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第947章 演出开始

第947章 演出开始

    “哗~”

    突然炸响天际的呐喊声伴随着从天而降的五道光芒而持久地响彻着。

    在这嘹亮的呐喊声中,甚至还有着一个个被竭嘶底里呐喊着的名字。

    “美云~~~~!!”

    “要~~~”

    “蕾蕾~~”

    “玛基娜!!”

    当然,还有新加入不久,却又迅速收割了不少人气的异族少女,来自温德米尔星的芙蕾雅。

    “今天也要加油啊!芙蕾雅!!”

    “嗡!!”

    伴随着五道彩色光带着落在空旷无人的平台的瞬间,五架以梯形编队进行花式飞行的etowalkureworld···”

    惯例的开场曲响起的瞬间,现场气氛瞬间突破极限,再度掀起了一阵狂潮。

    天空上,梅萨带领的五架vf战机更是配合着歌声,音乐节拍而进行预先安排好的花式表演。

    这对于,护卫队来说,已经也是日常了。

    然而,

    就是这样的日常之下,

    却又有人稍稍分散了注意力。

    原因,

    便是那架占据了本应该属于梅萨的长机位置的vf-gx虚空漫步者。

    “好厉害。”米拉吉虽然一丝不苟地执行着飞行任务,但这时的她却难以自控地看向虚空漫步者。

    太强了。

    无论是动作连贯性,还是平稳性,甚至是反应能力,这样的驾驶水准都是米拉吉见所未见的。原本护卫队中最强者的梅萨,与驾驶着虚空漫步者的那个人相比之下,就显得颇有不及了。

    可以这样说,

    每当舞台上的瓦尔基里她们转换歌曲,音乐切换的时候,那个人所驾驶的虚空漫步者都能够做到毫秒不差地配合,仿佛就如同他自己就是音乐化身那般挥洒自如。

    “不愧是星间大战的传奇英雄。好厉害的驾驶技术。”查克也在这时插嘴说道。

    “集中精神。还有注意,现在将军的名字是疾风,是我们德尔塔队的队员!下一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可是,还没有等米拉吉她们感叹几句,梅萨便神情严肃地发出了警告。

    “是。”米拉吉和查克连忙应道。

    按照之前何莫名将他们集中后亲口宣布的通知来看,一项机密的任务已经悄然地降临到了瓦尔基里和德尔塔队的头上。不然的话,堂堂地球新统合少将,传奇英雄,有着这一连串光环环绕的何莫名也不会以疾风之名来到德尔塔队里面当一名小小的机师。

    队伍前方,

    何莫名神情轻松地驾驶着虚空漫步者,配合着瓦尔基里的歌声作出各种各样的花式表演。这对于何莫名来说,还算是较为新鲜的体验。毕竟从开始到现在,他所驾驶的机体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战斗而战斗的。

    如今,这个只是为了表演而飞翔的驾驶体验确实非常有趣。但,何莫名还是没有忘记接下来的任务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里的声势应该足够大了。那么,就看克鲁泽那边了。”

    正如何莫名所料那般,

    在这气氛爆表,热情呐喊的演唱会附近,克鲁泽正站在落地窗前,远远地遥望着灯光斑斓的演唱会现场。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克鲁泽收回目光,转过身,看了一眼应声打开的木门后,便抬步走到了放着数量繁多的酒柜前,仔细地挑选着放在格子里面的各种名酒。

    现在,克鲁泽所在的位置是那个所谓的不明组织所安排的落脚点,距离演唱会现场距离最近的一所豪华酒店。虽然克鲁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明组织会做出这样的安排,但可以知道的便是这个不明组织有着某种把握。这一点,克鲁泽还是知道很清楚。

    毕竟,这个所谓的不明组织并没有主动向克鲁泽公开身份。但在克鲁泽查到了希望女神教的余孽所组建的真理追寻教之后,便知道猜到了大概的结果。

    带着这样的把握,克鲁泽自然心情轻松,大大方方地接受了他们的安排,尽情地享受着这所豪华酒店所拥有的贵宾服务。

    在克鲁泽挑选名酒品尝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从声音上来看,对方是只身一人走进这间房间的。

    这,

    可谓是,

    诚意十足。

    “看样子雷阁下对我们的安排十分满意。”伴随着沙发被重物挤压的轻微呻吟声响起,一个有些沧桑的男低音响起了。

    闻言,克鲁泽并没有马上回过头,只是抬手将那瓶放在从右手数起第三排中间的格子里面的酒取出后,方才转过身,朝着坐在沙发上的来人说道:“2011年的拉菲。有兴趣试试吗?”

    来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需要,接着来人从怀里取出一包香烟掂了掂后,向着克鲁泽伸了过去。

    “不,谢谢。我还是喝这个好了。你随意。”克鲁泽随手从酒柜边上拿起一个高脚杯后,便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而来人,也是自顾自地地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

    酒入喉,

    烟弥漫,

    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克鲁泽带着一丝微笑坐在了来人面前的沙发上,隔着那渐渐弥漫的烟雾打量着来人。

    那是一名两鬓有些斑白,皱纹浮现的中年男人面孔。在他的目光闪烁间,克鲁泽感觉眼前的中年男人有着一些故事。而这些故事或许会与这中年男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有些关系。

    而在克鲁泽打量对方的时候,这位中年男人也在打量着克鲁泽。

    一会儿,

    香烟渐渐地烧到了尾端,

    中年男人随手将香烟掐灭在桌面上后,

    抬起眼,

    直视地克鲁泽的双眼说道:“钮葛兰的新任队长,雷。对吧?”

    克鲁泽放下手中的酒杯,点了点头。“没错。我是雷。”

    “初次见面。我是阿诺顿。抱歉。由于某些关系,我并不能告诉你全名。这只是我的代号。”中年男人,也就是阿诺顿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克鲁泽伸出了右手。

    “是吗?那么,我也得向你说一声抱歉。雷,这个名字也是我的代号。”克鲁泽坦然地笑了笑,伸出手跟阿诺顿握了握。

    “哼。有意思。没想到你竟然还能这么坦然地承认。”阿诺顿并没有马上松开和克鲁泽相握的右手,颇有意味地笑了笑后,方才松开右手。

    紧接着,阿诺顿似乎不想再过多地说场面话,直接地单刀直入,把话题引向了主题。

    “雷阁下。钮葛兰这支队伍,我早年的时候曾经跟他们打过交道。但结果,却是强人所难。为什么雷阁下,要选择这样的队伍?”

    “哦?对于我来说,队伍的强大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达成我所想要的目的。”克鲁泽神情平静,目光毫无波动地回答着。

    “是吗?那么,雷阁下的目的达成了吗?”阿诺顿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克鲁泽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克鲁泽的那双眼睛看出克鲁泽的底细。

    虽然俗话有云,眼睛是人类的心灵之窗,但这种说法在经历过特殊训练的人面前,却有可能会成为一件无往不利的“武器”。

    如今,阿诺顿这个所谓的职业习惯确确实实地遇到了对手。

    克鲁泽到底是何许人也?

    大家都知道得很清楚。

    在这位差点将世界葬送的男人面前,任何手段都是不堪一击的。

    这不,克鲁泽目光平静,神情放松地说道:“没错。你们不是已经来到我面前了吗?我的目的便是在此。”

    “我们?”阿诺顿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明白克鲁泽的话。

    然而,克鲁泽并没有主动开口,甚至连主动解释的想法都没,继续自顾自地拿着酒杯慢慢品尝杯中酒,等待着阿诺顿自己的醒悟。

    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克鲁泽的酒杯渐渐见底之时,阿诺顿方才从疑惑中清醒了过来。

    “雷阁下,请稍候!待会我们会有专人前来接你。届时,我们的高层会和你见面。”

    清醒过来的阿诺顿并没有继续和克鲁泽谈论什么,只是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后,便离开了这间房间,留下克鲁泽独自一人。

    见此,克鲁泽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后,露出一丝戏谑的微笑暗道:“看样子,这个所谓的真理追寻教也不是铁板一块。有意思!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