的打击。只是孟德尔殖民卫星受到的破坏较为严重。另外,大西洋联邦以及欧亚联邦,PLANT的殖民卫星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暴乱,以至有个别殖民卫星被暴乱分子控制住了。”

    这一次,玛琉讲述的情况更为详细一些,但更让何莫名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何莫名思索片刻,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蜜纳。

    而蜜纳也是看着何莫名,方才的话,蜜纳同样听见了。

    聪慧的蜜纳,心中早有了答案。只是她不敢肯定,这个答案是否与何莫名心中的答案一致。

    “萨哈克家主。现在奥布需要稳定,对吗?”

    可是,何莫名并没有提及这方面的事情,反而出乎意料地询问着蜜纳。

    蜜纳垂下眼帘,缓缓地点了点头。

    “是,将军。奥布是幸运的,但也是需要休养的时间。”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我吧!奥布,从始至终都是中立国。”何莫名抬手按下了轮椅的启动键,让其缓缓地向着门外走去。

    “是。奥布,永远都是中立国。”蜜纳缓缓地重复着何莫名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