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987 向着墓碑,出发!

987 向着墓碑,出发!

    何莫名,格拉汉姆,巴基露露,还有刚刚外出,前往运输舰舰桥打听消息返回的克鲁泽,这四人便组成了本次任务世界的小队。

    本来何莫名还可以将上次一同前来的林明美和阿尔黛西亚等人一同带来,但考虑到菲尼克斯舰队要巩固MUV世界的太阳系周边十光年以内的绝对防御网,所以何莫名尽可能地在保证了本次任务世界的战力需求的同时,为菲尼克斯舰队保留更多的战力。

    “没想到再回来这里,已经是数年后了。”坐在格拉汉姆身旁的巴基露露看着窗外的那条环绕着地球的碎石带,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呵呵。已经过去了数年了吗?在超维要塞战斗了那么久,我都快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了。”格拉汉姆抬手拍了拍巴基露露的肩膀后,也是露出了一丝感慨。

    “确实。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充裕到可以让我们忽略的事情了。”何莫名点了点头,同样感慨着这个想法。比起格拉汉姆等人而言,前不久还参与过超光速内的战斗的何莫名,对于时间的概念更是感觉模糊。

    “呵呵。在讨论时间吗?”就在何莫名几人在讨论时间的话题时,克鲁泽随着自动门的打开而抬步走入了这间房间。“对于时间的话题,或许我比较有发言权吧!要知道,前不久,我可是数着日子,等待着那早已注定的死亡来临。要不是,我遇到了军团长大人的话,或许我也无法重返这个数年后的世界当中。”

    说着说着,克鲁泽先是感慨一番,后是向着何莫名鞠躬感谢着。

    “别。克鲁泽。别来这一套!”何莫名一摆手,直接略过了这个关于时间的话题。“事情打听清楚了?”

    克鲁泽直起身子,自信地笑了笑。

    “当然。正如军团长大人所料,那块墓碑被人动了手脚了。”

    “果然。”何莫名低吟了一声,苦笑地摇了摇头。“这个世界还是与死亡共舞啊!”

    “呵呵。人类总是重复犯同样的错误,不是吗?军团长大人。”克鲁泽毫不在意地说道。说起来,在亚金·杜维一战中,创世纪向着地球发射便是克鲁泽所导致的。如今,这个始作俑者再度看到了又有人重蹈覆辙走上了毁灭世界的老路,这让克鲁泽不得为此感叹一番。

    “那么,大人。任务激活了吗?”巴基露露把目光放在了何莫名身上。在进入了超维要塞之后,巴基露露便知道了何莫名以及格拉汉姆的身份,也知道了作为挑战者的何莫名所遵循的行为规则。那便是——一切以任务为基准。

    尽管巴基露露在得知了尤尼乌斯7号将要坠落地球后担忧不已,也不得不询问何莫名的意思。

    谁知道,何莫名竟然作出了一个让克鲁泽,格拉汉姆以及巴基露露惊讶的举动。

    只见何莫名摇了摇头,面上浮现出一丝苦恼。

    “没有。韦罗斯并没有发布任何任务,”

    说着,何莫名抬起右手,将掌心张开,一张透明的卡片也随之浮现在上面。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这张透明的卡片突然化作一阵星光腾空而起,渐渐地消散在半空当中。

    “任务卡片确实成功使用了。但我根本没有办法收到与任务相关的任何信息。”

    何莫名顿了顿,抬起头,注视虚空,开口喊道:

    “韦罗斯。你在吗?”

    沉默一阵,一个有些失真的电子合成音响起了。

    “侦测到挑战者663呼唤。已确实回应。挑战者663,请讲出你的疑问?”

    “为什么没有任务提示?”何莫名直接了当地询问道。

    “没有相关资料回答。”

    “挑战者663,请自行探索任务世界。”

    “自由探索吗?”何莫名已非昨日菜鸟,如今的他已经对超维要塞有了不少了解。在得到这样的回答后,何莫名便马上得出了与眼下情况最为相符的结论。只是,不知道这个结论是否正确。

    “挑战者663。再见。”韦罗斯见何莫名没有提出下一个疑问后,便干脆利落地消失了。

    思索一会后,何莫名将目光转移到舷窗外的那片漆黑虚空中,看着那一块块聚集在碎石带,静静地在虚空当中漂浮的石头,残骸。

    “如果只是自由探索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去找找那块墓碑也说不定。”

    “墓碑?”克鲁泽愣了一下,有些兴致勃勃地问道:“军团长大人要去尤尼乌斯7号?”

    何莫名收回目光,看向突然变得兴致勃勃的克鲁泽,点了点头后,又侧过头看着格拉汉姆和巴基露露。“格拉汉姆,巴基露露并不能驾驶机体随我们一同前往。所以只能暂时让你退出这一次的出击任务了。”

    格拉汉姆爽快地点了点头,爽朗地说道:“战斗固然重要。但是保护自己的女人也是同样的重要。”

    坐在他身边的巴基露露一听到格拉汉姆那大言不惭的话,便暗暗有些羞耻,偷偷地在格拉汉姆腰间掐了一把。

    腰间吃痛,但脸色依旧的格拉汉姆收起了笑容,问道:“那么,军团长大人。我们的集合地点在那?”

    何莫名沉吟了一下,从个人空间中取出一块芯片交给了格拉汉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可以在L4宙域汇合。但出现意外情况的话,汇合地点改为东亚联邦高雄宇宙港。芯片上有通行码,至于怎么使用,我想格拉汉姆你不会的话,巴基露露也是会的。”

    巴基露露抬手接过何莫名手中的芯片,郑重地敬礼道:“了解!那么,祝将军阁下,还有克鲁泽阁下武运昌隆!”

    何莫名从椅子上站起身,和克鲁泽一同向着巴基露露和格拉汉姆敬礼后,笑着调侃道:“我们先走一步。格拉汉姆,男子汉可不要食言了!”

    “放心!男子汉说到做到!”格拉汉姆拍着胸膛保证。

    运输舰并不算大。

    在何莫名和克鲁泽的脚程下,很快便走到了尽头,站在了货仓的入口处。何莫名和克鲁泽对望一眼后,便伸手在口袋上拍了拍。下一秒,小巧玲珑的智能立方体便晃悠悠地从口袋中飞出,飞到了密码锁上,开始了破解工作。

    虽然韦罗斯让何莫名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这艘运输舰当中,但在某些地方,韦罗斯却没有做到全方面的安排。比如,眼前的货仓闸门并没有被韦罗斯打开,而要何莫名自己去想办法搞定。

    为了迫使这个目的的实现,韦罗斯不惜将何莫名等人的机体放置在了这道被锁上的货仓当中。如果是其他性格暴躁的挑战者,恐怕这艘运输舰早已更换了主人,甚至还会杀得血流成河也说不定。

    “咔!”

    随着密码锁被打开的响声响起,那道将何莫名和克鲁泽隔绝在机体之外的闸门缓缓地打开了。

    “主人。待会在启动机体,这艘运输舰将会陷入数分钟不到的动力故障。到时候,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悄悄地从运输舰内离开,迅速地进入旁边的碎石带当中。”

    不愧是老搭档智能立方体。在完成任务的同时,更将后面的事宜安排妥当了。

    “做得不错。”何莫名率先踏入了货仓,而后他又多问了一句。“监控呢?”

    “已经截取信号,并进行了伪装。现在舰桥上所看到的画面只不过是一分钟之前的重复回播而已。”真平静地报告道。

    “很好。”何莫名点了点头,向着克鲁泽摆了摆手,让他自行前往停放着他的专属机体——神谕高达的位置后,便站到了菲尼克斯高达的跟前。只是,在登上菲尼克斯高达之前,何莫名若有所感地把目光转移到了另外一边,神谕高达的身上。

    “克鲁泽。你对神谕高达进行了改装?”

    迅速换上机师服,刚拎起头盔,准备登上神谕高达的克鲁泽愣了一下,随即坦然地笑道:“嗯。在超时空要塞世界的那几年间,由于任务的缘故,神谕高达不得不空置了下来。因此,我借着这段充裕的时间,对它进行了一些改装。”

    闻言,何莫名眯着眼睛,打量着虽然多出了一份棱角分明的冰冷气息,但外表上却没有多少变化的神谕高达,小赞了一把。“不错呢!神谕高达给我的感觉很是微妙。克鲁泽,小心点哦!可不要被它吞噬了。”

    “呵呵。”克鲁泽的脸上尽是自信的笑容。“是!军团长大人。请尽管放心。”

    随后,不再多言。

    各自换上机师服的何莫名和克鲁泽在准备完毕后,便安稳地坐在了各自的机体驾驶舱当中。

    系统启动。

    通讯建立。

    何莫名双手放在操纵杆上,看着屏幕上的克鲁泽头像,点了点头。“真,动手。”

    “了解!”

    顷刻间,

    本来运行顺畅的运输舰突然陷入了停顿。这一瞬间的变故,让整艘运输舰上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纷纷撞在了墙上,或被那惯性抛飞的物体砸了个头破血流。

    “啊!!”

    跟在阿斯兰背后的赛蕾妮刚发出了一声惊呼,便被一个有力的怀抱抱住了。

    “没事吧?”阿斯兰的声音在赛蕾妮的耳边响起。

    “没,没事。”迅速平静下来的赛蕾妮摇了摇头,却在眼角余光中看到了阿斯兰那被染红的肩膀。赛蕾妮先是心中一紧,后又看到了那源源不断地向空中流出红色液体的瓶子从阿斯兰的背后飞过。不知为何,那股让心中发紧的情绪也随着那飞远的瓶子而放松了下来。

    “阿历克斯,你的肩膀。”

    阿斯兰闻言侧过头看了一眼,随后又动了动。感觉无碍,他摇了摇头,安慰道:“没事,这是染上了红色罢了。说起这个,这艘船应该不是遭遇袭击了吧?”

    阿斯兰纵身一跃,飘飞到不远处的联络器前,随手拿起话筒后,飞快地按下与舰桥的通讯号码。

    “舰桥!舰桥!听得到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来回呼唤了数次后,阿斯兰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只是一次动力故障罢了。很快,便恢复正常。

    然而,

    阿斯兰却隐隐觉得这看似平常的动力故障,似乎并没那么简单。

    因为,在他脑海当中,不经意间再度出现了某道身影。

    劳·鲁·克鲁泽。

    他的前任队长。

    高能时刻,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