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977 你看到了吗?

    何莫名走了。

    在基斯那无法相信,但又无可奈何的目光中,带着温德米尔王室的王位继承人海兹娜公主走了。这是为了治愈海兹娜在之前的行动中所留下的创伤,也是为了向基斯证明何莫名等人有能力将温德米尔人的寿命延长的能力。

    而被留在母舰当中的基斯在目送了载有海兹娜的菲尼克斯高达离开之后,便来到了母舰的二号格纳库。在这里,有一项任务等着他。

    那是基斯加入何莫名一方后的首次任务,也是他的投名状,也是他不久前一直想做的事情——弑君!

    然而,

    从得知了真相那时开始就有了弑君想法的基斯在克鲁泽的旁观下,看到了那几乎被固定在了拆除了所有武装,甚至连动力装置都被锁死的复仇者的驾驶舱当中的人影——温德米尔新王时,基斯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将腰间的佩剑拔出,指向那仿佛是石像般,一动不动的新王。

    “怎么了?不想动手吗?”克鲁泽双手负于背后,踏着轻松的步伐,来到了基斯的对面,复仇者驾驶舱的另外一边,打量着温德米尔新王说道。

    基斯抬头瞥了克鲁泽一眼后,并没有说话。在之前那段算不上激烈的交锋中,基斯已经摸清了克鲁泽的一些特性。眼下的对话,无非就是克鲁泽在试图向他施压。

    尽管基斯很清楚这一点,但基斯不得不承认克鲁泽的话语虽然没有点明什么,但事实上已经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海兹娜。

    如果基斯不将眼前的投名状做好的,那么被何莫名带走的海兹娜或者就不会得到他们口中应有的治疗,甚至连那虚实不知的寿命延长也有可能会泡汤。

    基斯眼中闪过一阵挣扎。

    在得知真相的时候,基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毫不犹豫地拔出剑刃,将那出卖了温德米尔,出卖了无数同胞的罪魁祸首——新王以及宰相给杀死。事实上,面对着昔日好友,当今宰相罗伊德的时候,基斯确实很凌厉地向着对手下了杀手。

    可是,

    面对着眼前这名为了复仇,不惜牺牲同胞,甚至连自身的骄傲都可以抛弃的男人,基斯竟然发现自己下不了手。难道说,是因为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的缘故吗?

    基斯的右手缓缓举起,面无表情地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右手收紧,

    微微用力,

    “锵!”

    剑刃的拔出动作很是流畅。

    “嗡!”

    剑刃随着基斯的右手的动作而轻轻地颤动着,不断地割裂着空气。

    克鲁泽看着基斯已经拔出了剑,微微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复仇者的驾驶舱。

    他,

    在等待着,

    基斯交出投名状。

    没有什么投名状,能够比得起孤高的白骑士将自己的君王杀死的投名状来得直接,来得有价值!!

    “嗒。”

    基斯并没有看克鲁泽,他神情冰冷地向前踏出了一步,站到了复仇者的驾驶舱边上,俯视了那名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身影。

    “嗡!”

    基斯的右手移动,锋利的剑刃指向了驾驶舱当中的身影,指向了那颗尚能够看得出面貌的头颅。

    这一刻,

    冰冷的杀意从基斯的身体当中爆发,疯狂地以基斯为中心,向着四周弥漫而去。

    在这股冰冷刺骨的杀意下,一直没有动静的新王竟然动了起来。

    虽然只是面部肌肉动了动,但也足以让基斯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

    四只眼睛在这一刻,在半空中交汇。

    无论是新王,还是基斯在发现对方的动作后,都没有说话。哪怕是基斯手中的剑刃对准了新王的头颅,哪怕是新王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良久,两人对视了一阵后,新王主动开口。

    “动手吧!”

    基斯神情冷漠,并没有动。剑刃依旧稳稳地停在了新王的头颅顶上。

    “动手吧!基斯,如果你还认为你是白骑士的话!!”

    新王再次说道。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让基斯为之一震。

    剑刃缓缓地收起,基斯冷漠的神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但他的左手随着剑刃的收起而缓缓地搭在了剑柄之上,单手握剑的姿势也随之变成了双手握剑。

    杀气,

    爆发了。

    “对!就是这样!基斯!!你便是白骑士!!!”被杀气笼罩的一瞬间,新王声音高昂地喊道。

    同时,锋利的剑刃也刺穿了新王的头颅,将那藏在生化脑袋深处的大脑给搅得支离破碎。

    基斯双手用力地握紧剑柄,一言不发地看着那张已经看不出昔日新王的样貌的脸孔,神情不悲不喜。

    “好了!足够了。白骑士阁下,请下去休息一会!接下来,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旁观了白骑士基斯弑君的全过程后,克鲁泽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到克鲁泽的话,基斯神情默然地点了点头,最终连那将新王头颅刺穿的佩剑都没有拔出,便两手空空,带着萧瑟的背影离开了格纳库。

    “虽然这出戏还算不错,但是白骑士阁下,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克鲁泽看着基斯消失在过道当中的背影,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在另外一边,将收尾事宜交给熟门熟路的马克处理后,何莫名便带着海兹娜先一步离开了。对于只是走个过场的何莫名,马克表示极度的愤慨。

    但是,对于巴萨拉大闹一场的收尾事宜,没有会比马克更为熟悉。毕竟在超时空要塞7当中,每次巴萨拉在战场大闹一番后,就算不是马克收尾,都是他交待给属下去处理的。一来二去之下,面对着甩担子不干的何莫名,马克也只能自己上了。

    当然,何莫名在翻回超维要塞之前,还是留下了让战术音乐组合女武神瓦尔基里待命的命令。这里面,自然也有巴萨拉的一份。但是巴萨拉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何莫名只能交给老天来安排了。

    “欢迎回来!阁下。”

    在何莫名带着载有海兹娜的医疗舱踏入古堡的刹那间,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也随之从一旁传了过来。

    “莲?!”

    何莫名看着那道站在大门旁边的俏丽身影,便不由地愣了愣。

    “你不是在muv世界中的吗?难道说魔女回来了?”

    一如既往身穿女仆装的黑长直女仆微笑地摇头道:“不,主人并没有回来。只是我需要回来取一点东西。没想到这么凑巧,遇到阁下返回古堡而已。”

    “是吗?”何莫名点了点头,随即面露喜色地说道:“对了!莲,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帮我一个忙。”

    莲眨了眨眼,她的目光落在了何莫名身后的那个医疗舱当中,聪慧的女仆自然是猜到了一些端倪。

    “阁下,难道是那个?”

    黑长直女仆指了指医疗舱。

    “对。这是超时空要塞世界当中的本土种族。因为某些缘故,我需要为她进行一些治疗,并进行寿命延长。”

    何莫名简短地将海兹娜的情况说了一遍,好让莲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作出安排。

    “治疗以及增加寿命吗?”莲沉吟了一下,便笑道:“阁下。只是治疗和增加寿命的话,我想单单依靠古堡的医疗机械就可以解决的。”

    “古堡能够解决?”何莫名有些惊喜。“那么,就在古堡解决好了。省得再去跑一趟超维要塞的中心区域。”

    “嗯,请随我来。”

    在莲的安排下,海兹娜很快被就送入了古堡的医疗中心当中。随着检测结果的出炉,海兹娜的治疗方案以及时间也随之摆在了何莫名的眼前。

    “56小时吗?这个速度很快的。”何莫名看着眼前的投影屏幕,满意地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这位小姐消耗的生命力较多的话,这个时间会缩短到24小时以内。毕竟,这位小姐的种族只是因为被人为调整了基因从而成为寿命极短的种族罢了。”莲将双手从操作台上收了回来。

    “是吗?那样便好。”何莫名想到了芙蕾雅。看样子,这位超时空要塞△的女主角很快便能摆脱人生三十年的“诅咒”了。

    海兹娜的治疗还需要一段时间,何莫名和莲便先一步离开了医疗中心,来到了古堡的某处阳台上。

    何莫名看着莲如同变戏法一般从不知道哪里推出去的餐车,有些诧异地问道:

    “莲,你不是还有事情吗?”

    莲将茶具和点心摆好后,摇了摇头,微笑道:

    “不,阁下。我只是帮主人取点日常用品而已。时间并不是很紧张。”

    “是吗?”何莫名狐疑地看了看莲一眼后,换了个话题。“莲,最近muv那边如何?明美她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嗯。有了主人的虚空王座的帮忙,目前beta的宇宙舰队被限定在了离太阳系最近的半人马座当中。地球人类在统一zh战线以及菲尼克斯舰队的联合施压下,已经完成了统合的初步计划。”

    莲顿了顿一下,思索道:“地球的第一座轨道电梯在落成并投入使用的时候,林明美和金刚她们在剪彩仪式上可是大闹一场,给那些自以为是的高官们好好地上一课。可惜,阁下你并不在那里。”

    虽然莲说得很简短,但何莫名却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地热闹。

    突然间,莲的脸色变得有些诡异。

    “阁下,主人让我问你一句话。”

    “你看得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