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965 中场

    难以置信。

    但眼前的一切却是事实。

    头顶上的那突破了舰桥遮挡板,不断地向着战舰内部播放着充满热情,充满不可言喻的力量的歌声的低音炮却是那么地真实,那么地……

    令人激动。

    奥拓大主教的双手暗暗地捉紧栏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在他的眼光所及之处,便有部分人员在偷偷地跟随着节奏摇摆。

    牙关越发地要紧,手上的力量也渐渐地加重。

    “让雷出去拦下那架红色VF-19,通知第203舰队派出舰队来接应。我们马上撤退!这次行动失败了!”

    对。

    失败了。

    本来依靠着人类和原始文明的混合技术所制造出来的新式探测装置,计划很顺利地进行着。

    可是,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刻当中,那个男人,除了何莫名之外,还被奥拓大主教忌惮着,却行踪不定的男人竟然会以如此疯狂,震撼的方式出现在眼前。

    百般计算,功亏一篑!

    与咬紧牙关,不断计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得失地大主教不同,作为潜伏分子地克鲁泽则是兴致勃然地驾驶着VF-29冲进了战场,迎着那架在炮火当中,高调行动的VF-19飞乐过去。

    特别是距离越发靠近的时候,克鲁泽更是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正随着距离地缩短,而变得越发地清晰。

    “真是有趣呢!不愧是军团长大人之前特地点名过地男人。”克鲁泽稍稍放开心神,感受着那股从心灵深处浮现的悸动后,目露精光地说道:“不可思议!居然让我有种回到母亲怀里地感觉!”

    VF-29的速度很快。

    在克鲁泽对能够撼动他心灵的歌声感叹地时候,VF-19便近在眼前。

    “抱歉!为了把戏演全,暂时打扰你了。”克鲁泽微微一笑,便马上驾驶着VF-29向着VF-19发起了进攻。

    VF-29手中的格林机炮顿时吞吐着长短不一的火舌,一颗颗闪烁着火光的炮弹顿时撕碎虚空,笔直地朝着正悬停在战舰前方的VF-19疾冲而去。

    当然。

    虽然这波攻势从旁人的角度看来,无疑是致命的。但克鲁泽却在暗地里有所保留。

    按照克鲁泽的设想,只要这架VF-19在最后关头闪开那么一丝距离,最终命中的部位都只会是VF-19的腿部。

    这样一来,失去了动力的VF-19和拦下它的克鲁泽便迎来了双赢的结局。

    只是,VF-19在事后是少不了大修的。

    然而……

    克鲁泽的设想很美好,现实却是让克鲁泽小小地惊讶了一把。

    只见本来就应该命中VF-19的攻击,竟然在关键的一瞬间被VF-19给闪开了。

    仿佛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得。

    “哎呀!看样子我是低估了这个男人了。能够驾驭红色机体的男人一般都会很强。”克鲁泽感叹乐一声后,便带着自嘲地笑容,驾驶着vf-29追了上去。

    刹那间,两架外形各异,却是同样有着红色涂装的VF战机顿时在这片战场上展开了你追我赶的疯狂追逐。

    “雷队长已经缠住了那架VF-19了!”

    奥拓大主教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挥手道:“保持对舰队警戒等级,按照计划逐步后撤!”

    说起来,也是奇怪。

    在红色VF-19冲到了舰队面前的时候,联合舰队的火力便开始出现了减弱的迹象,甚至在奥拓大主教下令撤退的现在,都没有一丝想要乘胜追击的动静。

    见此,奥拓大主教嘲讽地笑了笑。

    “是被那个男人救了吗?”

    巴萨拉,热气巴萨拉。

    一个有着传奇故事的男人。一个有着能够撼动银河地男人。一个能够让以灵魂为食粮的原始恶魔领悟到感情的男人。

    多重光环集于一身的男人无论他身处何方,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争端,战斗,甚至是文明冲突引起的战争,最终都会在他的歌声中消弭一空。

    如今,破坏了奥拓大主教苦心谋划的计划的男人,却在反手间救了他们。

    真是……

    可笑至极!

    “待到撤离出敌人舰队的最大射程后,便让雷队长带人返航吧!”

    奥拓大主教在转身离开舰桥时,便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红色光芒。

    两道极为相似的红色光芒不断地在虚空中纠缠,分开,追逐,甚至还差点发生了撞击。

    “呵呵。真是有趣呢!热气巴萨拉。坚持不使用武器地结果,便是练就出让人惊叹的控制力,机动力吗?”克鲁泽面上带着微笑,将巴萨拉使出的假动作给破解后,饶有兴致地说道。

    可惜的是,对方并没有想要回答克鲁泽的问题的意思。从头到尾都是以歌跟他进行“交战”。

    这样的特殊战斗,克鲁泽还是第一次见,第一次亲身经历。而且,在两架VF战机以近距离追逐的时候,那股从VF-19身上散发出来的灵魂波动更让克鲁泽为之在意。

    “我的内心,精神正在被撼动。这种奇妙的感觉,那群少女还是无法做到。”

    可是,就在克鲁泽想要继续进行研究的时候,撤退命令来了。

    “真是遗憾呢!热气巴萨拉。今日到此为止吧!”

    在确认了撤退命令后,克鲁泽干脆利落地从与VF-19的螺旋追逐中脱身而出,大大方方地背对着VF-19向着远处飞走了。

    留下额头有着一层细汗,细微喘着气的巴萨拉坐在VF-19的驾驶舱当中,有些疑惑地看着飞走的VF-29。

    “那家伙,很奇怪!”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另外一边,虚空漫步者似乎迎来乐一场不大不小的危机。

    就在方才,虚空漫步者释放出GN獠牙,准备给复仇者来上必杀一击的时候,搅局者却出现了。

    六枚GN獠牙环绕着虚空漫步者不断地飞行着,变换为人形状态的虚空漫步者更是举着那把不怎么用到的光束步枪对准了前方挡在复仇者前面的黑色魔龙III。

    而除了那架被虚空漫步者锁定的黑色魔龙III之外,更有着五架变换成人形状态的魔龙III分布在上下左右,将虚空漫步者团团围住。

    只是在看见那灵活地在虚空漫步者周边盘旋的GN獠牙地时候,看似占据了大好局面的黑色魔龙III并没有发起攻击,将虚空漫步者击杀。

    在这股越发紧张的气氛当中,被黑色魔龙III保护着的温德米尔新王开口了。

    “开枪!基斯!这是机会!快把那个男人杀了!”

    可是,基斯却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新王的命令。

    “抱歉。陛下。臣,做不到!那六枚浮游武器的威力,相信陛下也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臣和队友们是无法保证陛下的安危。”

    “孤的生命已经无所谓了!只有杀了那个男人,温德米尔人才能迎来自由的天空!快!骑士团!我以温德米尔之王的名义下令,攻击!”温德米尔新王不愿就此放过这一个大好机会,眼睁睁地看着“自由”的逝去。

    然而……

    除了面色凝重的基斯以外,其余骑士团的队员也是一副不忍拒绝新王,但又无法执行命令的模样。

    “反了?反了!难道我的话已经无法命令你们了吗?”不知为何,温德米尔新王的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那已经和驾驶座融合在一起的身躯也越发地颤动的犀利。

    “王!我们并没有违背你的命令。只是……风……那个男人的风很强大。就算是我们一起上……结果都是一样!”基斯咬紧牙关喊了一声。

    如果可以的话,基斯宁愿孤身一人跟虚空漫步者大战一场。哪怕是身死道消,也毫不在乎。但如今,在基斯身后,在魔龙III身后,温德米尔新王便在那里。

    作为骑士,基斯不容许自己的君主在自己的守护下受到哪怕一丝伤害。

    就在这时,

    就在基斯和温德米尔新王发生争执的时候,一阵轻笑声响起了。

    “真是一幕让人感动的骑士剧。”何莫名地声音顿了顿后,又带着一丝恶意的味道说道:“能快点吗?我可是赶时间啊!!你们,可以一起上!!”

    “可恶!骑士团!随我上!”本来就被仇恨点燃的温德米尔新王在何莫名那近乎嘲讽的话语下,彻底地被点爆了。

    再度被仇恨燃起的火焰笼罩的温德米尔新王意念一动,复仇者便轻盈一转,动作迅速地从黑色魔龙III身后冲出,如闪电般冲向了虚空漫步者。

    “不好!骑士团!掩护陛下!”基斯见状,心中一寒,连忙下令。

    可是……

    “TRANS-AM!”

    随着一阵红光的闪烁着,在骑士团发起攻击地一瞬间,方才还待在原位的虚空漫步者便在眨眼间消失不见,以让人震惊到无以复加地速度出现在复仇者上方。

    虚空漫步者地双臂举起,黝黑的枪口对准了复仇者的驾驶舱。

    枪口中,

    闪烁着阵阵红光!

    “住手!新统合总统的坐标!”眼看心中的警兆成真后,基斯猛地抛下所有尊严,大声地喊道。

    正因为这句话,刚刚意识到自己被枪口指着的温德米尔新王幸运地从虚空漫步者的枪下,走了一趟。

    但,

    攻击还是依旧发起了。只是攻击对象从驾驶舱换成了机翼和发动机。

    “好了。可以说了。骑士先生。”在虚空漫步者落在浓烟滚滚的复仇者旁边,并用光束步枪指着驾驶舱时,何莫名平静的声音响起了。

    “地球新统合总统被扣押在G1区域的某个行星的轨道站中。”基斯咬了咬牙,说出了一个情报。

    “坐标。”

    “我们不知道坐标。这已经是我们知道的一切了。”

    何莫名并没有回复,只是沉默地想了一阵子后,便乘着三红状态还能维持一段时间的机会迅速离开了。

    如今,杀不杀温德米尔新王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正如同欧内斯特他们那般,远在数个区域外地何莫名也听到了巴萨拉的歌声。

    而且,

    何莫名还认出了那出现在舰队对轰宙域中心地带的星际巨兽的身份。

    那便是曾经在超时空要塞7OVA中登场过的星际巨兽——银河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