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第944章 虚空漫步者

第944章 虚空漫步者

    在那片激战的夜空中,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从下而上地冲进了这片被激烈空战所统治的夜空。

    陷入激烈交战的双方顿时被这道光芒吸引了部分注意力。

    轰鸣声中,

    爆炸中,

    双方都不约而同地拉开各自的距离,远远地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关注那架身上有着白金相间的切割迷彩涂装,引擎喷口更是有着奇异的圆锥形设计的神秘机体。

    可是,

    尽管从这架神秘机体上面根本没办法看出有着任何表示身份的图案,但他们可以根据那和vf-31有些相似的外表判断这架神秘机体的来历。只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判断敌我关系。一时之间,双方的距离渐渐地拉开了。

    “敌人吗?”梅萨皱了皱眉头,让队员们乘机重整旗鼓。而他则牢牢地盯紧那支不明战机队伍中的最强者。

    就算在之前交手的时间并不长,但作为ace的梅萨依然能够从短暂的交手中,察觉到了对手的不平凡。

    而眼下,

    敌人当中的最强者的注意力似乎也被那架突然闯入战场的白金机体给吸引了过去。

    在这紧张的战场中,那架白金机体依然笔直地直冲天际,向着战场中心飞来。

    “gn太阳炉输出稳定,系统无异常。真,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白金机体的驾驶舱中,一道目光快速地从屏幕上划过,将上面的各项参数望在眼里后,便开口询问智能ai的监测情况。

    “各项数据无异常。vf-gx虚空漫步者状态良好!”

    智能ai信心满满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哪怕现在这架机体是由伊奥利亚和拉夫曼两人来到这个超时空要塞世界后,以vf-3虚无者的gn太阳炉为蓝本而设计制造出来的试验机,拥有超强计算力的智能ai“真”也能保证在即将到来的激战中,这架作为vf-3虚无者2.0版本的最新锐机体是绝对不会出现任何不良状况。

    不过,说起来,自从将vf-3虚无者送给工藤真之后,何莫名就再也没有登上vf系列的变形战机了。如今,要不是工藤真执意要和莎拉在vajra的母星上隐居,并将虚无者送回的话,恐怕伊奥利亚和拉夫曼两位教授还在为gn太阳炉而烦恼。

    如今,一番周转后,vf-gx虚空漫步者作为虚无者的后续机诞生并在随后送到了回归超时空要塞世界的何莫名手中。

    当下,

    这场战斗便是虚空漫步者的战场首秀。

    “来吧!虚空漫步者,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力量吧!”

    金光流转,

    在何莫名双眼爆发出一阵金光之时,虚空漫步者两个圆锥形喷口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劲的粒子喷流。在短短眨眼间的功夫中,虚空漫步者便如离弦之箭般化身一道白光夹杂着金色流光的光箭冲向了那支不明战机的敌人。

    “那是敌人!全员,攻击!”

    虚空漫步者的动作顿时点爆了暂时停息下来的战场。

    顷刻间,来自不明战机的攻击如暴雨般向着虚空漫步者笼罩而来。

    机炮,

    导弹,

    这些常规武器所发起的攻击便在短短数秒间,于虚空漫步者的前方交织出了一道仿佛是密不透风的弹幕。放眼望去,虚空漫步者这样一头扎进去无疑便是自寻死路。

    然而,

    何莫名并没有被眼前的弹幕所吓倒。

    目光凝聚,

    脑量子波最大限度地释放,

    gn太阳炉所散播的gn粒子早已弥漫整个战场。

    此时,

    此刻,

    在何莫名的眼中,

    在何莫名的脑海中,

    那一颗颗呼啸的炮弹,

    那一枚枚撕破虚空的导弹,

    那一道道炽热的激光,蜂拥而至。

    但,

    何莫名依然能够在这些看似毫无生路的死路中,寻觅到一条生路。

    只见何莫名的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迅速而又极有节奏地将操控杆上的按钮有次序地来回按下数遍后,虚空漫步者机体背部的左右两侧便随之打开,露出了隐藏在内部的一枚枚···

    gn獠牙!!

    在出身高达00世界的伊奥利亚和拉夫曼两位教授的设计之下,vf-31本应该设计给导弹的发射舱竟然被他们更换为了体积更为细小的新一代gn獠牙。尽管数量上不及高达系列所装备的多,但对于vf系列的变形战机来说,六枚gn獠牙便已经足够了!

    于是,在腾空而起的gn獠牙的掩护下,虚空漫步者猛地变换成守护者形态,抬起双臂,弹出了隐藏在护臂内部的gn粒子火神炮。

    “嗡~~”

    gn粒子光束火神炮不断地爆发一阵阵密集的弹幕,将那一枚枚来袭的导弹全数打爆。

    与之同时,

    利用守护者形态变形所带来的的反推力,何莫名有惊无险地将袭来的机炮炮弹全数丢在了身后。

    “轰轰轰!!”

    火花乍现,

    声浪骇人,

    导弹爆炸所产生的烟雾弥漫时,轻松躲过了众多攻击的虚空漫步者迅速地变回了战机形态,一头扎入了烟雾当中,继续向着不明机体发起攻击。

    不远处,米拉吉少尉愣了愣看着虚空漫步者的表演。

    “那,那架机体到底是?”

    “吉纳斯少尉!集中精神,现在我们还在战斗中!”梅萨的疑惑和米拉吉一样,但他依然保持着理智,一切必须等到战斗结束后才能有机会弄明白。眼下,无疑是战斗最为重要。“查克,奥法罗!我们去支援那架白金机体!”

    “了解!”

    由梅萨打头,护卫队的攻势再一次重组。

    而这一次,他们的目的是支援白金机体,尽最大的能力协助白金机体将不明敌人击退。

    “哼!来帮手了吗?”不明敌机的最强者冷笑了一声,战意激昂地下令道:“各机,那架陌生机体交给我。其他的,你们看着办!”

    “是!为了伟大的风!”

    “为了伟大的风!”

    刹那间,

    苍穹激战再起!

    “哒哒哒···”

    “轰轰轰····”

    黑色,

    白色,

    两道明暗分明的飞行轨迹不断地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曲线优美,却又致命无比的线条。

    剪式机动,

    钟式机动,

    盘旋急转,

    yo yo,

    英麦曼筋斗,

    分离s,

    荷兰滚等等各种美丽而致命至极的超机动不断地在两位技术高超的机师手中再现。

    他们所驾驶的战机在这一刻中,仿佛是化身成为了远古时期在斗兽场中浴血奋战的勇者般,带着一道道伤口,向着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攻击。

    甚至,激战到最后,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单纯地比拼战机形态之下的空战技,而是开始采取混合了守护者形态,人形形态,战机形态等等三段形态的超空战技。

    顷刻间,

    这片空域当中,

    他们无处不在,无处不站,

    一黑一白两道光线所勾勒出的致命线条几乎占据了整片天空。

    “好,好厉害!!”查克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两架激战中的变形战机。

    “那到底是谁?”米拉吉隐隐间觉得驾驶着那架白金机体的机师似乎很不简单。

    “各机!别发呆!我们还在战斗中!!”梅萨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将陷入震惊当中的队员叫醒了。所幸的是,陷入震撼的并不只有护卫队他们,敌人也是如此。

    那驾驶着黑色不明战机的敌人似乎也有感于己方的最强者竟然会陷入胶着战而陷入了震撼当中。

    这,

    无疑是给了梅萨机会。

    但,可惜是就在梅萨准备趁此机会发起决定性一击的时候,敌人竟然撤退了。

    只见敌方最强者在与白金机体的激战中,虚晃一枪后便立马掉头加速撤退了这片空域。本应追击的白金机体却待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敌人撤离。

    虽然心有不甘,但看着敌人迅速离去的身影,梅萨还是理智地选择了率领队伍,回归瓦尔基里身边。

    而那架白金机体在敌人的最强者撤退后,也跟在梅萨等人的身后,降落在了不远处。

    此时,地面。

    在梅萨他们奋战的时候,以美云以及中途加入的芙蕾雅为首的瓦尔基里的努力下,再度爆发的狂暴也渐渐地得到了安抚。

    “虽然谁都相信着梦想与恋爱

    可不主动去进攻一下就太乏味了

    濒临极限的眼神禁忌的边界线

    girigiriikenaibodarain”

    “·····”

    在仿佛含有让人无法逃脱的剧毒的歌声中,最后一名狂暴者最终倒在了舞台之下。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乱,也随之结束了。

    “结束了。”米拉吉看着地面上那雀跃的人群,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那架机体到底是谁的驾驶?查克,你认为那架战机的型号吗?”

    “啊?我可不知道。估计蕾娜她们应该知道吧!”查克愣了一下,随即打开了通讯,试图询问蕾娜她们。结果可想而知,哪怕是在他们之中,被称为机械天才和电脑天才的玛基娜和蕾娜都无法认出那架白金机体的具体型号。只是隐约地猜测可能是与vf-31有关的型号。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作为两位来自异世界的顶尖教授的单独的得意作品,vf-gx虚空漫步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出生是不为人知。

    可是,就在众人猜测纷纷的时候,美云却带着芙蕾雅从舞台上一跃而下,一路小跑便跑到了那架白金机体的跟前。

    “要小姐。”梅萨见状,便马上联络瓦尔基里的领队要·巴卡妮雅。

    “放心好了!梅萨。美云和芙蕾雅似乎认识那架战机的机师。”要笑了笑,把刚才美云向她打了招呼的事情说了出来。

    “美云认识?”梅萨愣了一下,随即想起神秘的mr.m。

    很快,任务完成并回航的命令便下达了。

    而在回归的队伍中,那架陌生而神秘的白金机体竟然也在其中。

    这让梅萨和米拉吉等人更为疑惑了。

    giri爱~~~girigiri ai!girigiri ai!毒!!毒!!毒!!二更还是明天~