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07 见面 遇袭(6000字)

1007 见面 遇袭(6000字)

    随着客机的缓缓落下,坐在史黛拉和玛尤中间的拉克丝惊讶地发现自己在经过了数小时的飞行之后,竟然从东亚联邦的首都,来到了位于南海之北的三亚。

    “难道是因为那场爆炸?”心思玲珑的拉克丝几乎在瞬间便将眼前的一切与数日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爆炸联系在了一起。

    原本她以为那只是一场交通事故。

    按照随后的新闻播放也是如此地播放的,但如今看来,似乎并非那么简单。要不然的话,作为一名重伤在身的将军,怎么可能会千里迢迢地从北方的首都,来到了这位于南海之北的海滨城市呢?

    可心思百转的拉克丝在看着不经意间便沉沉睡去的玛尤,便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到底是谁监视谁呢?”一个飞一路睡一路,另一个则是飞一路,听了一路音乐。在途中,拉克丝就尝试过套话,但在发生了玛尤那小嘴巴事件后,史黛拉和玛尤便默契地各做各的,丝毫没有搭理拉克丝的想法。

    对此,拉克丝并没有怪她们。

    毕竟,对于与何莫名相关的事情,再小心一点也是稳妥的。

    察觉到客机已经停稳的史黛拉摘下耳机并向拉克丝露出了带有歉意的笑容后,便叫醒了玛尤,两人一同带着拉克丝沿着VIP通道一路直达机场外,登上了早已等待在那边的车辆。

    一路无话。

    在车辆离开机场,穿过城市,驶入了一处位于悬崖边上的别墅后,史黛拉才在拉克丝下车前,说出了一番话:“奥黛丽,抱歉。我们并不能说太多关于大哥哥的事情。但是,请你放心。这次采访是绝对安全的。”

    “嗯。我知道了。”拉克丝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毕竟,这是朋友的承诺。我相信你,也相信那位何将军。”

    然而,

    再次站到何莫名面前的拉克丝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位老熟人,玛琉·拉米亚斯。

    “玛琉舰长?!怎么会是她?”

    拉克丝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被她掩饰过去了。

    只见玛琉穿着一身合体的居家服,将何莫名推到了阳台中的太阳伞底下,并细致地将一旁餐车上的饮料一一摆放在了旁边的桌上。做完这些后,玛琉和何莫名相视一笑,两人此刻的气氛给拉克丝的感觉是那么地自然,温馨。

    “你是叫做奥黛丽·赫本对吧?我是玛琉·拉米亚斯,同时也是艾薇儿,史黛拉,玛尤的临时监护人。这数年来,她们都在跟我说起你的事情,非常感谢你能够成为她们的朋友。”

    带着温柔的微笑,玛琉上前几步,朝着拉克丝点头道。

    “不。您好!我是奥黛丽·赫本。能够成为艾薇儿她们的好友,是我的荣幸。”拉克丝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才是最应该道谢的一方才对。

    玛琉点了点头,抬起右手,朝着何莫名所在的方向虚引道:“请到这边。今天到来采访的记者只有你。所以请不要过于拘谨。”

    “诶?只有我一个?”拉克丝愣了一下,那股刚刚散去的阴霾似乎又有了再次聚集的迹象。

    “别担心!只是一次普通谈话而已。”这时,何莫名的声音突然响起。

    只是,拉克丝明明看见何莫名并没有看向这边,却又清楚地知道拉克丝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接着,仿佛是知道拉克丝心中的顾虑那般,何莫名的声音继续响起。

    “今天,何莫名只是何莫名,奥黛丽·赫本只是奥黛丽·赫本,仅此而已。”

    显然,这是一个保证。

    一个能够让拉克丝安心的保证。

    “请坐!”

    拉克丝看着脸上挂着亲切笑容的玛琉,微微点了点头,在何莫名对面坐了下来。

    “那么,我先下去准备一下。奥黛丽,将军能拜托给你一阵子吗?”玛琉向拉克丝示意了一下放在旁边的餐车后,提出了请求。

    “如果将军阁下没有问题的话···”

    “去吧!玛琉。这里交给我们便可以了。”

    在何莫名的话声中,玛琉推着餐车缓缓地走回了别墅中,只留下了何莫名和拉克丝两人在广阔的阳台上。

    迎面吹来的海风很暖和,这与首都那时有着天差地别,环境急剧的变化让根本没有做好多少准备的拉克丝显得有些不适应。

    “南海这边的气候很暖和,并不像首都那般寒冷,所以在医生的建议下,我被送到了这边静养。”注视着拉克丝的那双眼睛依旧是金光流转,无时无刻都提醒着拉克丝,她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

    “将军。失礼了。”拉克丝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在穿着的大衣,便点了点头,起身退后几步,脱下了大衣后,方才重新坐回座椅上。坐定后,拉克丝看向何莫名,发现何莫名一直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她的主动开口。

    “将军。感谢!谢谢你将大家从陨石的威胁下拯救出来。”

    拉克丝并没有考虑多久,首先开口的便是一声真诚的道谢。

    “呵呵。不用谢。这句话,自从我苏醒以来,已经听了不下于百次了。”何莫名摇了摇头,毫不在意地说道。如果说何莫名在刚开始的时候不激动的话,那肯定是假的。但在随后经历了与先知的对话,以及苏醒以来的种种事情之后,何莫名那因为完成了推石头壮举而沸腾的心思也渐渐地淡了。

    “不,这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小敏,菲莱尔他们大家而做出的感谢。”拉克丝从座椅上站起来,向着何莫名,向着以一己之力创造了惊人奇迹的人类救世主低下头了,鞠躬道谢道。

    不得不说,看着眼前名为奥黛丽·赫本,实则为高达作品中“粉切黑”的拉克丝向着自己低头所带来的感觉确实很是爽快,很是奇妙,但何莫名并没有想将眼前的一幕继续延长的意思。

    只见他开口说道:“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在那种情况下,我所能够坐的就只有驾驶机体,冲到尤尼乌斯底部,尽全力将其推开。要么成功,要么与之一同化为流星罢了。”

    “正因如此,我,我们才应该做出感谢!谢谢!将军。感谢你保护孩子们的未来了。”拉克丝并没有起身,依然保持着鞠躬的姿态缓声说道。

    何莫名的双眼缓缓闭上。

    “孩子们吗?说说孩子们的事情吧。”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拉克丝在那场大战之后并没有与原著那般和基拉一同隐居在奥布,而是出乎意料地化身奥黛丽·赫本,进入东亚联邦,以记者的身份活跃在地球上。这样的变化,要不是艾薇儿她们说起,以及何莫名凑巧在记者发布会上见到的话,或许何莫名对于拉克丝的印象还停留在原著的剧情中。

    “小敏。她们是我跟随着记者前辈们在欧洲方面实习时所遇到的一些难民孤儿。”拉克丝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后,开始回忆她在欧洲方面进行新闻采访实习中所遇到的一切。

    “难民孤儿?”何莫名反问道。

    “嗯,是的。孤儿。”拉克丝在提及到这个字眼的时候,声音变得稍稍有些沉重。“那是我们到达欧洲的第三天,我们在完成了在希腊的采访并准备经由土耳其进入中东地区的时候,在途径的难民营当中遇到了小敏。那时候的小敏皮肤黝黑,几乎干枯的皮肤紧紧地贴着骨头···”

    说着说着,拉克丝脸上明显地露出了一丝不忍以及怜悯。

    “当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时,以为是一具尸体。事实上,那将小敏层层掩埋,并漫天飞舞的苍蝇的确让人感觉那便是一具尸体。”

    何莫名没有出声,他只需要稍稍想象一下便可以知道一名弱小的小孩在经历了惨无人道的饥荒而昏倒在地面上奄奄一息时的景象。事实上,在他第一次进入SEED世界所遭遇的愚人节事件,就已经足够让何莫名刻骨铭心了。

    “那么,你是怎么发现她,小敏还活着的?”

    何莫名的询问,让拉克丝愣了一下,随即她缓缓举起双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

    “是我们的汽车。我们所驾驶的越野车在沙地上行驶所发出的声音惊醒了奄奄一息的小敏,从而让昏迷的小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将那小敏掩埋的苍蝇驱散后,我才发现了她。”

    “于是,你就把她救下了吗?”

    “是的。”拉克丝点了点头,眼角处似乎有些湿润了。但是拉克丝还是露出了笑容。“所幸最后小敏得救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何莫名点了点头,也为那可怜的小敏感到庆幸。

    “战争···”

    这时,拉克丝顿了顿,随即露出了坚毅的神色望着何莫名说道:

    “将军,战争还会发生,在不久的将来。对吗?”

    何莫名看了拉克丝一眼,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这是奥黛丽·赫本问的?还是拉克丝·克莱因问的?”

    何莫名的话一出口,就让拉克丝心中大定。

    无他。

    在何莫名不主动开口点破拉克丝的身份时,拉克丝还有着一些顾忌,暂时无法摸清楚何莫名的意图。但如今,何莫名主动点破了她的身份,就象征着何莫名正如开始那会所讲那般,这只是一场谈话而已。

    想到这里,拉克丝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挺直身体,郑重地看着何莫名说道:“何将军,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便是拉克丝·克莱因。这样,将军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呵呵。”何莫名轻笑了几声,赞叹了一声:“了不起!不愧是拉克丝·克莱因。”

    “将军。我已经承认我的身份了。那么,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拉克丝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气势。

    何莫名微微一笑,回过头,注视着远方那片广阔无边的大海,缓缓地说道:

    “是的。新的战争将会到来。”

    “就算是尤尼乌斯并没有坠落地球?”

    “与尤尼乌斯无关。就算没有尤尼乌斯的坠落,还有另外的尤尼乌斯引发战争。我之前所做的只不过是将战争延后而已。”金光流转的瞳孔中隐隐闪烁着戏谑的光芒。“现在所有人都把我成为人类救世主,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我的存在便是另外一个尤尼乌斯。”

    “什么?!”拉克丝脸上尽是震惊,她完全无法想象何莫名为什么会这样说。

    然而,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待在地表上观看尤尼乌斯冲击,以及在近距离接触尤尼乌斯冲击的概念是天差地别的。埋头避难的民众在抬头,敬畏地看着何莫名驾驶着菲尼克斯高达发动尤尼乌斯冲击推开残骸的景象,与和各国领导人坐在防空洞,避难所中,震惊地看着尤尼乌斯冲击的第一手资料的景象是两极分化的。

    何莫名可以肯定,现在整个地球圈的神经都已经绷得紧紧的。

    只要有一些风吹草动的话,那么这条绷到极致的神经就会随之断开,从而引发新一轮的风暴。

    而这新一轮风暴,便是拉克丝所说的战争。

    “虽然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是你应该会想到的。拉克丝·克莱因。”何莫名的目光从海面上离开,重新落在了拉克丝身上,静静地注视着她的双眼。

    拉克丝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但,谁会允许以这样的理由重新开启战火?”

    “谁?自然是人。”

    说罢,何莫名突然终止了话题。“这次谈话到此为止吧!今晚你就留在这里吃个便饭吧!艾薇儿她们几个会很高兴的。”

    拉克丝动了动嘴角,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被从北境之地的首都拉到了千里之外的南海海滨城市,这段路途没有何莫名的帮助,确实是无法顺利回返的。

    是夜。

    在丰盛的晚饭盛宴上,拉克丝见到了艾薇儿四人,也在饭桌上与她们相谈甚欢。

    直到睡下为止,拉克丝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的采访。

    然而,

    这个想法在半夜时分却被叫醒她的艾薇儿给破坏了。

    看着熟练地从枕头底下抽出手枪,并子弹上膛的好友,拉克丝突然发现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都未能发现自己的好友还有着这样的一脸。

    战士。

    艾薇儿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动作,神态,毫无疑问便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战士。

    “奥黛丽,跟紧我。我们必须马上去和大哥哥汇合。”艾薇儿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朝窗外打量了几眼后,压低声音向着拉克丝说道。

    “怎么回事?”同样猫着腰的拉克丝轻声问道。

    “敌人。”艾薇儿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快速地朝着走廊左右看了看后,便一边朝拉克丝挥了挥手,一边快步冲出去,占据走廊的入口。

    紧紧跟随在艾薇儿身后的拉克丝在不经意间想起了白天中,何莫名那句感叹自己已经成为了另外一个尤尼乌斯的情景时,便马上意识到了这突如其来的目标到底是谁。

    “难道是冲着何将军来的?”

    “应该是。”艾薇儿点了点头。

    突然间,艾薇儿在毫无征兆地将拉克丝按倒在地的同时,动作迅速地朝着后方连开数枪。

    “呯!”

    “呯!”

    “呯!”

    “···”

    “快走!”

    艾薇儿一边开枪,一边向拉克丝喊道。

    两人动作迅速地冲过了两道走廊后,艾薇儿方才让拉克丝停了下来。

    “别动。先停一下。”

    少女拉了拉拉克丝的手,示意她可以歇一会时,顺手将打空的弹夹换下。

    紧接着,少女紧握着手枪,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沉默地等着。

    “3。”

    “2。”

    “1。”

    在艾薇儿默念倒数到1的瞬间,少女猛地蹲下,并探出身子连射数枪。随着两声倒在地上的闷响响起,艾薇儿再一次拉起拉克丝,向着别墅的深处快速移动了过去。

    这条路程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在躲开了两波敌人之后,艾薇儿和拉克丝便到达了目的地。

    在这里,何莫名和玛琉等人等待已久。

    “人到齐了。便进去吧!”何莫名朝着守在钥匙左右的史黛拉和玛尤点了点头。

    看着缓缓落下的大门,拉克丝的脸色并不好看。她看向何莫名,问道:“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的我,便是第二个尤尼乌斯。”何莫名神情坦然地说道。他知道在如此巧合地遭遇了袭击的情况下,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这会不会是刻意安排的。

    “奥黛丽。既然来了,将做个见证吧!”何莫名说完这话后,便转过头看向艾薇儿,史黛拉,玛尤。三女在接到何莫名的目光示意后,齐齐地转身走入了另外一边的自动门中,消失不见了。

    “她们?艾薇儿她们还需要出击吗?”拉克丝发觉在这一夜之间,很多事情都与她产生了剥离感。无论是事情的本身,还是她的身份被识破,甚至连同她相识了数年已久的朋友都显得如此地陌生。”如果敌人配置有MS的话···”守在何莫名身边的玛琉平静地说道。

    紧接着,所发生的事情也正如玛琉所说那般。

    敌人确确实实地配置了MS,而且还是最新式的MS。

    何莫名沉默地看着通过外部摄像头所拍摄到的影像中那有着绿色涂装,圆滑外表的独眼机,不由地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思索间,何莫名更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拉克丝。

    没有想到,在完全脱离了原有世界线的同时,这份被发动暗杀的殊荣却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UMF-SSO-3埃修。ZAFT特殊部队所使用的水陆两用MS。在原著中是用来针对拉克丝的刺杀行动。没想到,却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那个老狐狸,始终还是坐不住了吗?”何莫名扯了扯嘴角。“终究还只是一名科学家。”

    何莫名等人所在的避难所已经被发现了。那五架埃修纷纷举起双爪,疯狂地射出一道道光束,不断地攻击着避难所的屏蔽门,

    “跟我来!”玛琉推着何莫名的轮椅,一边向拉克丝喊道。

    在她们向避难所更深处避难的同时,待命已久的雏凤小队再一次出击了。

    “史黛拉,玛尤。能留活口,就留活口。”艾薇儿在启动雷雀的同时,干净利落地下达了指令。

    “是。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给我们留活口的机会。”史黛拉应了一声,随口说道。

    “对,对。电视上就是这么演的。”玛尤附和道。

    艾薇儿动了动嘴角,摇了摇头便一机当先地冲出来地下格纳库。紧随其后的便是风雀,炎雀两机。

    尽管双方都是最新锐机体,但明显在机体配置上更为占优的雏凤小队占据了上风。

    在有着极高机动力的风雀和炎雀的冲击下,被冲散了队形的埃修连潜水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得到,便被占据了绝对高度的雷雀以一发发狙击光束将它们的行动力全数废除。

    可是,正如先前史黛拉所说那般,在发现了自己并不能逃脱的时候,这些袭击者便果断地启动了机体的自爆系统,将一切都泯灭在爆炸的艺术之中。

    “诶!我就说了嘛!”史黛拉耸了耸肩膀,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是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玛尤,我们降落吧!史黛拉,联络一下基地。”

    “了解!”

    在另外一边,从出口中走出的拉克丝看着那片陷入了熊熊燃烧的火海当中的残骸,心里不由地叹道:

    “新的战争,真的要来了!”

    而坐在轮椅上的何莫名缓缓地抬起右手,在玛琉惊喜的泪水中遮住了那一抹从海面上升起的曙光。

    “事情正如你所料。克鲁泽,该到你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