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17 交响曲·血火

1017 交响曲·血火

    走在前方的阿斯兰突然举起右手,作出了握紧拳头的动作。

    跟在后面的真·飞鸟和雷一看到这个动作,立刻一前一后夹着大使背靠着墙壁,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看下情况。”发现前方有问题的阿斯兰轻声地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便一个人轻手轻脚地摸了上去。

    随着阿斯兰的缓步前进,他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真·飞鸟和雷的眼中。

    “真。你负责后面。”

    “好。前面就拜托你了!雷。”

    在阿斯兰走后,真·飞鸟和雷便默契地安排了任务。

    尽管阿斯兰并不是很放心两人能否保护好大使,但如今阿斯兰只能够将保护大使的任务拜托给他们了。而他自己则是一步步地向着之前他隐约听到异响的方向移动了过去。

    忽然间,在阿斯兰的脚步一点一点地挪动在走廊尽头的时候,一个黝黑的小黑洞毫无征兆地出现了。

    哪怕是无法第一时间看清楚这个黝黑的小洞口到底是什么,但遵循本能的阿斯兰立刻矮下身体,迅速地就地一滚,避开了那个黝黑的小洞口所指向的方向。

    “阿斯兰?”

    结果,在阿斯兰从地上一跃而上,奋力扑向藏在走廊拐角阴影处的那道人影时候,带着一丝惊讶的声音响起。这,也让阿斯兰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

    “基拉?”阿斯兰籍着那微弱的光线看清楚了那藏在阴影处的那道人影的脸孔。

    于是,一场生死搏杀就此揭过。

    一会儿后,带着基拉和真·飞鸟他们汇合的阿斯兰一边检查着基拉提供给他们的枪械武器,一边询问着现在的情况。

    “基拉。你是说这场袭击针对的对象是奥布代表?”

    阿斯兰检查完毕后,便打开了保险,并一一尽可能地将弹夹带在身上。虽然基拉所说的事情有一定的可信度,但鉴于PLANT大使就在现场的缘故,阿斯兰并不能因为基拉的一己之言而松懈下来。

    因此,在基拉决定要前往营救奥布代表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的时候,阿斯兰便做出了支援他的决定。毕竟,在阿斯兰看来,如果奥布代表陷入了生死危机的话,接下来就有可能会连累到身处同一栋别墅的大使。

    “真,雷。你们检查好枪械后,便按照基拉提供的路线,前往防空洞躲躲风头。而我,将与这位奥布代表的亲卫一起营救奥布代表。”阿斯兰检查完毕后,便吩咐道。

    说罢,阿斯兰看着大使,轻声道歉道:“抱歉。大使。鉴于当前的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参与营救奥布代表的行动。这不仅是为了代表的安全,也是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更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将这场袭击平息下来。请大使见谅!”

    PLANT大使摇了摇头,信任地看着阿斯兰说道:“不。萨拉阁下。请按照你的意愿去做吧!不用在意我的安危。相信这两位杰出的士兵能够保护好我的。”

    大使一口一个萨拉阁下,无疑让阿斯兰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虽然在基拉和真·飞鸟看来,大使对阿斯兰的称呼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阿斯兰却知道这是明明白白地在向他宣示大使本身所处于的派系。

    对,

    萨拉。

    前任议长,帕特里克·萨拉。

    哪怕是前任议长在战后被判为发动战争的罪犯,但其在PLANT之中的派系依然坚强地延续着。只是,本应该作为继承人的阿斯兰一直眼不见为净,远远地躲开了他们。如今,阿斯兰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

    但,这些事情就算再让阿斯兰感到心烦,也只是后面的事情了。

    阿斯兰与基拉对视一眼,确认双方都准备妥当后,便说道:“真,雷。大使便拜托你们了。”

    “了解!”

    随后,阿斯兰与基拉便一前一后,相当默契地按照基拉事先划定好的路线移动了过去。

    “嗒嗒嗒···”

    在前方领路的基拉背靠墙壁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打量着走廊拐角处的动静。在确认了不远处的那道大门两侧都各有一名全副武装,浑身上下被黑色作战服包裹着的袭击者把守的时候,便从腰间摸出了一枚手雷,向着阿斯兰示意了一下。

    “震撼弹。”

    阿斯兰点了点头,将冲锋枪放回背后,拔出了单兵匕首。

    被拔掉拉环的震撼弹被基拉轻轻地在地上一推,就滴溜溜地向着那两名袭击者所在的位置滚了过去。

    时刻注意着震撼弹的情况的基拉张开了右手,以逐根手指弯下的方式向阿斯兰报秒。

    “三。“

    “二。”

    “一。”

    “BOOM!”

    随着一声炸响,一阵让人措手不及,而又精神混乱的杂音在冲击波爆发的一瞬间,迅速地将那两名袭击者的听觉瘫痪,让其因为感觉混乱而滚到在地上。

    “机会!”

    无需多说。

    基拉和阿斯兰一前一后冲出了走廊拐角,快速地将那两名一时之间失去了战斗力的袭击者制服并控制住。

    “说!谁指使你们来的?”阿斯兰一把扯开袭击者的面罩,厉声问道。

    但出现在阿斯兰面前的却是有着一双正在快速溃散的瞳孔,以及悄然变成黑色的嘴唇的陌生人脸孔。

    “服毒自杀了?”

    阿斯兰愣了一下,当即看向基拉那边。

    结果,

    也是一样。

    “都服毒自杀了吗?”基拉将架在袭击者脖子上的单兵匕首收起,脸上显得有些烦躁。

    “看样子来者不善。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代表。”阿斯兰将单兵匕首收起,重新拿起冲锋枪。“接下来,或许会是一场血战。基拉,你能开枪吗?对着人类。”

    基拉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收回了单兵匕首后,与阿斯兰一般重新拿起冲锋枪,坚定地,斩钉截铁说道:“我要保护代表。我必须保护卡嘉莉。哪怕是杀人!”

    阿斯兰被基拉所表现出来的坚定而微微动容。

    “那么,带路吧!想要拯救公主的骑士。”

    奔跑,

    交火,

    掩护,

    穿插。

    因为昔日仇恨而有些间隔的两名少年,在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共同战斗之时,那曾经被少年们忘却的默契悄然地重新回到了他们身上。

    阿斯兰在墙后伸出半边身体,举起冲锋枪朝着藏在下一道大门背后的四名袭击者射出一颗颗子弹。呼啸而出的子弹不断地将由实心木制成的厚实大门打成木屑纷飞,坑洞两片。

    火力之猛,竟然将那四名袭击者一时之间压得探不出身体。

    然而,

    纵使阿斯兰此刻的火力再猛,冲锋枪的子弹终究还是有限的。

    但阿斯兰对此并不在意,只见他将弹夹中的子弹一扫而空之后,便迅速地收回身体,自顾自地更换子弹。他知道接下来基拉会接上他的动作。

    这不,

    在阿斯兰更换弹夹的同时,基拉便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手雷奋力一丢。在手雷飞跃而出的下一秒,基拉随手举起手中的冲锋枪打了一通后,就伏下身子,躲在墙壁后面,等待着手雷爆炸的那一瞬间。

    “轰!!”

    手雷炸了!

    伴随着那漫天的木碎,木屑纷飞,那四名躲在大门背后的袭击者浑身鲜血地倒在了地上。

    “下个走廊便是代表的房间所在。”

    两人对地上那四名不断抽搐着的袭击者熟视无睹,迅速地交流几句后,便冲进了通往卡嘉莉的房间的那条走廊。

    阿斯兰和基拉联手,一路突破所造成的动静自然是无法让人忽视的。

    更何况,在尤纳所带领的袭击者集团当中更有着无线电设备的帮助,这让尤纳在阿斯兰和基拉发动攻击后的短短时间中便得到了消息。

    只是,尤纳并没有立刻将卡嘉莉带走,而是继续留在了房间当中,等待着阿斯兰和基拉的到来。

    “呐!卡嘉莉。你知道吗?你的那个护卫竟然和ZAFT的人联手了,而且根据我的手下汇报,那个ZAFT好像还是一个FAITH!”尤纳面容扭曲地叫喊着。

    “基拉?”卡嘉莉愣一下,随即想到了基拉。

    “基拉?”尤纳稍稍想了一下。“哦,对了!那个护卫的真名叫做基拉·大和对吧!有意思!有意思!在婚礼上,这家伙驾驶着自由高达破坏了我们的婚礼!现在又带着ZAFT的人来破坏我们的再会!!”

    尤纳的眼睛极度睁大,两眼间更是燃起了名为仇恨的火焰。

    “不可原谅!!不可饶恕!!”

    “卡嘉莉!我的可爱猫咪!不如,我们在离开之前,就好好欣赏一出好戏吧!”

    一听到尤纳这样一说,更加上尤纳此刻那极度扭曲,被仇恨所充斥的狰狞脸孔,卡嘉莉在心叫不好的同时,更是大喊道:“尤纳!!有本事就冲我来!杀死你是我!奥布也罢,我也罢!!都随你喜欢怎么处理!!”

    卡嘉莉的大喊顿时吸引住了尤纳的注意力,但是尤纳似乎对卡嘉莉突然之间的态度变化很不满意。

    “这样可不行哦!卡嘉莉。可爱猫咪就应该乖乖地撒娇才对。”

    “啪!”

    突然之间,卡嘉莉吃了一记耳光。

    尤纳看着卡嘉莉脸上那迅速涨红的侧脸,更是兴奋地说道:“看吧!现在的卡嘉莉只不过是一只不听话的猴子罢了!!哈哈哈!!!”

    然而,

    就在尤纳的狂笑声充斥房间的时候,一颗小巧而黝黑的影子突然被从窗外飞了进来,滴溜溜地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后,便停在了尤纳的脚边。

    “!!”

    还没有等尤纳反应过来,一阵巨大,刺耳,令人防不胜防,而又极度难受,如同酷刑般的刺耳噪音瞬间席卷整个房间。

    “啊!!!谁!!!!”

    方才还在疯狂大笑的尤纳转眼间便变成了满身打滚的···狗。

    “哒哒哒。”

    “哒哒哒。”

    紧接着,急速而短暂的枪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同样被震撼弹弄得头昏脑涨的卡嘉莉只是在模糊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大门中冲进,举着冲锋枪不断地将那倒在地上挣扎滚动的袭击者射杀后,便来到了她的身边。

    “基拉?”

    忍着无比刺耳的耳鸣,卡嘉莉痛苦难忍地抬起头看着靠近自己的那名少年。

    “抱歉!卡嘉莉。稍稍忍耐一下。”熟悉的声音响起了,熟悉的气息也来到了身边了。卡嘉莉的心神不由地一松,便软软地倒在了基拉怀中。

    “卡嘉莉?卡嘉莉?”基拉摇了摇卡嘉莉的肩膀,皱着眉头查看一番后,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代表怎么样了?”从窗口翻进来,并在一旁补刀的阿斯兰回过头问道。

    “只是晕过去了。”基拉回了一句,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去,叫道:“尤纳?!!阿斯兰,你杀了尤纳·罗马·赛兰?”

    在基拉的目光中,刚才还在地面上痛苦挣扎的尤纳·罗马·赛兰竟然趁着基拉和阿斯兰的不注意,悄悄地跑了!

    “尤纳?”阿斯兰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刚才我并没有向他开枪。更何况,我很想知道一个本已经死去的人怎么还会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基拉的眉头也是深锁着的。“在那场婚礼中,我是亲眼看着尤纳被卡嘉莉枪杀的。怎么还会出现另外一个尤纳?”

    疑惑中,一个陌生而高傲的女声响起了。

    “这个问题,应该由他自己来回答。”

    “谁?!”

    基拉和阿斯兰同时举起冲锋枪,指向了大门。

    “放松!两位。我没有恶意。”

    在敞开的大门中,一名留着姬式发型,穿着华贵,举止高贵优雅的女子正带着一小队人马站在那里。而在那女子的身旁正在方才悄悄溜走的尤纳·罗马·赛兰。

    “你!”基拉在看清楚女子的面容后,惊讶地说道:“天之御柱之主隆德·蜜纳·萨哈克大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看样子还有人记得我。不错。”女子微微点头。

    她的目光稍稍地在卡嘉莉身上停顿了一下后,便看向了阿斯兰。

    “想必你便是ZAFT最近风头正盛的FAITH阿斯兰·萨拉阁下对吧?”

    “是。我是阿斯兰·萨拉。”既然已经搞清楚了女子并非敌人,那么作为外人的阿斯兰也不好继续保持敌对姿态。

    “嗯。这次行动辛苦你了。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奥布的内部事宜。请你见谅!萨拉阁下。”蜜纳淡淡地说道。

    这明摆着的逐客令,阿斯兰自然是必须接受的。

    阿斯兰并没有对此表现出任何异议,爽快地将冲锋枪递给蜜纳身后的队员后,便转身离去了。

    “对了。萨拉阁下。大使已经被我安排在了防空洞内。你那两名队友也在里面。”在阿斯兰还没走出几步时,蜜纳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感谢!”

    随后,蜜纳并没有去管阿斯兰的去向问题。

    只见她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后,押着尤纳的那名队友便粗暴地将尤纳推到了房间当中,任其滚落在了从那些袭击者身上所流出的血泊里面。

    “好了!现在这里并没有外人了。该是时候,处理我们奥布内部的事情了。自由高达的机师,基拉·大和。”蜜纳的目光一凝,道出了一个奥布上层鲜有人知的秘密。

    “同时,也是奥布代表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的哥哥。”

    EMMMM···最近几天好像都是4500字的章节!算了,还是懒得标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