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969 银河大流魂(上)(5500字大章)

969 银河大流魂(上)(5500字大章)

    菲尼克斯高达所化的金色闪光出现在战场的一瞬间,就被交战中的双方发现了。

    独角,金色的机体,

    四面如同羽翼般在背部展开,张扬又不失美感,巨大的浮游盾等等所有有别于地球新统合,以及第203舰队所拥有的机体造型风格的菲尼克斯高达在这一瞬间,便将周边战场的目光聚焦在其身上。

    “报告!!他,来了!!”尖叫声在舰桥上响起,引来了众人的瞩目。

    “他,来了!”奥拓大主教面色越发地阴沉,他的目光从这一刻开始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主屏幕,再也没有离开过画面上的那架金色机体——菲尼克斯高达。

    在舰桥上,

    无论是以奥拓大主教为首的教徒,还是以温德米尔新王为首的温德米尔人都无法将此时此刻出现在主屏幕之上的那架金色机体的身影忘却。

    太深刻了。

    只是在数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人都深知导致那场被他们寄予厚望的战争失败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然而,

    就算他们深深地将罪魁祸首记在心中,都无法抹消一个现实——敌人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在那之后的一段很长时间内都无法提起一丝勇气去面对现实。

    可是,

    就在眼前这个依靠着奥拓大主教偶然间的发现重新建立起的教派的现在,

    他,

    又来了!

    再一次驾驶着那架如同黄金般闪耀,掌控着如神明般强大的力量的神秘机体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地球新统合少将,何莫名!!”

    奥拓大主教双手按在栏杆上,死死地用力握紧,声音颇为低沉地嘶喊道。

    在之前与地球新统合总统的见面中,他曾在总统面前信言旦旦地夸下海口认为何莫名并没有在复华星上,甚至连何莫名直属的菲尼克斯舰队也在何莫名行踪消失的同时,悄然地消失在了银河当中,不知去向。

    在奥拓大主教结合了种种情报后,他便觉得何莫名以及他的直属舰队应该是去了银河系当中的某个不知名星系进行某些不为人知的活动。而这些活动很有可能会牵扯了何莫名的莫大精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何莫名应该是无法顾及到了这边的情况,因此,奥拓大主教才会趁着这个机会,依靠着那因缘巧合,重新获得的新型装置,在百般谋划之下,接触到了第203舰队,从而借此再次获得了再度崛起的资本。

    然而,

    就算是这样,

    就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

    就是在这个奥拓大主教打算依靠着第203舰队所拥有的强大力量,一举将这片星域当中的地球新统合歼灭的时候,他真的再次出现了。

    曾几何时,面对着温德米尔新王的仇恨目光,面对着他的确凿话语,奥拓大主教心中都依然存着一丝侥幸。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何莫名出现的战场上,绝对不会缺乏那架黄金机体-菲尼克斯高达登场的时刻。

    因此,面对着虽然性能出众,但依然有着地球新统合的VF战机造型的虚空漫步者时,奥拓大主教心中的侥幸便一直存在着,直到方才菲尼克斯高达正式登场,以傲视群雄的姿态,统御联合舰队,从容不迫地冲入这片星空战场。

    至此,

    奥拓大主教心中的侥幸,

    破碎了,

    碎落满地。

    眉头深深地皱起,奥拓大主教深呼吸一口气后,沉声问道:“陛下现在在哪里?”

    “现在正在准备出击。骑士团也跟随在一旁。”CIC应道。

    “是吗?”大主教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后,又说道:“雷队长,你也去吧!”

    从始至终,沉默地站在大主教背后不远处的克鲁泽看了看奥拓大主教,又看了看主屏幕上的菲尼克斯高达后,故作疑惑地问道:“大主教阁下,我的任务不是应该去拦截VF-19吗?”

    “不。情况有变。”大主教转过身,面色凝重地说道:“雷队长,相信你也应该认出了现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这架黄金机体到底是何方神圣呢!!没错。虽然它的出现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它的出现并不会妨碍到我们实现夙愿的计划。哪怕它代表着是地球新统合的最强力量之一!!“

    听着大主教的话,克鲁泽微微躬身,低下头,不让大主教看到他此时眼中所闪烁的嘲讽光芒。而且,克鲁泽更是恭敬地说道:”遵命!大主教阁下!“

    “去吧!雷队长。敌人很强。但是我相信集合了陛下,骑士团,再加上你的力量后,敌人将会成为实现我们实现夙愿路上的一块微不足道的基石!!

    “真理与我们同在!”克鲁泽脸上露出一丝虔诚。

    “愿真理护佑在你左右!雷队长,接下来的事情便拜托你了。”

    克鲁泽向大主教行了一礼后,便离开了舰桥。但在他前往格纳库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件事。

    在某处人迹罕至,光线昏暗的过道中,一名身穿白袍,领口上绣有华贵花纹的男人正沉默地等待在那里。

    “你来了。”在克鲁泽走过去的瞬间,男人这样说道。

    “嗯。”克鲁泽目视前方,并没有过多地跟男人的目光交汇。就算克鲁泽不仔细看男人的相貌,他也能通过领口上的华贵花纹可以得知眼前的男人在真理教当中是担任着什么样的要职。作为某重要设备的维护员的他将会为克鲁泽接下来的行动带来极大的便利。

    男人那宽大的衣袖一阵涌动,在袖口起扬间,一枚数据芯片便被塞到了克鲁泽手中。

    “这是你要的东西。事后,承诺给我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男人强作冰冷,但在深处却又有一丝惊慌的声音在克鲁泽耳边响起的时候,男人便踩着匆匆的脚步消失在了过道的阴影中。

    “放心。只不过是区区几栋房子和几张废纸罢了。那位大人可是很慷慨的。”听着飞快消失的脚步声,克鲁泽握着拳头,将那块载有机密信息的芯片牢牢地掌控着。在这些日子当中,依靠着本身强大的交际能力,以及看穿人心的能力,克鲁泽暗中拉拢了不少看似风光,实则每日都过得如履薄冰的教派人员。藉由这些人员,克鲁泽终于在此时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接下来,克鲁泽将所有应当处理的事情都做完之后,便来到了格纳库。在这里,整备班早已等待多时。

    “雷队长。VF-29已经整备完成了。祝你武运昌隆!”整备班人员一边将手中的头盔递给克鲁泽,一边恭敬地向克鲁泽说道。

    “承你吉言。”克鲁泽接过头盔,并在登上VF-29后,微笑道:“希望我们有缘再见!”

    对于克鲁泽这句话,整备班人员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在其联想到眼前的大战时,便下意识地脑补了克鲁泽似乎对眼前的战斗失去了应有的信心。于是,这位明显就是脑补过多的整备班人员又是送上了一堆奉承话。

    然而,

    这些奉承话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

    因为,在整备班人员的话语中,克鲁泽所驾驶的VF-29便在升降机的输送下,进入了太空,向着那片战场出击了!

    风。

    在这一刻,

    在这片战场上,汇聚成了风暴。

    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卷起了。

    无论是温德米尔新王,还是基斯都是如此认为的。

    他们知道,即将面对的对手是有多么地强大,多么地让人绝望。

    “基斯,如果有什么不对,马上撤退,带着海兹娜离开这里。”

    在组成突击队形,向着菲尼克斯高达发起冲击之前,温德米尔新王突然打开了与基斯的单独联系频道。

    “陛下!!你是想我临阵退缩吗?”基斯立马反驳道:“我记得你曾经教导过我骑士是绝对不能临阵退缩的!!”

    “这是命令!敌人太过强大了。基斯,数年前,我曾经面对过那架金色机体···

    菲尼克斯高达的强大,超乎你我的想象。

    数年过去了,在我们成长的同时,敌人也同样在成长着。“

    温德米尔新王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疲惫,这对于即将展开的激战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但基斯却无法为此劝说温德米尔新王就此退缩。

    正如基斯之前所说,骑士是绝对不能临阵退缩的那般。温德米尔新王也绝对不能做出这个选择。

    “基斯。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我们温德米尔将会迎来黑暗时期。这也是我们,不,这是我自找的。身为温德米尔新王,并没有为子民带来光辉,反而执着于仇恨,不惜以子民为筹码,去向那些人换取复仇的力量。

    这,不是一名王者所为!!“

    突然间,温德米尔新王将一直以来隐瞒于基斯的温德米尔王室的内幕在基斯的耳边爆了出来。

    “什么?”被新王的话语震惊之余,基斯灵光一闪,急道:“难,难道近年来,海盗袭击温德米尔星,掠夺人口的事情,是,是,陛下你谋划的!!”

    沉寂一阵,温德米尔新王声音嘶哑地承认了这一切。

    “是的。基斯。我,还有宰相罗伊德都参与在内。另外,海兹娜并不知情。”

    在这一瞬间,本来战意高昂的基斯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击了不知所措。

    身为温德米尔新王的陛下竟然为了仇恨,故意纵容宇宙海盗袭击自己的行星,让其随意劫掠人口,从而获得贩卖人口的暴利。

    如此说来,

    如此说来,

    如此说来!!!

    这些年,基斯自己所吃的,所使用的,甚至连座下的这架魔龙III战机都是以温德米尔子民的身体,温德米尔子民的血肉为代价所换取的。

    “陛下···这,都是真的吗?”基斯突然心脏开始隐隐作痛。

    为什么?为什么在血战之前,陛下会告诉自己这个残酷的消息!!为什么??

    基斯疯狂地在心里呐喊着。

    “是真的。基斯。我,以温德米尔新王的名义保证。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温德米尔新王的声音虽然沙哑,但却已经让基斯相信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这不是真的!!”有着坚强信念的孤高骑士基斯的心,破碎了。

    一直以来,不惜以生命守护的温德米尔王室竟然就是引发多起温德米尔星被宇宙海盗袭击,众多温德米尔同胞被劫掠,成为地下黑市热卖的奴隶事件的元凶。在这一刻当中,矢志守护温德米尔王室,守护温德米尔子民的基斯崩塌了。剩下的,只有落荒而逃。

    原来,白骑士基斯·阿耶罗·温德米尔一直以来都搞错了敌人。还错误地将母星被海盗袭击,同胞被逼成为奴隶的原罪归结到了从来到尾都只是旁观者的地球新统合身上。

    顿时,他所驾驶的魔龙III突然脱离了队形,疯狂地向着己方的后方舰队冲了过去。

    “基斯大人!!”骑士团的所有人懵了。

    怎么突然间,作为主力的白骑士基斯会忽然脱离队伍,向着后方飞去。

    “骑士团全员!!冷静!!”

    就在这时,温德米尔新王在通讯频道中大喝一声。

    “陛下!”

    “是!”

    在新王的呵斥下,骑士团的全员也随之冷静了下来。

    “骑士团。抱歉。这场战斗,我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基斯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在此,我想问你们一句话。”

    新王的声音顿了顿,厉声问道:

    “可愿与我一同赴死!!”

    刹那间,通讯频道沉寂了下来。

    就算骑士团众人不说话,新王也依然能够想象到他们的表情。虽然骑士团是温德米尔的主力,但在这其中除了作战经验老道的老兵之外,更有年纪尚小的少年兵。如今,这幅情况,新王并没有过多地强逼他们。

    但是,沉寂并没有持续很久。

    “是!!为了伟大的风!!愿与陛下一同赴死!!”

    在新王即将开口下令,让骑士团自行离去的时候,骑士团上下齐齐地响起了决绝的呐喊声。

    即使身躯已经换成了冰冷的生化人身体,但在听到骑士团上下的呐喊声时,温德米尔新王依然感觉到一股热血滚烫着胸膛。

    “很好!骑士团,与我一同赴死!!”

    “是!陛下!”

    在复仇者的带领下,抱着决绝信念的骑士团气势如虹地向着菲尼克斯高达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他们身后,一道红光悄然而至。

    “真是让人惊讶啊!知道军团长的实力,还能够保持如此强烈的信念。温德米尔人真是一个奇妙的种族。”

    就算是克鲁泽不刻意地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去感受温德米尔新王他们的战意,都能够隔着这段遥远的距离感受到那股强烈而决绝的战意。

    这,

    无疑是抱着就算是死亡,也要将敌人击杀的强大信念。

    “呵呵。先在一旁看看吧!军团长大人,可是很强大的。”打定主意后,克鲁泽便驾驶着VF-29悄悄地跟在了温德米尔新王以及骑士团的后方,一路跟随了过去。

    决绝,

    冰冷,

    一股强大的杀意跨越虚空,笔直地向着菲尼克斯高达袭击了过来。

    在这刹那间,正快速地向着战场中心突破的菲尼克斯高达当即减慢了速度。这也让跟随在其后的GN一号战术机一时无法减速,越过了菲尼克斯高达。

    “主人?“控制着GN一号战术机的迅一边作出调整,一边向何莫名发出了询问。

    “敌人。你要注意巴萨拉的安全。这里交给我。”何莫名的目光凝视着那片虚空,很快便凝聚在某个方向。他感觉到了,那股冰冷而刺骨的杀气便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在菲尼克斯高达的高倍光学电子眼的锁定下,敌人的影像很快便出现在全周天监控屏幕上。

    “原来是老朋友。”

    来势汹汹,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杀气的敌人便是复仇者,以及骑士团。

    只不过往日整齐的骑士团似乎少了一个人。

    “嗯?似乎是基斯不在?”何莫名诧异了一下,随即又无所谓地笑了笑。“算了。反正都一样。”

    “滴滴!”

    在长久培养的默契驱使下,悬浮在操作面板上的智能立方体真很快便主动锁定了敌人。菲尼克斯高达手中所持有的光束麦林也随之举起。

    “嗡!”

    一道炽热而粗大的粒子光束顿时爆涌而出。

    向着虚空深处,向着温德米尔新王等人袭来的方向飞掠而去。

    “被发现了!”全员,散开!“

    在光束麦林暴起攻击的瞬间,强烈的不安预感顿时占据了温德米尔新王的内心。下意识感觉到不对的新王立刻命令骑士团的所有人散开队形。

    可是,

    已经晚了。

    还没有等他们完全散开,那道给新王带来不安的致命光束便破开虚空,笔直地从队形的中央飞掠而过。

    转眼间,

    那架处于队形左翼,动作稍慢的魔龙III便被这道致命光束的余波擦到。

    这一秒当中,黑色的机腹底下,尽是刺眼的铁水。

    “快脱离!!”一个稳重的声音在通讯频道大喊道。

    新王记得这个稳重的声音是被骑士团的年轻小伙子叫做赫尔曼大师的老骑士。虽然看上去老骑士喊得很及时,但事实上已经晚了。

    “轰!”

    老骑士的话音刚落下,那架被叫做博格的红发小子驾驶的魔龙III便与他的座机化为火焰。

    “博格!!”赫尔曼死死地咬紧牙关。虽然红发博格的性格有些鲁莽,但这也是年轻人的特质之一。在天分上,赫尔曼一直都很看好他。

    然而,

    然而,

    然而!!

    在这个战场上,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便被敌人击落!

    这样的结局,赫尔曼替博格感到不值得!!

    “陛下!!敌人攻过来!我担任先攻!!”赫尔曼牙关紧咬,主动地请命。

    “拜托了!”新王应了一声。

    于是,赫尔曼驾驶他的魔龙III,毫不畏惧地迎着扑面而来的致命光束冲了过去。

    老兵,便是老兵。

    虽然光束麦林很强大,有着擦到即死的威力,但只要全心全意地观察着光束麦林射击的方向,轴线,作为老兵的赫尔曼依然有着八成把握能够躲开这致命光束。

    “哦?老兵吗?”在菲尼克斯高达将光束麦林的弹夹清空之后,何莫名笑了笑,继续操纵着菲尼克斯高达更换弹夹。

    突然间,迅传来通讯。

    “主人,那个唱歌的家伙正在抢GN一号战术机的控制权。”

    “巴萨拉?”何莫名愣了一下,心中灵机一动。巴萨拉在这个时候闹起来,恐怕是看到了菲尼克斯高达将敌人击毁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

    “迅,合体!”

    “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