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20 奥布!燃烧!(三)

1020 奥布!燃烧!(三)

    人心惶惶。

    这个词拿来按在眼前这群衣着光鲜,却又面色惊慌的社会名流的身上,似乎是非常合适。

    在刚才的那场袭击中,有不少推挤着要从宴会中冲出去的人都被那群蛮横地冲进来的黑影人开枪扫到了。

    在那枪声连连,血肉横飞的震惊画面中,尖叫,惨嚎,慌张瞬间占据了所有人的思维,让其只能遵循人类的求生本能,再一次退回宴会大厅当中。

    然而,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在这些社会名流惊慌未定的时候,方才还开枪扫到了不少人的黑影人竟然在转眼间便被另外一波突然出现的人所击杀了。

    短短数分钟之间,竟然发生了如此起伏巨大的事情。

    这让很多人在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寻找回丢失的理智,

    可是,这都是暂时的。

    随着袭击者的被击毙,带领着另外一拨救援者出现的影之军神隆德·蜜纳·萨哈克以及奥布代表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的联袂登场,惊慌未定的社会名流们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各位。非常抱歉。”卡嘉莉在基拉的伴同下,再次回到了宴会大厅。只见她看了看过道中的那些艳红的血迹后,便继续说道:“刚才的袭击已经可以判断为是由赛兰家族的尤纳·罗马·赛兰以及家主乌纳特·罗马·赛兰发动的。他们的目标除了我之外,便是控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强迫我们承认赛兰家族是奥布的唯一统治者。”

    卡嘉莉顿了顿,眼中闪烁着寒光。

    “换而言之,赛兰父子企图让奥布成为他们的独裁王国!”

    “什么?”

    卡嘉莉的话顿时将这群刚刚平静下来不久的社会名流们再次引爆了。

    尽管所有人都对袭击者的身份有所猜测,但万万没有想到卡嘉莉口中的真凶竟然就是那对父子,而且这对父子在他们的记忆中,便是落得被卡嘉莉在婚礼现场亲手枪杀的下场。如今,作为亲手枪杀他们的人,卡嘉莉竟然宣布将这次袭击的责任安在了那对父子的头上。

    这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

    对此,卡嘉莉早有所料。

    只见她回头和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蜜纳对望一眼后,蜜纳便抬手让手下将被捉拿的尤纳从背后推了出来。

    一见到被粗暴地推出来,摔倒在地上的尤纳,有些惊慌未定的女士们再一次尖叫了出来。

    “鬼!?”

    “赛兰公子?!他不是死了吗?”

    “嗡···”

    短短转眼间的功夫,人群再一次轰动了起来。

    作为焦点中心的尤纳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但也不妨碍他奋力地从地上站出来,面容扭曲地看着眼前的社会名流,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卡嘉莉,看着将他捉拿的蜜纳,叫嚣道:“看到了吗?愚蠢的人类!!我是不死的!!哈哈哈哈!!就算你杀死了我尤纳·罗马·赛兰一次,还有千千万万的我出现!!臣服我吧!臣服在永生不死的赛兰····”

    “呯!”

    一声枪响,打断了尤纳那疯狂的叫嚣,也让人群齐齐地退后几步,面露恐惧地看着方才还在叫嚣不止的尤纳额头上那颗不断流着红白物事的窟窿。

    “现在的事态,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吧。”卡嘉莉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中的手枪,看着人群淡淡地说道。

    再一次亲手将尤纳枪决的卡嘉莉心中并没有过多的起伏,有的只是那么一丝波澜。不为其他,为的就是尤纳那疯狂叫嚣的话语。

    “一个尤纳倒下了,却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尤纳诞生。”

    卡嘉莉握着手枪的右手微微用力,她回过头看着蜜纳说道:“萨哈克家主,接下来的事情能拜托你吗?我必须亲自去与地球联合,PLANT大使那边表明情况。”

    蜜纳点了点头。

    “好的。代表。请尽管交给我吧!”

    在亚金杜维那场大战后,蜜纳曾经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奥布代表,因此无论是她,还是眼前的人群都不会对双方感到陌生。卡嘉莉的这个安排无疑是眼前的最佳选择。

    将与尤纳父子再次出现的有关事宜交给蜜纳之后,卡嘉莉就在基拉的推送下,来到了地球联合以及PLANT的两位大使所在的角落。

    如果不是特殊时期的话,这两拨人是不可能如此平静地待在同一个角落。卡嘉莉知道,他们在等待着一个答案,一个只能有卡嘉莉自己说出的答案。

    “两位大使,久等了。对于这起突发袭击事件,我感到十分抱歉。希望不会对两位大使造成任何伤害,以及干扰,更希望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卡嘉莉和基拉来到两位大使面前后,便第一时间道了一声歉。

    由于奥布作为中立国的缘故,无论是地球联合,还是PLANT都不想这么快地将奥布逼到对方的阵营上,因此就算有些不满袭击事件的发生,也只能暂时将这些不满压下。

    地球联合和PLANT两位大使的宽容表态让卡嘉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自从她从蜜纳口中得知了隐藏在世界暗处的那一股死而复生的黑暗势力的存在之后,卡嘉莉的思想便开始渐渐地有了一些变化。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她现在在对待两位大使的态度上是保持一致的,而不是与之前那般,暗暗地倾向PLANT。

    在PLANT大使的询问下,卡嘉莉有选择性地将关于这次袭击的部分真相说出。哪怕是方才两位大使都听到了尤纳那疯狂的叫嚣,也应该只会将其当成失败者的最后疯狂而已。

    只是,与两位大使的明智不同,一名身穿ZAFT红衣的少年突然出乎意料地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两眼散发着仇恨的光芒,死死地盯着卡嘉莉。

    “真。”发现好友的情况有些不妥的雷第一时间伸手拉住了真,但却被其用力地挣开了。

    真·飞鸟并没有回头与好友道歉,而是朝着卡嘉莉呵斥道:“现在这幅情况便是因为你之前在婚礼中做出来的荒唐事而导致吗?不管是过去了多久,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奥布领导人总是这么随心所欲!!!看吧!!现在已经死了很多人了!!这都是因为你!”

    “真!!”旁观的阿斯兰终于忍不住了,刚想上前拉住真·飞鸟。却不料,一阵轻风突然从其背后划过。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突然响起了。

    “啪!!”

    稚嫩的脸孔上迅速地涨红着,错愕的目光在经历了短暂的迷茫后,难以置信地落在了那张熟悉的脸孔上。

    “玛尤?!”

    真·飞鸟踉跄几步,有些迷茫地看着向着他会打出了一记痛彻心扉的耳光的少女。

    “少自以为是了!!真·飞鸟!!”

    相貌与真·飞鸟极为相似的少女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不顾场合,向着一国代表叫嚣的少年痛骂道:“你知道什么?真·飞鸟!整天到晚都在怨恨这个,怨恨那个?对!我们的爸爸妈妈是因为战争的缘故而丧命,但这不是就能代表你能够把你自己的不幸归咎在她人身上!!”

    “玛尤!你在说什么?要不是她,要不是乌兹米·尤拉·阿斯哈的任意妄为,我们,我们的家,我们的爸爸妈妈就不会死去!!还有我和你就不会因为这场战场离别多年,甚至在相见之后,发现我们站在了对立面上!!”真·飞鸟狠狠地咬着牙齿,朝着玛尤大喊着。那张涨红的侧面也愈发变得殷红了起来。

    “这样说来,你已经把罪名全部安在了奥布,安在了卡嘉莉·尤拉·阿斯哈身上了?”玛尤冷冷地说道。

    “难道没错吗?要不是奥布的肆意妄为,我们还会落在这种地步吗?难道我有错吗?全部!!都是奥布的错!!都是阿斯哈家族的错!!”

    “啪!!”

    又是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响声。

    而这一次,真·飞鸟竟然在这股巨大的力度之后,踉跄着向后倒去。要不是雷在背后伸出援手的话,真·飞鸟估计就会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再次被玛尤打落在地。

    无论是左右侧脸都已经肿红起来的真·飞鸟愣愣地看着居高临下,冰冷地看着自己的玛尤。

    真·飞鸟可以从玛尤那冰冷的目光看到了失望,看到了伤心,更看到了愤怒。

    “为什么?”

    “为什么?玛尤!!为什么要打我?难道我说错了吗?”真·飞鸟忍着面部的疼痛大喊着。

    玛尤冷冷地看着挣扎着重新站起来的真·飞鸟,毫无感情地说道:“不,你并没错。错的只是我这个自以为是的蠢材!”

    说罢。玛尤便毫不留恋地转身向着另外一边走去。

    “玛尤!”

    就在真·飞鸟想要追上的时候,两道苗条的身影一左一右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此路不通。中二少年。”史黛拉抬手拦住了真·飞鸟的去路。

    “让开!”真·飞鸟怒吼着。不知道为什么,真·飞鸟突然觉得从这一刻开始,他将会失去与玛尤相认的机会,甚至连那一丝血浓于水的联系都极有可能会断裂。为了挽救这些,真·飞鸟难以自控地迈开脚步,冲了过去。

    “啧!艾薇儿姐姐,让我来!”一看到真·飞鸟死缠烂打,与玛尤关系极好的史黛拉立马喊住想要出手的艾薇儿,并迅速地伸手擒住真·飞鸟挥舞过来的拳头,脚步一跨,右手轻轻一引,真·飞鸟便被史黛拉这轻轻地一擒,一拉之下,被摔飞到了不远处的柜子上。

    “轰!!”

    这番变故来得极快,快到连阿斯兰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真·飞鸟被史黛拉摔飞,重重地摔在了柜子上。

    “你!!”雷目光一寒,忍不住要出手帮真·飞鸟找回公道,却不料被阿斯兰喊住了。

    “雷!大家!!都住手!”阿斯兰一看到缓缓出现在一边的何莫名,便马上喊住了所有人。

    “抱歉!是我们的人一时没有收住手!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

    何莫名看了一眼被重重地摔在了柜子上的真·飞鸟,内心中不由地升起了一股微妙的感觉。如果说,当年将史黛拉和玛尤救下不只是单纯地拯救的念头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一幕估计就是其中之一的原因了。

    何莫名嘴角微微动了动,环顾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后,缓缓开口道:“各位,现在并不是内讧的时候。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一个更为严峻的困难。阿斯哈代表,虽然宴会大厅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我想你应该听到了现在外面到底是怎么一副情况了。”

    何莫名缓缓地吸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现在,奥布,正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