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15 交响曲·杂音

1015 交响曲·杂音

    是夜。

    一场为了共同招待地球联合以及PLANT使团的宴会在奥布的某处别墅中隆重召开了。

    在这个夜晚里,奥布几乎所有的上流社会,权力人物都应邀到来,共同参与这个宴会。在尽可能与地球联合和PLANT使团拉上关系的同时,也是为了在前不久的那场婚礼上,冷酷地开枪将未婚夫以及赛兰家当家枪杀的卡嘉莉·尤拉·阿斯哈面前留下顺从的好印象。

    不得不说,别说是其他国家人,就连知晓内情的他们在卡嘉莉开枪的那一瞬间之前,都只会认为这个拖着残躯的少女最多只会在自由高达的抢夺下,哭泣着离开奥布。

    然而,

    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

    本应该挥泪离去的少女,竟然换上了一副冰冷的脸孔,毫不犹豫地将那对将其架空的父子杀死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无数奥布国民震惊的同时,也让他们这些实权人物为之胆寒。

    因为,他们知道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已经算不上是一名正常人了。在那副残躯的影响下,在那对父子明面上照顾,实则上架空的操作下,这名身心俱残的少女或许还会做出让人意料不及的举动。

    为此,为了保命也罢,为了保护家人也罢。

    在今夜,奥布众多上层都暗中达成了一个最基本的认识。那便是,尽可能地避免与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发生冲突。如果不幸发生的话,尽可能化解冲突。

    阿斯哈家族,又诞生了一头狮子了。尽管这头狮子已是残躯一副,但爪牙依旧锋利。

    在举酒相谈甚欢之时,无数目光都隐隐地透过高脚杯的玻璃看向那被众多名流围在中央的那两名大人物身上。

    “何将军。没想到自数年前一别之后,我们还有相见之日。而且,我们的现状却是如此地相似。”

    与何莫名所猜想的不同,坐在轮椅上的卡嘉莉带着热情的笑容向着同样坐在轮椅上的自己伸出了右手。

    “呵呵。让代表笑话了。我也没有想到数年前的小女孩,会变得如此地成熟。”何莫名伸出右手和卡嘉莉握了握后,便看着卡嘉莉的眼睛正色道:“看样子。前任代表泉下有知,也应该十分欣慰的。”

    或许是因为何莫名的那双金光流转的眼睛过于刺眼,也或许是卡嘉莉被何莫名勾起了对已故父亲的记忆的缘故,卡嘉莉强颜欢笑地和何莫名谈论了一番后,便在侍从的帮助下,以需要服药的理由暂时离开了舞会现场。

    伴随着卡嘉莉的离去,何莫名周边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群对何莫名头上所顶着的“救世主”名号颇为好奇的社会名流,但由于何莫名所散发出来的气场突然变冷的缘故,这些社会名流愣是没敢走进何莫名的三米范围之内。

    可就算是如此,这些社会名流依旧没有就此离去的打算,继续尝试着和何莫名搭上话的机会。

    这样的情况自然落在了其他的旁观者眼中。

    “切!虚伪!”在PLANT使团所在的角落中,一名少年眼中闪烁着不甘,鄙视的光芒,不耻地看着被众多社会名流包围的何莫名。

    “在说什么呢?真。”在少年不断地暗中诽谤何莫名的时候,他的肩膀突然被某人拍了拍,这让少年吓了一跳。

    “在干什么呢?真。虽然我们被邀请前来参加宴会了,但这依旧是执行任务中。”同样身穿着ZAFT红色军装,领口处佩戴着FAITH的专属勋章的阿斯兰稍稍呵斥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阿斯兰已经知道了这家伙相比于比较安分的雷来说,便是随时会被点爆的不安定炸药。

    这一点,从不久之前从那纪念墓园中返回时,浑身上下沾满沙子的真·飞鸟身上体现得一清二楚。虽然事后阿斯兰并没有询问事情经过,但在他向雷询问真·飞鸟的情况后,便得知了真·飞鸟突然间经常对着一方手帕发呆。

    而在随后,阿斯兰在宴会上看到了真·飞鸟对着那位何将军注视时,便暗暗地猜到了一些。

    “你跟那何将军有过交集吗?”阿斯兰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大使身旁,一丝不苟地执行护卫任务的雷后,便向真·飞鸟问道。

    “不,并没有什么。”

    虽然真·飞鸟随便敷衍了一下阿斯兰,但在下一秒,真·飞鸟的眼神便出卖了他自己。

    发现不对的阿斯兰很快便随着真·飞鸟的目光看了过去。

    一行三人,身上皆穿着着地球联合的女式尉官军装的少女从宴会的另外一边,无视着周边的男士的邀请,径直地穿过人群,站到了何莫名的左右两侧。

    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和何莫名交谈数句之后,便不分由说地分出两人驱散人群,由最后一人轻缓地推着何莫名所乘坐的轮椅离开了宴会。看样子,应该是去后面的那处花园。

    “认识的人?”阿斯兰回过头看着眼睛都要看直的真·飞鸟问道。

    真·飞鸟咬了咬牙,摇头说道:“不,我不知道。”随后,仿佛是怕阿斯兰追问似的,真·飞鸟埋头逃难似地从阿斯兰的身边离开,回到了雷的身边,继续担任着他的护卫任务。

    “年轻真好啊!”看着落荒而逃的真·飞鸟,自以为猜到了真相的阿斯兰不由地感叹了一声。

    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并且一个熟悉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有空陪我喝一杯吗?这位先生。”

    阿斯兰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转过身,看向来人。在看清来人的脸孔之时,阿斯兰的神情时而狰狞,时而疯狂,时而仇恨,但最终都归于平静。

    “我现在不喝酒了。”阿斯兰看了一眼来人手中所递过来的酒杯后,平淡地说道。

    “是吗?我猜也是。”来人笑了笑,轻轻扬了扬手中的酒杯说道:“这只是果汁而已。”

    阿斯兰盯着来人手中的那杯果汁一会儿后,偏了偏头,指向阳台说道:“换个地方吧!这里有些吵闹。”

    “理所当然。”

    与人声鼎沸的宴会不一样。

    夜晚的花园总是被一股宁静所笼罩着。

    静谧的庭院,

    盛开的花朵,

    冲上半空,旋而化为一阵阵带着点点星光的美丽水花,重新散落在水池中的水柱,

    这一切都让从宴会中脱身而出的四人感到一阵惊艳。

    “这里真是漂亮啊!”与玛尤在前方开路的史黛拉一看到那美丽的水池,便高呼地踩着轻快的步伐冲了过去。在其身后,看得兴起的玛尤也是如此。

    “你们两个,小心点!”稳重的艾薇儿并没有丢下推动何莫名的轮椅的任务,只是看着雀跃的两人提醒了一番。

    “让她们去吧!”相比于艾薇儿,何莫名似乎更放纵史黛拉和玛尤。“我听玛琉说了。没想到,你们在这数年间竟然为了成为机师而吃了那么多苦。辛苦你们了。”

    艾薇儿摇了摇头,松开了轮椅的把手,上前一步,站在了何莫名的右手侧,双手盖在了何莫名的右手上,看着何莫名的双眼,坦然而真诚地说道:“不,这是我们四人一同决定的。如果不是我弟弟奥法尔实在是不适合成为机师的话,现在雏凤小队就应该是四人了。”

    何莫名虽然有些被艾薇儿所表现出来的真诚而动容,但更多的是不解。为什么她们,在经受了战争之苦后,还要成为战争的一份子?

    “为什么?”何莫名缓声问道。

    艾薇儿笑了笑,抬手指着何莫名那双被绝大多数人畏惧的金色瞳孔说道:“想帮大哥哥你啊!”

    话语虽然简单,但心意却是强烈的。强烈到就算何莫名不去刻意感受艾薇儿的精神波动,都能够感觉得一清二楚的。

    “这丫头。难道就不知道NT之间会互相吸引的吗?”何莫名既是好笑,又是无奈地感叹道。

    突然间,何莫名脸色一变,止住了要说的话,飞快地看向艾薇儿。艾薇儿脸上也是布满了凝重之色,但她并没有慌张,下意识地伸手摸向大腿处。

    在那里,

    正藏有一把小巧的匕首。

    在如今,并不能携带枪械前来参与宴会的现在,这把能够避过安检的匕首或许就会成为她们的安全保障。

    但,

    何莫名却阻止了艾薇儿的动作。

    只见他摇了摇头,示意艾薇儿稍安勿躁后,便喊道:”玛尤,史黛拉。我们回去了。“

    “是!”水池边上,马上响起了玛尤和史黛拉的回应。

    很快,在玛尤和史黛拉回到了身边后,何莫名暗中地让艾薇儿通知玛尤和史黛拉准备好之后,便看向花园的另外一边,平淡地说道:

    “出来吧!没想到你竟然没死。”

    在阴影中,一个阴森森的笑声渐渐地响起。

    “呵呵。不愧是救世主。竟然能够发现我。厉害厉害。”

    话语中,一道道身穿黑衣,全副武装的黑影飞快地,悄然无声地从花园的阴影中冲出,迅速地以半月形阵型将何莫名四人包围在其中。

    “玛尤,史黛拉。小心了!”艾薇儿从大腿处摸出了匕首,摆出了防御架势,低声地喝道。

    只是三把匕首对上那至少十五名以上,全副武装的黑影,胜算几乎为零。

    “救世主阁下。请让那三个小猫咪放下那可怜的小玩意吧!虽然它们并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但我们的胆子终究还是很小的。”说话之人并没有离开阴影,只是仗势逼人,要求艾薇儿三女放下匕首。

    “艾薇儿,放下匕首吧!没用的。”何莫名神情不变,平静地示意艾薇儿放下匕首。

    虽然心中不愿,但极度信任何莫名的三女还是依言将匕首丢到了那些黑影的脚下。

    “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救世主阁下。”躲在阴影中的那人赞了何莫名一声后,便又说道:“非常抱歉!救世主阁下。今晚我们本不愿打扰到你的兴致。但事情总有意外的时候,所以请阁下暂时在这里稍稍待上一阵子。待到我们解决了我们的事情后,我再向救世主阁下请罪!”

    尽管那藏在阴影处的那人的话说得很好听,但何莫名并不吃他这一套。

    只见何莫名那双金光流转的眼睛缓缓地在举枪指着他的众多黑影身上巡游一圈后,看着那些被其锐利的目光所逼,下意识地退后两步的黑影嘲讽道:“就凭这些不入流的士兵吗?你太让我失望了。或者说图书管理员已经沦落到只有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可用了吗?死而复生的乌纳特·艾玛·赛兰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