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972 再现

    广阔的大厅当中,数以百计的特殊仪器被有序地围绕着大厅中央的那个高耸的平台摆放着。

    而那从平台之上一直延伸而下的无数大大小小的管线便成为了平台与特殊仪器之间的联系方式。

    平台上所发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管线另外一端的传感器监控并化为数据传递到平台下方的那些特殊仪器上面,提供给负责平台运行的人员查看。

    然而,

    现在包括温德米尔宰相罗伊德在内的所有人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了仪器上,而是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到了平台之上,投注到了那道站在平台上,张开双手,微微闭着眼睛,唱响风之歌的娇小身影。

    “海兹娜殿下,不,恐怕接下来要以陛下来称呼她了。”罗伊德神情平淡,但在其内心却翻滚着无数复杂的心思。

    在新王决定了舍弃温德米尔人的身躯时,王冠便已经落在了海兹娜殿下的头上了。只是……

    鉴于基斯以及骑士团地态度,罗伊德并没有立刻将海兹娜推上王位,而是选择了和基斯一起规劝新王不要太过于执着仇恨。

    可是……

    罗伊德微微一笑。

    那位温德米尔新王太过于执着仇恨了,执着到连自己人都无法看清楚。

    不过,这样也好。

    在海兹娜殿下的风之歌,以及那大主教新研制的增幅器下,罗伊德觉得自己的计划大有成功的可能。

    “情况如何?”心思千转,罗伊德向身边的工作人员问道。

    “很顺利!误差值一直都……”

    忽然间,监控仪器上传来的一阵异常波动将工作人员地话语打断了。

    剧烈的波峰让工作人员闭上嘴巴,手忙脚乱地调动系统去查看引发异常的源头。

    “怎么回事?”罗伊德眉头一皱,马上追问道。

    虽然发生异常地时间不长,但工作人员已是满头大汗。

    “不,不知道。我只知道这股异常波动根本不是我们这里引发的,而是来自外界的。”

    “外界?难道说有其他人的歌声正在影响海兹娜殿下的歌声?”

    还没有等罗伊德下令执行补救计划,在平台上歌唱的海兹娜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悲鸣后,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海兹娜殿下!”

    一看到这一幕,罗伊德便神情紧张地冲上了平台,迅速地来到了海兹娜身边,半跪着将倒在地上的海兹娜抱起来。

    “殿下!殿下!醒醒!”

    在罗伊德的叫唤下,海兹娜的眼睫毛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乐眼睛。

    “罗……罗伊德大人。”虽然温德米尔人的身体素质远远超出人类,但海兹娜现在的情况却是一名无助的少女那般,任由罗伊德抱着。

    “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消耗太大了吗?”罗伊德快速地观察了一下海兹娜的脸和双手后,大声地问道。

    这,自然是在向操作着特殊仪器的工作人员问的。

    但是,回答他的却是海兹娜。

    温德米尔公主抬手按着罗伊德的手臂,勉力地支撑着自己站起来。

    “罗伊德大人。别怪大家。是意外情况。”

    “海兹娜殿下。现在先休息一下吧!”罗伊德眉头紧锁,抬手按在了海兹娜的肩膀上。

    可是,海兹娜却强硬地拒绝了他的请求。“不。罗伊德大人。现在战斗已经进行到关键时候了。就在刚才,我听到一个声音……”

    “那是温暖,明亮而又强大无比的风。如果我不全力以赴的话,我们便会失败的!”

    海兹娜的小脸上尽是坚毅决绝的神色,明亮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的全是大无畏的光芒。

    罗伊德神情变化了几下,张了张嘴巴后,便低下头了,在海兹娜面前半跪着说道:“那么,请恕臣伺候在一旁。”

    “可以。”海兹娜点头答应了。

    娇小地身躯散发着一股决绝的光芒,重新站在了平台上,再一次向着虚空唱响了温德米尔的风之歌。

    特殊仪器上的波峰再度活跃乐起来,从数值上来看,似乎恢复乐正常。刚才那一幕,或许只是幻象也说不定。

    然而……

    现实是残酷的。

    重新唱响了风之歌的海兹娜又一次突然发出悲鸣,甚至嘴角上还泛起了血迹。

    守候在一旁的罗伊德立刻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海兹娜,免得她再次倒在冰冷的地面。

    “逃……快逃……罗……罗伊德大人。快,快逃。”

    海兹娜面色极度苍白,从嘴角流出的血迹眼看就要越来越大,甚至快速地沿着脸颊,一路流到了脖子,流到了胸口。

    当罗伊德的目光下意识地沿着那道血迹一路而下的时候,却震惊地发现一丝刺眼的灰白正在悄然无声地从海兹娜的胸口处,向着脖子蔓延而上。

    “这!这是!!”

    罗伊德非常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甚至是任何一名温德米尔人都知道是什么情况!

    但是,这绝对不会是在海兹娜这个年纪出现的情况。那,可是温德米尔人进入死亡的征兆。

    面对着罗伊德地震惊,面色苍白,全身几乎被针刺般疼痛的海兹娜艰难地开口说道:

    “快,快逃!罗伊德……罗伊德大人,恶魔,恶魔来了!”

    “恶魔!?”

    罗伊德愣了愣。

    下一刻,工作人员的惨嚎让罗伊德彻底地陷入了困境。

    “恶魔来了!!”

    恶魔,

    这个词语在宗教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成为了永恒反面角色。

    但是,在超时空要塞世界中,能够承受得上恶魔这个称号的存在,就只有三位。

    不,应该说是曾经的七位,现在的三位。

    在超时空要塞7的故事中,从漫长的沉睡当中苏醒的恶魔,将第七船团逼到了绝境。要不是巴萨拉的灵魂歌声的话,恐怕现在银河系当中便没有人类的存在。

    原始恶魔。

    这个曾经代表毁灭,绝望地词语。自与第七船团一战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存在。竟然会在此时此刻,再度出现。

    再度经由温德米尔公主的口述宣告天下。

    这对于交战双方来说,无疑是震撼的,也无疑是绝望的。

    在第203舰队的巨型要塞前方,在那道越发壮大的粒子长河当中,菲尼克斯高达似乎并不满足于仅仅只爆发了量子爆发这个程度。

    随着一声轻唤在虚空深处的响起,一条条红色光线便随之在菲尼克斯高达的身躯上勾勒出一道道或笔直,或折角的线条。

    在这些线条亮起的瞬间,菲尼克斯高达的模样便出现了极大的变化。

    金色的独角分裂成为了一只展翅高飞的不死鸟,肩甲,胸部,裙甲,腿部都纷纷裂开,露出了底下那迅速从红色变为绿色的精神骨架。

    但是,这些变化并没有结束。

    只见在菲尼克斯高达双手平举,四面同样展开了精神骨架的浮游盾飞到菲尼克斯高达的四周悬浮着瞬间,菲尼克斯高达身上的绿色光芒再度一变,变换成了深邃的幽蓝色光芒。

    这深邃,美丽,如同神秘蓝宝石般璀璨的幽蓝色光芒在一出现,便迅速地将自菲尼克斯高达身上爆发出去的粒子长河染成蓝色,并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将包围在菲尼克斯高达周边的战斗囊,战舰,,甚至是那庞大的巨型要塞全数吞噬在其中。

    幽蓝色的粒子长河,深邃美丽,碧蓝神秘,更有那直透人心的歌声,在这GN粒子,在这直透人心地力量之下,巴萨拉的歌声将所有被红巨人病毒控制的第203舰队地成员从迷茫中唤醒,再度恢复乐神智。

    歌声,在这一刻代替了武器,如同巴萨拉一生的理想那般,再度阻止了战场。

    冥冥中,一声似兽非兽的吼叫突然响起了。更让人感到神奇的是,这吼叫似乎在跟随着巴萨拉地歌声而进行着和声。

    仿佛……

    仿佛就像是在配合着巴萨拉唱歌那般。

    “嘿。果然!”巴萨拉在声音响起地一瞬间便认出乐这个声音。那是在很久以前,曾经在虚空中被他唤醒的银河鲸鱼。

    没想到跟随在联合舰队左右的银河鲸鱼竟然也听到了这来自战场中心的歌声。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再来!”

    巴萨拉的情绪彻底地被调动了起来。之前,抱怨不能驾驶自己的VF-19登场的怨念在这一刻当中,便烟消云散。

    再也没有这样能够让所有人无法阻止地听他唱歌了!哪怕是关闭了所有系统,塞上耳朵也没用!!

    “了不起!”巴萨拉赞了一声后,便节奏一变唱起了那首曾经将银河鲸鱼唤醒的歌——《ANGLE VOICE》。

    “侧耳倾听,

    能隐隐约约听得到吧。

    听就是那个声音!

    并非言语也无法传达的什么声响。

    一直感觉得到,

    那是天使的声音。

    Angel voice……”

    突然间,在巴萨拉唱出这个歌词的一瞬间。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一股熟悉的气息也从驾驶舱外的虚空中传来。

    “巴萨拉。我听到你唱歌了……”

    眉毛,长发皆是深蓝色,眉心间更有着翠绿宝石点缀的美丽脸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战纹。

    紫色的紧身衣将那玲珑有致地身材勾勒得一清二楚。

    看着那张曾经愿意为其付出灵魂的美丽脸孔,巴萨拉微微一笑。

    “西维尔。你来了!”

    “听到你的歌声,所以我来了。”罕见地,西维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似乎是在为了听见乐巴萨拉地歌声而赶过来感到高兴。

    “那么,跟我一起唱歌吧!”

    巴萨拉笑了笑,弹着吉他提出邀请。

    西维尔点了点头,随即一阵白光突然出现,在眨眼间竟然将巴萨拉从GN一号战机中转移出去,站在了西维尔身边。

    两人相视一笑,配合默契地同时开口唱响歌声。

    这一刻,巴萨拉,原始恶魔,还有银河鲸鱼三者的歌声居然在同一时间内同时唱响,相互之间配合默契。

    无形中,这史无前例的歌声将菲尼克斯高达,不,不只有菲尼克斯高达,甚至连全力开启力量的何莫名的状态推到了巅峰。

    这一刻,那股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力量将何莫名推到了巅峰的极限。

    前方,似乎有着一道无形的墙。

    被力量推动着的何莫名无意识地抬手摸向这道墙壁。

    刹那间,墙碎了。

    一股耀眼,却又十分温和的白光将何莫名笼罩在其中。

    光芒中,一双流转着金色光辉的双手从虚空中伸出,轻轻地按在了何莫名的太阳穴上。

    在一阵意义不明的呢喃响起的瞬间,金色光辉崩散,白色光芒消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