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11 命运·奥布(三)(5000字)

1011 命运·奥布(三)(5000字)

    时间,

    在悠闲地漫步前进的时候,

    终于来到了奥布全国上下翘首以待的重要时刻了。

    在今天,奥布首相代表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将下嫁给奥布实权派赛兰家族的长子尤纳·罗马·赛兰。在这一刻,奥布将在这场世纪婚礼之后迎来全新的时刻。

    为此,无数国民在今天的一大早便来到了婚礼车队所经过的主干道,满怀喜悦地等待着载着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和尤纳·罗马·赛兰这对新人的婚车经过。在亲眼目送新人步上婚礼神殿的同时,更是送上发自内心的祝福。

    在主干道的不远处,一处被清空的大楼中的某个房间却出现了一些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影。

    “小姐。就算我们没有见到代表,也没有必要冒险来到这里吧?”沙漠之虎巴尔特菲尔德右手垂直放在腰间,左手小心地掀开窗帘,看向已经被人流充斥两侧的主干道。

    “不。有必要的。我们,或许有必要站在这里见证一些事情的发生。”拉克丝从阴影中走出,站在了窗户的另外一边,默默地注视着主干道。她与巴尔特菲尔德苏表现出来的谨慎不同,现在的拉克丝所表现出来的感觉更让人觉得她是在见证着什么。

    “见证吗?”巴尔特菲尔德喃喃地念了一句,便回头看向站在门口处的爱莎。“爱莎,这里都安排妥当了吗?”

    负责安排保护事宜的爱莎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没有任何大碍。“嗯。这处大楼已经有阿斯哈家的人接手了。所以,我们可以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我想这段时间应该能够满足拉克丝小姐的要求。”

    拉克丝抬手掀开窗帘,一边仔细地看着另外一边的主干道,一边道谢道:“爱莎。这已经足够了。麻烦你们了!”

    爱莎摇了摇头。“不,这是我们应当做的。”

    “他们来了!”巴尔特菲尔德突然开口说道。

    拉克丝当即放眼望去,远远地向着主干道另外一边,婚礼车队来时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两侧的人群呼喊声中,由一支身穿盛大礼装的护卫摩托车队负责开路的婚礼车队缓缓地从远至近地向着这边驶来。

    拉克丝的目光并没有过多地关注那些摩托车卫队,以及带头的那三辆婚车,而是第一时间落在了被众多卫队环绕着的那辆加长型婚车。

    不经意间,拉克丝的思绪回到了昨夜。

    回到了本应该待在卡嘉莉身边,却又突然出现在阿斯哈家的阿瑞斯时的情景。

    哪怕是过去了一个晚上,拉克丝依然清晰地记得再看到了阿瑞斯的那一刻时,在那张恐怖的脸孔中那双眼睛是多么地明亮,

    多么地,坚定。

    “力量,到底是什么?”阿瑞斯如此问道。

    尽管拉克丝从阿瑞斯的眼神中便看到了答案,但拉克丝还是说道:

    “为了保护某些重要的事物。”

    “但过于强大的力量,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以及错误!”阿瑞斯目光清晰,却说出了反驳拉克丝的话语。

    “力量终究是死物。没有人类的运作,没有人类的控制,力量只不过是空话而已。”拉克丝突然想起了她与何莫名见面时候的那一幕幕的情景。

    如果在尤尼乌斯坠落的那一刻,菲尼克斯高达并不是由何莫名所驾驶的话,或许现在的世界又将会是另外一幅模样。

    “决定力量好坏的因素,终究,还是人类吗?”阿瑞斯垂下了眼帘,再次向拉克丝提出了问题,同时也在向着自己问道。

    拉克丝看出了阿瑞斯的心中所想,但此时无疑等同于外人的她并不能给予阿瑞斯太多的帮助。“骑士的剑到底会挥向敌人?还是挥向自己所效忠的对象?说到底还是由骑士自己本身做决定。阿瑞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这幅状况对于我来说,我只不过是旁人而已。是否能够将眼前的局面破开,最终的还是要依靠你们自己。”

    “自身吗?”

    阿瑞斯沉寂了良久。

    终于,在月亮高挂夜空之时,阿瑞斯再一次抬起头看着拉克丝。此时此刻,阿瑞斯的眼睛清澈见底,也透露着一股决然的坚定。

    “拉克丝小姐。请助我一臂之力。”

    那把沉寂了数年的钥匙终究还是重新回到了阿瑞斯的手上。

    待到那扇被封印的大门打开之时,阿瑞斯将不再是阿瑞斯。

    只是,拉克丝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那坐在婚车当中,露出一丝牵强笑容的卡嘉莉时,不由地在心中问道:

    “依靠着众人的扶持,自身却不作出任何决定的话,卡嘉莉的前路或许不可能走远。”

    “小姐。婚车走远了。“

    巴尔特菲尔德的声音将思索中的拉克丝唤醒了。

    “嗯。我们换个地方吧!”拉克丝点了点头。接下来,她们需要登上这处大楼的顶端才能够看到举办婚礼的神殿中的一举一动。

    在向着楼顶移动的过程中,巴尔特菲尔德抬手看了看腕表的时间,微微皱了眉头。

    “小姐。那小子会来吗?”

    拉克丝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看向巴尔特菲尔德,只是沉声说道:“现在,我们只能够相信阿瑞斯。他的行动将决定我们今后的行动。无论是有没有得到奥布的支持。”

    在拉克丝的这个回答当中,一路无话。众人迎着大风,登上了这处大楼的楼顶,不约而同地拿起早已放置在楼顶上的望远镜观察起神殿的一举一动。

    与此同时,

    在奥布某处深幽的地下空间中,一名少年正默默地将阔别已久的机师服再度穿在身上,并仔细地扣好按钮,拿起头盔,沉默而又坚定地向着旁边那条黝黑的走廊走了过去。

    被漆黑笼罩的寂静走廊中,缓缓地响起了少年的脚步声,逐渐地向着停留在走廊末端,那被灯光笼罩着的深灰色钢铁巨人走去。

    钟声响起了。

    这是象征着婚礼开始的交响曲也在这一刻伴随着钟声的响起而响起。

    在红地毯上,在人群的注视中,载着一对新人的婚车渐渐地停下了。

    新郎尤纳·罗马·赛兰第一个走下婚车,稍稍向两边的人群挥手示意后,便转过身,弯腰从婚车内将下肢瘫痪的卡嘉莉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了出来。

    这一刻,

    人群沸腾了。

    守候在两边的媒体记者们也彻底疯狂了。

    那疯狂闪烁的闪光灯就算是耀眼的阳光也无法把它们此刻所爆发出来的光辉所掩盖。

    “哇!赛兰大人!!你真是好男人啊!!卡嘉莉大人,你一定会幸福的!!”

    在尤纳以一副强而有力的骑士姿态将下肢瘫痪的公主卡嘉莉抱起,一步一步地踏上神殿时,这些类似的话语便如同炸开了锅那般,雷鸣般地响起。

    无力反抗的卡嘉莉为了保持自身的重心,避免从尤纳的怀中摔在地上,只能抬起双臂,环抱着尤纳的脖子,在所有人的面前摆出了一副“百依百顺”的乖女人姿态。

    “卡嘉莉,看样子你清瘦了很多。”尤纳带着幸福的微笑,在坚定地踏上了通往婚礼神殿的阶梯的同时,更轻声地在卡嘉莉耳边说道:“不过,相比以前,我更喜欢你现在这幅模样。”

    说着,尤纳话风一变。

    “要知道以前的你,只是像一只猴子一样到处乱蹦乱跳。虽然看上去很不错,但终究只是一只猴子。哪有像现在这般,如同金丝雀一般美丽。”

    尤纳的这一番话,顿时击中了卡嘉莉心中的要害。

    本来,有感于她自身的缺陷,以及她无力于继续维持奥布的现状的缘故,卡嘉莉为了保持着奥布现状,不得不做出了无法抉择的抉择。但,如今,在这个几乎绝望的抉择的时刻中,尤纳·罗马·赛兰,这个在不久前卡嘉莉还有些寄望于会是一个不错的丈夫的男人,却在临门一脚时,狠狠地在卡嘉莉的心中插了一道尖刀!

    血,

    就这样,

    在卡嘉莉看不到的情况下,

    在尤纳·罗马·赛兰得意的神情下,

    在周围人群不明真相的祝福下,

    悄悄地,

    寂寂无声地,

    却又有着一股刺骨的疼痛席卷了卡嘉莉全身,

    狠狠地刺穿了卡嘉莉的心脏。

    “选错了吗?”

    在尤纳抱着卡嘉莉登上了神殿后,温柔地将她放置在早已准备好的轮椅时,卡嘉莉那刺痛的心脏向着卡嘉莉发出了悔恨的心声。

    然而,

    站在神坛上的神父并没有看到卡嘉莉的神情,也或者说是看不到。在他环顾一周,确认了所有嘉宾都到场之后,神父便打开了圣典,用唱咏般的声调开始了婚礼。

    “肃静!现在婚礼开始了。”

    神父顿了顿,接着说道:

    “今天两位在这里举行婚礼,并且想得到丰收女声的允许而来到祭坛前的一对新人的名字是尤纳·罗马·赛兰和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对吧?”

    说完,神父看向了尤纳和卡嘉莉。

    尤纳面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应道:

    “是!”

    而卡嘉莉则微微低下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有些无力地应道:

    “是。”

    怪异。

    确实有些怪异。

    但神父依然继续按照惯例进行着婚礼的所有步骤。

    尽管在这过程中,神父心中的怪异始终没有消去,但婚礼还算顺利。

    只是,在婚礼的最后一刻,新人将以誓言许下毕生厮守的承诺时,卡嘉莉却沉默了。

    神父下意识地看了尤纳一眼,尤纳眉头一皱,但碍于有摄像机在一旁,并不好发作。

    “卡嘉莉,怎么呢?不舒服吗?”尤纳弯下腰柔声地问道。

    卡嘉莉摇了摇头。

    尤纳的眉头似乎皱得更深了一些。

    只见他不着痕迹地与坐在祭坛下方的父亲,赛兰家的现任当家乌纳特·艾玛·赛兰交流了一个眼神后,便狠下心来,在卡嘉莉的耳边用只有她一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继续进行婚礼吧!在那里之后,我会让你的朋友离开奥布的。不然的话,她们或许会被地球联合捉到。”

    “什么?”这一下,卡嘉莉面上尽是震惊。

    朋友!

    卡嘉莉在奥布的朋友,除了拉克丝她们之外,或许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这样说来,从一开始尤纳,不,应该说是整个赛兰家都早已知道了拉克丝她们的存在。

    如今,在自己犹豫的时刻中,自己的朋友竟然成为了对方的筹码!

    这,

    确实可恨!!

    卡嘉莉暗暗地咬紧牙齿。

    但,

    这又能怎么办?

    如今的阿斯哈家除了还有着一些声望之外,就剩下曙光社以及包括草雉号在内的一些力量了。

    远水救不了近火!

    “怎么呢?卡嘉莉。如果不舒服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暂停一下婚礼,好吗?”

    在卡嘉莉心中挣扎的时候,尤纳突然大声地说道。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尽是一副为了爱人,不顾一切的模样,这也让观礼的人群不禁地送上了赞赏,以及祝福声。

    这,

    这些声音对于卡嘉莉来说,

    便是刺耳的讽刺,刺骨的耻辱。

    但是,

    卡嘉莉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素雅婚礼之下,卡嘉莉的双拳狠狠地握紧着,贝齿也紧紧地咬着,只见那娇嫩的双唇也露出了一股近乎妖艳红色的色彩,这或许是卡嘉莉用力过大,咬破了嘴唇。

    “我···”

    “我,我···“

    “我,卡嘉莉···”

    卡嘉莉的声音在颤抖着,仿佛在这一刻中,理智和感性在作最后的战斗。

    “我卡嘉莉·尤拉·阿斯哈···”

    忽然间,

    就在尤纳得意的眼神中,在卡嘉莉挣扎着说出毕生誓言的一刹那,警报响起了。

    负责婚礼现场安保工作的众多军官所携带的耳麦中也传来警报。

    “不明身份的MS突然闯进奥布领空,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婚礼现场冲了过去。”

    “怎么回事?!”被眼前异变惊到的尤纳一把捉到了旁边的军官,厉声问道。

    “MS,有一架MS突然闯了进来!!”军官连连喊道。

    此时,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破空声从高至下的袭来了!

    狂风卷起,

    钢铁羽翼在这一刻,在卡嘉莉的眼前尽情地舒展着。

    光束频现,眨眼间的功夫便将守护在祭坛两侧的四架异端所持有的武器尽数击破,从而废除了它们的武装。

    “自,自由高达!!”卡嘉莉双目呆滞地看着悬浮在眼前的那架蓝黑相间涂装的巨大钢铁兵器。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架本应该被封印的高达竟然还会出现在眼前。

    而且,

    还是在自己最为无助的时候,出现了。

    “阿,阿瑞斯。”卡嘉莉愣了一下,用力地摇了摇头,大声喊道:“基拉!!基拉·大和!!是你吗?”

    钢铁巨人并没有回答卡嘉莉的问题,只是缓缓地落在了祭坛前,向着卡嘉莉伸出了右手。

    “基拉!回答我!!”

    卡嘉莉连连呼喊着,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心中一横的卡嘉莉猛地回头看着站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的奥布军官喊道:“你,把你的手枪给我!快!”

    被喊到的奥布军官愣了愣,在脑子完全没有转过来的情况下,下意识地掏出手枪递给了卡嘉莉。

    “咔擦。”

    就算是数年间未曾摸过任何枪械,但依然保持着战斗记忆的卡嘉莉依然很是轻松地打开了保险,子弹上膛,并且抬起手枪,指向了自己的脑袋。

    “回答我!基拉!!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此时,卡嘉莉所表现出来的决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其中也包括驾驶着自由高达的某人。

    “回答我!基拉!”

    卡嘉莉看到自由高达的右手停下后,再一次逼问道。

    这一次,自由高达收回了右手,并打开了声音外放。

    “为了,为了保护你,也为了保护奥布。”熟悉的声音终于在卡嘉莉的逼问下,作出了回应。

    “是吗?为了保护我吗?”卡嘉莉眼神微微一波动,但很快就变回了决绝。“你以为凭借一架高达就能保护奥布吗?基拉·大和!!”

    “我不知道!但,就算你现在做出了牺牲,也是无法保护奥布的。因为,赛兰家已经将奥布卖给了联合!!”

    语出惊人。

    在通过自由高达的声音外放下,坐在驾驶舱当中内部的某人所说的话,在这瞬间顿时化为旋风,席卷全场。

    这一刻,

    婚礼主角之一的尤纳·罗马·赛兰,以及赛兰家当家乌纳特·艾玛·赛兰顿时再次成为了聚光灯。

    “是吗?”卡嘉莉看了看自由高达,微微放下手枪,转过头看向满脸惊讶的尤纳,柔声问道:“尤纳,我的夫婿。这都是真的吗?”

    “不。”尤纳退后了几步,连连摇头说道:“不,我们没有卖掉奥布!我们只是让奥布加入了国家联合安保条约···”

    “尤纳!!”

    就在尤纳说出更多内容的时候,乌纳特·艾玛·赛兰这位当家立马喝止了他的说话,并回过头看向卡嘉莉沉声说道:“好手段!阿斯哈家终究还是诞生了新的狮子。”

    面对着乌纳特·艾玛·赛兰这个往日内不断给自己添堵的老对手的嘲讽,卡嘉莉沉默了。

    没有人知道,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卡嘉莉是绝望的。

    如果,自由高达没有出现的话,卡嘉莉最终也只会作出了牺牲。

    拿着手枪的右手渐渐地用力,卡嘉莉的双眼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决绝的光芒。

    “呯!”

    “呯!”

    两声枪响撕破了神殿的空气,也让两朵血色鲜花伴随着那位显赫的家族当家以及长子的倒下而悄然绽放。

    在这里,感叹一声!无意中写出了卡嘉莉版的钢铁怎样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