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09 命运·奥布(一)

1009 命运·奥布(一)

    皎洁的月亮悬挂在夜空之上。

    在被月光洒满的庭院之中,一名身穿白色西装,面露轻蔑之色的男子正抬头看着夜空的某处。

    “为什么要阻止我派遣舰队去将那些怪物消灭?”

    男子的声音有些冰冷逼人,在其问话的同时,那双往日里闪烁着狂妄目光的眼睛也是如此地冰冷。

    “回答我。劳·鲁·克鲁泽。”

    月光的阴影中,一名金发男子缓缓地抬步而出,来到了男子的身前,丝毫没有收到男子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所影响,不慌不忙地说道:

    “我之所以会劝阻你,自然是有原因的。”

    克鲁泽微微一笑后,便道出了一个词语,一个让男子为之震惊的词语。

    “不知道罗德·吉普利尔阁下是否还记得在亚金杜维一战中,ZAFT使用的“创世纪”?”

    创世纪这个词语一经说出口,便让男子顿时惊呼道:“创世纪?数年前,那些怪物造出来的恶魔武器?”

    他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不是当年那可怕的创世纪所具有的超乎想象的杀伤力的话,恐怕他还无法登上蓝波斯菊最高领导者这个地位,也无法将那个一直以来将他压得死死的宿敌击败。

    虽然如此,但在他接手蓝波斯菊的时候,所面对的却是一片残骸,废墟。

    实力强大的蓝波斯菊竟然在那门创世纪的致命攻击之下,一夜之间从至高无上的地位跌落在了满是尘埃的凡间。

    “为什么要说到这个名字?”很明显,吉普利尔很不喜欢这个词语。

    “为什么?”克鲁泽反问了一声,又主动地把真相说出来。“因为鉴于自血色情人节之后,PLANT本土多次遭遇核打击的危险情况的缘故,PLANT的新议长吉尔伯特·迪兰达尔下令将那门可怕的创世纪进行微小化开发,并在成功开发制造后,将其布置在了PLANT的最终防线上。”

    克鲁泽的声音很是平静,就像是对着书中的文字复述那般自然平静。但就是如此平静的态度,却让吉普利尔在刹那间爆发出一股极大的怒火。

    “抱歉!”在怒火即将爆发的瞬间,吉普利尔最终还是强行将其压制了下去,并向克鲁泽道谢道:“克鲁泽阁下。感谢你的情报。如果不是你劝阻的话,或许现在我所面对的便是我们最精锐的舰队在寸功未立的情况下,便被那老狐狸布置的埋伏所葬送了。”

    看着压制着怒火,并向自己道谢的吉普利尔,克鲁泽嘴边勾起,隐隐间有些戏谑地问道:“吉普利尔阁下。似乎对我所提供的情报并没有什么怀疑。”

    “哼。”听到克鲁泽这样一说,吉普利尔先是冷哼一声,而后看着克鲁泽傲然地说道:“你的情报是真是假,我自然能够分辨。对于那门创世纪的存在,我们早已经接到有相关情报。但没想到,那只老狐狸竟然会如此之快地将它布置在了那些邪恶沙漏的前面。”

    克鲁泽看着吉普利尔脸上那愤恨之色,继续为吉普利尔心中的那股怒火加了一把柴薪。

    “承蒙阁下如此信任我。那么,相对的,我应该把我的诚意更多地展现给阁下知道。”

    克鲁泽一边不卑不亢地说着,一边伸手从衣兜里取出了一块数据存储器。

    “这是?”吉普利尔不疑有他,抬手接过了克鲁泽手中的数据存储器。

    克鲁泽微笑道:

    “这是,命运!

    决定世界未来的命运!”

    ——————————

    命运。

    这个词语在吉普利尔心中响起的同时,更在远在太平洋彼端的卡嘉莉心中响起。

    深夜未眠的卡嘉莉将轮椅推到了窗旁,转头看着远方的那片被月光,星光铺洒的璀璨海面,久久不语。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沉思中的卡嘉莉被迎面吹来的海风惊醒了,也在那被海风卷起,翩翩起舞的轻纱窗帘中看到了摆放在房间阴影处的那件素雅美丽的婚纱。

    只要任何有着美丽幻象的少女都不会拒绝向往在人生最幸福的一刻穿上象征着永恒誓言的婚纱,与爱人一同步入婚姻殿堂。

    但···

    “要嫁人了吗?”

    看着那件被无数少女所憧憬的婚纱,卡嘉莉心中难以自控地自问道。

    没错。

    卡嘉莉被求婚了。

    在日前,

    自结束与PLANT友好访问归来的卡嘉莉在还没来得及将此处的成果汇报,以及亲身经历了尤尼乌斯冲击的众多事情中脱身而出的时候,她就被自小就与她有着婚约的尤纳·罗马·赛兰求婚了。

    而且,

    还是半强迫性地求婚。

    无论作为当事人的卡嘉莉心中如何不愿,但面对着自己本身的情况,以及尤纳·罗马·赛兰所在的赛兰家族为稳定奥布所作出的努力,卡嘉莉最终还是在周围响起的祝福声中沉默了,沉默地认可了尤纳·罗马·赛兰的求婚。

    只要是奥布的国民都知道,作为奥布胜利女神的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在数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为了和平所付出的沉重代价,因此在战后,只要有卡嘉莉出现的场合,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地为卡嘉莉的未来表现出了担忧。

    就算是阿斯哈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但也无法长久以来以那副残缺的身躯活跃在政坛当中,更不用说重新登上并驾驶自那场大战之后,卡嘉莉就一直未曾再次触摸过的MS。

    如今,作为目前奥布最大的实权派赛兰家族长子,尤纳·罗马·赛兰不顾家人的反对,坚定地向卡嘉莉·尤拉·阿斯哈提出求婚的消息一经传出,便成了奥布上下的美丽佳话。一时之间,来自国民的祝福如同雪片地向着卡嘉莉飘来。

    只是,

    在这看似幸福的时间中,卡嘉莉心中却难以自抑地升起了一种强烈的虚无感。

    “这样便好!”卡嘉莉的视线渐渐地模糊了起来,眼中的那件素雅美丽的婚纱也随之变得扭曲,变得诡异。

    忽然间,

    在卡嘉莉那模糊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而这道身影,却是卡嘉莉在这数年间朝思暮想的人。

    如果有可能的话,卡嘉莉甚至愿意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换取这个人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继续带领奥布向着未来前进。

    然而,

    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在那意识渐渐模糊的同时,卡嘉莉徒劳地向着眼前的那道身影挥动着双手,嘴上还在不断地呼唤着那个名字,那个名为父亲的名字。

    最终,只能依靠轮椅移动的少女只是挥舞了几下双手后,便陷入了昏迷当中。

    陷入了昏迷的少女并不知道,她所看到的人影的确是存在的。只是他并不是少女所看到的那个人,也不是少女在数年前便失去的父亲,而是在这数年间一直留在她身边,默默保护着她的那个人——阿瑞斯。

    只见那张被数道伤疤毁去了面容的脸孔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

    它正怜惜地看着陷入了昏迷的少女,似乎在为少女在近日来所遭遇到的一切感到不平,感到不忿。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自己逼到如此地步?”

    阿瑞斯抬手放在了卡嘉莉的额头上,便马上发现了卡嘉莉正在发低烧。恐怕便是半夜起身,受了凉吧?阿瑞斯先是沉默地将卡嘉莉抱回了床上,仔细地为其盖好被子后,便转身将窗户关好。

    待到他要离开房间,前去寻人拿药时,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件被摆放在房间阴影处的素雅婚纱。

    火焰。

    突地升起了。

    在那双明亮的眼神中,一股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这一刻熊熊燃烧着。

    但阿瑞斯并没有做出过多的举动,而是回头看向已经表现出了低烧迹象的卡嘉莉一眼后,便迈开脚步,迅速地离开房间寻人取药,为卡嘉莉进行医治。

    翌日。

    刚刚服下退烧药的卡嘉莉还没来得及进食,便被一个高昂到夸张程度的男声给打断了所有动作。

    “啊!!我心爱的宝贝!我心爱的哈尼!你没事吧?最爱的尤纳·罗马·赛兰现在来看你了!”

    紫色的卷发,浮夸的举动,明显表现出占有欲的双眼,以及那让卡嘉莉感到不适的做派,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便是奥布当下所盛传的“绝世好男人”尤纳·罗马·赛兰。

    “赛兰阁下,现在卡嘉莉大人需要安静休息。请见谅。”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侍女们服侍卡嘉莉的阿瑞斯突然上前,如同标枪般定在了尤纳的面前,以不容置疑的气势挡住了尤纳想要进入房间的举动。

    “你!!”尤纳的眉毛一阵抖动。阿瑞斯是何许人也?他自然知道。在这数年间,也有过不少的接触。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个护卫竟然有胆子阻拦尤纳·罗马·赛兰,赛兰家族的长子探望未婚妻。

    “让开!”尤纳忍着怒火喝道。在婚期临近的时刻中,他并不想因为其他因素而刺激到卡嘉莉。

    但阿瑞斯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给尤纳进入的机会。

    “你!!让开!!”尤纳的拳头狠狠地握紧。

    阿瑞斯,

    不为所动。

    就在两人的冲突即将爆发的瞬间,卡嘉莉那有些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尤纳吗?抱歉!我现在身体并不好。你进来的话,恐怕会传染给你。所以,你能不能过段时间再来?”

    一听到卡嘉莉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正欲爆发的尤纳马上换了一张脸,以让阿瑞斯极为厌恶的浮夸声音不断地隔着阿瑞斯,向着房间内的卡嘉莉送上了一大堆的肉麻话。

    最终,尤纳并未能突破阿瑞斯的拦阻,只能隔空喊了一通话后,便愤愤离去。

    待到卡嘉莉将所有侍女支开后,阿瑞斯看着只剩下两人的房间,便看向卡嘉莉问道:“为什么要答应?现在就算不答应赛兰,奥布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卡嘉莉看了一眼阿瑞斯,目光在阿瑞斯脸上的那些恐怖伤疤上游走了一转后,露出了一个凄美而无力的笑容。

    “现在,我连守护奥布都无法做到!”

    锵锵锵~~~又一神秘人物登场~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