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1001 神谕!出击 (5000字)

1001 神谕!出击 (5000字)

    感谢书友高达MKII对前文中的DSSD(深宇宙探查开发机构)的错误缩写指出!现在已经从错误的DDSD改为正确的DSSD简写。非常感谢高达MKII的提醒!

    EMMMM·····之前,还有一个错误。幻痛部队写成幻影部队了。啊啊啊啊啊!真是糟糕!

    ——————

    受人瞩目的勇气式轻盈地落在了甲板上,缓缓地被输送架送回了格纳库当中,进行新一轮的GN粒子充填。

    但由于大天使号上并没有与GN粒子相关的后勤设备,因此格拉汉姆必须动用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补给道具对勇气式的GNT太阳炉进行再充填。

    “格拉汉姆,辛苦了。”在格拉汉姆走下勇气式的时候,早已守候在一边的克鲁泽走上前去打招呼。

    “不,只是一次热身而已。”格拉汉姆对刚才那在塔丽亚等人眼中无疑是惊天的表现毫不在意。

    一并经历过了ELS入侵战,以及BETA宇宙大战的克鲁泽知道,这些算不上大规模的战斗对于他们这些ACE来说,只不过是一道小小的加餐菜而已。

    “是吗?”克鲁泽笑了笑,抬头看着出去大战了圈,还依然保持着崭新状态的勇气式后,开口问道:“充填还需要多久?”

    “最快两小时。”格拉汉姆左右看了看,发现此时格纳库当中并没有其他人后,便迈开脚步来到了勇气式的GNT太阳炉所在的位置,然后将GN粒子补给装置从个人空间中取出后,便将其激活,让其按照事先设置好的程序进行对GNT太阳炉的粒子充填作业。

    “太阳炉是个好东西。但如果不是GN太阳炉的话,确实麻烦了一些。”克鲁泽心知GNT太阳炉以及GN太阳炉的区别。在很早之前,克鲁泽就对GN太阳炉产生过兴趣,但由于GN太阳炉的生产周期过长,以及GNT太阳炉的粒子几乎不可再生的种种特性,克鲁泽最终放弃了利用太阳炉对神谕高达进行改造的计划。

    格拉汉姆仔细观察了一下粒子补给装置的工作情况后,点了点头。“的确!大人在之前也询问过我的意见,问我想不想为勇气式更换GN太阳炉。但考虑到我除了勇气式之外,还有着VF-25的情况后,便拒绝了大人这个提议。”

    “如果换上了GN太阳炉的话,你的勇气式就不需要返回这里了。依然可以继续在外面兜风。”克鲁泽笑了笑。

    格拉汉姆闭上眼睛,轻笑了一声后,抬头看着克鲁泽,双眼中闪烁着能够看穿克鲁泽此时此刻的想法的光芒。“即使是如此,勇气式仍然需要返航一次。毕竟亮出来的尖牙利爪并不可怕。”

    在格拉汉姆说完后,克鲁泽便不再接话,只是上前拍了拍格拉汉姆的肩膀后,就转身向着停在不远处的神谕高达走了过去。

    “时间快到了!格拉汉姆,别让大人久等了。”

    这是克鲁泽在踏上神谕高达之前,向格拉汉姆说的最后一番话。

    刚刚将所有目光聚集一身的勇气式在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将来犯海盗全灭之后,竟然让人大跌眼镜地返回了母舰,并没有按照塔丽亚等人想象那般,继续留在太空中耀武扬威。

    这一异常变化,让很多人都下意识地思考刚才勇气式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战力是不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负面效果。

    但是,这个想法并没有让他们费脑多久,很快新的变化便占据了他们的大脑。

    “力场强度出现剧烈变化!!这···这是要消退!!”

    无论是密涅瓦号,还是幻痛部队的母舰,亦或者DSSD的科研飞船,在这个同一时间当中,同样的声音同时在包括奥布在内的所有战舰,飞船当中响起。

    这,是由DSSD分布在尤尼乌斯残骸周边的探针所侦测到的能量变化。

    那原本按照着计算结果所得出的结论而平稳活动的能量力场突然变得浮躁了起来,象征着能量数值变化的曲线在这刹那间疯狂地跳动着,划出了一个比一个高的峰值曲线。

    “怎么可能?”闻讯赶来的赛蕾妮大步流星地冲入计算中心后,便被眼前那疯狂跳动着的能量曲线所震惊。原本按照计算结果,这幅景象本不应该在此时此刻出现。哪怕是按照她本身的直觉来预测,也不会出现在眼下。

    难道说,情况有变?

    想到这里,赛蕾妮脸色一变,马上联想到了之前她和阿斯兰的谈话。或许,眼下的这幅急剧变化的情况恐怕引发一场战争也说不定。

    “通知舰桥!我们必须马上后撤出一段距离!现在,除了监控所有探针情况之外,其余所有探测用设备必须马上停止!动作快!”作为本次探测任务的负责人赛蕾妮当机立断,将命令下达到了舰桥。

    很快,在其他飞船,甚至是中立势力战舰在犹豫几分的时候,DSSD的科研飞船便开始缓缓后撤,以越来越快的速度离开了这片即将陷入战火的宙域。

    DSSD这个举动很是刺眼。

    先别说待在其周边的其他飞船,甚至是停留在尤尼乌斯残骸的同步轨道上的众势力战舰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DSSD的举动。

    看着渐渐后撤的DSSD科研飞船,有人松了一口气,也有人疑惑。

    奥布宇宙舰队,草雉号,舰桥上。

    作为舰长的奇萨卡眉头皱起,思索着DSSD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离开。

    “西蒙兹主任。你知道为什么DSSD会突然离开吗?”

    虽然奇萨卡想到了一些可能,但他还是决定要向与DSSD有些来往的西蒙兹主任询问一番。

    作为曙光社的重要技术人员的艾莉卡·西蒙兹在本次联合舰队行动当中,也作为了随舰技术人员参与了这次活动。当然,这也是由于她与DSSD的部分人员有着交情所导致的。

    “嗯。我这边并没有收到任何相关消息。但是,我想到了一些可能。不知道是否和舰长所想的那般一致。”艾莉卡·西蒙兹摇了摇头,主动地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不管是联合,还是PLANT,甚至是原来的归属东亚联邦都对那架引发了奇迹的神秘机体势在必得。在如今这个情况下,战斗或许已经是不可避免了。”

    “尤其是东亚联邦刚才那示威的一幕吗?”奇萨卡沉吟了一阵后,大声地下令:”本舰将执行对DSSD的保护任务。第二战速,右舵15度。”

    奇萨卡突然下达的命令让艾莉卡·西蒙兹稍稍惊讶。她没有想到奇萨卡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打起了退堂鼓。“舰长。如果国内追究起来的话,或许会很麻烦。况且公主现在的情况···”

    奇萨卡摆了摆手,坚决地说道:”不。正因为如此,草雉号才不能白白地浪费在这里。现在,无论是联合,还是PLANT,甚至是东亚联邦都不是草雉号能够应对的。暂时撤退是目前的最佳选择。就算我会被国内追究责任,也要为公主保下这艘草雉号。”

    看着坚毅果断的奇萨卡,艾莉卡·西蒙兹叹了一口气。现在卡嘉莉在奥布国内的呼声最高,但在私底下却隐隐被那对父子架空了权力。或许,身处宇宙舰队当中的草雉号便是卡嘉莉的最后支柱了。

    自DSSD开始撤离,后由奥布草雉号跟上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了一些懂得明哲保身的飞船缓缓地退出了这片宙域,待在远处等待着结果的出现。而在这些飞船当中,亦有着数艘来自地球上的数家新闻权威媒体正在远远地对着尤尼乌斯残骸上的一举一动进行着拍摄。

    “呵呵。果然是一群识趣的人啊!很好。既然他们离开了,也该轮到我们的登场了。”在幻痛部队的母舰当中,那名带着黑色面具的金色长发男子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罗阿诺克大校。那架新型机怎么办?虽然我对ZAFT那三架新型机有信心,但东亚联邦所派出的那架蓝色变形机却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舰长在一旁苦恼地说道。

    尼奥·罗阿诺克,也就是面具男,笑了笑,毫不在意地说道:“它不是已经回去了那艘新型战舰里面了吗?别担心!虽然我们马上就会展开战斗,但起码在明面上我们和东亚联邦还算是联合的一份子。”

    “任务?”舰长愣了一下。

    “那就要看情况了。”尼奥摆了摆手手,便转身离开了舰桥。“让人帮我准备一下。我也要出击。这个时候,多一份战力便是一份战力。”

    舰长闻言,不疑有他,便迅速地下达了出击指令。

    在刺耳的警报声中,尼奥很快便来到了格纳库。那三名将ZAFT的新型机体抢夺的强化人机师也早已等待在那,等待着出击流程的展开。

    “尼奥!”在看到了带着黑色面具的金发男子远远走来的时候,站在三人当中的那名留着酒红色长发的少女便带着满脸惊喜扑向尼奥的怀中。

    “哦~芙蕾。”尼奥故作惊讶地喊出了怀中少女的名字后,抬手按住了少女的肩膀,打量着少女身上所穿的机师服。“已经做好了出击准备了吗?芙蕾。”

    “嗯!”眼中闪烁着憧憬,酒红色长发少女嘴角上挂着喜悦的笑容点着头应道。

    “是吗?那么,待会我希望芙蕾能够多掩护我一下呢!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必须出击的。”尼奥抬手摸了摸芙蕾的头,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

    “尼奥,尼奥要出击吗?”芙蕾微微歪了歪脑袋,露出了一副思索的样子。在少女看来,作为指挥官的尼奥大校似乎并没有出击的必要。

    “是啊!”尼奥拍了拍芙蕾的头,便稍稍推开了芙蕾。“好了。登上机体,准备出击吧!还有你们也是。”

    “切。尼奥你这家伙千万别吓得掉头就跑了。”作为新三小强之一的奥尔·尼达嘲笑地看着尼奥。

    尼奥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苦笑道:“千万别这么说!说到底,我还是要靠你们支援的呢!”

    “走了!”史汀·奥古利拍了一下奥尔的肩膀,向芙蕾使了一个眼色后,便登上了各自的机体,等待着出击。

    看着三架高达那渐渐关闭的驾驶舱,尼奥不由地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结果,还是史汀·奥古利成为队伍领头人。是因为芙蕾·阿尔斯塔的强化手术造成的后遗症,还是因为对她使用的强化剂造成的结果吗?从现在的表现来看,芙蕾·阿尔斯塔的心智似乎退化回了13,14岁的情况。”

    “真是让人头疼呢!”在抱怨声中,尼奥登上了专门为其特别制造的专属MA艾格萨斯。

    然而,

    这位尼奥大校并不知道,让其更为头疼的事情陆续有来。

    与幻影部队一样,

    在发现了力场的急剧变化,以及DSSD与奥布的动向之后,密涅瓦号也进入了新一轮的紧张作业当中。

    但在这股紧张的气氛当中,却有一人被勒令暂缓出击,等待新的出击命令。

    而这个人便是雷,雷·扎·巴雷尔。

    虽然塔丽亚并没有因为雷的表现而当面批评呵斥他,但考虑到了在得知了劳·鲁·克鲁泽这个对雷有着重大影响力的人物极有可能站在对立面的情况时,犹豫再三的塔丽亚最终还是下达了让雷暂时待机的命令。

    “雷。别生气。先好好养神。”在离开之前,阿斯兰拍了拍雷的肩膀,安慰道。

    对于塔丽亚的决定,阿斯兰是保持赞同态度的。尽管阿斯兰并不完全了解雷与克鲁泽的关系,但鉴于阿斯兰本身对于克鲁泽的了解,他觉得如果现在的雷贸贸然出现在战场上,出现在克鲁泽的对立面上的话,就有可能会被克鲁泽策反。

    为了避免这一点,阿斯兰也做好了以FAITH的特殊权限强令雷不得出击的准备。

    结果,雷表现地很理智,也对舰长塔丽亚的命令很服从。最终,阿斯兰的准备并没有用到。

    “是!”雷点了点头,朝着一边担忧地看着他的真和露娜玛利亚笑了笑后,便对着阿斯兰认真地说道:“如果你真的遇到他,请不要留手。否则,被杀的就有可能是你。还有真,露娜玛利亚,你们也是。如果发现是他,劳·鲁·克鲁泽的话,就马上逃跑啊!现在的你们是没有办法跟他对抗的。”

    “别反驳!真,露娜玛利亚。雷的提醒是必要的。克鲁泽,克鲁泽队长就算是我也必须要全力以赴的对手。所以,你们只要看到克鲁泽出现,就马上逃回密涅瓦号!”阿斯兰看着真·飞鸟那隐隐不忿的脸色,便果断地打断了雷的话语,强硬地说道:“这是命令!!特别是真,如果你贸然地去招惹劳·鲁·克鲁泽的话,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

    阿斯兰那坚决,不容否决的态度让真·飞鸟有了一丝畏惧,但更多却是不忿,只是这些不忿他并不能表现出现。他只是应付式地答应了一声后,便前往格纳库,准备出击。

    “阿斯兰队长,真,真·飞鸟能够拜托你吗?”雷突然喊住了要离开的阿斯兰。

    “嗯,我知道的。尽力吧!”阿斯兰点了点头。“那个男人的能力,你我都清楚。”

    “嗯。”雷默默地点了点头。

    而作为话题中心的克鲁泽则手脚麻利地将神谕高达的系统启动,等待着输送架将神谕高达送上弹射架的时刻带来。

    “劳·鲁·克鲁泽中校。出击时间到了!出击后,雏凤小队的指挥权可以转交给你吗?”巴基露露的头像出现在了屏幕上。

    克鲁泽点了点头,表示没有任何意见。

    “那么,出击权限转移。神谕高达可以随时出击。”

    前方则是逐渐亮起的前进指示灯,克鲁泽的目光落在了那片即将进入的虚空中。此情此景,克鲁泽的脑海当中更是隐隐约约之间感受了两股微妙的联系。

    “呵呵。是雷吗?还有另外一个?”克鲁泽稍稍集中了一下精神感觉了一下除了雷之外的那股联系。伴随着一道犹如触电般的麻木感掠过,克鲁泽的嘴边便渐渐浮起了一丝笑容。

    在那一丝笑容当中,有庆幸,有惊讶,有喜悦,但更多的却是戏谑。

    “哈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随着弹射器的启动,克鲁泽的狂笑声便随即在关闭了所有对外通讯的驾驶舱当中响起。

    弹射器启动所带来的过载并没有让克鲁泽的笑声停止,反而更让克鲁泽的笑声,克鲁泽的愉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这个世界真是有趣!没想到啊!没想到穆·拉·弗拉格你竟然还没有死!!”

    “没想到当初在那必死的一击之下,你竟然活下来了?!有趣!穆·拉·弗拉格,这个世界有趣得很啊!”

    “来吧!历经了数个世界的重逢所带来的愉悦,好好感受吧!穆·拉·弗拉格”

    克鲁泽的笑声越发高昂,也越发地癫狂。这是克鲁泽在摆脱了基因缺陷的诅咒之后,第一次笑得如此地畅快,如此地疯狂。

    “等着吧!劳·鲁·克鲁泽!神谕高达!出击!!”

    ————————

    PS1:EMMMM····

    由于种子篇和种命篇间隔时间过长的关系。在这里,我要交待一下芙蕾的路线。

    在本书种子篇当中,芙蕾并没有阵亡,而是继续作为地球联合的战斗英雄活跃在前线。但实际上,由于芙蕾在种子篇中,因受到了父亲的刺激而满怀仇恨参加了强化人计划,并取得了一定成果的缘故,战后接手了绝大部分的强化人项目的幻痛部队借此将芙蕾纳入了二次强化的计划当中。

    结果,便是以上所看到的芙蕾顶替了原著中史黛拉的剧情位置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