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13 交响曲·故土

1013 交响曲·故土

    奥布的港口是忙碌的。

    但,也是紧张的。

    往日甚少出现在港口当中的军队,在如今却大举派遣出一队队士兵,把守着港口的各个路口,肆意地打量着在这处港口工作的所有人员,以及那三艘造型各异,分别代表着三股势力的母舰,而且ZAFT和东亚联邦所派出的战舰还是各自的最新锐战舰。

    地球联合,ZAFT,以及在这数年内隐隐有着要从地球联合内部脱离而出,自成一派的东亚联邦。这三股势力之所以会出现在奥布,都是因为奥布代表卡嘉莉·尤拉·阿斯哈自那场婚礼惊变之后,作出的又一惊天举动所导致的。

    无论是下至三岁儿童,上至九十老翁都知道,如今的国际形势早已经在地球联合和PLANT的双重影响之下,早已形成水火。在这个微妙的时间节点当中,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竟然作出了不仅邀请他们到来的决议,更摆明可以派遣护送大使的战舰前来。

    这样的决定,在绝大数人眼里无疑便是一个疯狂的决定。

    这,

    在把守在港口各处关卡的奥布军人也是如此。

    但他们不知道,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人比他们更为紧张,甚至连可以上岸外出这些稀少的机会都毅然决定放弃,只为随时作好出击准备,保护母舰。

    而真·飞鸟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份子。

    尽管他有着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但总体来说他确实并不是踏上奥布的土地,哪怕奥布是他的祖国。

    “真!!舰长不是批准你的上岸许可了吗?难道帮我带点东西回来就那么难吗?”露娜玛利亚手中挥舞着一张长长的纸条,从那不断被露娜玛利亚晃动的纸条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写满了小字。

    “不,我不去!”真·飞鸟眼皮跳动着看了看露娜玛利亚手中那张长长的纸条,眼睛一闭拒绝了露娜玛利亚的请求。

    “什么?要不是舰长只批准了你和阿斯兰队长的上岸许可的话,我就不用求你了?”露娜玛利亚眉头一皱,满脸的不爽。要知道这可是露娜玛利亚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登陆到陆地上。这种体验比起在宇宙中注视地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要不是舰长不批准她的上岸许可的话,对陆地抱有极大兴趣的露娜玛利亚早就拉着妹妹美玲溜出去了。

    被露娜玛利亚烦透的真·飞鸟脸色更加不爽,只见他抬手挥开露娜玛利亚那拿着纸条的右手,硬生生地顶了回去。“我不上岸,但露娜你可以去找队长的啊!相信现在队长正在准备上岸事宜呢!”

    “你!!”被真·飞鸟那不解风情的拒绝后,露娜玛利亚更加恼火了。

    可是,就在露娜玛利亚想要教训教训真·飞鸟这个混蛋的时候,她手中拿着的纸条突然不见了。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的露娜玛利亚愣了愣,下意识地回过头望去,竟发现她的购物纸条正被阿斯兰拿在手里。

    只见阿斯兰随便地扫了一眼露娜玛利亚的购物纸条开始的那几个名称后,便确认地点了点头。

    “嗯,正好我们要去的地方附近似乎有商场。露娜玛利亚,你可以放心。我和真会把东西买齐,给你带回来的。”

    “诶?”一脸懵逼的露娜玛利亚一时之间还没有转得过来。

    阿斯兰见此,也只是笑了笑,随即稍稍回过头,看着从一开始就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真·飞鸟和露娜玛利亚闹腾的乖巧少女,美玲。

    “我记得你好像是叫做美玲对吧。是露娜玛利亚的妹妹?正好,你有东西想要买的吗?虽然露娜玛利亚要的东西有些多,但是我们的真·飞鸟身体还算不错的。”

    “诶?”两姐妹呆滞时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突然被阿斯兰问及的美玲先是一愣,后是红着脸低下头,从裙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条,双手捏着递给了阿斯兰。

    “我看下可以吗?美玲。”阿斯兰抬手接过,微微笑道。

    美玲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阿斯兰也不见怪,只是打开纸条随便扫了一眼后,便点头确认道:“嗯,这些应该都能在附近的商场找到。那么,露娜玛利亚,美玲,我们晚点见。”

    阿斯兰仔细将两张纸条收好后,便不分由说地一把拽着真·飞鸟的肩膀,半拉半拖地把真·飞鸟拉走了。

    途中,露娜玛利亚和美玲还看着真·飞鸟一边挣扎,一边地叫嚣着。

    最终,在阿斯兰丢下了一句话后,乖乖地跟在了阿斯兰的身后走了。

    “真·飞鸟。难道你自以为你的本事足够让你无视FAITH的命令了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把叛逆的中二少年给镇压了。

    待到了两人的身影从密涅瓦号离开之后,露娜玛利亚才后知后觉地尖叫道:

    “诶!!!!!真那个笨蛋竟然跟着队长出去了?!!”

    由于某人的性格问题,阿斯兰并不敢让其驾驶车辆。最终,阿斯兰在驾驶着车辆离开了港口,并将车辆驶上了高速公路后,便看着后视镜中的真·飞鸟的倒影,缓缓地开声说道:

    “真,我记得你是在奥布出生的对吧?”

    虽然服从了阿斯兰的命令,但脸上没有什么好脸色的真·飞鸟只是闷闷地应了一声。

    如此怪异的反应让阿斯兰心中一顿。在他看来,真·飞鸟此时的表现确实已经和一个久别故国数年后,重返故土的少年有着明显差别。从此时的表现来说,真·飞鸟似乎在抗拒着奥布,这片他曾生活的土地。

    阿斯兰垂下眼帘,看了一眼电子地图后,重新将目的地设置到新的坐标后,便驶入了另外一条岔口当中,向着新的高速入口驶去。

    公路两侧快速变化的景色,以及那逐渐远离的城市,让真·飞鸟,这个曾经的奥布人明显地感觉到不对。

    “队长。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露娜她们要买的东西是在市中心。”真·飞鸟脸上的不爽消散不见,取而代之便是惊讶。

    “看样子,你还记得路呢!”阿斯兰并没有回答真·飞鸟的问题,只是笑了笑后,神秘地说道:“我有个地方要去一下,你就当陪我一下吧!”

    真·飞鸟眉头皱起,便不再吭声。

    作为曾经的奥布人,就算阿斯兰不说,在经历过了刚开始的错愕后,真·飞鸟便从周边那隐约间还能够看出数年前的轮廓的景色当中,猜出了阿斯兰要去的地方。

    “或许,那里应该变了一片高楼大夏了吧?”

    望着远方,真·飞鸟沉默地想到。

    一路无话。

    在阿斯兰将汽车缓缓地驶下了高速公路,并驶入了一个园区后,真·飞鸟终于确认了目的地。

    “终于,回来了吗?”

    真·飞鸟并没有等阿斯兰开口,便自顾自地打开车门,走下了轿车,抬头凝视着园区的深处。

    哪怕是这附近的景色早已被夷为平地,铺上了水泥,种上了无数鲜花,真·飞鸟还依然能够认出这里,便是他在数年前,命运改变的那一刻,那一个代表着家破人亡的噩梦发生之地。

    “要进去吗?”阿斯兰拔下钥匙,关好车门后,便站在了真·飞鸟的身边,轻声地问道。

    真·飞鸟摇了摇头。

    “抱歉。如果冒犯到你的话,我很抱歉。”阿斯兰看着真·飞鸟那变得有些低沉的脸色,缓声道:“我看过你的档案。在我看来,无论你如何抗拒奥布这个国家,但你的亲人便是安眠在此地。既然来到这里了,便过去跟他们聊聊你最近几年的成长。相信他们知道了,听到了,也会为你而高兴的。”

    阿斯兰说着,便抬起手拍了拍真·飞鸟的肩膀。

    “去吧!就算你对奥布这个国家失望了,也不要对你的亲人失望,也不要让你的亲人对你失望。”

    “队长。”真·飞鸟的眼睛有点发红,声音隐隐有些嘶哑。

    “去吧!”阿斯兰点了点头,抬手看了看腕表的时间后,便笑道:“我们还有些时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真·飞鸟愣住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阿斯兰竟然会这么地···为他着想。

    这种关怀的感觉,真·飞鸟在这数年间几乎无法从任何人身上感受到。

    阿斯兰看着呆呆的真·飞鸟,好笑地抬手推了一把真·飞鸟的肩膀后,笑骂道:“快去!!要是我们回去晚了,看露娜玛利亚怎么收拾你。”

    真·飞鸟咬了咬牙,猛地向阿斯兰鞠躬道:“队长,谢谢!!我,我,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

    真·飞鸟转身,几乎用跑的方式向着园区深处,向着他记忆中的那个噩梦之地冲了过去。

    看着真·飞鸟远去的身影,阿斯兰下意识地摸向缠绕在左手腕间的玫瑰项链,喃喃地说道:“真是相似啊!你说对吗?爱丽可。”

    近了,

    近了,

    近了。

    从一开始的抗拒,到经由阿斯兰的劝说后,那被迫切所驱动的身躯疯狂地控制着真·飞鸟向着他这数年间一直作为噩梦所缠绕在他人生当中的伤心地。

    真·飞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阿斯兰的一段劝说,竟然就会让自己如此迫切地冲向那个噩梦之地?他完全无法理解,但他在冥冥中却知道,如果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的话,或许他今后将会为此懊悔一生。

    一步,

    两步,

    三步,

    随着真·飞鸟踏上了最后一道阶梯的时候,迎着那阵将无数花瓣席卷而起的清风,

    他,

    看到了。

    他看到了一名少女,

    身穿着白色纱裙,

    抬手按着太阳帽,

    满脸尽是为这阵突如其来的清风而烦恼的神情的少女正缓缓地转过身体,向着真·飞鸟看了过来。

    这一刻,

    四目相对。

    “玛,玛尤!?”

    从记忆深处浮现的名字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